柴静:专访李连杰:独立的滋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72 次 更新时间:2015-07-28 20:13:29

进入专题: 李连杰   壹基金  

柴静  

  

   节目文稿如下:

   【影像】2010年采访资料

   李连杰:我从2007年突然之间,五六个月以后,全部两边都白了。因为白天想,晚上也想,怎么也想,吃饭也想。

   柴静:会有这么严重吗?

   李连杰:有。你和我,我们都不能理解的严重性。

   柴静:那你觉得有可能你就中断了吗?

   李连杰:壹基金计划有这种可能。

   李连杰:所以我才第一次跟您说一些互动的话。从来没说过,以前这三年这是第一次,我们的团队还劝我别说,我说有些话该说的时候,为了集体的、公众的利益还是要说一说吧,我会面对,我会承担。

   【演播室】这是三年前我们访问李连杰的影像,当时他所创立的壹基金,正处在可能中断的危急关头,壹基金其实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独立向公众募款的基金,但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无法如愿,就在生死未卜之际,李连杰向我们约定三年之后再来看壹基金的命运,今天,三年之期已到,壹基金独立,并且在前不久的雅安地震当中成功向公众募得超过三个亿的捐款,在获得巨大声誉的同时,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和争议,今天,我们按照三年之约,再访李连杰。

   【采访】李连杰

   柴静:我记得三年前你在节目中说,壹基金碰到了危机,甚至有中断的严重性。但是我之后不久看到媒体报道说你抱歉了,你说你失言了,这事是真的吗?

   李连杰:没有啊。

   柴静:你为当时你在节目中说的这些话后悔过吗?

   李连杰:没有啊,因为那次的谈话,深圳的民政局长,看到了这段访问,所以回过头去看,其实我很感激媒体,推动了整个壹基金转型变成一个公募基金会,落地深圳是非常大的帮助。

   【同期】李连杰:壹基金是一个年轻的梦想的时候,我就梦想着今天。

   【解说】2010年12月3日,壹基金公益基金会脱离原先挂靠的中国红十字会,在深圳民政局正式注册成立,成为国内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拥有独立从事公募活动的法律资格,理事会成员由十一人组成,主要为知名企业家和媒体高层等,每年定期召开四次会议,壹基金还聘请了世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为它做账目审计。

   【采访】李连杰

   柴静:独立的滋味怎么样?

   李连杰:独立的第一件事就要去李连杰化。需要透明的,所以我才会请这么多的企业家进来来共同承担理事会的这个职责。

   柴静:为什么是企业家?

   李连杰:因为企业呢,首先我们大家那个时代里,追问的问题就是说我的钱有没有贪污,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才说这钱怎么用的,去到有没有真正需要的人手上。那第一件事你要建立它的公信力,你像王石管理的,上千亿的公司,它管理的这个可信度各方面,其实是很强的。第二个,就说的最难听的,如果壹基金出现了资金的空缺,或者对于个体的捐款人有什么问题,其实集体都可以承担,因为没有人敢或者贪污这点钱。

   【影像】雅安地震

   【解说】独立两年多之后,壹基金遇上第一次大检验,4月20日8点02分,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20多分钟之后,壹基金启动了雅安地震救援行动,“壹基金救援联盟”四川山地救援队在上午10点05分到达灾害现场。截至当天晚上10点,壹基金的四支救援队共64人全部抵达灾区一线,他们主要负责灾民的搜救工作,还有另一支十多人组成的救援队伍负责紧急物资的运送,以及灾民生活安置的工作。地震一小时之后,李连杰在微博上呼吁所有网友支持壹基金这次对于四川雅安展开的赈灾行动。他说“希望所有人安全。希望所有人对这次雅安地震给予更多关注。”地震发生之后24小时之内,壹基金已向社会各界募集善款超过1500万。

   【采访】李连杰

   柴静:没有李连杰,这次雅安地震能够募到这么多款吗?

   李连杰:差不太多,差不太多,真的我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你喜欢李连杰的这一部分人,百分比里边,有一大堆人就不喜欢李连杰的。所以那你说因为李连杰的存在,那帮人就不捐了,也有可能,所以这个功劳不能够放在一个个人身上。

   柴静:但我也看到一些明星说,说我捐给壹基金,就是因为我认为李连杰这个人靠得住。

   李连杰:我想是可能更多的不是李连杰,更多的是他相信李连杰说出的那个方法。

   柴静:我看见你团队中也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觉得说扩大你的在这个品牌当中的影响力,会对这个品牌更好?

   李连杰:那个目光是非常短的。

   柴静:这个好处不也是真实的吗?

   李连杰:是真实的,但是它是短暂的。

   柴静:为什么这么判断?

   李连杰:我整天都在说,李连杰死的那天的时候,壹基金还要成长,还要前进,这才是我想看到的。

   柴静:那你是否需要承认你的知名度本身,在这次微博的这个募捐当中,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作用。

   李连杰:有一定的作用吧,但是不是最主要的作用,重要的作用,你仔细地分析是它经过五年的成长,媒体不断地去报道它大小的灾难等等它的参与,以及转型之后不断地累积,累积的能量到这个时候爆发了。

   【解说】与此同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的募捐倡议因措辞不当,遭到网友满屏指责,因此前数次公共事件积累的信任危机爆发,从地震开始,壹基金也被网友们用来频频与红会比较,出现了一些给壹基金捐款的倾向性意见,李连杰公开呼吁,请大家不要失去对红会的信任。

   【采访】李连杰

   柴静:这是一种压力之下表态吗?

   李连杰:没有没有,我尊重历史,没有中国红十字会,没有壹基金。

   柴静:这次不管你愿不愿意,壹基金好像都放在了一个跟红会在比较,甚至被PK的一个位置上,你怎么看这件事?

   李连杰:我很尊重中国红十字会,任何事物它都有高高低低,这才是正常的,那它在这个转点上,社会的需求,可能它还没有达到,那它在内部机制上,应当怎么去进化,怎么去加强管理,加强透明加强它的专业度,并不需要用一个公益基金去跟它对比,它是两个等级完全不同,不同重量的。

   柴静:从您内心深处,你是不是有点,有点害怕人们拿壹基金跟红会做比较?这个会给你们的处境带来压力吗?

   李连杰:我不能说这种情绪在团队里没有,我没有,我很坦然。

   柴静:我看到王振耀说他认为比较是一件好事,会带来进步,你同意吗?

   李连杰:我同意不同意它就已经摆在这儿了,就像我不想说这个话题,你也必须问,我还有责任必须回答您。我只能说在整个历史,红会对人类的进步和文明,这个人道中立博爱奉献,这个非常了不起,怎么样尽快地适应市场,是红会自身应当做的改变。给它时间,给它转变,但是继续支持,我觉得是需要的。

   【解说】但是,4月21日,壹基金的官方网站的英文版突然被人发觉,当中写着所收到的捐款会转给红十字会,壹基金解释因为网站两年多没有更新,仍然是以往挂靠时候的信息。李连杰立刻在微博上回应:“善款只会直接用于灾区的救助。大家不要听信个别人的谣言。”

   【采访】李连杰

   柴静:但我还是看到有一种猜测说,说李连杰他们是不是在做一种投机行为,说我向外国人说,我们还属于红十字会,可以募到海外的捐款,我向国内的人说,我们独立于红十字会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捐款?

   李连杰:只要你把这事说清楚,我觉得社会特别是网友,整个网络,你说清楚这事,你不要掖着藏着。我希望你理解,我那网页是英文的,就没公开,就没转过来,引导了你的误会了,我真对不起你,你就道歉,你说清楚。

   柴静:我记得当时有人提醒过您一句话,说如果壹基金从此做好了,也许能开一些口子,但是如果搞砸了,可能这个口子就收缩了,因为你们的原因,这话会给你压力吗?

   李连杰:永远做一个探索者,给别的公益组织,别的基金会减轻它未来成长时候的一些障碍,那个就是有风险的,它就会掉沟里,它就会走着走着被水淹了,它要站起来就说,兄弟们我淹了,你们以后别走这样的路,我错了,对不起,我换一条路走,这个我觉得是壹基金。

   【影像】微博的更新 数字 救灾

   【解说】在微博上,壹基金每天都会更新捐款数字,这个数字在地震发生的前几天,增长速度惊人。

   【采访】李连杰

   柴静:为什么你在微博里说,说这些信任和委托,让你觉得像抱着一个炸弹?

   李连杰:真的这个是一个可以爆炸的,就像您说的,你推力越高,其实它的(风险越大),任何事物都是两面的。

   柴静:你怕什么呢?

   李连杰:我不是,我什么也不怕。我没有怕的。

   柴静:那你刚才说你会觉得担心它爆炸,这个爆炸是指什么?

   李连杰:其实就是一个情感,跟你说这个压力很大,这个会爆炸,这个东西做不好,就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所有的员工我们都要知道我们的责任和压力,但是我们要承担和面对。

   【解说】募款金额迅速增长,壹基金受到各种赞誉,但也面临很多质疑。壹基金的理事会名单当中有牛根生,认为跟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有关系的牛根生不应该当理事。

   【采访】李连杰

   李连杰:老牛基金是一个基金会的行为,(蒙牛)那个是一个牛奶公司,所以我是只是了解的这个基金会的钱是干净的,是拿出来做公益的,要不要接受这个善款,钱是合法的,你不能代表灾区说我不接受这个事,因为我真的没办法分别,这三亿现金里边,多少是贪污受贿,还是合法不合法的。

   柴静:(网友)他的原话是说,如果牛先生有社会责任感的话,他就应该把前一件事情说清楚,然后再到壹基金来任职。他能够起到理事会成员应有的一个,社会责任感的作用。

   李连杰:我觉得又回到了道德审判问题了,李连杰只关注法律问题。我们到底社会要求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公益组织,它是已经几乎把它要求到完美到,里头全是雷锋,或者全是白求恩,几乎是很难做到。全世界不存在这一批道德模范的。

   【解说】李连杰说,他一直觉得,中国的公益事业往往受困于道德审判,以至于一些正常的管理方式都如履薄冰。比如这次有人质疑壹基金从企业捐款中提取高额管理费,实际上,他们的管理费只有4%-7%左右,并没有用满国家规定允许的10%的管理费。而在2011年,曾经有人提过,可以捐款给他们专项使用,使他们能够实现“零成本的管理”,避免任何非议,但是最终,李连杰选择放弃。

   李连杰:就是说它连10%的这个国家规定成本都不需要,就各个企业就可以分担了,它将会是一个全中国最牛的基金,零成本,对不对?

   柴静:一分钱都不花大家的。

   李连杰:对,它就可以把事办了。

   柴静:太透明了。

李连杰:太透明了,太牛了,是吧,这个成本都不是我的,我的百分之百的钱都用到社会需要的地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李连杰   壹基金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实务新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840.html
文章来源:新浪博客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