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定远:亚投行协定正式签署的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 次 更新时间:2015-07-03 08:51:50

进入专题: 亚投行  

陈定远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50个创始会员国于6月2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亚投行协定,七个因未完成国内审核程序而暂时没有签署,宣告亚投行正式成立,按照已经设定的时间表,将于今年年底投入运作。
  新兴国家从此有了一个新的国际多边机构,能够分担和弥补世界银行(简称世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银)三大机构不足之处,为它们提供融资,帮助开展基础设施的建设,促进经济发展。
  发展基础设施是每个新兴欠发达国家迫切的需要。通过公路、桥梁、铁轨、隧道、机场、港口等的建设,能够提高物流的效率,降低运输成本;发电厂的建立能够增加能源的供应;水库的开发能够提供清洁用水,提高卫生质量;光纤电缆的铺设能够加强加快通讯网络,促进联系。经济增长在在都需要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些建设能够提高生产力,进一步推动经济增长。
  世银前行长、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指出:美国抵制亚投行是一项战略上的错误。这里要指出的是美国的态度不只是不参加亚投行,而且怂恿其同盟国不要参加亚投行,这是一项极为错误的决策。然而,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同盟国不顾美国劝阻,决定成为亚投行的创始会员国,让很多人深感惊讶。
  英法德澳之所以参加亚投行,主要是因为中国主动提出放弃在亚投行中的否决权。按照目前国际通行的投票权分配的运作,中国在亚投行取得多数投票权是轻而易举的。中国主动放弃否决权,为的是向世界各国表示诚意,表白自己并没有要控制亚投行的意思,希望世界各国踊跃参加,成立一个强大而又互惠互利的亚投行。
  中国这一明智的决定,显然说服了许多原本没有决定要参加亚投行的一些欧洲和亚洲国家,以致一开始亚投行便有了57个创始成员国,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中国政府放弃否决权,意思就是没有单一国家能够控制亚投行的运作,这与目前已运作很久的IMF,世银和亚银不同。众所周知,前两个机构长期以来为美国所支配,后一个则为日本所主导。由于中国一直在上述三大国际多边机构无法取得适当的话语权,才导致中国提出设立亚投行的建议。
  当然,中国提出设立亚投行也不是没有为自己设想。亚投行设想一开始便是中国为了自身的经济出路而提出的。几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产能大量过剩,如果能够出口过剩的产能,不仅能够避免资源的浪费,还能帮助欠发达国家的经济建设,也能避免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于是,中国先提出了一路向西的“一带一路”的贸易投资策略,然后便是亚投行计划。
  通过亚投行推动亚洲国家的基础建设,中国便有可能出口过剩的产能,还能善用其大量的外汇储备。目前中国已经积攒了近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如何有效利用这些外汇储备,是中国一路来须要解决的问题。亚投行成立后,中国作为最大的出资国,将能以低利率放贷资金给需要资金进行基础建设的国家,部分的外汇储备将得以善用。另外,中国企业如果标到基础设施项目,又可以让中国企业走出去,也可以借此输出国内过剩的产能。
  亚投行与亚银已开始竞争
  日本不参加亚投行,除了它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与中国关系不佳外,需要挪出一大笔资金出资亚投行也是原因之一。由美国和日本倡导的亚银,一向由日本主导,行长向来也由日本人担任,出资也主要由日本负责,但是日本近年来得到的利益非常小,日本企业在所有成功标得的基建项目建设中只获得区区0.5%的订单。
  日美自1966年创立亚银,日本便主导亚开银的运作,虽然对欠发达国家(包括中国)的基础设施帮助不少,但早期对日本自己的经济增长的贡献也不小,因为日本基础设施器材的出口是亚开行战略核心之一,它助推了日本的经济增长,助推它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之一。只是到了后期,随着中国与印度的成长,亚银提供资金的许多建设项目多由中印标得,才有近年来经常提起的这个0.5%的说法。
  日本不加入亚投行,其实是对中国牵头的亚投行在组织、运营及融资审查体制等方面仍抱有极大的顾虑与怀疑,这指的是“亚投行的放贷标准可能太低,造成风险”。撇开政治因素不谈,日本不是亚投行成员国,对亚洲应该会有更好的经济效益。不加入亚投行,日本得以专注于亚银的经营,与亚投行可以展开良性互动和竞争。
  亚投行创立伊始,日本便宣布亚银加大在今后五年的基建基金1000亿美元,这个数额同亚投行宣布的1000亿美元的法定资本相等,最初亚投行的目标只有500亿美元。这显然是两个金融机构良性竞争的发挥让各国欢迎的结果,对亚洲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帮助力度加大。倘若没有亚投行的设立,亚银相信不会有这个宣布,亚洲国家也会因此获益减少。
  另一方面,日本鄙夷亚投行,说亚投行支持的将是融资容易,建设的是廉价的劣等的基础设施,而亚银向来坚持的是严格的治理,支持的是高质量的耐久的基础设施。这种在亚投行尚未运营便下结论的说辞,确实令人难以接受,不过这倒也好,因为它将鞭策亚投行更加严肃对待基础设施的申请与审批,严格监督基础建设的展开,抓好亚投行的治理工作,免得让人笑话。
  基本治理规则是亚投行成立必须妥善处理的一件事。美日对亚投行嗤之以鼻,主要是认为中国不会处理好治理规则。亚投行将采取什么样的运营方式,董事会的组织架构又是如何的,都必须处理好,才不会有让人取笑的诟病。
  亚投行的治理规则必须跟得上目前世银、IMF和亚银的治理水平,有了这三大机构作为治理的典范,再考虑了亚投行的具体情况和具体需要,相信不难设计出一套高水平的治理方案。亚洲国家热切期待亚投行的营运。
  作者为马来西亚南方大学学院企业与管理学院教授,联合早报

    进入专题: 亚投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006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