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孟和:北京人力车夫之生活情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9 次 更新时间:2015-04-30 21:10

进入专题: 人力车夫   交通   劳动生活  

陶孟和  

编者按:《北京人力车夫之生活情形》为一篇旧文,是陶孟和先生“从事社会调查,应该先从乡村生活农民生活方面着手”这一宏愿的最早贯彻。1914—1915年,“北京社会实进会”服务团,曾对北京各区人力车夫职业与生活的情形做了一些调查,陶先生受该会之托,将调查资料编写成报告。陶先生在文末说:“吾之撰此文,希望吾人尽其所能,多少改进为吾人交通上辛苦之同胞,俾其日有进步。”


民国三四年间,北京社会实进会之服务团之有志者从事调查城内外各区人力车夫职业与生活之情形。该团汇集各人调查书托余就所调查之资料,编辑报告,以发明此次调查之结果。原报告系用英文撰述。本文叙述简略,缺乏精密的研究,且所述为十年前之情形,与今日物价、货币、运输以及其他种种之情形大不相同,更减损报告在今日之价值。然其中所述之原则犹未磨灭,故存之。

一、人力车业之性质

在考察人力车夫状况之先,必须先知其职业之性质。人力车乃一种运输之方法或交通之器械。人力车与他种运输器有不同者数端:

(一)比较言之,人力车之制造所需之资本甚少,每辆约值自40元以至150元不等。

(二)人力车所装运者常专限于人。(虽亦有不装运人时,但只属例外)

(三)人力车每次所装运者为一成人或二幼稚。

(四)人力车之用宜于短近路程,行于铺石或曾经修筑之道路上。其利便仅限于城镇或城市之近郊诸处,若路程过远或运行于崎岖不平之路上则大不便。

(五)人力车之用,不特为道路状况所限,更为人力所限。人力车夫之动力为人力,故车行之速度即为人力车夫个人之力量所限。

人力车夫,即竭其一己身体之力量,载运客人(极例外时亦载运货物)以为生活者也。今若将人力车夫与其他从事于较进步之运输业者相比较,则可见以下诸点:

(一)人力车夫之劳动极费力且不经济,盖彼竭其全身体之力每次所运者不过一人。

(二)人力车夫之工作不合卫生。盖其伛偻驰驱之态防阻胸部之发展。其急迫之呼吸,所吸又为通衢上污浊之尘芥,实有害于肺部之健康。而其身体终日着汗垢所渍之衣服,尤易染受各种疾病。

(三)以其所费之体力与其所得之酬报相比较,则收入可渭极微。然吾人于讨论收入时有应注意者,即金钱之价值与生活之程度两方面是也。不恃机巧之劳动,即纯依筋肉力之劳动,无论在何处,所得之报酬皆为最低。

(四)人力车夫之劳动殆完全用筋肉力,所需之智慧极低微。

吾人若以马车或公用电车代人力车,则价廉而速度高,自社会之方面观之亦更为经济。吾人有轻便良善之运输法,如马车电车之类,而不能用,乃必使一般人终日绞血汗以从事不卫生不经济之人力车业,实社会之一大消耗也。设人力车业果能尽行废止,人力车夫皆能改操新式之运输业,则其工作较为简易,更可以其余之精力,从事于劳动以上简单物质生活以上之事业(如消遣、娱乐、文化之教育等),岂不善哉?故无论从个人或社会之立足点观之,人力车业之在现代实劳动力之大消耗也。

更自消费者方面观察,人力车亦未尝可称为经济的运输器。今日北京每日乘人力车行四英里之路程,则所费与在伦敦、纽约或巴黎每日之车费大概相同,有时或且过之。如在柏林或纽约等都市,车费不论远近概行划一,伦敦与巴黎则常按路程之远近而定价,但无论其规定如何,一般人每月所需之车费亦不过中洋十元左右。吾昔在伦敦近郊居住时,距学校在八英里以上,所购季票(适用三月)价只英金二磅余(即二十余元),而每日往返无论若干次皆得适用焉。今若在北京每日行如此远之距离,其速度与安适姑勿沦,即车费一项每月必须超过十元以上。吾人之车费虽高,而吾人一般之收入与生活程度视诸西洋又远不及。以吾人生活程度之低陋,而所出之运输费反如此其贵;以欧美大都市之人生活程度之高,而其所出之运输费反如彼其廉。人力车之不经济灼然可见,尚待其他辩证哉?

人力车之问题不仅为个人或国民经济之问题,实为极重要之社会问题。此种职业乃剥削国民之精力,防害人民之健康,甚且遗害及于后代。此恶不除,全社会之生活被其影响,至于无穷,非过言也。吾人今就调查所得,分析研究,即可知此问题之重要。

二、调查中之问题

此次调查所发出之调查纸分为甲、乙两种。甲种设问题21条,乙种设问题14条。两种调查纸中之问题大部分相同。甲种问题中较为重要可以特别注意者余以为为原籍、吸烟与教育三项。

调查表中所填人力车夫之姓名与居所,除为认识调查表不至将同一人之调查计算两次外,于统计上无大关系,故本文不论述之。人力车夫所自述其家庭之情形,余亦未据以为准。凶车夫眼光中之所渭洁净、卫生、安静等语,未必与吾人所有之观念确相合也。又如关于人力车夫曾有疾病否,知有医院或施医处否诸问题填入答语者甚少。而其填入答词者则又皆言无病,或不往病院诊治。因此使人疑及人力车夫虽罹疾病,未必果确知其有疾病或已有疾病之危险、,愚者或且惯居于产生疾病状况之下,或抱病经年,而仍生存滋息,亦非不可能之情形。必待医生诊察,告以有病,人力车夫始知其有病也。(人力车夫所常患之疾病,余闻医者言,为腿痛、冬日之冻手、冻脚、喉疾、盲肠炎及花柳病等.如各地方之病院对于人力车夫之来求治者有详细之记载,当可为有益之发明。)

此次调查包括内外城各处。所调查之总数共302人。依北京警察厅之报告(民国四年),北京内外城之人力车夫共20,859人,所调查之数与之相较,诚甚低微,不过当六十九分之一而已。兹将所调查之结果,分别论述如下。

(一)年龄

查所调查之302人力车夫中,20至30岁者不及半数,30至40岁者不及三分之一,40岁至50岁者占六分之一,20岁以下者不过寥寥数人。自20岁至40岁诚为人生筋肉工作最佳之时期,而人之发育与长成亦即在此时期。以人力车为业者,乃以人生最佳之时期完全耗费于身体之劳动,殊为可惜。按诸理想,人当壮年宜从事于有益于其身心之工作,俾得为社会上有效率之分子,若专劳碌其身体,甚且戕害其身体,以过度之身体劳动,摧残或抑损其身心之发展,其害为如何者?人力车业去吾人理想之职业远矣。年龄统汁上犹有可注意者,则40岁以上者犹占六分之一是也。人当40以后,身体之发展已停顿,体力已有渐衰之倾向,若仍任其担负极辛苦极易疲劳之工作,实深可怜悯。故地方政府似须特别规定年龄以恤老年。日本劳动状况向来虽远不及欧美诸产业国家,现亦已对于年龄老之人力车夫加以取缔矣

(二)婚姻之状况

所调查之302人中,已婚与未婚者各占其半。但未婚者之中有鳏者16人亦属之。在中国婚姻殆为强迫之制度,凡达一定年龄之时殆必须结婚,故结婚者实多于未婚者。中国结婚之状况不若在西方之可以显示劳动者之经济状况也。

(三)家庭之依赖者

关于家庭,余试分别为两种定型:一种为小家庭,即夫妇与子女同居之家庭;一种为大家庭,即中国旧式之家庭,父子兄弟叔伯诸人同居之家庭:一查302人中只有依赖者三人之家庭不及半数,有大家庭须维持者竞有三分之一。无依赖者而完全为自己谋生活者占极少数。夫以人力车夫收入之微,而欲使其维持大家庭,乃不可能之事。但要知中国之劳动者常同时为有资产者,持有田地或房产。调查表中所记有6人有田地与住房,其中有一人竞有田60亩。

(四)收入

大部分人之收入每日为铜元5l枚乃至80枚。其收入不及此数或超过此数者占极少数。吾人所宜注意者,则人力车业并非其人惟一之生活之方。所入车资常为其家庭收入之一部分,或其人收入之一部分,因其家庭或另有财产,或彼自身于拉车以外仍以余暇另营他业。据云现时内城满人衣食艰难,其“钱粮”又不按时发给,故常有以人力车业之收入以补助其生活者。常见人力车夫衣朽敝之绸缎衣服,行路亦不矫捷,盖即旗人之落魄而流入人力车业者。此类之人一旦财产荡尽,储蓄杳然,亦即须完全依人力车业为生活矣。

(五)赁车费

据大部分之报告,赁车费每半日约铜元21枚至40枚。若租赁全日,则费较减。故有时二人共赁车一乘,轮流出外拉车。据余之调查,赁车费依车之情形而定,车新而装饰较华美者与车敝而朽者赁价当然不同。其等级大略如下:

(1)赁全日即24小时者,铜元40枚至洋4角。

(2)赁半日(早七八时至午后四时)铜元30枚至洋3角。

(3)赁夜间(晚四时至十二时或翌日早一时)铜元15枚至30枚。

人力车有铁轮与胶皮轮之别,铁轮车之赁费较上表所列者为省。近来议定关于人力车之损坏常由车主人担负修补,不责偿于车夫,此亦宽待车夫之法也。惟车之损坏显然为车夫之疏忽或有意所致者,则仍须车夫纳偿。

(六)生活费

各调查表,关于生活费之数目极不一致,故极难据之以窥知人力车夫一般之生活程度。考其数目所以歧出之原因大概不外以下三种:(1)人力车夫常以自己之饮食费报告调查员,关于其家庭之消费则未算计。(2)各家庭之人口数目不同,其消费亦因之有异,于是各家之支出显然有大差别。(3)一家之中仍有营他业而获得收入者,以其收入弥补家用之不足。故有时调查表中竞有支出之数超过收入者。又如第三四节所述,人力车业之收入常仅仅为家庭收入之一部分,故家庭之支出当然可超过于人力车业之支出。由是观之,欲以人力车夫之收入以衡其家庭之所需或其家庭之生活程度,诚大难事。

今若作极概括之计算,则每人每日以铜元15枚至20枚即可生活。三口之家,每日所需必须铜元25枚乃至40枚,所谓三口即父母与儿童是也。此数仅为食物之费用,至灯与煤火则不在内,衣服药品及娱乐之费当然更不在内。四口之家每日必须铜元60枚方可糊口。如其收入不及此数,则必须典卖(如有可典或卖之物)或借贷于邻人。

(七)净收入或储蓄

由收入减去赁车费及生活费,即为人力车夫之净收入或储蓄。大多数之车夫毫无储蓄,大抵皆称其收入不敷用,若每日赁车费与生活费两项即已尽夺人力车夫每日之收入,则其不能储蓄亦为当然之情形。考调查表中亦有称可以储蓄者,但其储蓄不过将其生活费由收入项下减除,即称所余为储蓄,实则此外尚有开销,非真能储蓄也。(例如调查人力车夫时,问以“可以剩多少钱”,车夫常答“可以剩多少”,所谓“可以剩”,并非实际有所余也。)总之,人力车夫之储蓄力极薄弱。一方面由于其收入太低,一方面亦由于车夫或其家庭之习惯,北京本地人俗尚奢侈,而不知撙节,就中以旗人为尤甚。由外乡来者较为俭约,然其俭约之程度亦因人因地而异。一般言之,大概以山东人为最俭省。曾闻有人力车夫善于储蓄,日久所积竞可在本乡购地十数亩,或购人力车为己所有者。惟此或为极稀罕之例外。

但大部分之车夫偶有储蓄则常流于怠惰,或营不道德之生活。及至薄蓄荡尽,于是又孜孜劳碌,重新为劳肢体之生活。而此后能否再为车夫,或能否再获高车资,则又视其般乐怠傲时代之生活为何如。有时人力车夫之一生为劳苦与不道德之怠惰相交迭相循环者。据一粗略之调查称真能刻苦储蓄而且能永久储蓄者不过五分之一耳,夫储蓄之意乃为子女与自己之将来。设无储蓄,则子女无从获教育,自己年老或撄疾病无从获衣食:故人力车夫之无储蓄足以显人力车夫问题之黑暗。人力车业不特剥削车夫最宝贵之精力,且营此业者又不能为子女谋教育,又不能为自己备将来,岂得谓为好职业哉?

(八)工作时间

所调查之车夫中强半每日劳动七小时至十小时,五分之一则劳动十二至十五小时。人力车夫之工作时问虽长,然要非继续不断者,时时可以休息。虽然,其工作之苦依然也。人力车夫工作时间完毕,如何消遣其闲暇之问题颇值研究。人类决不能徒劳动而无所消遣,至若人力车业之完全为劳苦筋骨之工作,当然更不能缺乏休息。人类之生活不仅为肉体的生活,仍必须有较发展之心理生活,此人所同者也。人力车夫中虽未必有诗人或哲学家发现,然彼固亦属能思考、能感觉、能意志之有知之生物。无论其心理之活动如何简陋,亦必须有事物占据其心理。彼车夫每日于单调、劳苦之筋肉劳动以外,必须有可以舒畅其精神或快活其身心之事物。

人力车夫所最喜之消遗为听戏及听说书。好听戏者大概最多,甚至有不顾收入之多寡而日趋剧馆者。北京人本以能唱著称,人力车夫居于此种环境之中,当然亦笃嗜戏剧,胜于其他一切娱乐。茶馆之中,说书或讲评词彻晚行之,人力车夫亦多趋之。茶馆取费较廉,人力车夫在此觉得舒逸胜于在家庭,且又有与群众同在之快乐.故常至其处消遣一人力车夫之心思完全为“说书者”所述英雄或美人(特别是英雄)之故事所摄伏,将其日问之疲劳工作乃至生命中之苦痛尽置诸脑后矣。

赌博亦为人力车夫所最嗜:车夫有一二种赌博为上等社会所不知者.据云其输赢为数亦颇巨。彼收入颇优之车夫所以常变为贫穷者,大抵皆原因于赌博一且此种赌博专以输赢为目的,并不恃技巧以为消遣也。

人力车夫所沉溺之消遣最恶者当为嫖妓。车夫之嫖妓有数种原因。(1)人力车夫多无妻室者,嫖妓为其满足性欲之一法。(2)富庶之人常赴城外妓馆(俗所渭八埠)游乐,人力车夫之拖载此种人者日久即亦陷入嫖之一道。虽意志极刚强之人,置身其境,亦难克胜一己之私欲而排斥此引诱也。且游八埠者多不计小费,对于人力车夫给费较多。人力车夫获此收入,手下愈觉绰裕。(3)人力车夫所嫖之妓不只限于所谓八埠一区,北京内外城殆无处无之,人力车夫亦常趋之,借资休息,并晒晾其汗渍之衣。此等处所不得谓完全无用。盖汗衣于着衣之人常有大害,如猩红热、感冒、风湿及其他致命之病症,皆可由着汗渍之衣服发生。自此点观之,车夫出费若干,即可在此种私娼家中休息,亦不能谓全有害也。此种嫖风果如何盛行,殆难测定。但无论如何,嫖妓实为恶俗,无论自社会道德,或社会卫生方面观之,皆有极恶之影响。

中国酗酒之风尚未若欧美之烈,但京中饮酒者有时似多于他处。余曾调查车夫之不能驰驱,或驰驱而不能耐久者,盖多因饮酒太多之故。饮酒耗钱财毁身体,亦属不良之习惯。此外关于吸鸦片烟或打吗啡等恶癖未有调查,即调查恐亦难探得实情,必须俟医生详细调查始能作此类之统计也。

(九)从事人力车业之年数

从事人力车业一年至四年者约占全体三分之二。拉车逾四年以上者为数寥寥。北京用人力车为运输器,迄今不过十余年,而胶皮轮车之输入尤在以后,此或可用为人力车夫工作少过四年之一种解释。但另一种解释则人力车业至为劳苦,人之能耐此劳苦之劳动者,充其极量亦不过三四年。故从其作业年限之短之方面观之,人力车夫未来之职业实为一大问题。彼等既无储蓄,又乏专长之技艺,不流为饿莩,必亦寄食于社会也。

(十)人力车夫在拉车以前之职业

此系一极有趣味之问题。吾人由此可以推知人力车夫以前之事业与其未来之前途。其中负贩之小商人与手艺人居大部分,无业者次之,农人又次之。中国大商业尚未发达,故一般贸易常由此类负贩之小商人为之,大秤买入,小秤卖出,彼沿途叫卖以取什一之利焉。此种负贩常不须极高之智慧,故手艺人于失业之际亦常作小本生意,或为负贩之商人。所谓无业者,或无专能者,即俗所谓苦力,专恃筋肉之力以为生者也。然此中最奇者即有曾在学校受过教育者八人。从此可见其所受之教育(如可称为教育!)其效率必极低。学校教育竞不能使之为有技能之工人,而只造成之为卖苦力之劳动者,其功效亦可怜矣。但以学生而沦为专卖筋力者亦不能只归罪于教育,社会状况亦与有关系。没有工人而无处与以职业,有技巧而无工厂需要之,一般稍受教育者又焉不尽沦为苦力哉。总之,此种问题皆耐人深长思也。

(十一)其他问题

甲种调查表中有一可注意之问题,即北京人与他处移来民之比较是也。本地人超过外来人,超过比例约为五分之一;彼等移来之原因,若能测知,颇可以推知由乡村迁移至都市之情况,惜调查表中所填不完,无从推论。然吾人须知人民之迁徙与季节颇有大关系。例如冬季田中作业告终之后,农人来城镇觅工作者络绎不绝,就中以人力车为生者亦必不少:据一车夫自述,每年当田事告隙之际,辄来北京两次,以人力车为业。即当农事盛时,倘有水旱之灾,则亦相驱入城镇,取最易获之人力车业以为生焉。

吸烟之调查,结果吸烟者与不吸烟者各半数。彼等所吸者为烟袋或纸烟,每日需铜元一枚乃至五枚。

识字之调查,结果则识字者与不识字者各居其半。然此间所渭识字,其意义甚广,无论能读书,能作字,或只识“之无”,皆称识字。但就所调查之人力车夫中,竟有半数皆能识字,其识字比例之高出人意外。

三、结论

以上所述虽属破碎不完,但吾人亦可就之筹补救之方。由理想言之,人力车必须废止,社会中不能再容有此违背人道之运输工具。但迄于今日,其他新式之交通器尚未设置,吾人亦即不能贸然将人力车完全废止之。将来北京人民或政府有敷设电车之决心,或一旦公用汽车或电车能驰驱于北京之通衢之上,此数万之失业之人力车夫,依然为社会之重大问题,须吾人设法解决。近世机巧之交通方法固为吾人所重视,而因此失业之万千之人力车夫岂能容吾人忽视耶?故吾人于采用新式交通方法之际,必须先谋人力车夫之生计,或授以职业,或预先逐渐减除其数目是也:

今吾人所能致力于改良人力车夫之生活情形者有三端:教以节俭储蓄,为之设备娱乐,并授以有用之技能。

都会中人多流于用钱无度,而无知识者为尤甚。人力车夫享乐时少,故一旦收入较常时稍多,便尔放纵,不知检点。故最要者即晓以节俭之要,奢侈之害,将一切不必要之耗费概行除免。然此事非仅空谈所能了事,只演讲或谈话不能便引人储蓄,故尤要者厥为储蓄之机关。无论若干几微之数,且无论何时皆得有可靠之处储蓄。现在尚无此种储蓄机关。大银行家或不屑经营此种小事业。然热心社会事业者,颇可试作此类之试验。果能得车夫一类人之信任,则此种储蓄事业造福于收入低者当不少也。

为人力车夫设备娱乐或奖励无害之娱乐诚一困难问题。此不特为人力车夫之问题,实为今日中国各社会阶级之问题。谓中国人为不知如何消遣之民族,恐非诬言。吾人应为人力车夫造出俱乐部一类之游戏场所,为之设备演讲、游戏,如能办理得法,其利益必甚大。中国各社会阶级多互相隔膜,吾人虽日常接触,但互不相知,此于政治之改良,社会之再造,实多阻碍。如上等社会中人肯常来此种俱乐部服务,同时亦得与人力车夫为更亲密之接触,实一明了劳动阶级之最好机会也。

没此种俱乐部果能成立,吾人可更进一步,实施教育之计划,授以手艺及工业制造诸科,使劳力之车夫将来不难为技巧之工人。关于此种普及工业教育之问题,即将制造工艺种种之技术与理论遍施于社会之人人之问题,实为今日中国之急务。其中包括若干问题,兹不赘述:

提高人力车夫之生活,增进其知识与能力,实为吾人之义务。然吾人试一研究,则知提高人力车夫即是提高社会,而提高人力车夫又不仅仅为人力车夫自身之问题,实为社会全体之问题。盖社会全体本为相连,非各部分各阶级不相关系者也j

吾之撰此文,希望各人尽其所能,多少改进为吾人交通上辛苦之同胞,俾其日有进步,将来劳动与生活皆能改善,则此不幸之阶级亦即无劳吾人之研究矣。

    进入专题: 人力车夫   交通   劳动生活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分层与流动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735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孟和文存》,亚东图书馆1925年版,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