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华庆:社会主义民主:党导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0 次 更新时间:2015-04-21 08:58:40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民主   党导民主  

柯华庆 (进入专栏)  

  

   我们应该建设什么样的国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给出了答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对于富强、文明与和谐的国家价值追求,相信不会存在什么争议,因为这也是所有国家的追求,没有哪个国家会追求贫穷、野蛮和动荡吧!至于民主,也极少有国家敢于宣称自己不是民主国家,然而,在民主的招牌之下,不同国家差别之大犹如民主与专制之别,民主制度的差别成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分别,那么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民主又是哪种模式?我们的答案是党导民主。党导民主是以民主集中制为原则,共产党领导与人民民主相结合的双层民主模式。从《共同纲领》到四部宪法都在宪法层面确立了党导民主制,只要我们未来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党导民主也必将是未来的模式。

   党导民主是由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相结合的双层民主模式,中国有十三亿多人口,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拥有八千万党员的群体,中国共产党与人民之间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而非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社会主义国家之所以采取这种双层民主模式是因为社会主义既要实现消极权利又要保障积极权利。现代民主是宪治下的民主,宪法需要在人民权利与政府权力之间寻求平衡。资本主义宪法偏重于人民权利保护,对政府权力警惕。法国《人和公民的权利宣言》所宣示的“凡分权未确立,权力没保障的社会就没有宪法”就很好的表达了这一精神。资本主义宪法构建政治体制时试图构建“最小政府”,无论纵向还是横向都是分权体制,强调个人免于政府干预的个人权利保护。社会主义宪法奉行积极的、有效的政府,在权力分配上更强调集中而不是分散,偏重于公民的经济权利和社会权利的实现。我们大体可以说,现代资本主义宪法更加偏重于消极权利,而现代社会主义宪法更加偏重于积极权利。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分别规定了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实际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的原则也是民主集中制。这样的体制更加偏重于人民的积极权利,但并非对消极权利保护完全缺位。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了美国宪法权利法案中几乎所有的权利和自由,例如人身、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宗教信仰等自由,而且同时增加了大量的经济社会权利,例如休息权、劳动权、受教育权、社会保障权、男女平等权等等。资本主义宪法现在也关注积极权利,社会主义宪法也强调自由保护,毕竟积极权利与消极权利都是人民所需要的。我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开始更加强调对积极权利的保护比较合理,毕竟与言论自由权利相比,吃饭更加重要。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在逐步提高公民的自由权利,同时也在扩展公民的政治权利,特别是民主权利。

   社会主义国家之所以采取党导民主制的第二个原因是民主能力与民主权利的相协调。民主制是由所有公民参与决策的政体,与君主制和贵族制相对应。君主制是一人在上他人在下,贵族制是部分人在上其他人在下,民主制似乎是所有人在上。君主制和贵族制比较好理解,民主制则不然。从逻辑上看,所有人在上是不可能的,因为上下是相对的。亚里士多德甚至认为,只有抽签产生的机构才是民主的,其他都不是真正的民主。现在我们一般将民主定义为允许定期的竞争性选举体制,既然是竞争性选举自然就会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家资丰裕、能言会道的政治精英获得领导权,那民主就只不过是人民参与了选举而已。即便如此,参加选举的人民概念也并非一开始就是全体公民。民主制度发展的历史表明民主权利是根据民主能力逐渐赋予的。被人们广为称道的雅典直接民主,妇女、外邦人和奴隶都被排除在公民之外的,近代以来,英国和法国的民主制度长期以财产资格、识字程度、性别和肤色等等因素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排除在选举大门之外,而直到1964年,美国才开始真正的普选制民主。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是通过梯子一步一步爬到现在的位置,并不是一下子蹦到了楼顶。美国式民主曾经经历过财主民主制、男人民主制、白人民主制、纳税民主制、普选民主制等等阶段,至于到底是哪种民主制,则根据当时占主流地位的人们所判断是否具有民主能力而定。财产限制将无产者和奴隶排除在选举大门之外是防止无产者联合起来瓜分有产者的财产,正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识字程度常常成为对公民的理性能力的判断标准。女性长期被排除在外也许是男人认为女性缺乏理性。黑人被排除在外也许是白人认为黑人的理性能力低劣。由此从历史中我们可以总结出民主能力的两个要素,即经济能力和理性能力。民主能力实际上就是每一个主体在参与公共事务决策时的自主能力,而这种自主能力和其经济能力与理性能力休戚相关。每个人有没有能力考虑长远利益?会不会仅仅为了一顿饭而廉价卖了选票?有没有能力预测不同制度的后果?正是对民主能力的要求,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将民主权利限制在少数人手里,实际上是精英民主制,而非普选制民主。在民众的民主能力不足之时,由精英主导的政体比普选民主制要好,人类发展史总体是从君主制、寡头制、精英民主制到普选民主制逐步推进的。近一百多年来发展中国家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个道理。二战结束之后,亚非地区的殖民地先后获得了国家独立,非洲大多数国家独立之初基本上采取普选制,但没过多久,这些国家普遍政治衰败、经济停滞甚至倒退、人们生活水平下降、社会动荡不安,于是乎各种维权政府或者军事政权替代普选民主制成为这些国家的选择。拉丁美洲和东亚各国则更多采取威权主义,由精英主导的集权体制给各国带来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定。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实行普选制民主的第三世界国家成为经济发达国家的成功案例,这是因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民众不具备民主能力,采取普选制民主制度,给予民众广泛的民主权利,普选制民主劣性的一面就会充分展现出来,例如对现有社会结构的强化、民主情绪的捉摸不定导致的非理性结果等等。以普选制民主为代表的政治现代化通常是在经济现代化、社会现代化和文化现代化之后发生的,是现代化进程的结果,而不是原因。西方发达国家经过工业革命、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和理性文化被普遍接受之后才慢慢具备了普选制的两个要素。民主能力是民主权利的基石,发展中国家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上,培育民众的民主能力,逐步扩展民众的民主权利。

   党导民主实际上是一个党作为社会精英集团来领导人民民主的发展,与美国曾经的白种男人集团、财主集团、纳税人集团式民主具有相同的一面,然而,党导民主不以性别、肤色、民族、财产和纳税等等条件作为判别精英的标准远远优越于美国曾经的各种非普选民主制。中国共产党已经突破了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代表性,具有全民党的性质,如果中国共产党在未来能够始终“三个代表”,中国共产党就具有了党领导人民民主的正当性和优越性,党导民主制就有正当性。当前的党导民主制实际上由三部分组成:中国共产党的党内民主制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制度。不管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制度都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所以,中国共产党的党内民主制度是党导民主制的核心。实践证明,党导民主制对经济的长期发展和社会的安定团结起着积极的作用,是基本上适合当前经济发展阶段的民主体制。毫无疑问,我国的人民民主制度有这样那样不足的地方,然而我们应该明白,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制度,只有更好的制度。任何制度都会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制度的选择应该基于赞同的人多于反对的人。考虑到现实的约束条件,我国的人民民主制度利大于弊,而未来要做的是怎么发展和完善党导民主制。

   当前,政治领域改革中有一种政治大跃进思维弥漫,那就是希望中国立即实行普选式民主,产生政治大跃进思维的根本原因在于时代错位认知。不错,从时间上来看,所有国家、所有个人都是生活在公元2015年,然而,不同国家、不同个人现实中所处的发展时期是不一样的,在任何时代,不同的国家、不同的个人都是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的,然而,新时代的全球化和互联网导致“世界是平的”,导致各国人民觉得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发展阶段。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互联网让更多中国人了解了外面的精彩世界,了解了美国。中国人羡慕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是正常的,然而中国人希望立马过上这样的生活则是痴想,认为按照美国现在的普选制民主制度就能够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则是妄想,他们忘记了中国和美国虽然都在2015年,但中国的2015年不同于美国的2015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经济发展使得中国人民的民主能力大大提高,民众要求民主的呼声越来越高。然而,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民众的民主能力还不足以采取普选制,一方面,经济上的两极分化使得赤贫者没有经济基础来理性投票,另一方面是极左与极右思维泛滥,人们不能理性看待社会问题。如果此时贸然采取普选制将会导致国家分裂和社会动荡。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不断发展和完善党导民主制。首先,我们应该将党导民主纳入到法治的轨道上,使其成为法治的党导民主制,也就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与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通过法律规则来规范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特别是要通过法律规则架设党内民主与人民民主之间的桥梁。其次,大力推进党内民主,使党内民主逐步成为普选式民主,以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再次,民众民主能力的培育是要务。我们需要进一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让人民共同富裕起来,培育普选制民主的经济基础。我们需要进行广泛深入的教育大改革,培育民众现代的价值观念,培育理性思考能力,从而培育普选制民主的文化基础。我们需要进行社会改革使得民主成为民众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需要将自下而上的利益诉求性大众民主、自上而下的代表性党导民主并列推进,直至在全国推进党导式普选制民主,也就是国家领导人候选人通过党内民主产生,经过全国人民普选最终确定国家领导人。

   党导民主制不同于西方国家的多元民主制,但属于代议制民主、自由民主和宪政民主,我们不会因为与他国相同而喜,也不必因为与他国不同而忧,只要是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毕竟衣服是穿在自己身上的,是否合身好看既需要他人的评判,更需要自身的感受。

  

进入 柯华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民主   党导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92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zbwt9y 2017-03-04 08:33:59

  典型的投机分子。野心家。

zbwt9y 2017-03-03 22:00:50

  在中国会背毛主席语录就有饭吃。

zbwt9y 2017-03-03 21:37:50

  整天就会背毛主席语录,还会点其他的不?

zbwt9y 2017-03-03 21:01:10

  中山大学哲学博士,学哲学的,法律条文能看懂吗?就冒充砖家,冒充法律砖家。

清江水 2015-04-24 20:17:04

  党导民主制这件特色衣服穿自己身上,为什么叫特色呢,那是因为这件衣服本质不是叫被修饰的“民主”,而是叫修饰它的“党导”,但“党导”这衣服别人认为很难看,“民主”却是时髦,那就自诩自穿之衣为“党导民主”了,心里自然有点虚的了,就以“特色”骗骗自己罢。那党肯定是觉得这衣服很合身了,还会在意别人指指点点,实惠重要,但牌坊也是要立的,嘴巴上向来是从未吃过亏的,一只笔杆子的功劳实未低过枪杆子,此“文章”不就是笔杆子的杰作么。

清江水 2015-04-24 19:57:52

  党导民主,不止民主吧,像教育、经济、政治什么的,难道还能找到不是党“导”的领域么?自始至终,党都是要追求把一切都要“导”起来,有志者事竟成,连灵魂也要交给它“导”去。这样才能睡个安稳觉,想来“上帝”也不过如此,众生在它面前命如蝼蚁。“导”不就是主导么,“主”不也就是主导么,党导民主,不就是党主导民的主导,“主”就一个吧,要不怎么能称“主”呢,党的主导在上,下面的民也配叫“主导”?这不欺人太甚么!

静观其变 2015-04-24 16:23:58

  他说的“自己”谁啊?是“人民”?是哪一个“人民”?是“三个代表”?谁叫他代表了?是历史形成的?哪一个皇帝不是历史形成的?历史形成的未必就是天经地义的!票数是唯一合法的准“代”证。没有票数授权,任何“代表”都是吹牛逼吹出来的。

饶亮期是也 2015-04-24 15:54:50

  哈哈,其实,作者分析得看上去挺有逻辑,只是过于现实,完全不考虑正义等伦理问题。实欠缺远见!

饶亮期是也 2015-04-24 15:52:15

  下面评论还是很少,只是确实没有赞成作者的,作者如果看到评论,是否要反思一下呢?

阿图尔的法哲学 2015-04-24 08:48:44

  大家请理解,柯老师新任我校法理学研究所所长,当然要写一些符合“身份”的文字,至于是不是胡扯,写完自己会不会有罪恶感,who cares

钟骞 2015-04-23 23:17:54

  中国的积极权利保障的很好嘛?人大选举能够被称为选举吗?中国的社会经济权利维护的很好吗?劳资矛盾,社会保障和福利建设滞后,国民财富分配严重向政府倾斜,根本说不通。

钟骞 2015-04-23 23:16:53

  中国的积极权利保障的很好嘛?人大选举能够被称为选举吗?中国的社会经济权利维护的很好吗?劳资矛盾,社会保障和福利建设滞后,国民财富分配严重向政府倾斜,根本说不通。

银河系315 2015-04-23 11:22:27

  党导民主,也能算是民主?!那将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一大创新,可笑之极。何况,现在一点影子还没有看到,就更不可信了。

redcandle 2015-04-22 23:31:06

  寄希望于党内先民主起来,越共好像有点可借鉴的。中共是具有8900万党员的超强超稳的执政党,似乎历来只强调集中统一和命令服从,民主是遥不可及的事。

清江水 2015-04-22 19:52:13

  被逼着被忽悠着上了贼船,船还摸着石头过河!撞得七零八落,几度搁浅,几代人了诶!

清江水 2015-04-22 19:52:08

  被逼着被忽悠着上了贼船,船还摸着石头过河!撞得七零八落,几度搁浅,几代人了诶!

老不死 2015-04-22 19:43:30

  求教于先生:先生说"民主制度发展的历史表明,民主权利是根据民主能力逐渐赋予的。”请问:是谁来判断人民的民主能力,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个能力,这个判断标准又是怎么产生出来的?是谁有权掌握着这个人民民主权利的予夺之权,他是怎么获得这个权力的?!何谓积极权利,何谓消极权利?人民的权利和人民的权力及政府的权力的关系是一个怎样的关系?各自权利丶权力的来源及正当性是什么?请先生继续说下去。先生说得好:"我们需要进行广泛深入的教育大改革,培育民众现代的价值观念,培育理性思考能力,从而培育普选制民主的文化基础。我们需要进行社会攺革使得民主成为民众的一种生活方式。”我想这无论是对于精英和人民都是当务之急。伟大领袖毛泽东教导我们:"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群众是受蒙蔽的。”多么深刻的认识,精辟的论断!多么符合两千年来皇权专制牧民思想!既然是党导民主丶党内民主,首先得补好马列主义这一课,要知道中国共产党成立很久了《资本论》才翻译成中文,而我党领袖中懂德文的几无。所以才有“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倒不失真诚之说。所以,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列宁主义,它们的异同。全能之主啊!但,二十一世纪了我们并不需要你!

一川 2015-04-22 11:25:35

  党导立宪、党导民主,说穿了一句话:一党独裁。新华日报社论: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其实,这位柯所长心里什么都明白,只不过端人家的饭碗,只能奉旨作文啊!

suleman 2015-04-22 09:28:19

  柯老师想借鉴香港的新的政治制度,先精英初选,再大众决选,这在大陆还是超前了,即使是精英内部通过选举方式解决问题,在大陆也还是超前了。

suleman 2015-04-22 09:27:52

  柯老师想借鉴香港的新的政治制度,先精英初选,再大众决选,这在大陆还是超前了,即使是精英内部通过选举方式解决问题,在大陆也还是超前了。

真理探索者 2015-04-22 09:16:33

  民主不同形式是:议会制、总统制,还没听说过不选举的一党专政制民主。如果说真民主、假民主倒是可以选其一。不要总是拿中国国情来阻碍中国的民主进程。难道把人民永远禁锢在专制社会,更能提高他们的民主素质吗?或者说中国人民素质低,不需要也不值得给他们民主!这就是柯老师的潜台词。

xyz31 2015-04-21 20:21:22

  作者说“党导民主实际上是一个党作为社会精英集团来领导人民民主的发展”,中共搞一党专制,为既得利益集团服务,是领导人民服从专制,怎么变成领导人民民主呢?

narudo 2015-04-21 19:28:54

  柯老师不要一时想不开啊

丁礼庭 2015-04-21 16:00:47

  更重要中国民众的民主素质应该从何而来?答案是唯一的:就是必须、也只能从不断发展的民主实践过程中来,从不断积累民主实践经验中来!也就是柯华庆先生说的:“民众民主能力的培育是要务。” 也就是在不断完善“党导民主”的整个过程中,就必须主动地赋予民众民主实践的机会和权利,使民众能够在民主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地积累经验!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民众的“民主素质”只能通过民主实践的积累而成长,那么柯华庆先生的另一个错误就是:“以普选制民主为代表的政治现代化通常是在经济现代化、社会现代化和文化现代化之后发生的,是现代化进程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民主宪政的发展不但是现代化的必要条件,也必须和整个现代化过程同步发展的。如果社会发展中民众因素长期滞后,或者严重缺位,那么现代化将必然是艰难曲折、遥遥无期!
  
  有些伟人的天才素质是我们不得不服的,当今的中国共产党人确实应该仔细品味和推敲邓小平的二句话;一句是:“反对自由化,不仅这次要讲,还要讲十年二十年。”【1】(邓小平为什么不像毛泽东那样说“反修要反一万年”,而只讲反自由化要反“十年二十年”?)另一句是:“我向一位外国客人讲过,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2】这就是邓小平为我们制定的以全民普选的民主宪政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时间表”!现在离邓小平讲“反自由化还要讲十年二十年”已经过去三十年了;离邓小平说“半个世纪后中国实现‘全民普选’”只剩二十年的准备期和过渡期了!如果当今中国共产党人真的能够深刻理解和切实执行邓小平理论的话,那么当今中国,还不启动政治体制改革,更待何时?
  
  结论就是,在中国以民主宪政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发展过程,就是通过发展完善“党导民主”来实现民主宪政的发展过程,就是民众通过政治体制改革的民主实践来不断地积累经验和提高民主素质的过程。这三大过程,是必须融合为一体的同步发展的同一过程!
  
  
  【1】:(《邓小平文选》第3卷)——来自百度百科“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2】:邓小平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的讲话》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15-222页

丁礼庭 2015-04-21 15:17:09

  必须纠正和指出柯华庆先生文章错误的要害:如果说:在“现阶段”“我们需要不断发展和完善党导民主制。”那么柯华庆先生说:“未来要做的是怎么发展和完善党导民主制。”就大错特错了!准确的表述应该是:“未来要做的是通过发展和完善党导民主制,来逐步地发展到建立和完善以全民普选和普世价值为目标的民主宪政制度的目标上来!”
  
  柯华庆先生说的如下观点都非常准确:“民主制度发展的历史表明民主权利是根据民主能力逐渐赋予的。”“在民众的民主能力不足之时,由精英主导的政体比普选民主制要好,……近一百多年来发展中国家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个道理。” “党导民主制对经济的长期发展和社会的安定团结起着积极的作用,是基本上适合当前经济发展阶段的民主体制。” “中国人羡慕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是正常的,然而中国人希望立马过上这样的生活则是痴想,认为按照美国现在的普选制民主制度就能够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则是妄想,……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民众的民主能力还不足以采取普选制,一方面,经济上的两极分化使得赤贫者没有经济基础来理性投票,另一方面是极左与极右思维泛滥,人们不能理性看待社会问题。如果此时贸然采取普选制将会导致国家分裂和社会动荡。”
  
  但是,柯华庆先生上面说了一大堆理由,说什么“在民众的民主能力不足之时,由精英主导的政体比普选民主制要好,” 客观事实是中国公民的民主能力不可能永远“不足”;如果说“中国民众的民主能力还不足以采取普选制,……经济上的两极分化使得中国民众的民主能力还不足以采取普选制,”是正确的,那么绝对不能说“中国民众的民主能力‘永远’不足以采取普选制”!绝对不能说“中国人民的民主能力会‘永远’不足以采取普选制”!正如柯华庆先生所说:“民主制度发展的历史表明民主权利是根据民主能力逐渐赋予的。”那么中华民族理所当然一定会有具备“完全赋予”民主权利的“民主能力”的那一天!中华民族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或者说止步于“党导民主”阶段。如果说“党导民主”确实“是基本上适合当前经济发展阶段的民主体制。”那么中华民族未来发展的目标就必须、也只能是以全民普选和普世价值为标志的民主宪政!
  
  柯华庆先生错误恰恰就是把“党导民主” 这一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必须经历的过程,或者说“过度阶段”作为中国社会发展,或者说是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了。中国社会发展和政治体制改革的目标,必须,也只能是以全民普选和普世价值为标志的民主宪政!这仅仅是因为民主宪政和福利制度是工业化市场经济发展阶段所必需的政治制度!如果没有民主宪政和福利制度,那么市场经济就必然是残缺不全的!一定是存在严重危害的!其本质性危害就是屡禁不止、完全失控的权力腐败和极端的贫富二极分化!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实践已经非常充分地证明了二大事实:一是:当今世界,所有在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和全民共同富裕做的相对完善的发达国家,都清一色,无一例外都是民主宪政相对完善的国家!二是,凡是民主宪政相对“不完善”的发展中国家,几乎无一例外都在腐败和贫富二极分化方面存在严重问题的国家!这就是全世界各国人民实践证明了的客观事实!

asuan 2015-04-21 14:37:02

  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必然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必然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这种思想认识是荒谬的。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不能划等号。

asuan 2015-04-21 14:30:44

  共产主义社会才是公有制、共同生产、社会自治

asuan 2015-04-21 14:29:00

  党导民主只是其中的一种民主而已,并非必然。

asuan 2015-04-21 14:27:27

  社主义社会是市场经济、国家、社会团体、泛阶级政党、民主政治的共存体,公有制不是它的根本特征。

asuan 2015-04-21 14:13:50

  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是各社会团体主导的民主政治(通过国家权力)。共产主义民主是各社会团体主导的民主自治(不通过国家权力),因为没有了国家权力,所以马克思讲这个时候是无所谓民主不民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