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林: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与德国启蒙运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2 次 更新时间:2015-02-06 16:22:41

进入专题: 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   启蒙运动   德国  

赵林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虽然在哲学上导致了一种理性主义独断论,但是这个体系同时也是对当时在德国思想界占统治地位的虔敬主义神学或信仰主义独断论的猛烈冲击,从而极大地推动了德国启蒙运动的发展。与法国启蒙运动最终导致了无神论的结论不同,德国启蒙运动通过对《圣经》的历史考证和理性批判而建立起一种理性宗教。德国启蒙运动的重要代表莱辛力图在理性知识与宗教信仰之间寻求一种妥协,他通过展示上帝对人类实施教育的历史过程,将理性与信仰辩证地统一起来。莱辛试图建立一种实践理性宗教的愿望及其在对立之中实现同一的辨证思想,对于康德、黑格尔等人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关键词】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启蒙运动/莱辛

  

   (一)

   莱布尼茨是近代理性主义哲学的重要代表,无论是其单子论的本体论思想,还是其"最好世界"的神学理论,都充满了浓郁的理性主义色彩(注:关于莱布尼茨的神学思想,我已经在另一篇文章中详加阐述,在此不作讨论。)。然而在莱布尼茨的唯理论中,却蕴含着理性自身的重大隐患。莱布尼茨为了建立具有普遍必然性的知识论体系而把理性片面地发展到了极端,其结果却导致了唯理主义认识论的深刻危机。

   从认识论的角度来说,莱布尼茨关于单子没有窗口、不发生相互作用,而是按照前定和谐的内在原则自由发展的观点,必然会导致对于经验知识的轻视甚至否定。莱布尼茨虽然承认依据充足理由原则而建立的事实真理,但是这种事实真理只是对于我们这些知觉能力有限的单子而言的,而在上帝这个最高的单子眼里,一切真理都是建立在矛盾律之上的理性真理。换言之,对于感觉经验来说是或然性的东西,对于纯粹理性来说则是必然性的东西。或然性与必然性的差别不是客观的,而是主观的,它们取决于每个单子自身具有的知觉能力或者表象世界的清晰程度。我们由于不能认识宇宙的最高奥秘,所以只能断定每一个偶然存在的事物都有一个理由,虽然我们并不能完全了解这些理由。但是对于作为整个世界的充足理由的上帝来说,一切事物的创造和存在都是必然的,都是根据矛盾原则而必然地推演出来的。我们从外部朦胧感受到的东西,上帝在其中却一目了然。我们与上帝的差别说到底就在于理性的能力上,因此,只要我们的理性能力提高到一定的水平(这个提高的过程就是启蒙),我们就有可能像上帝一样,完全依据矛盾律从天赋的观念和原则中推演出关于整个世界的知识(事实上,莱布尼茨就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这样的理性能力!)。这样一来,在莱布尼茨的这种极端唯理论中就包含了一种像休谟的极端经验论中一样危险的因素,这种因素可能摧毁整个知识论大厦。因为既然一切知识都已经先天地包含在内在原则之中,既然真理可以完全撇开经验而通过纯粹的先天分析来推出,那么知识就不再是主体对客体的一种认识,而成为先验自我依据天赋观念和天赋原则而进行的一种纯粹演绎。既然"在我们看来是外部世界给我们的头脑留下印象的东西,只不过是我们身上已经有的东西的展开。因此,严格地说,不存在知识,因为知识暗含着被认识者和认识者之间的联系。这就是唯心主义传统在莱布尼茨那里发现自己所处的死胡同。"(注:[美]胡斯都·L·冈察雷斯著:《基督教思想史》[M],陈泽民、孙汉书等译,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2002年版,第1000页。)

   莱布尼茨哲学中所蕴含的这种极端唯理主义因素在他的思想继承者沃尔夫(Christian Wolff,1679-1754)那里被进一步系统化了,从而发展成为一种形而上学的独断论。这种独断论试图遵循严格的几何学形式,通过定义、公理、定理、绎理等推理环节,从形而上学的抽象范畴中直接演绎出整个知识论体系。沃尔夫甚至把灵魂不朽和上帝的本质也当作了理性认识的对象,认为人类的理性能力可以把握宇宙、灵魂和上帝的全部知识。如果说自然神论者认为人们可以根据经验理性来证明上帝的存在,那么沃尔夫则认为人们可以凭着先验理性来认识上帝的本质,理性在沃尔夫那里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形而上学的(或超经验的)万能的和独断的上帝。沃尔夫这种过份强调理性能力的观点,曾一度遭到了路德虔敬派的坚决反对,后者坚持把信仰与理性相割裂,认为上帝的本质是理性无法认识的,只能通过神秘的直观和虔诚的信仰才能领悟(注:虽然唯理主义和虔敬主义在反对僵化刻板的路德正统主义这一点上是一致的,但是它们彼此之间的思想差异仍然是非常明显的,这种思想差异在沃尔夫的遭遇中可见一斑。)。1723年11月,由于虔敬派神学家的指控--沃尔夫的唯理主义被虔敬派神学家冠之以无神论的罪名,沃尔夫被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一世勒令在48小时之内离开他所执教的哈勒大学和普鲁士。但是由于他的思想影响,沃尔夫很快就被马堡大学哲学院聘为首席教授,在那里继续讲授他的哲学。在马堡大学执教期间,沃尔夫先后被伦敦、巴黎和斯德哥尔摩的科学院聘为院士,并被俄皇彼得大帝任命为新建的彼得堡科学院副院长。随着沃尔夫的声名鹊起,柏林方面不得不对他的哲学理论进行重新评价,承认沃尔夫主义并非无神论。1740年,具有宽容精神和启蒙思想的腓特烈二世在继承普鲁士王位后立即召回了沃尔夫,请他重新主持哈勒大学的哲学讲座,这一职位一直持续到1754年沃尔夫去世时为止。沃尔夫思想的影响并没有随着他的去世而终结,而是通过他的弟子们继续统治着德国各大学,形成了所谓的"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18世纪德国著名的美学家鲍姆加登(Alexander Gottlieb Baumgarten,1714-1762)就深受沃尔夫思想的影响,他第一次把美学确立为一门独立的科学,力图把沃尔夫的唯理主义思想推广到感性的知识领域中。另一位重要的沃尔夫主义者是克努森(Martin Knutzen,1713-1751),他从1734年开始在哥尼斯堡大学讲授逻辑学和形而上学,而康德早年曾是他的课堂上的学生之一。可以说,在18世纪,"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统治了德国思想界达半个多世纪之久,一直到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问世(1781年),这个形而上学独断论的哲学体系才遭到了根本性的清算。柯普斯登对沃尔夫哲学的特点及其对康德的影响评论道:

   但他思想最显著的标记是确信和坚持人类理性能力可以达到形上学领域的确定性,包括上帝的形而上知识。这样的理性主义,表现在他德文著作的标题上,这些标题通常以这样的几个字起头"关于……之理性的观念"(Vernünftige Gedanke Von……)例如:关于上帝、世界、人类灵魂之理性的观念(Rational Ideas of God,the World and the Soul of Man,1719),而他的拉丁文著作收在一块称成"理性的哲学"(Philosophia rationalist)。……当康德讨论到形上学或形上学的证明时,通常心中指的就是沃尔夫式哲学,因为在他的前批判时期,他所学习和吸收的正是沃尔夫及其追随者的观念。(注:Frederick Copleston著:《西洋哲学史》(第六卷)[M],陈洁明、关子尹译,《卢梭到康德》,台北:台湾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版,第146-147页。)

   沃尔夫哲学体系包括理论哲学和实践哲学两大部分,理论哲学又包括形而上学--研究抽象的存在本身的理论;理性心理学--关于灵魂的实体性和不朽性的理论;宇宙论--关于形体和世界的普遍学说;理性神学--探讨上帝的存在及其本质的学说。沃尔夫的实践哲学则包括自然法、伦理学、政治学和经济学。我们在后面将会看到,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辩证论中对理性心理学、先验宇宙论和理性神学的批判,基本上都是针对着沃尔夫的理论哲学的;而康德在《实践理性批判》中关于灵魂不朽的纯粹实践理性悬设,或多或少也受了沃尔夫的道德完善过程无限推进--从今生一直到来世--的伦理学思想的影响(注:柯普斯登指出:"康德的观点是人有责任追求道德的圆满,而这圆满不能以有限时间来完成,因此我们注意到对沃尔夫来说,道德的圆满并不是现今可以明确达成的,换言之,人不可能达到他的目的而就此歇息。寻求道德圆满隐含着不停地朝它努力的责任,不停地努力于使冲动和情感在理性的支配下得到完全的谐调,而这种责任共同落在个体和整个人类身上。"参见同上书,第154页。)。

   沃尔夫哲学说到底是对莱布尼茨哲学的一种系统化,但是由于沃尔夫的大部分著作都是用德语写成的,因此他成了"使哲学成为德国本地的东西"的第一人,第一次把哲学的理性内容与德意志的语言形式结合起来。黑格尔认为:"沃尔夫为德国人的理智教育作出了伟大的贡献,不朽的贡献。他不仅第一个在德国使哲学成为公共财产,而且第一个使思想以思想的形式成为公共财产,并且以思想代替了出于感情、出于表象中的感性知觉的言论。""只有当一个民族用自己的语言掌握了一门科学的时候,我们才能说这门科学属于这个民族了;这一点,对于哲学来说最有必要。因为思想恰恰具有这样一个环节,即:应当属于自我意识,也就是说,应当是自己固有的东西;思想应当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注:[德]黑格尔著:《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M],贺麟、王太庆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第185、187、188页。)另一方面,黑格尔又认为:"但是沃尔夫对这种理智教养所作出的那些伟大贡献,却与哲学所陷入的干枯空洞成正比:他把哲学划分成一些呆板形式的学科,以学究的方式应用几何学方法把哲学抽绎成一些理智规定……把理智形而上学的独断主义捧成了普遍的基调。"(注:[德]黑格尔著:《哲学史讲演录》(第四卷)[M],贺麟、王太庆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第185、187、188页。)由于沃尔夫坚持用理性来认识一切事物,并且是通过几何学的演绎方式,因此他把德意志民族以往通过一种神秘的思辨方式来表达的理性变成了一种抽象的理智,把莱布尼茨哲学中的思辨的或辩证的成份完全淹没在一种僵化呆板的形式逻辑中。例如在他的理性神学中,沃尔夫把莱布尼茨建立在充足理由原则之上的宇宙论证明固定为一种形式化的论证模式,贾诗勒将沃尔夫的宇宙论证明表述如下:

   1.人类的灵魂存在(就是,我们存在)。

   2.没有事物的存在是没有充分的理由的。

   3.我们存在的理由是在我们之中或我们之外可以找到的。

   4.我们存在的理由并不在我们之中(我们的不存在是可能的或可想像的)。

   5.因此我们存在的理由必然是在我们之外。

   6.除非人找到一种事物,它是有它存在的理由在它自身中,人就不能为我们的存在找到充分的理由

   7.一种拥有它自身存在的充分理由的事物就是一种必然的事物。

   8.因此,必有一种必然的事物在我们之外,它就是我们存在的充分理由(若我们之外并无必然之事物,我们就是必然的事物,有着充分的存在的理由在我们自身中)。

   9.一个必然的事物不存在于逻辑上是不可能的(一个必然的事物的本性就会流出自身的存在)。

   10.这样,这必然的事物就是圣经中自有永有的神。(注:[美]贾诗勒著:《宗教哲学》[M],吴宗文译,香港:香港种籽出版社,1983年版,第212-213页。)

   与莱布尼茨的宇宙论证明比较起来,沃尔夫的这种证明在内容上并没有任何新颖之处,但是在形式上却显示出一种条理化和规范化的特点,而这种逻辑形式上的规范化特点恰恰表明了沃尔夫哲学的刻板性和非精神性。当沃尔夫使哲学获得了德语的形式的同时,他却使哲学丧失了在德意志思维中特有的思辨内容。

尽管如此,沃尔夫哲学仍然有其重要的历史意义。除了使哲学获得了德语的形式这个伟大的贡献之外,沃尔夫哲学的另一个伟大的贡献在于,它以独断论的理性主义哲学--严格地说应该是一种理智哲学--击败了实力强盛的虔敬主义神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莱布尼茨·沃尔夫体系   启蒙运动   德国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672.html
文章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科版》(沪)2005年01期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