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林:美国新左派运动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61 次 更新时间:2014-10-01 20:23:54

进入专题: 美国新左派     无政府主义     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  

赵林 (进入专栏)  

  


   新左派运动是本世纪60年代风靡欧美的一场以青年知识分子为主体的社会运动,它激烈地抨击发达工业社会对人性的压抑和摧残,既反对西欧资本主义的社会现实,也反对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模式,主张开创一条通往更为人道的理想社会的新途径。新左派运动在战后的欧美青年人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1968年的法国"五月风暴"中达到高潮。美国新左派运动虽然不像法国"五月风暴"那样几乎导致政权的变更,但是由于与国内的反战潮流相汇合,也搞得轰轰烈烈。然而,到了70年代初期,喧嚣一时的美国新左派运动已成为强弩之末,逐渐销声匿迹。美国新左派运动具有强烈的乌托邦色彩和无政府主义倾向,它与其说是一场政治经济变革,不如说是一场文化和价值革命。它在意识形态方面动摇了美国传统的清教价值观,在现实政策方面迫使美国政府从对越战争的升级转向撤军,在人权方面促进了美国国内反种族歧视运动的发展。但是与它的建设性相比,这场运动所具有的破坏性特点则更为突出。美国新左派运动组织松散、思想混乱,方针政策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和矛盾性,运动目标不明确且缺乏一贯性,对于它的领导者和大部分参与者来说,运动本身就是目的。这些特点决定了美国新左派运动的命运,使它成为一场名副其实的"现代乌托邦革命"。本文旨在对美国新左派运动的社会背景、发展过程、价值体系和思想理论等作出综合性的述评。

  

   一、美国新左派运动产生的社会背景

   二战以后,科技革命和生产力的迅速发展导致了美国"富裕社会"的出现。到了50年代末期,美国社会各阶层的生活状况远远超过了战前水平,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温饱已经不再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在青年一代知识分子眼里,一些传统的社会问题如阶级斗争等等,似乎已经被另一个更为紧迫的问号所取代,这就是迅速发展的科学技术和工艺制度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威胁和危害。盲目鼓吹科学技术进步的时代已经过去,到了60年代,人们开始用审慎的眼光重新权衡科技革命和发达工业社会的利弊。他们看到了资本主义社会中惊人的浪费现象,看到了迅猛发展的工业生产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以及对自然资源的滥用,看到了经济危机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性损害。最令人忧虑的是发达工业社会的另一个严重后果,即工艺技术在社会生活中日益成为一种决定性的因素,人在庞大的机器世界和自动化程序面前感到无能为力和惶惑恐惧,发达工业社会具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强制力量,它把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都卷入到一场个人无法控制的疯狂漩涡中。自动化和机械化不仅在工厂中而且在家庭里用人与机器的联系代替了人与人的联系,在粗放的手工劳动基础上培养起来的人与人之间的深厚感情丧失殆尽。各种毁灭人类的新式武器的相继问世以及世界范围内的核竞争,把一层浓重的阴影笼罩在美国人的心头。许多美国人在工业社会中感到一种难以言状的压抑,致使他们对传统的经济思想--生产至上、效率第一等等--表示怀疑,甚至对整个科学技术本身丧失了信心。他们深切地感到在物质文明迅速发展的同时,精神文明却远远落在后面。他们承受不了日新月异的科技革命和工业进步的高压,"越来越多的人(其中也包括科学家)有这样一种想法:面对着科学应用的混乱局面以及当前制造威力越来越大的毁灭手段的严重威胁,对科学工作加以限制是否会更好一些。这些人论证说,要使社会进步与社会道德适应技术飞跃发展的时代,这需要时间。""对我们来说,技术革命进行得太快了,要是能把这一革命停止住(如果可能的话),以使我们的思想和理解力能迎头赶上,那倒是一件好事情。"〔1〕

   以英国实验科学、经验哲学和古典经济学为前导的科学技术+生产=进步的英美主流思想在60年代遭到了代表人性和道德思想的一大批知识分子的反对。加尔布雷思在批评现行的行为准则时指出:"所有现行经济学教授法和差不多所有的研究工作都须依靠生产。资源不变而可以使生产增加的任何行动都是好的,而且是绝对重要的;抑制或减少生产的任何事物都必然是不对的。……把生产效率拿来作为一个准则,几乎是一个普遍的行为。"〔2〕然而现在这个行为准则开始遭到人们的反对,"富裕社会"的中产阶级对进一步扩大生产的必要性提出疑问,他们站在被贬抑的人性和人道主义的立场上抨击科技的发展,在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形成了一股广泛的反传统和反现代文明的社会思潮。正是这股思潮构成了新左派运动的思想基础。在政治方面,到50年代末,在美国政治界肆虐十年之久的麦卡锡主义已成强弩之末,国内对各种非正统思想和活动的压力日益减轻,政治上的反对派重新抬头。这种较为宽松的政治氛围为新左派运动提供了条件,而国内日前突出的种族问题和60年代对越战争的升级则成为美国新左派运动产生和发展的两根导火线。

   新左派运动产生的一个重要的历史原因是青年知识分子对所谓"老左派"的不满。这种不满表现在几方面:首先,青年一代对国内劳工运动的现状深感失望,并把它归咎于工会领袖所采取的机会主义路线;其次,苏联社会主义的现实与西方青年心中的社会主义理想模式大相径庭,从而使他们致力于寻找另一条通往理想社会之路;再次,他们认为传统的社会主义经典理论对资本主义的现状估计不足,与工业社会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因此应该找到一些新的革命理论和英雄形象来取而代之。基于以上原因,青年造反者们抛弃了列宁主义、托洛斯基主义和工会组织等老左派,而接受了更为激进的革命理论如卡斯特罗主义、格瓦拉主义、马尔库塞等新左派的"现代乌托邦革命"理论,以及他们所理解的毛泽东主义。

   除了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原因外,新左派运动的产生还有其重要的文化和心理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青年一代的心理上造成了可怕的梦魇感,现代战争的酷烈场面、灭绝人性的纳粹集中营和种族大屠杀,原子弹轰炸广岛、长崎的惨景,这一切都有力地冲击了美国人传统的伦理观念和价值观念,动摇了统治美国人思想数百年之久的清教价值基础。美国战后文学真实地反映了青年一代思想上的巨大变化,并树立起一些崭新的生活形象。以金斯伯格为代表的"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文学在无情鞭挞非人性的资本主义现象的同时,明确地表现出与一切现存道德观念决裂的倾向。在被誉为美国"现代经典"的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中,塞林格描写了一个与资产阶级伪善的道德观念格格不入的中学生霍尔顿·考尔菲德的形象,他的那些对于上流社会来说不堪入耳的粗俗语言,他被学校开除后在纽约街头游荡时的焦虑和烦恼,以及他身穿风衣、倒戴着红色鸭舌帽的装束,都在美国大、中学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考尔菲德无论在思想语言还是行为方式上都可被看作是新左派的先驱。中产阶级是美国社会的聚焦点,它最典型地反映了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信仰和价值观,然而在战后的大部分中产阶级子弟眼里,传统的信仰已日趋瓦解,新的信仰又杳无踪影,因而在心理上处于一种惶惶不安的焦虑困窘状态。

   这正是战后美国中产阶级青年一代的心理状况。在沉闷和压抑的50年代,这种反传统心理尚处于积聚能量的阶段。到了50年代末期,随着国内政治气氛的缓和,它开始由积聚转向爆发。60年代初期社会政治经济因素的变化像火炬一样点燃了美国青年郁闷的心理干柴,于是新左派运动就迅速地蔓延开来。

   战后美国经济、科技和教育事业发展的副作用之一,是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青年人的社会地位的下降,这一点决定了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青年知识分子和学生成为新左派运动的主力军。50年代以来,美国政府为了促进生产与科技的发展,大力进行智力投资,增加教育经费和研究经费。从1950年到1969年各州政府的教育经费开支从14亿美元增至100亿美元,而地方政府的教育经费开支同期大约增长了六倍〔3〕。1940年只有20%的18到20岁的青年在大学里读书〔4〕,而1950-1960年念学位的大学生已由220万增至700万以上,接近同期适龄青年的50%〔5〕。同时大学的作用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按照惯例,像伯克利的加利福尼亚大学这样的地方是培养美国社会的思想贵族的场所",是美国中产阶级子弟的进身阶梯,然而战后大学正如伯克利言论自由运动的领袖马里奥·萨维奥所说的那样,已经成为"美国社会这个特殊的历史环境的组成部分,它为美国工业的需要服务;它是一个生产某种工业和政府所需要的产品的工厂。"〔6〕"大学董事会正在把校园变成集中营。……把伯克利变成一个为现存体制(即企业、银行、出版社、军队和保守的工会等)培养白领技术人员的职业学校。"〔7〕大批大学毕业生不再具有跻身于上流社会的机会,而是面临着沦为工人甚至失业的危险;另一方面,美国工业社会的各种弊端日益暴露,机械化和自动化向生活的各个领域渗透,巨大的军费开支和浪费现象,为追逐高额利润而对资源的滥用和对生态的破坏,这一切都使中产阶级子弟们深感压抑和不满。他们把压抑的原因归咎于工业社会本身,从而起来反抗这个"非人性"的工业社会。马里奥·萨维奥大声疾呼道:"它(指工业社会)是如此丑恶。我们必须用自己的身体来反抗齿轮和机器,使机器停止转动直至我们获得自由。"〔8〕新左派运动就是在以上各种原因的交互作用下产生的。

  

   二、美国新左派运动的发展演化

   美国的"新左派"(New Left)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它泛指一切与老左派(马克思主义政党、劳工组织、托洛斯基分子等等)对立的左派组织和集团,其中包括"学生争取民主社会组织"(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简称SDS)、"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the Student Non-Violent Coordinating Committee,简称SNCC)、"黑豹党"(Black Panther,激进的黑人青年组织)、"青年社会主义同盟"(the Young Socialist Alliance,简称YSA)、"美国杜波依斯俱乐部"(the Dubois clubs of America)等等,此外形形色色的反传统、反主流文化的集团和个人如嬉皮士(hippy)等也被纳入新左派的范围之内。在上述这些形形色色的组织中,最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新左派组织当推"学生争取民主社会组织"(以下缩写为SDS)。SDS的前身最早可以追溯到1905年成立的"校际社会主义社会"(Intercollegiate Socialist Society, 简称ISS),该组织1930年改名为"争取工业民主学生团"(the Student League for Industrial Democracy,简称SLID),1959年又改名为SDS。SDS的成员最初主要集中在耶鲁大学和密西根大学,不久以后开始向全国发展。1962年6月,45名新左派青年在密执安州的休伦港集会,通过了一份长达62页的《休伦宣言》,该宣言成为"美国新左派的第一篇宣言"〔9〕。

1965年以前,SDS只是作为一个一般性的群众组织存在于大学校园内,并没有太大的号召力,对社会也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当约翰逊政府把侵越战争升级后,1965年4月,在SDS的首倡下,反对越南战争的美国民众举行了向华盛顿的反战进军,SDS的声望从此日益提高。接着在1965年6月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上,SDS做出了两个重要决议:第一、SDS拒绝充当统一的反战运动的领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林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国新左派     无政府主义     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5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