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敦友:杨门十三载记略——夜读杨师祖陶先生译著《精神哲学》感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84 次 更新时间:2013-12-24 10:20:12

进入专题: 杨祖陶   精神哲学  

魏敦友 (进入专栏)  

    

   正是事情的本性,即概念自己在向前运动着和发展着,而这个运动同样是认识的活动,即永恒的自在自为地存在着的理念永恒地作为绝对精神实现着自己、产生着自己和享受着自己。

   ——黑格尔(黑格尔:《精神哲学》,杨祖陶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页398-399。)

    

   《精神哲学》珍宝藏,

   字字句句好端庄。

   壮年梦想暮年圆,

   更喜斯人好健康。

   ——师母肖静宁教授(黑格尔:《精神哲学》,杨祖陶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页415。)

    

   一

   2006年4月18日上午,获广西社会主义学院之邀,讲演依法治国诸问题,其间约十时许,手机上忽然显示师兄谢舜教授之电话,因正在讲演中,不便接听,俟讲演完毕,约十一时半,打电话与谢兄,问有何事。原来杨师祖陶先生将最近之译著黑格尔《精神哲学》寄来,真是惊天好消息!连忙从广西社会主义学院赶回广西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取书。

   十多天前,同门师兄、现任教于武汉大学哲学系的曾晓平博士来电,言及杨师之译著黑格尔《精神哲学》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装帧典雅,清新近人,而杨师之译笔,闲淡自然,理性纯正,文达炉火纯青之境。心何其慕之也。晓平言可惜目前只有样本若干,杨师皆已送人,你得书怕要候若干时日。

   匆匆忙忙到达谢兄办公室时,谢兄正在等我,忙问杨师书何在?谢兄早已备好。书至眼前,果如晓平博士所言,禁不住左右抚摸,上下翻看,爱不释手。及回法学院法理教研室,更是仔细含玩,愈加喜爱。内封有杨师小像一幅,童颜鹤发不老松,盈盈笑意一哲人。不觉愈发亲近。猛忆得入杨门已有十三载,离吾师恍惚竟有十载,又觉不曾一日而离吾师也。不禁掩卷而叹息。小子不才,有辱师门,学殖浅陋,至今无成。惜别珞珈,流落南邕,青山绿水,无以解忧,蓝天白云,益增怅惘。往事历历,心中顿起属文之意,遂起笔而略记师门十三载事以自警也。

   二

   1992年7月,我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硕士毕业,其时北京大学张世英教授主持湖北大学哲学研究,因张世英教授之故而入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工作,得以结识是年从武汉大学哲学系毕业也来所工作的鹿丽萍女士。因鹿丽萍女士之缘而得以结识一大批武汉大学哲学学子,感情最深而至今亲如兄弟者有朱哲博士、曾晓平博士、杨金洲博士。

   毕业未几,生活窘迫,而世风浮躁,金钱万能,遂弃学下海经商。不及两月,悟己非其中人,忙上岸重操旧业。约十一月,正当秋风起时,忽发继续求学之念,有上武汉大学杨祖陶教授博士生之想。谋之于丽萍女士,丽萍女士甚善之,并拟一同考。遂相约至杨师家。清楚记得一下午约四时至杨师家,杨师已等待多时矣。第一次见杨师,及师母肖静宁教授,丝毫不觉陌生。杨师面带微笑,和谒可亲,一忠厚长者之形象,如今虽愈十四载,依然栩栩如生,在脑海中而无法磨灭也。杨师问及我之打算,我言喜欢黑格尔之《精神现象学》,欲研究之。杨师深为嘉许,言此书极有价值,可惜无人深入研究。约谈一小时,方离去。行前赠我所著之《德国古典哲学的逻辑进程》一书。其间与杨师谈话时,师母出门有事。路上忽遇师母,师母其时年过六十,已退休,但青春活跃,丝毫不让年轻人,身着牛崽裤,走路健如风。师母对我甚有好感,问我与杨师谈得如何,并言他不要我也要逼他要!初见师母,亲近若此。别师母后,夜幕降临,又在路上遇到师兄曾晓平博士,晓平刚从中南神学院学习拉丁文回来,初次见面,非常热情,并相约一起去神学院学拉丁文,惜未实现。约一起至朱哲家喝酒,因晓平晚上还有课,遂分手,与丽萍一起至朱哲处,朱哲任教于武汉工业大学,有一陋室。其时丽萍与朱哲刚新婚,朱哲知我来,非常高兴,觥觞交错,相谈甚欢。深夜方归。其时我住汉口古田五路。

   可惜湖北大学以我们工作不满两年不让我们考试,故1993年无缘入师门,是年入师门者有戴茂堂博士、章忠民博士、赵林博士诸位,其中戴茂堂博士为我在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读书时之师兄,1987年毕业后到湖北大学学报工作。我则于明年九月入杨门,正式成为一杨门弟子。可惜的是,丽萍女士后来一直没有读杨师之博士生,不久就从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转至武汉工业大学出版社工作。

   三

   我正式入杨门是1994年9月。是年邓晓芒师开始招博士生,河南大学张廷国博士跟邓老师。最可惜的是原在武汉大学哲学系读本科、读硕士的好兄弟杨金洲没有与我们同上。杨师与邓师关系特殊,基本上不分彼此,无所谓杨、邓之分,师兄弟们之间也不分彼此。如张廷国博士长我两岁,自然是师兄,廷国也以师兄自居,呼我为师弟。我生性顽皮,一日谓廷国曰,你不能叫我师弟,当叫我师叔。廷国愕然,忙问究竟。我答曰,廷国你跟邓老师是不是,我跟杨老师是不是?廷国曰然。我继续曰,杨老师是不是邓老师的老师?廷国曰然。我曰,如此则我为汝之师叔矣。廷国颓然不已。

   三年博士生生活,师叔之辩乃是珞珈生活之一大乐趣也。廷国因事晚我一年答辩。前一年我是一人答辩,张廷国、章忠民、高秉江三位则一起。依惯例,北京大学张世英教授过来主持 我们的答辩事。廷国三位答辩那日晚上聚餐,我在湖北大学有课不能赴珞珈与会。据云邓晓芒师席间祝贺各位师兄弟经过艰苦努力,通过答辩,提议三位干一杯。忽然见章忠民博士说,魏敦友说过了,我们之间不能称师兄弟的,应该称师叔侄为是。席间顿起微澜。现在忘记是谁告诉我的了,据说当时邓晓芒师一时语塞。杨师面带微笑。张先生则说,好啊好啊,有三代了。此事当在1999年6月间。两年过去了,我已至南宁,约2001年3月间,我赴上海复旦大学联系博士后事,正好邓晓芒师,还有赵林、何卫平几位来上海开会,章忠民兄已从复旦大学博士后站出站,并从福建师范大学调到上海财经大学工作,章兄遂以主人身份作东请客。章兄席间猛然将我一军,对我说,你说你是廷国师叔,那你就是说邓老师是你师兄了啊。我说,我说过吗,我说过吗,没有这事吧,没有这事吧,来,大家喝酒,大家喝酒。还是何卫平博士好,连忙说,哈哈,喝酒,喝酒。

   四

   至今引以为憾的,是我没有践约研究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追根溯原,乃是受上世纪九十年代学风感染所至。我在北京求学八年。八十年代初至北京时,几乎天天抱着黑格尔的著作读,四年本科下来,几乎读遍了黑格尔的所有汉译作品。多少有些疲惫。而存在主义、现象学、解释学在八十年代末开始风靡中国学界,年轻人爱逐新潮,吾岂能免。硕士论文就是做得海德格尔与庄子。上博士生后,有意深入海德格尔进入胡塞尔现象学,意在叩问生存之本根。杨师不以为忤,而吾心不安,长期不敢对杨师言博士论文事。此前听师兄邓安庆博士说过,杨师要求弟子甚严,学术不得出德国古典哲学之范围。如师兄安庆博士做的是谢林艺术哲学,师兄舒远招博士做的是黑格尔历史哲学,师兄谢舜博士做的是康德的宗教哲学。及我入门之时,似乎杨师有所放松,如我就知道师兄何卫平博士准备做黑格尔与伽达默尔之比较,师兄戴茂堂博士准备用现象学研究康德的美学思想。我于是想到研究康德的先验哲学到胡塞尔的先验现象学,这既在德国古典哲学之内,也在德国古典哲学之外。将古典哲学与现代哲学勾联起来,思路更加开阔,也更能出新意。更重要的是,这种做法符合我探讨生存之根的哲学取向。因为我做哲学,原不是想做一个哲学史家的,我的志向是成为一个哲学家。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的论文终于做出来了,但是最初一点把握也没有。题目是《回返理性之源》。稿子照例是交给邓老师先看的。我计划1998年答辩,年前就将稿子的主要部分交给邓老师。邓老师非常仔细,是年春节,邓老师回老家长沙过年,行前他将我的稿子带着。我心忐忑不安,不敢打电话问邓老师。师兄邓安庆博士其时在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工作。一日打电话给安庆博士问好,并问见到邓老师没有。没有想到安庆博士说见到邓老师了,还谈到你的论文呢。我忙问邓老师说什么了。安庆说,邓老师说已看到的几章很不错,有自己的思想,但不知道剩下的两章怎么样。安庆对邓老师说,剩下的两章也应该不错。邓老师说还要看看再说。我很受鼓励,一口气将另外两章做完,年后交给了邓老师。答辩前,还见到一个小师弟汪森,他说年前去邓老师家问我们答辩的情况,邓老师说还不知道能不能答辩呢,但是现在邓老师对你评价不错嘛。

   最令我感动的是师母肖静宁教授。在论文答辩前我有事打电话到杨师家去。接电话的是师母。师母在电话里面压低着声音对我说,小魏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们两个(指杨师与邓师)把房门关着正在房间里面窃窃私语呢,我偷听了半天,他们谈的都是关于你的论文,对你的论文评价很高啊,说是好久没有见到这样的论文了,但是他们是不会公开表扬你的,我也只能偷偷地讲给你听啊。要是你能调到武汉大学来就好了,只怕湖北大学不放你啊。一晃快过去九年了,师母小孩子般快乐的话语我现在还清晰可闻。博士毕业后有一次在华中科技大学开会,遇到江天骥先生的学生、时已在武汉大学哲学系任教的孙思博士,我们原先并不认识,及她知道我时,马上说,你就是魏敦友啊,肖静宁老师夸你呢,说是杨老师带魏敦友最省事的了。

   杨师果然象师母说的,没有当面表扬我。但杨师将北京梁志学先生的一封信给我,原来梁先生在给杨师的信中对我的论文多有褒奖。至今梁先生的信被我珍藏着。有一天晚上上邓老师家,邓老师忽然谈到我的论文说,你的论文不是最好的,本来可以做得最好。我一时无语,内心不禁感到肃然。

   五

   博士毕业之后,回湖北大学,其时的哲学研究所已并入湖北大学政治与行政管理学院。师兄江畅博士出任院党委书记。一日忽蒙召见,原来院里进行改组,成立了法学系,准备任命我做副系主任,同时还要参加哲学所的活动。我揣江兄意,怕我感到受了冷落,于是任一职。不意江兄此一决定竟改变了我的生命航向。竟从哲学的鱼塘而混入法学的鱼塘,体验两个鱼塘之冷暖,结识法学中之若干可爱可恶人物,人生如斯,殊可异也。

   我做了法学系副系主任后,颇有几分意色扬扬。一日至杨师家,言及其事,杨师虽不改微笑之面容,但我还是察觉到杨师眉头皱了皱。记得当时我心里面就咯噔了一下。不过木已成舟了。当时湖北大学法学系不过二十来个少年学子,乳臭未干。我第一次主持系里学术研讨会,扬言我们也得弄个法学学派才好。咱们湖北大学滨临沙湖,我说,咱们的法学学派就叫沙湖学派吧。狂妄自大,一至于此。然而不及半年,我就发现自己在法学领域的无知,及法学领域的博大,遂决定南下南宁广西大学法学院,立志读书十年,在法学领域或可有所成绩。此1999年8月间事也。

来到南宁后,一日忽得武汉大学研究生院电话,说是杨师与邓师都推存我的论文参加2000年湖北省优秀博士论文评选,须做一个五千字左右的论文中英文摘要。我说我已经转向法学,哲学方面的奖项没有必要了吧。但研究生院的人说一定要参加的。拗不过去,只得胡乱写出一个论文摘要,不过只限于一中文。过了若干天,研究生院又来电话说,还缺英文呢。我说太麻烦了,我就不参加了吧。但研究院的人不同意,说北京的同学都寄过来了,抓紧做个英文摘要。还是拗不过,熬了一个通霄,勉强将英文摘要弄出寄去。后来我居然得了湖北省2000年度哲学类的优秀博士论文奖(每个学科一篇)。杨师去领的奖,可惜这一年没有获奖证书(后到杨师家,杨师还专门拿出去年杨师的获奖导师证书给我看,原来去年是师兄赵林博士获得此项奖,今年没有制作证书),只有奖金一千五百元,放在杨师那里。我跟师兄曾晓平博士说,钱我就不要了,你拿去买一个空调吧,武汉太热了。不久回武汉,和晓平兄一起上杨师家,钱还在杨师那里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魏敦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杨祖陶   精神哲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79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