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钢:当改革跑输危机,怎么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0 次 更新时间:2013-07-16 10:08

进入专题: 改革   危机  

鲍盛钢  

改革与危机一直在比赛,看谁跑得快,但是目前显然危机已经逼近,那么面对危机,怎么办?一是马上相救,另一种是等等,因为危机实际上是一种信号,它会告诉我们问题以及问题解决方案。一般认为不改革或者错过改革的最佳时机,是导致危机爆发的原因,但是另一方面危机事实上可以推动改革,危机可以成为改革的动力,因为不改不行,危机也是最好的裁判,谁对谁错?谁有效谁无效,如何改,一看便知,无需再争论,所以,利用可控危机,是推动改革的一种不错的方式。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目前中国经济泡沫的隐患以及危机是长期经济增长模式的结果,2008年四万亿的刺激政策,再加上地方政府及央企的负债40万亿,M2印了103万亿的钞票,影子银行27万亿,再加上民间的投资,于是形成了中国大量低水平的重重复建设,形成了各行业大量的产能过剩,推高了房价,形成经济泡沫。首先,中国的制造业面临崩溃边缘,在过去10年中,中国平均劳动力价格大幅上涨,由相当于美国劳动力的3%上涨到了17%;原材料、能源和土地价格大幅上涨;人民币汇率大幅上涨了32.7%;各种税费大幅上升;融资成本大幅攀升;土地价格的上涨,各种贸易保护成本大幅上升,大多数制造企业处于亏损被消耗,失去了竞争力。其次,股市泡沫在2008年破灭后,每况愈下,在融资圈钱市的定位下,中国的股民早就是灾民了。其三,房地产泡沫巨大,无论从各种指标看,都处严重泡沫状态,它严重透支了国民财富积累和未来收入预期,对内需釜底抽薪;巨大的房地产泡沫透支了所有中国人的未来.其四,政府财政和投资泡沫也盛极而衰,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4万亿救市,带动全国近200万亿投资,大量地方融资平台巨量融资已经无以复加;政府财政负债早已达极限. 其五,货币信贷和银行业泡沫到顶。2008年以来,中国货币发行急剧攀升,如今M2已达103万亿元人民币,占到全球的1/3,是美国的1.5倍;随着利率市场化,银行业70%的这部分利润来源势必萎缩;随着企业利润下降,银行业所受损害虽然滞后,但必然到来。其六,社会稳定泡沫。由于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特别是正在进行的城镇化和土地流转中,如果不能有效遏制城市投机资本和地方腐败官僚的同流合污,外来资本和本地农民冲突、官民矛盾将急剧增长,而且很难再转嫁。

对这些问题人们早已有认识,那么改革为何推不动呢?这是因为改革陷入利益纷争的泥潭之中,改革没有共识,所以,改革的推动需要超越集团利益,以社会整体利益为最高宗旨,舍得牺牲个人利益,这就需要有高尚的品德与坚定的信念与理想,但是,人都是凡人,其行为与思想不可能超越自利半步之遥。所以,改革需要强人,因为强人能够超越集团利益,推进改革。人们为何欣赏英国已故首相撒切尔夫人,因为她是一个有信念和有铁腕的人,人们为何依然怀念邓小平,因为邓小平是一个有信念和坚定的改革者,市场经济到底姓资还是姓社?邓小平一句话就解决了。改革的动力是什么?信念与共识,没有信念与共识,就需要强人,那么,没有强人怎么办呢?至少还有两种方法,一是通过外力,一就是通过有控危机。什么是外力?外力就是通过开放推动改革,10年前中国加入WTO,与狼共舞,人们惊呼狼来了,担心会被狼吃掉,但是10年后人们发现中国自己被练成了一只来自北方的狼,因为与狼共舞,你必须时常警惕,与世界接轨,你必须改革,否则只有一种下场被狼吃掉,当时加入WTO,是冒着巨大风险的,美国和西方国家只是想把中国作为其市场,由此推销他们的商品,推动出口,拉动就业,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而美国和西方国家变成了市场和世界消费终端。那么,为何危机可以推动改革呢?因为危机来临,就没有时间争论了,不改就自己退出,同时危机也是一种信号,告诉我们问题在哪里,应该如何改。面对危机,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凯恩斯解决方案,一是哈耶克解决方案,前者主张政府出手相救,其理由是不救,从长期来看,我们都将活不过去。后者主张等等,不要急于相救,因为危机自身会告诉我们如何调整,如何解决,危机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危机可以推动结构的转型,因为危机说明以前的结构与增长模式已经达到极限,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发展要求,那些应该改变,那些应该维持发展。如果相救,无异于救了那些不该救的,而且耽误了经济结构的转型的最佳时机,事实上危机是一种毁灭性的的创新,在毁灭中推动改革,推动经济结构的转型。遗憾的是因为我们更多担心我们长期都会灭亡,忙于相救,所以错失了这一良机。尽管短期内我们活过来了,但是长期我们将吞食苦果。

经济学是中性的吗?不是,经济学是一种选择,不同经济学理论代表不同的价值观与不同的利益,那么,有没有一种普世的经济学呢?中国改革如今已到深水区,已经摸不到石头,那么,应该向左还是向右?而这关键涉及国有企业如何改的问题,国有企业是一块大蛋糕,而且是一块最好的大蛋糕,所以国有企业如何改的问题不仅关乎效率的问题,更关乎改革方向与制度的问题,关乎利益如何分配的问题。不断的争论,延误了改革,导致改革的停滞不前,那么,现在就让危机来作裁判,让危机来推动改革,谁也不要救助,谁也得不到救助,看看谁能够熬过危机。海水退去,我们可以发现谁在裸游,在危机中我们可以发现谁有效,有无效,谁应该改,谁可以不改,谁是真英雄。

    进入专题: 改革   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574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