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被夸大的世贸组织以及如何反腐

——与韦森教授商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6 次 更新时间:2013-04-26 22:58:47

进入专题: 经济增长  

高连奎  

  

  4月22日,观察者网刊载韦森教授《如何解释中国经济增长——与张军教授商榷》一文,归纳起来,韦森对张军教授的质疑或商榷主要有两点,一是基础设施投资带来了腐败,一是出口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大于投资。我们先从后一个分析。

  

  世贸组织的作用被夸大

  

  在文中,韦森扩大了世界贸易组织的作用。首先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即使没有世界贸易组织,世界照样会有贸易,后发国家照样会实现发达。拉美国家的早期繁荣和亚洲四小龙的崛起、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达化,跟世贸组织没什么关系,当时世界贸易组织还没建立,而且这些国家就已经达到了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而中国是加入世贸组织大约十年之后才达到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世贸组织对国家发展既有促进作用,也有阻碍作用,而且对中国发展的阻碍作用也不小,在没有世界贸易组织的情况下,其他国家可以达到中等收入国家,中国照样也能做到。加入世贸组织让中国掉入了“比较优势陷阱”才是事实。后来随着学术界的批判,比较优势理论开始臭名昭著,而且国家随之将自主创新上升到国家战略才有了这后来的大发展。

  其次,我们还是对比,同样具有比较优势的印度,从1994年世贸组织建立就是成员国,为何出口没有带动印度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样现在世贸组织的发展中成员国非常多,论比较优势,非洲的比较优势更强,也没有看到哪个非常国家靠出口改善了基础设施。

  

  城市化和福利社会才能根治腐败

  

  另一个关于腐败,首先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没有副作用,纯粹正能量的事物少有,强调这些没有意义,关键看主要方面,越腐败就越应该发展,腐败是发展的问题,只能用更快的发展才能解决,而不是让发展停滞,发展本身就可以抑制腐败。笔者研究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政府基层人员的腐败只能通过城市化解决,而高层的腐败只能通过社会福利解决。基层腐败的土壤是“熟人社会”。“熟人社会”不存在了,基层腐败自然也就消失了,城市化之后,大家都互相不认识,贿赂和受贿难度都增加。而高阶官员的腐败只能靠福利社会解决,也就是笔者曾经提出一个观点“有福利的国家不会腐败”。腐败严重的都是非福利国家,在英国、美国这些福利不高的国家腐败也经常有,而到了北欧、新加坡这些高福利国家,腐败早已难觅踪迹。

  

  哈耶克主义本质也是“阴谋论”

  

  与宋鸿兵等人将利益的变动归结为“利益集团的操作”不同,哈耶克将社会上出现的诸如通货膨胀,经济危机等现象统统归结为即“政府恶意”,反正“一切都是政府干的”,宋鸿兵等人的分析无论是学术还是历史上都是站得住脚的,在学术上“利益集团”的概念早已经成为常识,而在历史和现实中“利益集团操纵政治”都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政府刻意将事情办坏,这种情况是有,但绝不是普遍情况,除了哈耶克主义者散布这样的论调外,目前任何学派都不认同这样的观点,主流公认的观点是由于缺乏学术创新,政府不知道该怎么做,或是在利益集团的阻碍之下,政府不能做正确的事,这才是客观的判断。

  

  “哈耶克式阴谋论”宣传的手段

  

  “哈耶克式阴谋论”骗人的手段主要是“统计陷阱”,媒体利用“统计陷阱”来骗人在50年前就被人揭穿了,在成熟国家,利用“统计陷阱”骗人就像小偷一样可耻,而在中国却大行其道。“统计陷阱”这个词来源于著作《统计陷阱:如何利用统计说谎》。对于数据,如果不知道它的统计过程,那基本上是没多大意义甚至是毫无意义的。于是,我们经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千奇百怪的违背人常识或与我们想象中不同的惊人结论,每当看到这样的结论时,我们二话不说就会对做出此结论的人一顿谩骂或嘲笑。这些统计调查本身往往并没有错,错的是言说者的语焉不详,甚至刻意利用数据得出哗众取宠的结论。货币超发、投资过大、中国人不消费都是统计陷阱的问题。而张军教授做的工作其实就是揭示“统计数据”与“真实情况”之间的区别,以防那些学术概念不清晰或是对统计方式不清晰的人受到“统计陷阱”的干扰,这些一个正直的学者所应有的行为,本来无可厚非,但这对很多骗子来说,无异于砸了他们的饭碗。

  光介绍概念,可能大家对统计陷阱还不明白,我们简单举两个例子。比如消费问题,在大家的习惯性思维中,买房是属于消费的,也是中国民众最大的消费,但是在做经济统计时,买房就计入投资的,所以就造成了中国投资高,消费低的情况,而如果将买房也统计到消费中,中国的消费数据就不低了,这就是个统计陷阱。

  再看看货币超发,大家总是喜欢跟美国比较广义货币M2,但是广义货币M2在统计意义上反映的是银行融资的情况,与货币发行关系不大,中国融资主要靠银行,所以广义货币M2比较高,美国融资主要靠资本市场,不通过银行,所以广义货币M2比较低,这就是根本原因。其实利用银行融资来反应广义货币本身就不科学,因为融资渠道绝对不止银行一个,现代经济条件下更是如此,所以M2已经没有意义,美国已经多年不公布M2数据了。但是不是将其他渠道的融资也统计进来呢?理论上是可以,但无法做到,其他融资都不透明,根本无法统计,这也是统计学的缺陷。

  统计陷阱的问题,在中国一些媒体是知道的,而且是记者培训的必须课,培训记者时就提醒“要注意统计陷阱背后的假新闻”,但很多媒体以及学者,明明知道是统计陷阱,故意用这些来哗众取宠,这些行为也只有在中国这种总体学术水平不高以及媒体自律性比较差的国家才会出现。“哈耶克式阴谋论”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这种统计陷阱来支撑的。

  

  哈耶克主义错在哪里?

  

  信奉哈耶克人其实是被哈耶克的一个说法所误导,哈耶克认为,政府权力是自我扩张的,只要给政府一点权力,政府权力最后就会扩张到无限大,最后人民都成为政府的奴隶,这完全违背事实。政府权力渐变论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集权的出现往往是社会突变的结果,集权只有在社会烂到极点的时候才会出现。在社会最混乱、政府最软弱的时刻出来一个独裁者,社会只要不出现最坏的时刻,就不会出现大的集权,甚至是独裁。

  社会出现最坏的时刻,往往不是政府权力最强大的时候,而是政府最软弱无能的时候,只要信奉了哈耶克的小政府主义,社会必然会出现这样的“最坏的时刻”,信奉哈耶克主义反而避免不了独裁,而是必然招致独裁。大家可以想想,历史上的独裁者,都是在小政府主义的土壤中诞生的,几乎没有例外。

  哈耶克经常诅咒福利社会,北欧就是典型的福利社会。在当今世界,北欧政府是最大的,但是北欧人却是公认最自由的,就连美国最保守的基金会也将北欧评为最自由的经济体,在北欧,政府官员一二十年都没有一个人贪污,总统出门都不带保镖,北欧这样的福利社会会出现独裁,那才奇怪了呢!哈耶克倾其一身来咒骂北欧福利社会,北欧国家不但没有陷入奴役,反而获得了最大的自由和幸福,这是对哈耶克最大的讽刺,也宣示了哈耶克主义的破产和失败。可惜的是还有那么多的哈耶克主义者执迷不悟。

  

  哈耶克主义的另一个思维误区

  

  这种思维误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总是以一种“失败社会”的道德水平来臆测一个“美好社会”,殊不知一个社会的道德水平是与这个社会的好坏程度成正比的。在好社会,人们的道德水平都比较高,在坏社会必然出现道德滑坡。如果以坏社会的道德水平来臆测好社会的公民行为,那必然犯错误。现在人们对福利社会的所有指责其实都是以坏社会中人们的道德水平去臆测的。殊不知,人家北欧的道德水平比你们高多了,北欧人才不会出现这种阴暗心理呢!在北欧福利社会,各方面的保障都非常齐全,社会幸福、和谐,这样的社会怎么可能出现独裁呢?

  中国那些信奉哈耶克的人,赶紧从哈耶克的巫术中反省出来,在正常国家,不会有人信奉哈耶克主义那套谬论。

  

    进入专题: 经济增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39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