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晴燕:微博在中国的真相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56 次 更新时间:2013-03-30 11:18

进入专题: 微博  

马晴燕  

对中国人而言,微博是舶来品。但这并不影响中国人对它的热情。微博的英文Twitter原意是小鸟的鸣叫,形容大家茶余饭后,在互联网上叽叽喳喳地一聊,实现了跨距离的社交。到了中国,微博的动静就大不一样了,可能是入乡随俗,有了类似京剧的热闹劲,不仅是叽叽喳喳变成了咚咚锵锵,而且是你来我往、针锋相对,观察站变成了演讲台,茶话会开成了辩论会。

这是一个信息雪崩的时代,对中国人也不例外,重复率极高的信息对中国人来说已经不珍贵。有点例外的是,在当前中国从机关到企业,普遍“一言堂”的工作氛围里,中国人要当众说出点真实想法,并不容易。中国传统文化中“和”的理念、服从权威的惯性,以及60多年社会主义教育下根植于心的集体主义意识,使得在公开场合(学术辩论会除外)的个性表达成为异类。而微博以其运用之简易及可以匿名表达的特点,激发了普通中国人亮晒思想的热情。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中国微博与外国微博以同样140字的形式开始,却出现内容上的重大差别:当外国人热衷在推特上挖掘自己当新闻记者、摄影记者的潜力时,中国人则更渴望在微博上成为评论员。

微博上的中国人喜欢自称“屌丝”,实际上,微博却不是中国的底层。有起码的电子设备玩微博的,有时间玩微博甚至每天要花三四个小时精心经营微博的,在中国是早已远离贫困的中产阶级。对于真正处在社会底层、终日奔走谋生活的人来说,微博这种士大夫阶层的精神消费,离他们的生活还有点远。

如今中国的微博上传递的,无非是中产阶级三个方面的精神需求,一是表达观点和要赢得粉丝的渴望,二是社交和追星的需要,三是负面情绪的宣泄,功能类似于在卡拉OK唱崔健的《一无所有》。至于微博上的互相谩骂和约架,究竟是观点的交锋,还是情绪的发泄,值得商榷。看起来架式有点像我们常在台北“立法院”或韩国国会见过的“全武行”,但中国的意见领袖究竟各自代表哪一部分人?却远不像台北或韩国议员那样明确,甚至连意见领袖自己都未必明确。

一项由香港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对新浪微博的调查表明,尽管在新浪上注册微博的人数超过5亿,实际活跃的用户不到5000万(包括“潜水”者),而坚持每周至少发一个帖子的用户只有3000万。研究同样发现,新浪微博渗透率最高的,是中国更为富裕的东部沿海地区。可以说,在中国真正频繁使用微博的人只是一小部分。这部分人显然代表不了辽阔的中国。中国微博上的意见领袖,无论“左右”,其粉丝一般是百万、十万级别,与姚晨等明星的千万级水平不能相比。因此,如果你试图在微博上发现中国的“真相”,结果往往会是一团雾水。更何况微博上不乏有真知灼见,也充斥着各种轻浮、作秀和歇斯底里。

在刚开始的创作热情过后,人们发现,能够坚持下来,每天认真以原创精神刷新微博的人越来越少。与此同时,同样是作为互联网衍生品的电子商务,在中国的发展令人侧目:在去年11月11日所谓“光棍节”,中国的网络购物达到了历史性的顶峰:仅淘宝网交易额就达到191亿元人民币(约38亿新元),比去年同日增长280%。

对此,较为合理的解释可能是:富起来的中国人沉浸在自由购物的喜悦中,对于观点和政治路线的争议,也许是一小部分中国人生活的必需品,却是很多中国人完全忽略的枝节。中国的意见领袖在微博上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是一种现实,中国的意见领袖更多是演说家而非社会活动家、甚至从没想过要成为社会活动家,也是一种现实。

无论如何,诸子百家,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是标准的盛世特征。微博在中国成为各种异见表达的合法平台,微博在日益扩大社会对多元政治观点的容忍度,这是中国式民主的进步。

微博,说到底是人类通讯方式的一种发明,是科技进步。传说“阿拉伯之春”是靠“面簿”和“推特”推动的,这种说法并不可信。在需要使用鸽子、鸡毛信、没有电话的年代,无数次革命也发生了。如果没有推特,“阿拉伯之春”恐怕还是会发生吧?同样,中国的未来会怎么样,跟微博的关系也不会太大。(来源:联合早报网)

    进入专题: 微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新闻学 > 新媒体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255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