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佐军: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及其带来的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2 次 更新时间:2012-12-13 22:16:23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李佐军 (进入专栏)  

  

  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已经是一个事实和趋势。2012年一季度GDP增速降到8.1%,二季度进一步降到7.6%,这是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季度经济增速首次跌破8%。大家关心的是,这是暂时现象,还是中长期趋势?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很可能是中长期趋势。

  根据我们中心的研究,在“十三五”期间,我国年均经济增速很可能下降到7%~8%。按照这种趋势下去,到2020年前后中国经济总量可能接近美国,开始进入到“高收入国家”的门槛。根据国际经验,到了这个阶段之后,即2020~2030年,经济增速会进一步下降到5%~6%。到2030年中国有可能提前20年实现小平同志说的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其后经济增速会进一步下降到3%~4%,即跟当前很多发达国家一样。总之,今后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不断下台阶,这是一个规律性趋势。过去30多年来持续保持10%左右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然也不排除还有部分年份达到10%以上。

  

  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速会逐步下滑?

  

  原因之一,我国的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了。这是各种资源环境和生产要素能够支持的最优增长率。过去由于资源环境约束不是太大,加上制度变革释放的生产率较多,故可以保持那么长时间的高速增长。但现在资源环境约束不断加大,制度变革释放生产率的空间也相对缩小了,因此潜在经济增长率也下降了。

  原因之二,我国开始进入到经济大调整时期。要进行持续若干年的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这种调整必须在比较合理的增长速度下进行。因此从经济调整或者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来看,经济增长速度也存在下降的需要。实际上“十二五”规划提出的增长目标只是7%左右,2012年确定的GDP增速目标只有7.5%。

  原因之三,外需下降了。这次国际经济危机来了,所以外需下降了,那么等国际危机过去了,外需是不是会大幅度回升呢?当然,国际危机过去后有一部分外需会有所回升。但是,也会有一部分外需永久地消失了。因为美国等也在反思国际金融危机,反思其过去的以“高消费、超前消费、负债消费”为特征的经济发展模式。反思的结果是他们今后不再搞这么多的高消费、超前消费和负债消费了。这意味着即便是国际经济危机结束,有一部分中国的出口需求永久地消失了。

  原因之四,我国的工业化开始进入到“重化工业阶段下半场”。总体上我国工业化正处于中后期阶段,即中期的后期阶段。工业化中后期阶段最重要的特征是重化工业快速发展。根据我在2003年前后对工业化国际经验的研究,“重化工业阶段”长则持续上百年,短则持续三五十年,我国作为后发国家可以发挥后发优势,不需要持续那么长时间,但是再短也要20年左右。现在已经发展1 0年左右了,我最近的判断是,“重化工业阶段上半场”将要结束了,正在迎来“重化工业阶段下半场”。下半场与上半场有所不同,上半场是量的扩张阶段,下半场则是质的提高阶段。工业化进入到“重化工业阶段下半场”后,经济增长速度必然下降。重化工业阶段结束后,就进入到“后工业化社会”,因此2020年后经济增速将进一步下滑。因为重化工业对GDP贡献比较大,产业链也比较长,因此在“重化工业阶段上半场”经济增长速度会比较快。为什么过去1 0年经济保持那么快地增长,这不全是政府调控的结果,也不全是我们追求GDP的结果,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重化工业的拉动。但是,现在上半场结束了,开始进入下半场了,下半场结束还有后化工业时期,因此经济增长速度要下滑。

  原因之五,城市化开始进入到加速阶段的下半场。根据国际经验,城市化率30%~70%时是城市化的加速阶段,2011年我国的城镇化率是51.27%,正处于加速阶段上半场向下半场的过渡阶段。与工业化一样,上半场也是量的扩张阶段,到了下半场,尽管速度还是比较快,但已过渡到城市化质量提升阶段。城市化进入新阶段后,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开发就会相对减少。大家知道,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我们通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拉动了经济十多年的持续高速增长。但现在基础设施在很多地方已建得差不多了,有的已经超前了。事实上我国的高速公路、机场和高铁,在硬件上比发达国家还要现代化,还要先进。未来肯定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但再像过去那样突飞猛进是不可能了。也就是说,地方政府通过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来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的空间缩小了。同时,房地产也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发展空间了,高房价抑制了中低收入阶层的需求,且房地产空置率已很高,有的地方把未来10年需求的房子都提前建完了。而且计划生育使人口增长率下降,以后的小孩会从长辈那里获得多套房子,10年或20年后,对房地产的需求可能进一步下降。

  原因之六,三大红利(“人口红利”、“市场化红利”、“国际化红利”)在减少。我国过去三十多年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与这些红利释放有很大关系。但现在“人口老龄化”社会提前到来,没那么多人口红利了。年轻人的赡养负担增加了,而且根据日本的经验,年轻一代可能不像前几代人那样吃苦耐劳了,工作时间减少了,劳动强度下降了。“市场化红利”也减少了,过去市场化改革提高效率带来了很大的红利,但今后的改革更多的是公平分蛋糕的问题,没有那么多红利了。“国际化红利”也在减少,当中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老二后,其他国家不像以往那样敞开怀抱欢迎中国加入国际大家庭了,而是针对中国搞贸易保护,让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等。

  

  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带来了什么样的挑战呢?

  

  经济增长速度下滑,意味着需求要减少,订单要减少,市场要萎缩;意味着很多企业可能要亏损,要破产;意味着就业岗位要减少,工作更难找。过去那么长时间中国之所以要追求经济的高速增长,其中一个重要诉求就是要解决就业问题。但现在再追求高速增长就难了,故今后的就业难度将进一步加大。西方国家那么发达,也很难解决就业问题,失业率还很高,最近一些西方国家的失业率就很高,如西班牙22%,葡萄牙1 6%,美国8%以上。所以今后随着我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就业压力会加大。我们要不断适应经济增长速度下滑这个趋势,积极应对挑战。

进入 李佐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86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