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经济表现如此出色?而为什么这又是好事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94 次 更新时间:2024-04-19 09:23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马克·范德皮特  

国际行动中心(The International Action Center)在比利时政治分析家马克·范德皮特(Marc Vandepitte)的许可下发表了以下文章,该文章针对生活在欧洲的人们。他强烈反对美国和欧洲的统治阶级即使与中国建立经济合作关系确实大有好处、仍煽动民众反对中国的行为。在范德皮特写“我们”的地方,他指的是普通欧洲人。

这种对华友好的论点应用于美国经济和美国工人阶级时就更加必要了,美国工人阶级没有兴趣敌视中国人民,相反,他们只会从与这个亚洲国家的友好关系中获益。此外,反对美国政府任何可能导致与中国发生战争的举动也符合美国工人及其组织的利益。

本文原载国际行动中心网站,原文为英文。翻译:郝俊龙。

中国经济长达数十年的惊人增长,其秘诀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这是一件大好事,而欧洲应对的最佳方式又是什么?

西方媒体对中国独特的叙事框架

《经济学人》的标题是“为什么中国经济不会妥善恢复和发展”。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商业新闻频道曾表示,“中国经济经受了悲惨的一年。2024年可能会更糟。”

如果你相信这些主流媒体的鬼话,那中国的状况确实就糟糕了:据说经济发展的动力正停滞不前,或者情况要更糟糕,经济正处于螺旋式的下降。

奇怪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为4.6%。

这几乎是欧洲的五倍之多,也是堪比美国的三倍规模。

西方媒体显然正在与中国的增长奇迹作斗争,因此他们关注的是问题和挑战。由于专注于进展不佳的事情,他们忽视了中国具有强大优势的领域。

当然,中国经济正面临一些重大挑战,但尽管人口老龄化以及西方在投资和贸易方面的敌意日益增加,中国仍然实现了欧洲梦寐以求的增长率。

在本文中,我们将探讨这种长达数十年的惊人增长的原因。我们还研究了为什么这是一件大好事,以及欧洲应对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马拉松式的漫长发展之路

让我们从基本的事实开始。75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这是一个农业不发达的国家,在整个世界经济中微不足道。其人均GDP是非洲的一半,是拉丁美洲GDP的六分之一。

从那时起,该国开始了一系列增长冲刺,逐渐演变成了一场经济发展的长跑。过去四十年的经济增长是世界历史上最大、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在此期间,人均GDP增长了惊人的50倍,即每年增长10%。最近,中国公民的平均财富已经超过了欧洲人(也包括欧洲大陆的南部和东部地区)。

1949年,中国经济占世界生产总值的4.5%。目前,这一比例为19%(以购买力平价美元表示),比美国高出4个百分点。如果大家看一下工业生产,情况会变得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1990年,中国在全球工业生产中所占份额为2.5%。今天,这一比例为35%,相当于排在中国之后十大工业经济体的总和。

就未来的绿色工业生产而言,中国是绝对的领先者。

2021年,中国新增的海上风能装机容量超过了世界其他地区前五年的总和。

它使所有国家在太阳能电池板生产方面都远远落后,到2030年,该国生产的电池数量将是所有其他国家总和的两倍多。

IMG_258

每个国家和地区对太阳能电池板的需求和太阳能生产能力。

在过去的25年里,该国还设法维持了经济的有效运转: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的互联网危机,国内的SARS病毒危机,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最近的COVID-19新冠危机。关于2008年的危机,英国《金融时报》前记者理查德·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写道,“中国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更有能力应对突然发生的经济衰退。(援引:McGregor R., The Party. The Secret World of China’s Communist Rulers, New York 2010, p. 12)

这种增长不仅是量的表现,而且是品质上的进步。技术和科学取得了巨大的飞跃。如今,中国企业在5G电信设备、高速列车、高压输电线路、可再生能源、新能源汽车、数字支付、人工智能等诸多领域被公认为世界的领先者,或已经走在各国前列。

好事连桩

这种经济的扩展也在全球范围内有所表现。中国是世界经济的主要驱动力,占去年总增长的35%。包括欧洲和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受益于这样的火车头推动作用。

2023年,中国是约120个国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也是许多国家首选和最后必选的资金款项借贷国。

当然,还有“一带一路”倡议,即新丝绸之路,它代表了数百项投资、贷款、贸易协定和数十个经济特区,价值9000亿美元。

它们分布在72个国家和地区,总人口约为50亿,占世界人口的65%。

此外,在“金砖+”背景下,与全球南方国家的合作日益增多。在这个联盟内,通过以当地货币进行贸易交易来摆脱美元主导地位的实验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对于全球南方国家来说,这样的经济扩张是重大利好。这使他们有机会摆脱西方的统治地位,并最终与殖民主义决裂,而这一次是在经济的层面做到这一点。西方占主导地位的金融和经济参与者都对此感到沮丧,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对中国越来越敌视的原因(见下文)。

尽管如此,中国经济的崛起对北半球的发达国家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廉价的中国产品使通货膨胀保持在较低水平,[欧洲国家]可以向这个亚洲巨人巨大的销售市场出售大量商品和投资。

中国的秘诀

中国增长奇迹的关键要素如下:

1.农业。 革命初期,大量土地所有权被废除,农业用地以长期贷款的形式发放给农民。此外,还建立了个人登记制度(户口)。这避免了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常见的混乱的农村人口外流,那会导致大量非正规和非生产性劳动力的出现。

2.社会政策。从一开始,在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方面投入了相对大量的资金。这确保了健康和熟练的劳动力,从而提高了生产力。工资很大程度上跟随生产率的提高,一方面带来劳工环境下的社会和谐关系,另一方面也创造了一个庞大而充满活力的内部市场。

3. 基础设施、技术和研发。中国坚决致力于基础设施的发展,“科研发展”和尖端技术的发展。这些是任何经济赖以进步的基本条件。2018年,中国在科学出版物数量上超过了西方,而到了2019年,专利数量也反超他们。如今,中国STEM领域(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毕业生人数是美国的四倍。

4.开放性。与其他新兴国家相比,自1978年以来,对外国投资和对外贸易非常开放。庞大且相对便宜的劳动力市场吸引了许多外国投资者,他们(暂时)受益于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和广泛的内部市场。

外国投资和对外贸易本身都不是目标,而是起到了国家经济目标和国内发展的功能,例如技术转让。

今天,新丝绸之路也为经济扩展做出了贡献。

5.稳定的政策。与全球南方的许多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政策一直保持相对稳定。这增强了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

6.地缘政治。除了在与印度接壤的边境上发生了几起小事件外,该国几十年来没有卷入暴力的国际冲突。这在投资和贸易方面都改善了经济环境。此外,与苏联不同,中国没有与美国进行昂贵的军备竞赛。

7.计划与控制。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主要由国家主导,国家是一个多头实体(见下一条)。经济的关键部门掌握在中央或地方政府手中。此外,政府间接控制了大多数其他部门,例如,共产党在大多数大中型公司中都有一定的控制权。

五年计划为强有力的产业政策创造了一个有利的框架,帮助中国向高附加值制造业迈进。该模式还包括国有银行向战略性行业提供优惠贷款。

这种管理和规划使该国的生产者能够有效地行动起来并实现战略目标。因此,中央政府发布了一项计划和严格的指导方针,以优先考虑太阳能产业。几年后,中国主导了这一领域。目前正在部署这支动员力量来开发半导体,以抵消该领域的抵制和制裁。

8. 权力下放和市场力量。与中国是中央计划经济的想法相反,中国实际上拥有世界上最去中心化的制度之一。地方政府拥有相当程度的自主权,管理着政府总支出的85%。

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这一比例平均仅为33%。

这种权力下放刺激了各省和大城市之间的竞争,这是第一个竞争领域。此外,公司在内部和与世界其他地区也有市场竞争,这是第二个领域。由于这种双重竞争体系,公司不仅在不断发展,而且在经济格局中也有很大的活力。

例如,一个省或另一个省定期实施一项被证明非常有效的新政策,使他们比其他地区更具优势,之后该倡议又被其他地区复制采纳。

中央政府的作用主要在于制定宽泛的目标和管理人力资源。后者非常实用,因为地方官员知道,如果他们比同僚做得更好,他们就会走上中央政府提拔的路径。

换言之,在这种模式下,在一个明确的市场体系中,有相当多的私人主动性空间。请注意,只要不妨碍联合长期规划的经济和社会目标,市场机制就会容忍和鼓励。或者正如2023年8月14日《金融时报》主编拉娜·福鲁哈尔(Rana Foroohar)所说:“自由市场总是为国家服务,而不是反过来。”

在这方面,中国模式明显不同于苏联模式。在那里,一切都得计划到最后一个细节,几乎所有的生产都掌握在政府手中,几乎谈不上什么竞争。

当然,苏联在其前六十年中取得的经济成就也是无与伦比的。但是,由于市场机制的消除,几乎没有经济激励来鼓励生产者进行经济的、有利可图或高质量的生产。而在中国,这个问题已经被克服了。

9. 灵活性。中国共产党人对经济政策的态度是务实的。他们能够灵活地应对不断变化的环境。自1970年代末以来,生产力的扩大和现代化一直是中心目标。当时,该模式基于出口以及对重工业、建筑、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的投资。

这十余年来,新模式的驱动一直是增加繁荣(国内市场),增加服务业,并通过攀登更高的技术阶梯来创造更大的附加值。

西方彻底的误判

中国发展的妙招与资本主义国家的举措形成鲜明对比。在后者那里,跨国公司和金融资本占据了主导地位。在那里,短期利润是压倒一切的目标。在那里,政府专注于通过储蓄(减少对工人的社会服务)来消除财政赤字。

中国方法的特点是他们以惊人的方式应对了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启动了占GDP为12.5%的刺激计划,这可能是和平时期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计划。中国经济几乎没有动摇,而欧洲经济则在十年内失去动力。

欧洲中心主义和持续的自满情绪导致西方完全误解了中国的经济和社会。

2001年,当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人们认为中国会变得像我们一样。

通过将其纳入世界市场,[他们以为]中国将放弃社会主义,拥抱资本主义。

但情况似乎恰恰相反。中国坚持其社会主义道路,并成功地使我们的经济更像他们的模式。欧洲(《绿色协议》)和美国(《降低通胀法案》)都放弃了自由放任的做法,并在几年前转向了真正的产业政策,其特点是发放数千亿美元的补贴。我们却一直指责中国这种做法。事态可能会有所转变。...

欧洲将何去何从?

不过情况并不止于模仿。今天,美国正在竭尽全力破坏中国的经济进步。

他们不仅拒绝中国获得某些技术,还试图破坏整个行业,包括阻止向中国出口高科技芯片。

例如,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一次演讲中(whitehouse.gov,2022年9月16日)表示,他的政府希望阻碍中国在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清洁能源技术等基础技术方面的能力,以使自身能够在气候变化方面保持最大领先优势。

华盛顿正试图将西方盟友拖入这场经济战争。但实际上这不会理所当然地任其发生。西方经济与中国经济紧密相连,在许多领域,西方更需要中国。例如,没有中国,欧洲就不可能实现其气候目标。

贸易战的代价可能非常高。如果没有中国的廉价出口和生产,工业国家将面临巨大的通胀压力,特别是在向清洁技术过渡方面。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与中国经济“脱钩”和选择保护主义的代价可能达到世界GDP的7%,这惊人的7%相当于今天每年超过7万亿美元。这是官方发展援助总额的35倍,是实现能源转型每年所需援助的3.5倍。

与中国的贸易战将不可避免地招致报复措施。除了因对华出口损失而可能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外,该国还拥有我们严重依赖的必需品。

例如,电动汽车发动机、风力涡轮发电机和导弹制导系统所需的90%专用磁体都是在中国生产。此外,中国加工了全球72%的钴和61%的锂,这两种矿物是生产电动汽车的重要矿物。

最后,制裁很有可能产生与华盛顿当局完全相反的效果,实际上反而会鼓励中国加速发展其战略产业。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半导体和芯片领域上演。

整个问题在于,欧洲是否会被卷入这种新的冷战逻辑,从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经济上,欧洲比美国更受中国的影响。例如,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德国产业公司的重要市场。全球经济的重心正日益向亚洲转移,而中国则是火车头。对于欧洲来说,错过这种增长势头是非常不明智的。

欧洲正站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十字路口。它会让自己拖入美国发起的破坏性贸易战,还是会成功地制定自身的自主路线,并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与中国开展建设性的经济关系?这事关重大。

 

参考文献:

Yifu Lin J., Demystifying the Chinese Economy, Cambridge 2012

Hsueh R., China’s Regulatory State. A New Strategy for Globalization, London 2011Herrera R. & Zhiming Long., La Chine est-elle capitaliste ?, Paris 2019Marsh C., Unparalleled Reforms. China’s Rise, Russia’s Fall, and the Interdependence of Transition, Lanham 2005Dickson B., Ted Capitalists in China. The Party, Private Entrepreneurs and Prospects for Political Chance, Cambridge 2003Minqi Li, The Rise of China and the Demise of the Capitalist World Economy, New York 2008Minqi Li, China and the 21st Century Crisis, London 2016Delaunay J., Les Trajectoires chinoises de modernisation et de développement. De l’Empire agro-militaire à l’état-Nation et au socialism, Paris 2018Bickers R., Out of China. How the Chinese Ended the Era of Western Domination, London 2017Ross J., China’s Great Road. Lessons for Marxist theory and socialist practices. Articles 2010-21, New York 2021Larcy N., The State Strikes Back. The End of Economic Reform in China? Washington 2019Mahbubani K., Has China Won? The Chinese Challenge to American Primacy, New York 2020

 

原文:https://iacenter.org/2024/04/06/why-is-chinas-economy-doing-so-well-and-why-is-that-a-good-thing/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080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