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佐军:中国生态文明建设迈向新时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7 次 更新时间:2018-01-12 15:07:20

进入专题: 生态文明  

李佐军 (进入专栏)  

  

   ■从广义看,生态文明建设指人类积极改善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建立可持续生存和发展环境所进行的物质、精神、制度方面活动的总和。在这里,生态文明建设不单是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而是要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

   ■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是提高生态环境生产率,即单位资源、环境、生态消耗的生产率。生态文明建设的主要内容可以概括为“降耗”、“减排”、“止损”、“增绿”、“提效”五个方面。

   ■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增长之间既有相互促进的一面,也有相互矛盾的一面。我们需要尽可能多地利用好二者相互促进的一面,协调处理好二者相互矛盾的一面。这就需要我们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制度改革,以建立起二者相互促进的机制。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在新时代,需要推进包括生态文明建设在内的“五位一体”建设,这意味着中国生态文明建设也正在迈向新时代。迈向新时代需要有新视角、新理论、新思路、新制度、新产业、新行动。

  

   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视角

   十九大报告将生态文明建设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明确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

   生态文明建设可从狭义和广义两个层面理解。从狭义看,生态文明建设指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为核心,遵循自然规律,合理开发利用和节约自然资源,保护和治理环境,进行生态环境保育,从而使自然生态再生产与经济社会再生产形成良性循环和协调发展的格局。生态文明是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并列的文明之一。从广义看,生态文明建设指人类积极改善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建立可持续生存和发展环境所进行的物质、精神、制度方面活动的总和。在这里,生态文明建设不单是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而是要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

   生态文明建设具有以下基本特征:一是系统性,即要考虑生态循环的系统性。二是公平性,即强调人类代际之间的公平和生态系统内部的协调。三是可持续性,即强调低消耗、低污染、低排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四是时代性,即生态文明代表人类文明的一个新阶段。五是高效性,即生态文明建设不是按照生态原教旨主义的要求回到原始自然状态,而是要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前进方向。

   生态文明建设与绿色发展有很大的交叉,二者的特征也可概括为“三低三高”,即低消耗、低污染、低排放、高效率、高效益、高碳汇。“三低”正好代表绿色(绿水青山),“三高”正好代表发展(金山银山)。其中,低消耗是指生产单位产品或者提供单位GDP所消耗的资源能源较少;低污染是指生产单位产品或者提供单位GDP所产生的大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等较少;低排放是指生产单位产品或者提供单位GDP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较少;高效率是指以较少的生产要素投入获得较高的产出,或者以较高的全要素生产率来增加GDP,以摆脱经济对资源能源和环境的过度依赖;高效益是指将价格和衡量单位考虑进来、以较少的价值投入获得较高的综合效益;高碳汇是指通过植树造林、种草、种植农作物、治理荒漠化、保护湿地、保护海洋、保护生物多样性等,发展森林碳汇、草地碳汇、耕地碳汇、湿地碳汇、海洋碳汇等,形成较高的碳汇能力,大规模吸碳固碳,以减少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等。

  

   生态文明建设问题的新剖析

   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成效显著,贯彻绿色发展理念的自觉性显著增强,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加快形成,能源资源消耗强度大幅下降,森林覆盖率持续提高,环境状况得到改善等。但与人民日益增长的对优美生态环境的需要相比,生态文明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目前,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还存在如下问题:一是资源能源消耗过多,利用效率偏低,对外依存度高。二是大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仍然较重。三是生态环境破坏还比较严重。

   导致上述问题的根源有五个方面。一是忽视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实施不到位。二是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自然生态监管体制不合理。三是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市场机制建设滞后。四是生态文明建设的考评机制和政策不健全。五是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的粗放发展模式存在“锁定效应”和“路径依赖”。

  

   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机遇和新挑战

   中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正面临如下新机遇。一是全球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日益提高带来的新机遇。二是以信息技术、智能制造技术、新能源技术、绿色低碳技术为内容的新一轮全球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突破。三是自2010年以来,经济增速持续换挡,减少了资源能源消耗,降低了环境污染压力。四是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占GDP的比重逐步上升,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不断提高,产业结构优化使资源环境压力减轻。五是消费结构正在由“吃穿住行用”向“学乐康安美”等新五大需求方向升级,消费对资源环境的依赖不断降低。六是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特别是生态文明制度建设。

   与此同时,中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还面临如下新挑战。一是稳增长压力依然较大,很多地方为了稳增长不得不降低对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二是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时期,需要大规模消耗资源能源。三是中国的能源禀赋结构是“富煤、少气、缺油”,能源消费中化石能源一直占90%左右。四是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中心存在大量国际污染转移所带来的问题。五是持续几十年的粗放经济发展模式所带来的“路径依赖”、“锁定效应”。六是中国人口众多,并且每个人都是资源、能源的消耗者和环境的影响者。

  

   生态文明建设的新理论和内容

   为了理清生态文明建设的思路和对策,必须构建一个清晰的理论分析框架。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是提高生态环境生产率,即单位资源、环境、生态消耗的生产率。生态环境生产率高度概括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内容,可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基本理论分析框架。

   生态环境生产率或生态文明建设基本模型可以表述如下:

   生态环境生产率=制度系数[(国内生产总值+生态系统生产总值)/ (资源消耗量+污染排放量+生态损害量)]。

   根据上述公式,生态文明建设的主要内容可以概括为“降耗”、“减排”、“止损”、“增绿”、“提效”等五个方面。

   一是“降耗”(含节能),即降低资源能源消耗。通过集约节约利用资源能源、优化资源能源结构、发展循环经济等,降低资源能源消耗。

   二是“减排”,即减少“三废”和二氧化碳等排放。通过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高污染排放标准,适当采取限产限排等行政手段,减少各种污染排放。

   三是“止损”,即阻止或减少生态环境损害。通过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划定生态红线、制定自然资源用途管制制度、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构筑生态屏障等,阻止或减少生态环境损害。

   四是“增绿”,即增加绿色生态空间。通过整治国土空间、植树造林、种草、种植农作物、保持水土、治理荒漠化、保护湿地、保护海洋、保护生物多样性等,增加绿色生态空间。

   五是“提效”,即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通过笔者近年来反复论证和强调的“三大发动机”——制度变革(即制度改革)、结构优化(含推进新型工业化或产业转型升级、新型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国际化等)、要素升级(含推进技术进步、提升人力资本、推进信息化、促进知识增长等),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减轻经济社会发展对资源环境的依赖。

   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途径主要包括:一则优化资源能源结构、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二则开展国土整治,优化空间布局。三则淘汰三高产业,发展绿色低碳产业。四则治理环境污染。五则强化生态建设。六则推进绿色城镇化。七则研发应用绿色低碳技术。八则建设生态社会。

  

   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思路

   生态文明建设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具有如下“五全”特点:一是“全领域”,即生态文明建设需要涉及全领域,需要覆盖所有国土,覆盖“山水林田湖草”,覆盖城市和乡村,覆盖一、二、三产业中的各个产业。二是“全环节”,即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将“山水林田湖草”视为一个整体,进行全环节或全流程管理,严防源头、严控过程,对造成环境污染后果的更要严惩。三是“全时间”,即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全天候推动,即坚持一天24小时不间断行动,以防止晚上偷排等情况发生,并坚持连续多年推动。四是“全手段”,即生态文明建设需要综合运用法律手段、行政手段、市场手段和道德手段等各种手段予以推动。五是“全社会”,即生态文明建设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公众等各个主体共同来推动,需要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

  

   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制度

   前已述及,在生态环境生产率公式中有一个同时影响分子、分母因素的制度系数。制度非常关键和重要,制度可通过影响各主体的行为,进而影响国内生产总值、生态系统生产总值、资源消耗量、污染排放量、生态损害量等,带来公式中分子、分母数值的增减变化,最后影响生态文明建设。

   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可分为市场制度和政府制度。

   其中,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市场制度又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生态环境产权制度。如用能权、用水权和碳排放权初始分配制度、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环境产权制度、矿产资源国家权益金制度、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生态价值评估制度、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制度等。

   第二,交易制度。如碳排放权交易制度、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水权交易制度、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制度、重点单位碳排放报告、核查、核证和配额管理制度等。

   第三,价格形成制度。资源产品、环境产品的价格应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政府定价应充分发挥社会公众的参与作用。

   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政府制度包括如下四个方面:

   第一,激励制度。具体包括生态补偿制度、财税金融激励制度、考评激励制度、信用激励制度、绿色认证和政府绿色采购制度等。

   第二,约束制度。具体包括自然资源用途管制制度、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最严格的源头保护制度、生态修复制度、生态红线制度、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污染排放总量控制制度、污染物排放许可证制度、重要资源集约节约利用制度、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污染物排放强制性保险责任制度等。

第三,政府监管制度。具体包括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制度)、自然生态监管体制、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体制、国家公园体制、河长制或湖长制、环境监测体制、陆海统筹的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和污染防治区域联动机制、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机制、国有林区经营管理体制、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制度、公众举报制度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佐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态文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98.html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上证观察家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