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毓海:精英没能承担起家国责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1 次 更新时间:2012-10-25 20:27:18

进入专题: 精英   家国责任  

韩毓海  

  

  

  从《五百年来谁著史》到《马克思的事业》,对于韩毓海先生来说,是一条漫长的心路历程。

  

  《五百年来谁著史》中,揭示了一个旧时代的崩溃:随着朝贡体系的成员被西方列强一一剪除,古代中国逐渐丧失了运作空间,最终在持续的货币战争、武装侵略下,走向衰败,一个曾为世界贡献过孔孟之道、伟大发明和工艺精神的民族,突然成了现代视角中的“野蛮人”。

  

  在浩荡的世界潮流中,我们为什么一次次错过机遇?因为精英阶级、士大夫阶级颟顸无能,他们落入了自己制造的概念中,完全丧失了动手能力、实践能力,他们全部的才华都被消耗在利益争夺、立场碰撞和意气用事中,这又如何能应对三千年未见之大变局?

  

  《五百年来谁著史》完美地展示了我们面对的困境,可解决之道在哪里?

  

  几年的不懈努力,《马克思的事业》是韩毓海先生交出的一份答卷,刚一问世,它便被新闻出版总署推为“迎接党的十八大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这本书最难得之处在于,它超越了左右之争,致力于追寻马克思的真精神,以此回应时代挑战。

  

  应该看到:一方面,在中国的现代化之路上,马克思主义产生过巨大作用,曾带领我们走出百年迷茫;另一方面,我们对马克思的误会又比比皆是,许多人只是接受了几个教条,便自以为融会贯通,对马克思的“评论”压倒了对马克思著作的阅读,没有哪个思想家像马克思那样,被评论的那么多,而又被阅读的那么少。

  

  回归马克思的事业,追寻自我与人类的精神自由。为深入解读这本力作,《北京晨报》陈辉先生特专访了韩毓海教授。

  

  半本《资本论》让人误解马克思

  

  北京晨报:您怎么突然研究起马克思了?

  

  韩毓海:并不突然,其实这本书是《五百年来谁著史》思想的延续,在《五百年来谁著史》中,对传统中国的崩溃做出了学理阐释,可面对当下问题,又该怎么看呢?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种解释铺天盖地,可我始终不太满意,所以,想回到马克思主义去找答案。

  

  北京晨报:国内马克思主义学者很多,可相关的新成果似乎并不多啊?

  

  韩毓海:因为许多人没认真读过《资本论》,许多人认为《资本论》早已经是过时的东西了,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资本论》中包括某些过时的东西,比如说资本剥削劳动是资本积累的根本动力这个观点,恐怕在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时代就过时了。必须指出:这个观点是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的发明,也是恩格斯的观点,但并不是马克思的观点,这恰恰是马克思批判地审视的政治经济学的观念,《资本论》的副标题就是政治经济学批判;但长期以来,研究马克思的学者却把它当作马克思的观点,实际上,马克思指出:仅仅靠剥削雇佣劳动,企业家靠剥削剩余劳动,不可能造成贫富差距的不可逆转,也不可能造成资本统治的绝对性。真正使得资本主义在世界上得以确立的历史条件有两个,一个是殖民主义,一个是与战争国债制度相联系的国际信用-金融体系和国内税收体系,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把它概括为殖民-国债-税收-关税这样一个特殊的制度创制,这也是我在《五百年来谁著史》的《国债与资本》一章中所表述的观点,我在那一章中采用世界史、特别是经济史研究的新材料继续阐述了马克思的这一观点。我的历史描述表明:使得东西方发生大分流、使得人类世界向着资本主义制度发生大逆转、大转型的,正是这样一个制度创制,而不是货币经济的发生、商品经济的发展、市场经济的扩大,货币不是资本、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更重要的是:产业经济不是资本主义,这才是马克思的观点。

  

  简而言之,使得世界范围内贫富差距变得不可逆转的,乃是有组织的暴力剥夺(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以及金融-信用垄断体制(金融垄断),靠市场经济、产业竞争根本做不到这一点,而这恰恰是使得资本主义得以成立的东西,实际上,只是在这种制度制造的差别变得不可逆转之后,社会才分裂为资本家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阵营,即资本剥夺劳动,企业家剥削工人,这是上述世界历史发生资本主义大逆转造成的结果,而不是它的原因。离开了马克思所谓资本主义的前史,不能解释资本剥削雇佣劳动的历史,因为那个大逆转使得世界范围内的贫富差距变得再也不可逆了,结果才出现了只能靠出卖劳动力维生的雇佣劳动者。

  

  马克思描述的是世界经济由重商主义、产业革命向着金融垄断的资本主义过渡的历史过程,产业经济只是其中的一个阶段,企业家剥削工人的剩余劳动,这是大卫·李嘉图的发明,根本不是马克思的发明,如果资本主义就这么简单,那它太容易被推翻了,可见问题不在这里,实际上,离开了有组织的社会暴力机器,离开了国际金融-信用体制,工人占领多少工厂都不可能触动资本主义的毫毛,这才是马克思的观点。

  

  《资本论》的研究者往往缺乏马克思那种磅礴的经济史视野。马克思生前准备写6集《资本论》,实际却只完成了1卷,后两卷是恩格斯根据他的手稿整理完成的,第四卷是考茨基编成的《剩余价值学说》。今天大家谈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多指《资本论》第一卷,它讨论了剩余价值与生产等学说,但实际上,这连《资本论》的“一豹”都难以窥到,《资本论》六集的篇目是:一,资本;二,土地所有制;三,雇佣劳动;四,国家;五,国际贸易;六,世界市场。这种篇目安排,所体现的正是经济史磅礴的视野。第一集又分四篇:资本一般、竞争、信用、股份资本;而目前的出版的三卷《资本论》只是“资本一般”的三个部分,也就是马克思写作计划第一集的第一篇,马克思对资本主义金融的深入研究,并没有在此展开,现在研究《资本论》的人,其经济学理论的水平一般不会超过亚当·斯密,由于缺乏马克思那种经济史的视野,所以,即使看过三卷《资本论》,他们恐怕也不太能理解其中说了什么。

  

  国外学者怎样读马克思

  

  北京晨报:在国外,人们是怎么看《资本论》?

  

  韩毓海:金融危机后,《资本论》在西方风靡一时,我到美国教书时才发现,尽管我们这边已经很少有人谈马克思了,可在英美一流大学中,基本都有《资本论》专题课。在我教书的纽约大学书店,《资本论》一直是畅销书,你要知道,这个书店位于百老汇大街和华尔街之间,处在资本主义金融中心的心脏地带。

  

  北京晨报:国外学者怎么看马克思?

  

  韩毓海:主要分三大流派。

  

  一是法国的阿尔都塞,他写了《读资本论》,他的观点是我们看任何事物,其实都是一个遮蔽的过程,即在看到问题一面时,会不自觉地遮蔽了另一面,《资本论》被误解,因为哲学家说它是经济学的著作,经济学家说它是哲学著作,其实马克思是用哲学和经济学两个视角看问题,从而把各自遮蔽的世界释放了出来,这是其一。更为重要的是,阿尔杜塞强调我们要真正去读《资本论》原作,而不是去读对马克思著作的介绍和评论,因为正是那些评论遮蔽了马克思,其中特别是恩格斯的评论。因为我们了解的马克思主义往往是恩格斯总结的,而这种总结很大程度上遮蔽了马克思。

  

  二是鲁道夫·希法亭,他曾任德国财长,拯救了“一战”后几乎崩溃的德国经济,他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最伟大的一位,他的《金融资本》一书认为资本主义的实质不是生产,而是金融,研究资本主义必须从金融入手。因此,无论从古典经济学的商品生产的角度,还是从新古典经济学的市场消费价格的角度,都不能抓住资本主义,能够抓住资本主义的是国债-信用-税收-关税这个创制,其核心是金融和信用,希法亭是真正读懂了《资本论》的人,他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真正继承人,他的成功实践更表明,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能够拯救世界经济危机,其余的都不行。十分可惜,他被希特勒杀害了,从此之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传统被中断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更被错误地理解为计划经济。

  

  三是西美尔的《货币资本》,重点研究货币对现代社会产生的结构性影响,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中介人社会,它由大量的中间人构成,经济领域:金融家、经纪人、商人,法律领域:律师;政治领域:议员、代表;宗教领域:牧师;意识形态领域:媒体;这个中间人领域的日益庞大,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特征,也构成了对社会的威胁。西美尔开拓了马克思的民主理论,包括卢卡契、哈贝马斯等都延续了马克思分析现代社会的视野。

  

  东西方眼中的两个马克思

  

  北京晨报:这样说来,东西方视野中的马克思,似乎是两个人。

  

  韩毓海:是的。起码从学术界来看是如此。市场经济、货币经济都不是资本主义,中国市场经济和货币经济的发生和成熟都很早,但是从货币制度向信用制度的飞跃却一直难产,首先,中国没有发生出西方那种战争国债制度,随之而来就是严格的国家税收制度,马克思说,西方的所谓国民财富,就是国民承担的国债,中国的国民财富,长期以来就是不能转化为信用的土地和商品,这是很大的不同。

  

  总之,资本主义不是单纯的生产制度、市场制度,它是以货币为完成形式的价值形态--信用为中心的特殊的社会组织方式,如果只看《资本论》第一卷,就会以为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是资本主义剥削的主要手段,其实,这只是产业资本家的手段,真正看完第三卷才明白,马克思认为从产业资本主义到金融资本主义才是“惊人的一跳”。《资本论》犹如一部长篇小说,讲述了从重商主义,到产业资本主义,再到金融资本主义的进化过程,它需要很耐心的听众。

  

  金融资本改变了世界

  

  北京晨报:金融资本为什么重要?

  

  韩毓海:邓小平说过,商品经济不是资本主义,邓小平的这句话,阐述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这其实也是马克思的原话:货币不是资本,但货币经济可以转变为资本主义,而这需要特定的制度条件。商品流通很早就开始了,以商品交换为社会交往方式的社会,一般老百姓之间交往的方式--或者说“语言”--就是货币,但这却不是大商人之间的语言,大的商人和企业家之间交换,几乎不用货币,而是用票据来对话,只要生意在持续,这个对话就会继续下去,这就将买卖关系转化为债务关系,这就是“惊人的一跳”。

  

  北京晨报:票据和货币不是一样的吗?

  

  韩毓海:不是的,票据是信用,相比于货币,它是延期支付的。资本的游戏规则是,因为大宗的商品不是一下子就可能出清的,卖不出去的只能挂账,挂账,就是把买卖关系转变为债务关系,或者信用关系,只要债务链条不中断,则生产就会一直持续下去,信用扩大,则生产提高,而信用崩溃,就是经济危机。

  

  所以,在金融资本时代,谁掌握了信用,他就能负债,在社会关系中就居于主导权,今天,美国正是以债务驱动了世界经济发展。所以研究资本主义,必须从金融资本入手。对此,马克思有非常清醒的认识,而恩格斯家几代人都在经营工厂,他对企业管理、劳资关系更熟悉,一般的读者喜欢恩格斯,后者的语言很清晰,论述很简单,所以他们只谈恩格斯,很少谈马克思,这就给人以误会,以为恩格斯就是马克思,其实,马克思很少分析工厂经营,他更关注金融资本。

  

  顺便说一句,邓小平对马克思的经典著作是非常熟悉的,几乎到了信手拈来的地步,包括他说阶级斗争理论不是马克思的发明,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马克思的发明,这也是马克思的原话,改革开放的理论,是从马克思的的经济学理论出发的,特别是商品经济、货币经济不是资本主义,这些都是马克思的话。江泽民谈金融的几篇文章,都体现了马克思的视野、经济史的视野,他也是《资本论》非常优秀的读者。

  

  金融资本是看不见的掠夺

  

  北京晨报:金融资本不也有助于生产力的提高吗?

  

  韩毓海:应该这样说:金融资本的发展表现为虚拟资本对生产领域支配力量的增强,而不是生产力的扩大。金融资本家不关心生产,他不需要占有生产资料,甚至根本不需要钱,只要信用增值就可以,比如房地产,同样一块地,价格飙升了,他就盈利了。发展到金融资本主义阶段,资本家已经不再需要生产资料,只需一个idea(创意),就能赚钱。如果房价、地价飙升的那么快,干什么都不如囤地、囤房,那就没有人愿意搞工厂、搞企业了,真正使得经济危机,使得贫富分化变得不可逆的,不是产业资本,而是房地产泡沫,是土地与金融的结合,这也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揭示的。

  

  如果马克思来写《资本论》第四卷,我想应该是《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我们知道,这个工作是列宁完成的,希法亭是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列宁则从希法亭那里得到很多东西。但恩格斯信任考茨基,结果第四卷就成了考茨基的《剩余价值学说》。对于金融资本的力量,马克思很早就意识到了,所以他说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精英   家国责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38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