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伟:阶级合作论——从认识我国当前社会结构的方法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8 次 更新时间:2012-08-09 21:08:19

进入专题: 阶级合作   社会结构  

苏伟  

  

  一、正视认识我国当前社会结构方法论中的"二律背反"

  

  改革开放这"第二次革命",导致我国社会结构大变。我们党提出"增强阶级基础、扩大群众基础"方针以因应,意义重大,也承袭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范畴逻辑。同时,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和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也较多地使用"阶层"概念,来论述我国社会结构变化问题,如江泽民同志在2001年"七一"讲话中论及的六大新兴阶层[1],如胡锦涛同志在2005年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集体学习时提出的要"深入认识和分析阶层结构"[2]的要求,等等,这丰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范畴体系。然而,他们讲的"阶层",与"现在学术界占主流的看法",即"把'职业'作为社会分层的标准"[3],或"以职业分类为基础,以组织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的占有状况为标准来划分阶层"[4]的看法,是不同的。学术界的主流看法实际上是以阶层替代了阶级概念,而我们党的领导人则是在继续确认"阶级"(首先坚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增强党的"阶级"基础等)范畴的前提下,使用"阶层"概念的。

  完全放弃"阶级"范畴,就用阶层来说明我国当前的社会结构,行不行呢?首先要肯定,学术界以职业为平台、以占有社会资源的差别为内容的阶层划分法,是科学的,是很有价值的,也从其视角上较清楚地说明了我国当前的社会结构。但"阶层分析"的理论体系,尤其是其方法与结论,确实无法与我们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理论相衔接,无法与增强党的阶级基础、扩大党的群众基础的理论相衔接。只讲阶层不讲阶级,怎么讲坚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怎么讲增强党的阶级基础、扩大党的群众基础?所以,除了要用阶层概念和阶层分析法之外,还得用阶级范畴和阶级分析法,来阐明我国当前的社会结构。

  可是,继续使用"阶级"范畴和阶级分析法,就必须消除"天边的一朵乌云"。这朵"乌云",就是继续使用"阶级"范畴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的尖锐问题:改革开放34年来,我国是否出现了阶级分化?阶级范畴仅仅适用于工人、农民吗?私营企业主究竟是个阶层,还是形成了一个阶级?如回答"否",则既难以面对现实--截至2010年3月,我国已实有私营企业755万户,从业人员8698万人,注册资本153234亿元,还有个体工商户3229万户,从业人员6536万人,资金数额11403亿元[5],亦难以面对历史--当年我们党确定中国工人阶级是革命的"领导阶级"时,产业工人只有200万[6](P7),后来连民族资产阶级也承认本阶级存在,并接受和平赎买时,全国的私营工商企业只有16万户[7];如回答"是",似乎就得承认我国产生了一个新生的资产阶级,而邓小平的话又掷地有声:"如果产生了新生的资产阶级,改革就失败了,我们就真的走了邪路了。"[8]怎么能承认改革失败呢?这不符合事实嘛。况且,如果认可了新生资产阶级的产生,理论与实践势必又会走到阶级斗争上去,这是我们绝不想看到,也绝不允许的。在上述这个"二律背反"面前,一些同志坚持用传统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法来划分当前的社会结构,就是要论证新生的资产阶级已经产生,阶级对立已经出现,需要重新进行阶级斗争;学术界的主流则正确地反对了这种"左"倾观点,但正因为无法消除这朵"乌云",所以就回避它,就完全不谈阶级,而用阶层分析法来划分社会结构,其初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这确实也既与历史唯物主义的范畴逻辑体系产生了断裂,又与论述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和增强阶级基础、扩大群众基础的理论体系存在着距离。因此,尽管阶层分析非常重要,但确实无法取代阶级分析。

  既不能简单沿用、又不能简单抛弃阶级范畴和阶级分析法,怎么办呢?怎么既与历史唯物主义的范畴逻辑体系相衔接,又与党的建设的理论体系相统一,既与客观现实相符合,又与历史事实相照应,尤其是,还要与坚持改革开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历史任务相协调呢?也就是说,能不能消除那朵"乌云",既从阶级的范畴出发,坚持阶级分析的方法,又不会得出新生资产阶级已经产生、又得进行阶级斗争的错误结论,而是得出有利于坚持改革开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结论呢?回答应该是肯定的。但其前提,是必须打破一个严重的思维定势,即如果用"阶级"观点看社会结构,就非得承认阶级对立、阶级斗争,就非得承认新生的资产阶级已经产生,需要重新进行阶级斗争的思路(简单肯定或否定阶级范畴的观点其实都包含这一思路)。怎么打破这个思维定势呢?这就必须对历史唯物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进行继承、创新,即再认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阶级理论,挖掘出其一些以前被忽视、现在看来对认识我国当前社会结构意义极为重大的观点和方法,并着眼于改革开放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正视现实,从实际出发,对我国当前的社会结构做出科学判断。

  

  二、对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的再认识

  

  在现、当代,考察社会阶级结构的方法论主要有两家,一是卡尔·马克思的,二是马克斯·韦伯的。二者的立场和观点根本不同。马克思的方法论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强调阶级的存在只和生产发展的一定阶段相联系,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结构决定社会的结构;韦伯的则以个人主义历史观为基础,强调个人行为是构成社会阶级结构的一种主动的生成力量,应根据个人的三项指标:财富、声望和权力,来划分社会的阶级(在他那里阶级和阶层是一个概念)结构。[9]后来的"新韦伯主义"和"新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观点趋同,并不能抹杀其"老祖宗"的对立。我们应借鉴韦伯的方法,更应继承马克思的方法,还应更深入地再认识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方法,来认识我国当前的社会结构。

  可以认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强调了以下要点。

  1.阶级分析必须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在创立唯物史观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阶级学说的。阶级学说形成后又成为唯物史观的一个组成部分。恩格斯指出:马克思和他"用'历史唯物主义'这个名词来表达一种关于历史过程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一切重要历史事件的终极原因和伟大动力是社会的经济发展,是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的改变,是由此产生的社会之划分为不同的阶级,是这些阶级彼此之间的斗争。"[10](P705)同理,阶级现象和阶级结构这样的历史事件,也要到经济发展和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的改变中去寻找根源。

  第一,生产力的性质和水平决定社会的阶级结构。

  马克思对阶级理论的"新贡献"的首要之点,就是证明了"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11](P547)。生产力的性质决定着生产关系的性质,从而也决定着社会的结构;生产力没有达到社会财富像"泉水般涌流"、能满足人们生活需要的极高水平之前,阶级必然存在;不同的社会生产力水平、不同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决定着不同的阶级结构。

  生产方式怎样决定社会结构、尤其是阶级结构呢,马克思进一步解释说:"一个民族的生产力发展的水平,最明显地表现在该民族分工的发展程度上。任何新的生产力都会引起分工的进一步发展……分工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同时也就是所有制的各种不同形式。"[12](P68)所有制不同,就造成资源占有的差异、经济收益的差异,从而形成社会的阶级关系。

  总之,特定社会的特定阶级构成,社会阶级关系的特定变动,都受特定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最终制约,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毛泽东在"社改"后曾意识到这种必然性,故提出"只要社会需要,地下工厂还可以增加。可以开私营大厂……可以消灭了资本主义,又搞资本主义"[13]等想法,可惜后来被"纯而又纯"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取代,这种实践确实使我国的阶级结构"单纯化"了,可是,也严重压抑了社会分工的发展,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邓小平和我们党总结了经验教训,提出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战略思想,既为我国生产力的发展,也为我国社会结构的发展,做出了历史性的制度安排。

  第二,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决定阶级的进步与落后。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12](P274)因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12](P277)这个观点,经典作家们多次提到。在这个基础上,恩格斯指出:"马克思了解古代奴隶主,中世纪封建主等等的历史必然性,因而了解他们的历史正当性,承认他们在一定限度的历史时期内是人类发展的杠杆;因而马克思也承认剥削,即占有他人劳动产品的暂时的历史正当性。"[14]毛泽东也指出:"历史上奴隶主阶级、封建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在它们取得统治权力以前和取得统治权力以后的一段时间内,它们是生气勃勃的,是革命者,是先进者,是真老虎。"[15]我们强调经典作家的这个"常识性观点",并不是要证明中国现在的私营企业主阶级也是处在"革命时期"的资产阶级,而是要强调马克思主义阶级学说的一个理论原则--判断历史上各个阶级的功过、评价现实中各个阶级的先进与落后的主要标准,不是它们与否获得或贡献剩余价值,而是要看它们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起什么作用,是促进呢,还是阻碍。毛泽东同志进一步把这个观点上升为"生产力标准论"--"中国一切政党的政策及其实践在中国人民中所表现作用的好坏、大小,归根到底,看它对于中国人民的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帮助及其帮助之大小,看它是束缚生产力的,还是解放生产力的。"[16]政党是一定阶级的代表,评价政党的政策及其实践的标准,完全可以用来评论历史上各阶级的历史作用。

  第三,经济关系、阶级关系和阶级运动的性质不是一成不变,而是受特殊的历史条件影响的。

  我们都了解马克思的"普照之光"思想--"在一切社会形式中部有一种一定的生产决定其他一切生产的地位和影响,因而它的关系也决定其他一切关系的地位和影响。这是一种普照的光,它掩盖了一切其他色彩,改变着它们的特点。"[17](P24)阶级关系,也同此理。因此,在一般历史条件下的生产方式、经济关系和阶级关系,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即特殊的"普照之光"的照耀下,都可能改变其属性。

  我们还了解毛泽东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的一个重要观点:第一次世界大战、尤其是十月革命之后,"不管被压迫民族中间参加革命的阶级、学派或个人,是何种的阶级、学派或个人,又不管他们意识着这一点与否,他们主观上了解了这一点与否,只要他们反对帝国主义,他们的革命,就成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他们就成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同盟军。"[18]反帝反封建的资本主义民主革命,在一般的历史条件下,本来是资产阶级性质的运动,但在当时"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主题的影响下,却成为具有无产阶级革命性质的运动了,因而被纳入无产阶级革命范畴。

  总之,根据生产发展的历史阶段和具体的历史条件,来考察阶级的产生、阶级结构的变化、各阶级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来判断各个阶级的属性,判断其本身的进步与落后,这是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的精髓。它要求我们不能静止地、孤立地看待阶级,而必须运用历史辩证法,用生产方式的发展规律来解释阶级运动的必然趋势,对历史上与现实中的各个阶级的性质和作用作实事求是的估价,从而确定正确的政治路线和阶级路线。

  2.辩证地掌握阶级划分标准对判断社会阶级结构具有特殊意义

  马克思主义阶级理论讲的阶层,是阶级的下位概念,是组成阶级的社会群体。这一理论还认为,划分阶级的基本标准是各大的社会集团与生产资料的关系,但这是对阶级的主体、整体和实质而言的;对社会中一些特殊阶层、对各阶级中一些非基本阶层的阶级属性的判断,还要运用其他标准,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

  第一,阶级首先是个经济概念,就主体、整体和实质而言,只能用经济标准来划分。

  大家都熟悉列宁对阶级的定义:"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对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19]列宁还指出:"区别各阶级的基本标志,是它们在社会生产中所处的地位,也就是它们对生产资料的关系。"[20]列宁的思想是符合马克思恩格斯对阶级看法的本意的--"社会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物,一句话,都是自己时代的经济关系的产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阶级合作   社会结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分层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26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