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ann Lake:剩女们:事业成功的中国女性“剩”一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1 次 更新时间:2012-05-24 10:50

进入专题: 剩女   婚姻  

Roseann   Lake  

除了个别皇后级别的人物,中国在历史上就不是一个做女人很光荣的地方。从缠足到杀女婴,中国妇女遭受着其性别导致的的各种苦难。如今,这些妇女足有六亿五千万,是世界上最大的女性群体,有着最高比例白手起家的女富豪,63%的中国GMAT考生是女性,她们获得MBA学位的迅猛程度令男性脸红。然而,不管如何雄心勃勃或事业成功,她们仍受约束。这次不是双足,却也同样压抑——婚姻。

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是,一个女人必须“往上”结婚。这种婚姻模式通常可行,因为它让男性感到优越,女性需要寻觅位于她社会阶层以上的结婚对象。对于已有很高事业成就的女性而言,事情就复杂了。她们的教育程度和薪金使男性伴侣蒙羞,以至男性亲睐更年轻,更好“管理”的美女。

随着年龄增长,这些女性所谓的适婚性狂跌,并获得了一个尴尬的新名字“剩女”,这名字意味着在中国过了一定年龄的单身女性就像装在特百惠套盒里的“剩饭”一样。

丽奈特(她的英文名字)再过两个月就30岁了,她的父母们都希望她能在今年春节宣布结婚。在北京她是一个成功的电视制片人,当她带着礼物回到家时,面对的却是家人和邻居无尽的试探和游说。

“一个邻居听说我在电视台工作,就给我安排了一次相亲。”她说,“他是个网络程序员,月收入3000元(476美元)。我的邻居还认为他的收入不错,她以为我是在电视机厂工作,不知道我是制片人,而我发给我刚入职的导演的薪水都不止3000。但我还是去了那次相亲,那个男的非常的不舒服。本来是吃晚饭,结果我们就只喝了两杯豆浆,估计是他根本没想到会这样。”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及传统偏好男性而造成的杀女婴现象,使男女比例严重扭曲。据中国社科院研究表明,到2020年,中国适婚男性将多于女性达3000万以上。这种过剩是一个和平的国家前所未有的,相当于五名中国男人中有一个无法找到新娘。已有对中国扩军和不断增长的卖淫现象的担忧,如此性别比例失调更导致了暴力犯罪和贩卖新娘。但也不禁猜想,这些盈余的3000万男性,会不会让女孩子们有更高机率找到她心仪的结婚对象?

情况却并非如此。2007年中国教育部将“剩女”列为年度171个新词之一。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女性组织)出版了一份调查结果,将女性分成不同种类的“剩”。25岁的女人必须不断“战斗”“猎取”自己的人生伴侣,以免单身。28岁意味着战斗白热化了,告诉妇女“她们必须胜利”。31和35岁之间,这些女性被称为“高级剩女”,35岁的单身女性是“终极剩”。这类女性已达到很高的成就,就像孙悟空一样无法无天,这里的“天”我们只能假设指的就是婚姻。

这项调查明显在催促人们结婚,用批评的眼光来看这份党的宣传文件,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正在遭受计划生育政策余震的政府,统计出男人们娶妻捉襟见肘的结果,是否要确保要让更多的女性公民出嫁?就像Ms Magazine里的Leta Hong Fincher提出的,可能政府从优生学观点出发,意旨让该国最优秀聪明的女性结婚和生产,充实国家的基因库?

尽管ZNH的确切动机难以琢磨,中国婚姻的政治力量却不可否认。自19世纪末清朝衰落始,中国妇女就被认为对孩子存有负面影响,因为她们未受过教育且封建迷信。为了强大国家,20世纪前半期中国知识分子倡导了稳定的家庭意味着稳定的国家的理念,并开始推行“女主内”的家庭责任教育活动。家庭成为小型帝国社会秩序的模型,持家之道成为国家关注的核心。Helen M. Schneider在《持家之道:近代中国的内务管理》写道:“管理家庭空间是一个重要的责任,妻子将家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会使丈夫更好地处理公共空间的事务。”

这个有关婚姻的历史前例使人更容易明白,为什么涉足外部公共空间的剩女们会在婚姻上遇到挑战。它也让我们洞察到过去的中国政府如何以婚姻作为一种政治工具,由此看来其目前对单身女性这种诽谤性的分门别类也并不令人意外了。

但实际上,政府宣传并不会轻易动摇一个中国女性的信心,令人忧虑的是社会对剩女们的非难。人们在议论,邻居们在询问。“小红29岁还没结婚?她的最佳生育年龄快结束了。30岁后谁还要她。她最好得赶紧了。”父母们感到社会的恐吓,并开始对女儿们施加压力,不断安排没完没了的相亲,不停地说他们想抱孙子,还威胁要断绝关系。

当然,这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但每个人应该结婚的文化信念并没有什么好处。正如北卡罗莱纳大学的社会学家蔡勇所言,“西方世界大多数社会中,总是至少10-15%的人口仍然单身,但在中国,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一比例一直低于1%。”

基本上,在中国,婚姻的社会影响力有如压路机一般。中国人的工作单位有内部媒人来负责介绍单身职工认识。几乎每个星期婚介市场上都有全国各地的父母和祖父母聚集在公园里翻阅大堆列着姓名、职业和薪金的大部头,以期给他们后代寻找配偶。

跨文化评论家Berlin Fang说“在美国我们把管得太宽的父母称作"直升机父母",中国的父母简直是黑鹰坠落,偶尔还时不时扔个炸弹什么的”。

电视制片人丽奈特现在就身处这种假期催婚闪电战之中,包括另一个邻居打算给她介绍一个“条件超好的”,据说他年薪很高,并在北京拥有一个房价天文数字的房产。大多数中国父母尤其将将其作为婚姻当中一项令人垂涎的资产。

“我们约了两次会。第二次约会后,他带我去了他的公寓,给我看它离幼儿园是多么的近。”

丽奈特笑着谈到这些相亲,她的单身朋友也大部分被这些相亲弄得焦头烂额,双方都很尴尬。第一,她的高学历和工作使男人对她失去兴趣,第二,这些会面都以结婚为实际目的,她想要的化学反应般的感觉,似乎完全不可能。

有评论说,剩女单身是因为她们标准过高。虽然的确一些中国女性以婚姻作为获取财富的手段,剩女一般受过高等教育,不像她们的母亲或祖母一样会因为经济原因进入婚姻。这使她们更有选择性。她们中的大多数不同意为了结婚而结婚,即使这意味着父母亲和周围的人将无穷无尽地提醒她们“30岁以后没人要”。

没人要吗?那多余的3000万男人呢?

他们在农村照顾着父母和土地。因为在中国社会中女性要“嫁入豪门”,这正是农村地区的女性们正在做的。她们迁移到大城市,找更好的工作,嫁给社会地位高的男人,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她们寄给父母的钱比男性更多。普利策记者Sushma Subramanian和Deborah Jian Lee报告说,这些妇女被称为嫁得“金龟婿”,以社会向上流动和婚姻为她们的家庭提供财富。她们的“成功”暂时停止了中国偏好男孩的传统,却留下成千上万的单身男人。这些人被称为“光棍”,坠入在婚姻链的谷底,尽管有有限的生活伴侣可选择,却全然不能与社会中的剩女兼容,不论是社会的、智力上的或地域上都是如此。

剩女们往往聚集在中国的大城市里。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上海现有最多的未婚女性。北京的情况也差不多,据2008年报告,中国其他一线城市的数字显示了类似趋势。

更糟的是,再次据中国妇女联合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30,000男性被调查者中,90%以上的人认为女性应于27岁前结婚,以免成为“没人要的”。这部分可能是出于对女性黄金育龄阶段的执念,但主要是因为中国男性对年轻和外貌的看重。虽然他们并非世界上唯一持此观点的群体,但仍不可原谅。一个35岁的中国男性CFO更可能追求一个19岁的萝莉而非同年龄段的女性领导层。因为他能这么做,他成功有钱,选择很多。中国的离婚男人可以继续风流,而离婚女人被当成“二手货”,与男性CFO同级别的女性同事更有可能保持单身。

这就造就了现代剩女,勇敢面对着来自政治、文化、社会和家长的催婚洪流,最终她可能还是会结婚的,但要在她自己的决定之下。

    进入专题: 剩女   婚姻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3703.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译言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