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钢:全球化时代的新型大国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4 次 更新时间:2012-05-17 19:24:02

进入专题: 全球化   大国关系  

鲍盛钢  

  

  我们现在生活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全球化无疑改变了国家关系的基础,基础的改变自然导致国家关系形式的改变,那么什么是新型的大国关系呢?简单地讲当今世界国家关系建立在双重的基础上,一是建立在传统的国家逻辑基础上的对抗冲突和零和博弈的国家关系,另一是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合作双赢和正和博弈的国家关系,正是这种双重基础导致了国家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和矛盾性,并影响了世界秩序的变化和重建。

  

  国家逻辑是以国家利益为导向,追求国家的竞争力和财富最大化,控制经济发展和资本流向,以增加国家自身的权利和经济福利。所以国家逻辑决定了国家行为的自私和非利他性,决定了国家关系的对抗冲突和零和博弈的本性,这一本性导致国家间的互不信任以及成为国家之间冲突和战争爆发的根源。最后以此为基础建立的世界秩序是大国强权体系,它代表大国的利益并服务于他们。市场逻辑以利润为导向,而利润是一种信号,它告诉我们,为了满足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人的需求,我们必须干什么,我们正是通过追求利润而从利己主义者成为利他主义者。同时利润也是一种信号,它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在哪里研发,哪里生产,哪里销售,从而使收益大于成本,我们正是通过追求利润使资源得到最有效的配置和利用,使人类达到充分繁荣和富裕。无疑,市场规则这一看不见的手正在依照自己的逻辑塑造着我们的世界,并成为指导和约束各国特别是跨国公司行为的准则。市场逻辑决定了国家行为的自私和利他性的统一,决定了国家关系合作双赢和正和博弈的本性,因为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国家关系是互利的,除非一方是傻瓜或者是强盗,这一本性导致国家之间的相互信任以及成为国家之间消除战争趋于和平的基础。最后以此为基础建立的世界秩序是无中心的自生平等体系,在这一自生秩序中,只有共同的规则,没有权利中心和机构。

  

  那么国家逻辑与市场逻辑的关系是怎样的呢?首先,因为国家依旧是当今国际社会的主体,所以国家逻辑依旧主导市场逻辑,只要国家存在,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永远是国家主要关心的问题。其次,国家政策特别是大国政策决定市场和经济力量在其中运作的政治关系框架。最后,经济问题最终将会升级为政治问题,由政治或军事手段得以解决,甚至不惜采取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但是另一方面,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消弱了国家原有自给自足的经济形态,使它们更加相互依赖,经济利益的考虑已成为影响国家政治军事决策的一种强大力量。所以国家逻辑和市场逻辑的关系是互动的,相互制约的,正是它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而不是历史的终结和文明的冲突,影响并决定了当今国家之间关系和世界秩序的变化。

  

  冷战后,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的政治全球化打开了经济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饥渴的资本纷纷从美国和西方涌向地球的另一半,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市场和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与此相比,美国和西方因为发展,趋于饱和,投资回报空间越来越稀薄。在全球一体化时代,资本超越国界,把全球作为一体,对资源加以整合配置以求资源的最有效利用和利润的最大化,从而改变了以往以国家为主体的全球产业分工和贸易模型和全球经济结构,以及全球经济运行机制和全球财富的分布。

  

  首先,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欧美国家的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是主要推动者,也是最大的得益者,它们找到了廉价生产基地,降低了运营成本,中国成为它们在全球最廉价的生产和加工基地,同时也是最大的潜在市场,成为它们全球利润的主要来源,它们不仅避免了规模缩小或破产的厄运,而且得以扩大和发展。其二,中国作为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生产和加工基地,为美国和西方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商品,事实上是中国人在为美国和西方国家打工,以换取低廉的工资。其三,欧美国家通过跨国公司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从而可以更加专注于高端产品的研发和制造。

  

  经济全球化是美国和西方国家设计和倡导的,其目的是寻找廉价生产基地和商品市场,中国无疑符合了这一目的,但同时在这一过程中,美国和西方资本和技术推动了中国的发展和崛起,这是美国和西方始料未及的。美国和西方资本和技术的输入成为中国崛起的第一推动力。1978年以来中国获得了5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世界投资中心,美国500强企业前10名都有在中国投资,并且它们在中国的生意份额越来越大,超过其本土成为盈利的主要来源。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由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有望超过美国,结束美国在制造业110年雄踞全球首位的历史。制造业的迅速发展,中国随即又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已达到2.8万亿美元。目前,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且根据预测中国GDP总额将于2019年超越美国。

  

  显然,经济全球化以及中国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崛起,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衰退是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全球资本和技术自由流动的结果,是对现有全球资源重新整合的结果,是互利双赢和正和博弈的产物,但另一方面由此出现的结果是不符合美国和西方国家逻辑和利益的,中国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崛起显然是对美国和西方国家逻辑的挑战。正是因为这一矛盾导致美国和西方国家从全球化倡导者转变为反对者,进而退回到贸易保护主义。美国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曾写到,衰退中的大国有三种战略可选择,一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新兴国家的经济挑战和军事威胁;二是后退到贸易保护中去,或者削弱新兴国家的经济;三是采取使本国日趋衰退的经济振兴起来的政策措施。通常受到挑战的国家是把各种战略结合起来贯彻。目前作为受到挑战的国家美国和西方国家,基本上遵循了这一原则,正因为如此,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全球经济问题正在转变为政治和军事上的问题,崛起和发展中国家与衰退中国家的矛盾正在激化,其中特别是在中国与美国之间。中美关系一方面已是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互利双赢关系,没有美国资本的输入和引进,就不可能有中国的迅速崛起,但中国的崛起导致双方关系回归到国家逻辑基础上,转变为对抗冲突和零和博弈关系。美国作为目前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其全球战略目标是维护其全球第一的地位和利益,所以中国的崛起,不管是何种原因,是美国不能容忍的,为此美国在战略上正在转向和锁定亚洲和中国,目的就是为了遏制中国。对于中国来讲,美国的冷战思维和现实主义进攻战略也成为其和平崛起的主要外部威胁。

  

  进入21世纪,国家逻辑与市场逻辑的矛盾将成为国际社会的主要矛盾,经济效益和国家雄心将是全球经济和政治的推动力,并决定国家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国家逻辑决定国家利益和安全依然是决定国家行为的首要准则,另一方面市场逻辑使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扁平,世界正在经历从以国家为主导向以市场为主导的深刻变化,人类正在走向一个没有政治边境的世界。国家逻辑与市场逻辑的冲突和矛盾无疑将影响世界秩序的重建,随着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体系的解体,未来世界秩序将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还是回归到国家逻辑基础上呢?

    进入专题: 全球化   大国关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46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