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南生:总统与一本教科书的较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5 次 更新时间:2012-05-04 18:26

进入专题: 法治  

袁南生 (进入专栏)  

2011年7月26日,苏里南各大报纸登载的一条消息使我大吃一惊:苏文化教育部推出的小学六年级历史新课本竟公开指责苏里南现任总统德西•鲍特瑟曾发动军事政变。课本有几章专门讲述上世纪80年代鲍特瑟军政权时期的历史,其中有一段描述在那个时期,“经常有人会神秘失踪,有的人会无缘无故地被军人虐待,也有一些人会莫名其妙地死去”。课本公开写道:“鲍特瑟作为当年军政府的领导人,于1982年12月7日下令逮捕16名异议人士。12月8日那天,其中15人被严刑拷打后被杀害。”课本有一页上还印着一幅图,画的是一群抗议的人士举着一块标语牌,上面写着:“鲍特瑟是杀人犯。”新教材竟公开指责新总统是“杀人犯”,下令启用新教材的竟然是新总统自己任命的文化教育部仅次于部长的常秘(相当于常务副部长),这在世界历史上恐怕也是闻所未闻的事。我一面看报纸,一面想:鲍特瑟总统会做出什么反应?编教材的人会不会被抓起来?文化教育部的常秘会不会丢官?教育部有关官员会不会受牵连?老百姓对这件事会怎么看?反对党会不会借此大做文章?苏里南政坛会不会因此动荡?

鲍特瑟是苏里南独立的第十届总统,是苏里南民族民主党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人,在苏里南拥有广泛的人脉和很高的声望。上世纪90年代访问中国时曾与江泽民主席亲切会面,他夫人的先祖来自中国广东。他的党总部悬挂了两张外国著名政治家的画像,一张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另一张是毛泽东。2010年7月19日,鲍特瑟在国会选举中以夺得总共50票中的36票的压倒性票数获胜,当选苏里南总统,于2010年8月3日就职。自苏里南独立以来,鲍特瑟就一直影响这个国家的走向。他35岁时就是国防军司令,上世纪80年代大部分时候实际统治着这个国家。1980年,鲍特瑟发动军事政变,将总理亨克•阿龙的政府赶下了台,总统约翰•费里埃拒绝承认新政府,任命华人陈亚先继任总理,5个月以后,政变再次发生,总统费里埃被迫下台,陈亚先继任总统。政变受到了苏里南不少老百姓的欢迎,因为他们认为此举打击了苏里南的腐败,有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尽管陈亚先是总统,但苏里南被宣布成为社会主义共和国,鲍特瑟以“国家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成为实际上的国家元首,直到1988年辞去职务。荷兰法院不断指控他涉嫌毒品交易,甚至在2000年缺席判处鲍特瑟11年监禁。2005年,荷兰首相巴尔克龙德造访苏里南,参加独立30周年纪念活动。他在苏议会拒绝与苏里南最大反对党民族民主党主席、前军政府主席鲍特瑟握手,致使民族民主党议员愤然离场。第二天,一名退役军人身带手枪驾车撞击荷兰首相的车队后被捕,首相没受伤。上世纪90年代,苏里南恢复了民主制度,鲍特瑟数次试图通过选举就任总统,但是没有成功,然而,他的党的影响却一步步扩大。

为什么教科书把鲍特瑟说成是“杀人犯”?据当地媒体报道:1982年12月8日,反对鲍特瑟军人政权的两名军官和13名平民被士兵杀害。鲍特瑟声称,这些人是在企图逃跑时被打死的,而证人弗雷德•德比则称,这些人受到了折磨拷打之后才被杀害,而且鲍特瑟当时在场。鲍特瑟在2006年为此事受审时称,事情发生时,自己并不在场,杀害这15人的命令是由营长保罗•巴格旺达斯下达的,而该营长1996年已去世。但鲍特瑟愿意承担此事带来的政治责任。当地习惯上将这一事件称为“12月屠杀事件”。 事件发生后,荷兰和美国马上切断了对苏里南的经济援助,国际上要求调查此事澄清真相的呼声一直甚高。

教科书事件发生时,对“12月屠杀事件”的审判正在进行。2009年,我来到苏里南出任中国驻苏里南大使,正好赶上苏里南法院启动审判,鲍特瑟作为主要被告走上了被告席。虽然审判进行了大半年,但并没有影响鲍特瑟赢得大选。鲍特瑟就任总统后,对他的审判照样进行,唯一的变化是鲍特瑟自己不出庭了,改为委托自己的代表出庭。此外,被反对党视为非法的80年代的“军事政变”,如今被官方定义为“一场革命”,同时,在首都闹市区修建了纪念广场。执政党想把当年政变发生的这天定为全国性重要节日,但遭到反对党的极力反对。执政党目前控制了国会多数席位,如付诸表决完全可以通过,但执政党考虑到这样做不利于整个社会的和谐气氛,故并不急于强行通过。

教科书事件发生后,媒体说鲍特瑟总统非常生气,但他本人对此没有公开发表过任何言论,仿佛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只有执政党民族民主党发表声明,指责教科书事件是反对党联盟新阵线的一个阴谋,是为了损害鲍特瑟总统的名誉。他们希望对这本教材的部分内容进行修改,也就是说,必须删除就“12月屠杀事件”对鲍特瑟总统的指控。与此同时,总统府发话:将撤销负责此事的苏里南文化教育部常秘罗伯特•申狄克的职务。

反对党联盟新阵线发出一份公告反驳执政党的指责。公告认为民族民主党选择鲍特瑟这位有争议的人物作为总统候选人,如果民族民主党有本事的话,可以跟编写教科书的专家们当面讨论教材的哪些内容不符合历史事实;执政党毫无根据地批评新阵线,恰好反映出执政党心虚。

苏里南文化教育部常秘罗伯特•申狄克是该部的二把手,是教科书事件的主要责任人,他就任常秘后我还请他夫妇品尝过中餐。是他下令要在2011~2012新学年开始使用新的历史课本,指示7月底开印两万本,同时配套印刷教师指导手册。教育部有关官员说,他们早就知道该教材会引起某些人的反对,但他们只能忠实地反映历史事实。教育部还说,他们曾把教材清样送国会教育委员会征求意见,但国会从来没有作出过回应。

教科书事件发生时,崇高真理党主席、前议长苏摩哈尔乔正在印度尼西亚访问。崇高真理党是执政联盟的成员党,是鲍特瑟总统的民族民主党的执政伙伴。教育部常秘申狄克是崇高真理党的党员,非常年轻,30来岁就由苏摩哈尔乔推荐出任了教育部常秘,申一表人才,年少得志,前程远大,人们传言苏摩哈尔乔将把崇高真理党的主席位子交给他。不料教科书事件导致主要执政党严重不满,人们预计他的常秘位子肯定不保。苏摩哈尔乔说参与编写教科书的人都应对教科书事件负责,而不应把所有责任推到申狄克一人身上。他建议申狄克暂时请假不要上班,等他从印尼回国后再作处理。文化教育部长莱蒙撒本也来自于崇高真理党,根据党主席的指示,他让常秘申狄克休了长假。7月29日,《真理时报》等报道,申狄克从30日开始,将不再是教育部常秘。

8月2日,国会议长西蒙斯女士发表声明说,国会教育委员会对历史教材的内容问题没有责任,教材编写部门和教育部部长对此负有责任,因为教科书事件发生时,正式的教科书并没有提交到国会。

然而,8月28日,当地媒体的一则报道再次吸引了读者的眼球,说申狄克回到文化教育部继续担任常秘。这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谁也没有想到,闹得沸沸扬扬的教科书事件会以这样的方式尘埃落定。除了教科书停止使用,总统没有下令抓任何人,没有组织任何媒体对教科书事件口诛笔伐,没有任何相关人员因此丢官降级,没有任何人因此写检查,没有任何政党和组织借此采取行动向总统表忠心,当然也没有动员任何“专家”、“权威”和“学者”来“澄清历史真相”,为总统“给个说法”。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一是法治大于人治。总统究竟是不是“杀人犯”,是不是“12月屠杀事件”的主要责任人,法庭正在审理。在法庭判决出来之前,无论是反对党的指控还是执政党的否认都说了不算。既然如此,总统还是照样当总统,教科书也理所当然地应当停止使用。

二是申狄克不是教科书事件的策划者。申当教育部常秘不到一年,教科书的编写早在几年前就已启动,编写新的教科书的思想、观点、原则、方法是前政府定的,也就是现在的反对党执政时定的。申狄克的错误主要是官僚主义,或者说他被教育部内站在反对党立场的知情官员“忽悠”了。

三是维护执政联盟内各执政党团结的需要。事件发生后,申狄克所在党的党主席苏摩哈尔乔一直帮申狄克说话,甚至威胁说如果总统撤销申的职务,崇高真理党就退出政府。主要执政党民族民主党自始至终把矛头对准反对党,没有说过一句批评崇高真理党的话,也没有说过一句批评申狄克的话。 来源: 《同舟共进》2012年第5期

进入 袁南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299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