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水深了”已经摸不着“石头”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99 次 更新时间:2012-03-13 09:31:55

进入专题: 腾笼换鸟   顶层设计   民营经济  

厉以宁 (进入专栏)  

  

  ◎广东“腾笼换鸟”的提法对全国来说,都是很有启发性的。别的省份可以从广东的经验中学到更多东西。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不能再靠“摸着石头过河”,“水深了”已经摸不着“石头”了,这就需要顶层设计。

  

  ◎过去我们常说,无农不稳,这话是对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再加上一句,无“民”不稳,这个“民”就是民营经济。没有民营经济,社会是不大安定的。

  

  本次政协会议间隙,全国政协委员、82岁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对广东优化产业结构、推动转型升级的做法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广东的“腾笼换鸟”提法对全国来说,都具有很大的启发性。

  厉以宁认为,我国下一轮改革中,顶层设计非常重要。他对广东处理乌坎事件的做法和成效表示赞赏,并期望广东在继续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加强社会管理和经济结构调整等方面继续为全国作出贡献。

  

  转型升级以制度创新为基础

  

  南方日报:近年来,我国提出产业升级、优化产业结构,您对此如何评价?

  厉以宁:首先是产业转移,因为从全国来看,广东等东部地区的生产要素成本上升,要将附加值较低的产业向中西部转移;二是产业升级;三是制度创新,这三个问题是连在一起的。从整个趋势上看,产业的转移是不可避免的。

  最重要的是,在产业转移的过程中,能逐步实现产业升级。产业转移不仅是因为要素成本的上升,也是为了更好地开发中西部市场,提高当地购买力和市场容量。

  但我们要注意,所有的转型升级,都是以制度创新为基础的,因为只有通过制度创新,才能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

  南方日报:近几年,广东一直引导企业特别是中小型制造企业加快转型升级、提高产品附加值,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在您看来,这对广东未来的经济发展将起到怎样的作用?

  厉以宁:前几年,广东提出的“腾笼换鸟”实际上就是我说的产业转移,将已经不适合在广东发展的产业进行转移,这种转移是为了给广东腾出空间,留给更适合广东经济发展方式的产业。

  我认为,广东的这个提法对全国来说,都是很有启发性的。别的省份可以从广东的经验中学到更多东西。但任何地方都要选择适合本地的政策,因为它未来要开拓的是本地的市场。

  

  深化改革建促经济发展机制

  

  南方日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70次提到改革,您觉得深化改革的时机到了吗?

  厉以宁:今年更突出了改革。近年来,我们遇到了国际金融危机,改革的问题被引起重视,改革是发展的关键。

  我们的改革如果不继续深入下去,就可能“生病”。一会儿经济过热、一会儿经济变冷,“热了”就紧缩紧缩,“冷了”就刺激刺激,这都是外来的力量在对经济起作用。改革就是让你自身的机体能够形成一种机制,政策给你刺激,那都是外来的。如果这个体制制度本身就能够有促进经济发展的机制,有一种对整个经济运作的一个激励机制,那么就减轻了对外来力量的依赖。

  当然,不是说有了机制以后,就可以不要宏观经济调控,而是首先要依靠自身机制的作用,不是完全依靠外来的力量对经济进行干预。

  

  顶层设计需要重视民营经济

  

  南方日报:今年是邓小平南方谈话20周年,如果说邓小平南方谈话揭开了市场经济改革的大幕,现在的改革和上一次最大的不同是什么?难点在哪?

  厉以宁:现在的改革和20年前邓小平南方谈话时的形势不一样了。当时,人们主要争论的问题是要不要改革,而今天的问题已经明摆着,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改革也已经到了这个程度,讨论的是怎样把改革的工作继续做下去,更主要是从哪些方面着手。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不能再靠“摸着石头过河”,“水深了”已经摸不着“石头”了,这就需要顶层设计。

  南方日报:您认为有哪些问题需要讨论顶层设计前取得一致认识?

  厉以宁:今天,我们对民营经济的问题需要站在更高的高度来认识。过去我们常说,无农不稳,这话是对的,到现在仍然有效,没有农业,社会就不能稳固。但实际上从另一个角度看,再加上一句,无“民”不稳,这个“民”就是民营经济。没有民营经济,社会是不大安定的。为什么呢?就业问题怎么解决?你就业问题不解决的话,中国社会能保持持久的稳定吗?

  

  解放思想缩小城乡区域差异

  

  南方日报:如果说二三十年前的改革更重要的是解放思想,现在还有没有解放思想的问题?

  厉以宁:现在同样有。过去我们经常批判“小富即安”,今天同样需要这样。我们现在虽然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离我们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我们不能满足于改革取得的成果,要继续改革。改革越往前走,就越往深层次发展,就一定要有一个通盘的设计,城乡的统筹、区域之间的协调都需要做。

  南方日报:从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省一直是我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在这一轮改革中,您对广东有怎样的期许?

  厉以宁:我希望广东未来在两个方面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一是总结乌坎村事件处理的经验,这个可能会为全国社会管理方面作出贡献,广东在乌坎事件的处理上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二是广东的民营经济发展得非常好,而全国范围来看,民营经济也有很多需求。广东靠自己的政策让民营经济取得更大的成绩,这也是广东给全国的贡献。来源: 南方日报2012年03月12日

进入 厉以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腾笼换鸟   顶层设计   民营经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175.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监督的根本在于选举 春天的兔子 2013-05-30 15:38:35

  十多年前,有一天上午到某村搞调研,正和村支书在办公室谈话的时候,一位挽着裤腿,脚穿黄球鞋的农民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书记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老张啥事啊?”老张道:“这不刚给孩子交了学费,浇麦子的电费临时凑不起来了,你看……”不等老张说完,书记就立马道:“这两个钱都拿不出来,还浇啥地啊?”老张感到自讨没趣刚出门的时候,正碰上迎面而来的村主任。村主任把他拉到一边,嘀咕了一会,然后老张笑着走了。从村主任说话的口型和俩人的表情来判断,村主任大概说的是:“浇地不能耽误,电费我先给出上,啥时候有了再给我!”这件事过去好多年了,但深深地印到了我的脑海里。假如这位老张是党员的话,村支书或许不会采取那样的态度;村主任之所以替他着想,就是因为村主任的选票里面有人家老张家的票数,或者下次选举的时候期望得到人家的票数。
  其实,这反映了政治学上一条最基本的原理:权力服从于来源。换句话说,权力是谁给的,就听谁的,就对谁负责。真理就是如此简单!
  回想改革开放以来,围绕公共权力的监督问题,高端决策可谓煞费苦心。但有目共睹的是:随着监督投入越来越多,力度越来越大,腐败却日趋严重。甚至可以说是“摁下葫芦起来瓢”。原因很简单,所有的措施都是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现在兴起了一个新的名词,叫顶层设计。顶层设计的大概意思就是从宏观上进行系统设计。改革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了。过去有时也大喊大叫要标本兼治,但就是看不到真正的本在哪里。
  监督的根本在于选举。只有实行真正的一人一票的选举,才能产生有效的监督!选举,是民主的源头,选举权,则是公民政治权利的基石,堪称一切民主权利的“母权”。邓小平曾经说道:“不管党也好,政也好,根本的问题是选举。”(《邓小平文选》第1卷第321页)
  针对民主依赖较高文化素质的论调,中国共产党早在70多年前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关于人口素质不够的问题,共产党说过,不应因人民素质不高而拒绝民主,应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 解放区的直选,是用各种豆子代表候选人,在候选人背后的碗里面投豆子的,所有一切都公开在露天举行.现在的素质,比那时候好很多吧.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有些领导经常理直气壮地说权力是人民给的,说这种话也不脸红,真是匪夷所思。那位质问记者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群众说话的官员,可谓一语道破天机。到目前为止,除农村两委选举以外,乡镇以上层次的所谓选举,只是名义上的,事实上是任命制。这一点几乎没有人表示怀疑。任命制必然形成领导干部对上而不对下负责;权力监督上,导致上级能监督而不知情,下级知情而监督不了,同级监督形同虚设,网络反腐唱主角的尴尬局面。邓小平曾经预言:“大陆在下个世纪,经过半个世纪以后可以实行普选。”(《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20页)要正确处理选举权和监督权的关系,只有名副其实的选举权,才能产生行之有效的监督权。
  现在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逐步到了必须准备真正解决选举权问题的时候了。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4b429e0101le2b.html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