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展宏:中国该向德国学什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2 次 更新时间:2012-02-29 09:56:53

进入专题: 德国  

周展宏  

  

  最近,哈佛商学院教授Joseph L. Bower到访中国,并就资本主义的危机做了一个演讲,内容来自于他的新书《资本主义摇摇欲坠》(Capitalism at Risk,此书近期将在中国出版)。演讲中,Bower教授指出,自1973年以来,美国民众的贫富差距拉大了,经过通货膨胀调整后,80%的人的收入实际上降低了。如果仔细分析另外的20%的受益者,会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数据,那就是过去40多年来,只有1%的人收入提高了。事实上,据Bower教授的研究,世界上多数国家的情况与美国并无二致,只有两个国家除外,一个是德国,另一个是挪威,这两个国家的富贫差距在过去几十年中缩小了。

  为什么只有这两个国家?它们的经验又给我们带来哪些启发?Bower教授说,哈佛商学院已经组织了大量的人力研究德国和挪威的情况,目前还没有研究成果可以分享。不过,他仍然就他的所知尽可能地回应了我的好奇心。Bower教授告诉本人,史称“铁血宰相”的俾斯麦在200多年前就有一个重要的决定,即国家强大的前提是要保护低层老百姓的收入,他提出德国要为所有德国人服务。因此,他建立了相应的工业基础和教育体系。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环是技工培训学校系统,普通人通过技工培训获得一技之长,不需要上很好的大学也能找到不错的工作,获得很好的收入。确实,德国在欧洲最具竞争力的劳动生产率或许正是这种工业和教育体系的结果。与德国的情况不同,挪威有一个非常廉洁的政府,同时又有大量石油资源,政府利用石油收入建立主权基金,惠及全体国民。与挪威相比,非洲有些国家也有石油,但却没有廉洁的政府。Bower教授告诉本人,像挪威所处的北欧地区虽然不能称之为共产主义,但却有社区主义的传统,有一种社区共同富裕的理念。

  显然,Bower教授的研究,体现了随着金融危机对经济、社会和政治造成日益深远的影响,西方社会也开始对资本主义进行反思。Bower教授认为,一个无法使所有人获益的体制,也不会让体制中暂时获益者最终获得任何好处。泰康人寿助理总裁、泰康之家首席执行官刘挺军博士也认同这个观点,他说:这类似于自然界的食物链,处在食物链顶端的生物虽然一开始不必为食物链底端生物的生存状况而担心,但如果食物链底端的生物都生存不下去,那食物链顶端的生物最终也无法生存。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保持了高速增长,已经成为公认的经济发展奇迹。与此同时,中国也面临与西方社会类似的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现实。最近,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窃以为中国领导人在与她探讨如果解决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余,向她了解德国如何保证低层民众的收入水平,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主题。

  

    进入专题: 德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645.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