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哈去:我最大的耻辱就是我的无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28 次 更新时间:2011-11-09 17:18

进入专题: 心灵小语  

甘哈去  

蟹爸打官司很悲催,尽管他是名记;阎连科家园遭强拆很无奈,虽然他是名家。中产阶级的田园、维权,在我们这个社会,只是一种想象、一种幻觉,在权贵的媾和面前,啥也不是,P也不值。后来,又有女中学生为钱集体卖淫;继小悦悦惨死之后,北京等地又连续出现孩子被碾死事件;联防队员强奸打工女主妇;北京空气粉尘多,可有关部门却认为美国大使馆数据并不靠谱……这些让甘哈去想起马尔克斯的一篇名著:枯枝败叶。深秋的寒风中,枯败们在街上满地乱滚,太阳想个臭鸡蛋一样,被困在雾蒙蒙的天际,稀汤寡水。

苏格拉底说,我最大的知识就是我的无知。甘哈去说,我最大的耻辱就是我的无耻。人性的败坏,已让大地承受不住,已让大海吸纳不尽。说句放狠的话,我真的不愿意活在这卑鄙无耻的世界。因为如果我置身其间,我也极有可能与蛮横的权贵、败坏的人性合谋,残害那些无辜的人们;因为我极有可能就是路过小悦悦而漠然离去的第十九个人形。

我们的社会是枯枝败叶的社会,我们的时代是残肢瞎眼的时代。这是连悲悯的上帝、慈悲的佛陀都要发出诅咒的,这是让心像个皱巴巴硬核头的甘哈去也要发出痛骂的。好在有两个盲人为我们这些睁眼瞎挽回了一点颜面,一个是临沂的光诚,一个是唱《中国孩子》的云蓬。

在我们这个社会,你想赚钱嘛?对不起,没有关系、路子、资源,你想啥呐?所以,我们的经济学不是市场经济学,而是政治经济学,就像我们小时候学的那样。你想当官嘛?正直、 善良、才华、性格都不是标准,你要有人脉、背景,微妙的很,复杂的紧。记得《开国将军列传》写道,老毛在延安军政大学做报告,蓦然看见陈赓同学高高举手,忙问何事,陈赓同学笑而不答,快步向前,走到主席桌前,端起大茶缸,咚咚咚一阵猛灌,默然离去。老毛大笑,同学哄然。如今官场上这样的血性男人已成绝迹,有,恐怕也得送进精神病院,王跃文的《苍黄》里就有描写。现在想当官的,除了卖命还得卖身,就像文强手下的那个刑警队长一样,跪在地上叫大哥。最可怕的,是权力和资本已勾搭成奸,他们的媾和,让这个社会失去了公平、正义,剥夺了贫民阶层的财富、机会,是这个时代的梅毒,是这个社会的艾滋病。

我们社会最大的不平等是政治上的不平等,最大的不公正是政治上的不公正。你能想象农民的儿子当国家总理嘛?可奥巴马就是一个黑人的儿子。你能想象一个退学的大学生,像比尔•盖茨一样在中国追求自己的梦想嘛?他有可能像那个北大毕业生一样在猪肉铺子里创业。

辛亥百年啦,可他追求的民权理想仍然没有落地坐实。我以为,民权是辛亥革命的精髓,把投票权还给公民,这是百年中国的梦想,可从最近普通公民争取公正选举的坎坷、惨痛看,这个梦想没有照进现实,依然残缺不全。

政治体制改革最大的议题就是宪政。人们希望体制内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官员们,为权力的分立、制衡而不断努力,就像林达所写的印度的《另一个“圣雄”甘地》真纳一样,从制度本身切入,逐渐改善民生,进行政治改革、社会改善。权力如果不被关进笼子,就会追求权力和利益的最大化,因为人性就是这样的幽暗、复杂。靠道德、靠传统、靠文化,都是靠不住的,只能靠限制权力的制度,这是政治文明的要害。

悲催、无奈的公民们也不用太伤感、绝望,权力和资本结合以后,不会把权益主动地出让出来,只能是到处寻租,寻找孵化的机会。美国社会自由、民主、公正、平等这些核心价值的争取,经历了两大挫折,一是独立革命,一是南北战争,雅法《自由的新生》、《分裂之家危机》有相当翔实的论述。我们争取公民的权力和权利,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韧性地抗争,不懈地争取,尽管我们不愿经历战争,不愿使用暴力。我们都愿意过有自由、有尊严、有财富的好日子,但这样的好日子,像教授们跪在地上哀求是哀求不来的,想蹭便饭、搭便车那样也是搭蹭不上的,这样做只能如北岛诗中说的那样,徒然显示了行刑队、刽子手的高大而已。公民们站在、行走在大地上,不畏强权,不惧暴政,为自己的自由、权力而斗争,我看是最美的姿态,就像那首歌唱的,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只能靠我们自己。

    

    进入专题: 心灵小语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人格底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627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