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SDR改革设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9 次 更新时间:2011-10-29 15:38:07

进入专题: SDR改革  

易纲 (进入专栏)  

  

  扩大SDR货币篮子有利于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使国际货币体系更具代表性,有利于促进全球增长、减少不平衡。人民币不急于加入SDR,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全球金融危机充分暴露了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这一目标能否实现还有待理论上的进一步论证和实践的检验。

  扩大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篮子是朝这一方向努力的重要举措。SDR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成员国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IMF指定的成员国换取可自由兑换货币,还可像黄金一样充当国际储备。

  目前,SDR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种货币,权重分别为41.9%、37.4%、9.4%和11.3%。扩大SDR货币篮子有利于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使国际货币体系更具代表性,有利于促进全球增长、减少不平衡。今年4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国际货币金融委员会会议,就如何为扩大SDR货币篮子建立标准化途径展开了讨论,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的货币是明显的候选货币。

  

  人民币加入SDR的可行性

    

  一种货币可否加入SDR,IMF有两个标准:一是货币发行国为国际贸易大国,具体说来要在五年审查期内保持货物和服务出口排名前列;二是其货币在国际交易中“可自由使用”(freely usable),包括在主要外汇市场上广泛交易,以及在国际交易支付中广泛使用。

  2010年中国的货物与服务贸易额跃居世界第二,超过德国、日本和英国,仅次于美国。人民币无疑满足第一个标准。

  对于第二个标准,人民币尚不可自由兑换,但并不意味着不可自由使用。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投资被广泛使用,但在金融市场交易中占比尚小。IMF在可自由使用标准上比较强调金融交易指标,而人民币在金融市场交易占比正在逐步增加。人民币走向“可自由使用”趋势明显。

  同时,人民币可使用性也在迅速上升,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跨境贸易结算迅速增加。2010年跨境贸易金额高达5063亿元,占中国外贸总量的2.5%。预计2011年还将有较大增长。

  第二,更多国家愿意持有人民币资产。金融危机以来,人民银行先后与韩国等多家央行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多家银行也已表达了持有人民币储备资产的意愿;同时,30多家境外机构(包括多家央行)已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全球的投资者愿意持有某种货币并在某个市场投资,主要考虑的是安全、收益、市场深度和流动性。这表明人民币完全有成为国际储备资产的潜力。

  第三,人民币外汇市场交易活跃。在上海,人民币在岸市场,2010年银行间外汇交易总额达4.36万亿元;在新加坡、香港,人民币离岸市场,NDF交易活跃;在东南亚、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人民币现金兑换业务较快增长。

  第四,境外人民币存款迅速攀升。截至2011年5月底,香港人民币存款5488亿元;马来西亚、俄罗斯等国金融机构已开始吸收人民币存款。人民币债券发行增多,2011年6月底,香港累计发行人民币债券1186亿元,预计将有更多境内机构到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

  第五,外国对华投资规模位于世界前列,而且上升趋势明显,2010年流入量达1057亿美元。这意味着国际市场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增多。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贷款也以较快速度增长。

  第六,QDII和QFII规模双双扩容,在2010年分别达到585亿元、138亿元;而获QFII与QDII资格的金融机构在2010年也分别达到98、88家。

  目前人民币距IMF的“可自由使用”标准尚有距离,但其在国际经济金融中作为交易媒介的优势已日渐显现。

  

  影子SDR设想

  

  按规则,IMF将于2015年进行货币篮子审查,对其组成进行评估和调整。

  为客观反映全球经济格局,国际社会普遍支持增强货币篮子的代表性,将更多符合条件的新兴经济体货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下一步应考虑让金砖五国的货币进入SDR,即人民币、俄罗斯卢布、巴西雷亚尔、印度卢比和南非兰特,还可以考虑澳元和韩元等货币。

  鉴于改革进程的路径依赖,现有货币篮子的组成暂难改变。最好的办法是在目前SDR运行的基础上,构建一个用于模拟测算的“影子SDR”,与现行SDR进行对比。

  有两种可以设想的情景:第一种是金砖四国货币加入SDR;第二种是金砖四国+南非+沙特的货币加入SDR。当然,还可以考虑加入其他货币进行测算,建议并非惟一。

  在当前规则下对“影子SDR”进行模拟测算。尽管人民币作为其他国家储备货币的数额约为零,但由于中国在全球贸易中份量非常大,所以两种情景下人民币在SDR中权重均较大,仅次于美元、欧元,约为10%。

  我们的模拟测算结果显示:加入金砖四国货币后的“影子SDR”与现行SDR相比,更具稳定性、代表性和可使用性。

  稳定性增强体现在“影子SDR”的汇率波动略小于现行SDR;代表性增强意味着,“影子SDR”对应国家的GDP全球占比将由现行SDR的59%上升至74%。而新增货币的权重与其在IMF份额以及全球GDP占比相仿。

  可使用性增强体现在主要新兴市场贸易国货币进入“影子SDR”,将有助于增强SDR作为计价、支付货币的吸引力。金砖国家等新兴市场国家都有其特殊禀赋,其货币加入SDR有利于市场接受并扩大使用。

  比如,中国是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也是全球数一数二的贸易大国;俄罗斯是领先的天然气出口国,也是全球第二大石油出口国;巴西是资源出口大国;印度既是非常大的经济体,也是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国;南非既是全球第一大黄金出口国,也是第四大煤炭出口国;沙特是全球第一大石油出口国。显而易见,容纳这些货币能使SDR的代表性更合理。

  

  SDR篮子改革的可能路径

  

  2010年,IMF对2011年-2015年SDR改革路径做出了决议:第一,保持现行定值方式不变;第二,组成货币仍由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组成;第三,各种货币具体权重根据2005年-2009年出口和储备调整。

  人民币不急于加入SDR。中国在人民币纳入SDR一事上,要放松心态,尊重现行规则,在条件成熟时,顺其自然地进入SDR。当然,IMF应考虑推动SDR货币篮子整体改革。建议采取以下“三步走”的路线:

  第一步(2011年):建议IMF启动对“影子SDR”的讨论和模拟测算。

  第二步(2011年-2015年):建议IMF考虑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对SDR进行审查。如果从近期开始就积累关于“影子SDR”的统计数据,那么最晚在下一次货币篮子审查调整前,即2015年时就能够有很好的样本、时间序列和统计基础,来论证上述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加入SDR的可行性。

  第三步(2015年):建议IMF最晚到下一轮审查期调整SDR货币篮子。

进入 易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SDR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75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