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煌:村庄纠纷的运作逻辑及其社会基础

————以浙东J村为考察对象[1]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1 次 更新时间:2011-09-08 22:54:49

进入专题: 纠纷   表演逻辑   事实   社会基础  

林辉煌  

  

  【摘要】学者们对村庄纠纷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纠纷解决,对于纠纷本身的运作逻辑鲜有关注。本文从经验事实出发,力图通过把握村庄整体性质来分析纠纷的内在本质。纠纷的产生往往来源于认知事实的博弈,通过纠纷,村庄中的面子得到了重新的分配。纠纷的维持体现了其背后的表演逻辑,而使得纠纷必须表演下去的动力是村庄社会中的人际交往规则和人们的公平正义观念。这些交往规则和公平正义观念会随着村庄社会的变化而变化,从而影响纠纷的运作逻辑及其解决方式。

  

  【关键词】纠纷 表演逻辑 事实 社会基础

  

  The Performance Logic And Social Basis Of The Village Disputes

  Lin Huihuang

  Abstract: scholars mainly focused on dispute resolution in their research of the village disputes, but paid little attention on their own operational logic. This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facts from the experience, have sought to grasp the nature of the village as a whole to analyze the intrinsic nature of the dispute. Disputes come from the game of the cognitive facts. Through the disputes, the Mianzi in the village will be re-distributed. The maintenance of the dispute reflects the performance logic, and the driving force which causes the disputes to be performed down is the interpersonal rules of the village society and people's idea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These interpersonal rules and concepts of fairness and justice change along with the changes of the village society, thus affecting the operation logic of the dispute and its solution.

  Key words: Dispute Performance Logic fact social basis

  

  一、引论

  

  先从一个纠纷案子说起。

  【案例1】八十年代的某一个中秋之夜,一群人聚在凉亭里赏月聊天。A说,十五的月亮比十六圆。B立马反驳说,十六的月亮比十五圆。两个人争执不下,旁观者评头论足。终于,争执者按捺不住,从口头之争转变成拳脚之争。

  在村庄中,这只是个小纠纷,但又是很常见的纠纷。为什么一两句话就可以引起纠纷?为什么纠纷一产生就很难收场?这背后到底存在怎样的逻辑?要解答这些问题,就得弄清楚纠纷的本质是什么。

  然而,现有的研究很少涉及纠纷自身的运作逻辑,大家关注的重点是纠纷解决。有的强调纠纷解决的控制单位,认为“根据农民的公私观念,不同性质的纠纷由不同的调解人来解决,形成不同的纠纷控制单位” (杨华,2008);有的侧重于纠纷调解的类型,分析影响农民选择纠纷解决方式的因素(宋梅,2008);有的则指出国家力量与村庄习惯在解决纠纷过程中存在的张力(丁建军,2008;邵华,2008);有的立足于从农村的法律意识与法律行为出发研究纠纷解决(郭星华,2004;陈伟杰等,2009);有的从村庄的类型出发,试图构建一套纠纷解决的理性类型(汤唯,2008);还有大量的研究着眼于农村中的具体纠纷类型,尤其是土地纠纷的解决(白呈明,2007;黄家亮,2009)。对于纠纷的研究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从纠纷本身出发,分析其产生与维系的机制;一是从纠纷解决出发,讨论纠纷处理的方式。后者切合现实需要,理所当然地获得学者们的青睐,而对于前者却无人关注。笔者不否认研究纠纷解决的价值,但是如果能够知晓纠纷本身的运作逻辑及其与村庄社会的关联,或许更有利于我们对于前者的研究。更为重要的是,纠纷的运作逻辑反映了村庄社会中的人际交往规则以及人们的公平正义观念,这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把握村庄纠纷的变迁历程及其与村庄社会的内在关联。

  

  二、纠纷的本质:争执过程与事实审判

  

  简单地讲,纠纷的本质就是在一场争执过程中完成的事实审判。一个争执过程往往包含了三个主要因素:

  (一)两造

  争执一般是在两个当事人之间发生的,一个人不可能发生争执。现实中的纠纷所表现出来的并不一定是两个人在争执,有时候是一对多或多对多,但是细分下去,一场争执仅仅包含两个参与者,复杂的纠纷最终还是可以分解成几场简单的争执。两相对立,才能构成矛盾,最主要的就是体现在两个当事人所主张的事实对立。并且,复杂的纠纷往往也是由一个简单的争执引发的。

  【案例2】1982年,一个村民A承包了桃子园,有个孩子B偷了几个桃子。A就跟孩子B的父亲C吵架,这场吵架很快就走向了暴力。A、A的二儿子D、三儿子E作为一方,C、C的三个儿子B、F、G为另一方,双方张开激烈的武斗。最后,C的头被A用雨伞打破了。F也说自己受伤了,到医院检查,花了两百元,并且把D抓到市里关了一星期。

  在这个案例中,表面看来是三个人与四个人之间的纠纷,实质上是几个简单争执的组合,比如A与C的争执、A与B的争执、A与F的争执等等,其中的一个是主要的争执,其他的都是附属性的。

  (二)观众

  争执一般只能在观众在场时发生,这是纠纷的一个重要特征。就像看戏一样,没有观众捧场,演员也就没有动力演戏了。在争执过程中,观众扮演了审判者的角色,决定争执的胜负。因为有观众的评价,争执才会进行下去。这里面存在着面子竞争,谁都不想在观众面前掉面子。在【案例1】中,凉亭里观众的评头论足形成强大的压力,促使争执者不断地对抗下去。他们心里清楚,观众在看着自己,并且会做出价值判断。当然,真实的观众并不是必须的,很多时候争执者面对的是虚拟的观众。古人用“天知地知”来形容一件事情难以隐瞒。即使真实的观众不在场,两个人也可能争执起来,因为这件事很容易就可以传到他人的耳朵,虚拟的观众仍然造成了一种压力场,继续发挥事实审判的作用。除了虚拟的观众之外,争执的对手也可以构成观众,这就是人们经常说的“你知我知”。有时候人们之所以争执,就是为了说服对方,而不是争取观众的舆论支持。

  (三)事实

  可以简单地把事实分为客观事实和认知事实。客观事实是真正存在或发生过的事实,具有唯一性,因此我们可以用是与非的标准来评判它。争执中的客观事实往往是难以证实或再现的。在【案例1】中,到底是十五的月亮比十六圆,还是相反,这在客观事实层面上是难以证实的。以下的案例告诉我们,发生过的客观事实也无法再现。

  【案例3】1985年,一个老太婆A跟一个年轻男子B争吵,A把B推倒了。A到医院说B把她打伤了,B说A骂他,他就推了一下。A说,他们为一点小事争吵,A就打她。

  这种事谁也说不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很难把客观的事实再现于眼前。因此,争执的意义不在于获得客观事实,人们争的是另一种事实,即认知事实。所谓认知事实,就是在争执过程中被建构起来的事实,它具有多样性。每个当事人都在建构自己的认知事实,并且力图使观众信服。认知事实是在争执中被不断呈现出来的,而且经常根据争执的需要不断调整变化。争执的过程就是认知事实的呈现与博弈过程,它的意义就在于使某个认知事实占优,从而赢得这场争执。【案例1】中呈现出来的认知事实就是:到底A说得对,还是B说得对?人们关注的不是真假问题,而是输赢问题,这是事实审判的核心主题。

  

  三、纠纷的产生:事实之争与面子之争

  

  争执的过程就是认知事实之间的博弈,这是一场有输赢的竞争。当我们考虑为什么一两句口舌就会引发纠纷时,发现引起纠纷的不是客观事实,而是认知事实。是输赢牵扯人们的心,而不是事实的真相。争执是一种表演,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戏份,一旦开始就必须进行下去。在这个舞台上,重要的是输赢。所以即使在客观事实上立不住脚的,也可能赢得表演。村庄调解就是建立在这一套表演逻辑上的。

  争执的输赢不仅仅是一个认知事实的问题,更是一个面子的问题。输了一场争执,会被评价为愚笨,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一种人格上的缺陷。村民说,为小事争执,主要是牵扯到人格、面子上。认知事实的呈现,标记着争执者的人格印记,输了,就暗含着自己的认知能力不如人,这是很没面子的事。所以,一旦对立的认知事实被呈现出来,纠纷就会被激发,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人格而斗争。说到底,纠纷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它影响了村民的面子。

  村干部深谙此道,因此在调解纠纷时往往采取模棱两可的处理方法。一种方法是“各打五十大板”,让争执双方都承担责任,而不管客观事实究竟如何。在【案例3】中,老太婆A伤得不重,到医疗站包扎了一下,花了4.5元。村干部就要求B全部赔偿,他们说如果伤得厉害,就得双方都负责任。客观事实与认知事实往往不能相符,既然谁也无法再现客观真实,因此让双方都承担责任反而是更公平的方法。法院审判的逻辑与此不同,它强调的是法律事实,用证据链条所组成的事实。这种法律事实当然也称不上是客观事实,但却更靠近客观事实。下面的案例显示了法律逻辑和村庄逻辑的差异。

  【案例4】老人A到其侄子B家做保姆,做了一个星期,有一天A一手拿着一堆衣服,一手带着外孙女出去。由于下雨路滑,老人A摔倒在地,骨头摔断。B将A送到医院治疗,花了1.67万元。双方就赔偿问题发生争执,A将B告到法院,最终赢得了所有的赔偿。

  村民对此颇不以为然,“那个人不是傻瓜吗?到这个地方大家就撕破脸了”。这句话简直就说到点子上了,村民之所以认为纠纷应该在村庄内部解决,正是为了不让大家撕破脸,从而能够维系村民的交往。村干部说,这个案子如果由他们调解,肯定不会要求全部赔偿,而是按一个百分比赔偿。

  村干部调解纠纷的另一种方法是“贴钱摆平”,即由村干部自己提掏钱填补纠纷双方诉求的差额。这种方法从2000年之后,尤其是2005年之后,成了村干部的一种惯用手法。显然,这里面肯定存在捞取政治资本的嫌疑,但是它背后的逻辑与“各打五十大板”并无二致。

  【案例5】一个妇女A正在打麻将,男子B在旁边看着,跟另一个妇女C说了一些关于如何出牌的事。A叫B不要说,B就打了A。双方说好赔一万元,但是B只愿意给九千。后来书记暗中补了五百,主任补了五百,总算把事情摆平了。

  村干部说,村民往往为了一些小钱而争执不下,其实就是一口气。为了给他们顺这一口气,村干部每年都要贴很多钱来调解纠纷。这也是富人治村的一个重要特征,在八九十年代很少有这种调节方法,因为当时的干部跟其他村民的经济状况差不多。

  村民争执的并非客观事实,其动因在于争一口气,谁输了谁就显得没面子。村干部暗中贴钱摆平纠纷,其目的就是制造一个双赢的结局,谁都没有输掉这场争执,因此谁都没有掉面子,这样大家在以后的接触中还有可能和颜相对。根据相同的原理,村干部也不会让一方承担所有的责任,而是按一定的比例由双方共同分担,“各打五十大板”,这就意味着谁也没有全赢,谁也没有全输。无论是按比例分担责任,还是调解员暗中贴钱,其背后的逻辑都是一致的,即纠纷的本质是关于认知事实的争执过程中的面子问题。客观真实是无法重现的,因此没有绝然的对与错,而只有相对的输与赢。两种行为都是为了保全争执者的面子,维系村庄的价值生活。

  观众作为审判者的在场,对于纠纷的发生也有重要的促进作用。正是观众的评价给争执者造成了强大的压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纠纷   表演逻辑   事实   社会基础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经济与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036.html
文章来源: 《重庆社会科学》2011年第8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