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也扬:“以阶级斗争为纲”理论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11 次 更新时间:2011-05-13 11:21:46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列宁主义   阶级斗争   以阶级斗争为纲  

王也扬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和列宁对这一学说的发展,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方针的理论依据。本文在对理论源流加以考证的同时,分析了阶级斗争在实践过程中的扩大化、长期化现象与这种理论及其历史命运之间的关系,从而尝试为当代中国的一系列重大历史经验教训,寻求理论上的解释和认识。结论是:如果不能完全走出“‘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理论和实践”,那么建设和谐社会便是空话。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 列宁主义 阶级斗争 以阶级斗争为纲

  

  史家以为,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可拿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枢纽来分期,而执政党是否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治国方针,又是这一分期的关键之点。30年来,对“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一提法的评价,在官方文件中略有变化,如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6月27日)说:“十一届三中全会……果断地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口号,作出了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中共十四大报告(1992年10月12日)则说:“我们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毅然抛弃‘以阶级斗争为纲’这个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左’的指导方针,把党和国家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中共十七大报告((2007年10月15日)的说法是:“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彻底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理论和实践,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从“口号”,到“指导方针”,再到“错误理论和实践”,似乎反映了认识在不断深化。然而,笔者尚未看到在这个重大理论问题上所进行的全面、深入的研究,这便是本文尝试抛砖引玉的动机。

  

  一、

  

  建国以来,至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权威性文字表述,大约可以举出以下一些:

  1953年11月4日,毛泽东在同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陈伯达、廖鲁言的谈话中说:“有句古语,‘纲举目张’。拿起纲,目才能张,纲就是主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并且逐步解决这个矛盾,就是主题,就是纲。”[①]

  1964年9月10日,中共中央在其制定的《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修正草案)》(即“后十条”)中说:“按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这次运动,应当以阶级斗争为纲,抓住五个要点,即是:对敌斗争,社会主义教育,组织贫、下中农阶级队伍,‘四清’,干部参加集体劳动。”

  1965年1月14日,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有言:“抓住阶级斗争这个纲,抓住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斗争这个纲,依靠工人阶级、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知识分子和其他革命分子,注意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群众、团结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干部,那么,城乡存在的许多问题,并不难发现,也不难解决。”

  1971年9月12日,毛泽东在与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吴忠、汪东兴等人的谈话中说:“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什么是纲?你们会打鱼吗?纲就是串鱼网的那根绳子,目就是鱼网上面的一个个眼,你们讲的那个目,三天也讲不完。我今天是讲纲。”[②]

  1976年3月3日,中共中央印发的《毛主席重要指示》中,有毛泽东的一段话:“社会主义社会有没有阶级斗争?什么‘三项指示为纲’,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③]

  毛泽东引用的古语“纲举目张”,源自汉代郑玄《诗谱序》:“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④]后人拿此语来比喻做事情须抓住要领。所谓要领,又依事物性质而有不同的层次。也就是说,纲举目张之“纲”,既可以喻指一个政党的纲领、路线,也可以喻指人们一般所从事工作的重点或中心。譬如毛泽东也说过“生产是中心,带动其他工作”[⑤]之类的话,但他明言,“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纲”是指党的路线,其根据是对于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矛盾论》中说的“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⑥]与“纲举目张”实为同义。此外需要指出:由于阶级斗争的特殊性质(即认定这种斗争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生死斗争”)[⑦],使得斗争的参与者,只要承认这种斗争的存在,就会无论怎样(即使不公开说明)地将其置于一切工作“重中之重”的地位,这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不同于以其他工作为纲的地方。笔者注意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每每党的文件提及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则下文对接词语多为党和政府的“工作重点”或“工作中心”转移云云。诚然,政党的纲领、路线,可以与其“工作重点”、“工作中心”重叠,但分清这两类概念之间确有不同的层次,在理论上又是必要的。建国伊始,刘少奇就代表中共中央公开说过:“经济建设现已成为我们国家和人民的中心任务。”[⑧]然而这并没有妨碍党的阶级斗争纲领、路线的贯彻实行。

  “以阶级斗争为纲”之“纲”,作为党的纲领,可以溯至1921年7月中共建党,当时中共一大虽然没有正式通过党的纲领,但党纲问题是经过讨论并取得了一定共识的,后来发现的历史资料有这样的记载:

  本党纲领如下:

  (1)以无产阶级革命大军推翻资产阶级,由劳工阶级重建国家,直至阶级差别消灭。

  (2)采取无产阶级专政以完成阶级斗争的目的——消灭阶级。

  (3)推翻资本私有制,没收一切生产资料,如机器、土地、建筑物、半制成品等,将其归社会公有。

  (4)联合第三国际。[⑨]

  一年后召开的中共二大,代表们对党的纲领的认识更加明确和一致,大会决定中共加入共产国际,并且公开宣言称: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政党。他的目的是要组织无产阶级,用阶级斗争的手段,建立劳农专政的政治,铲除私有财产制度,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⑩]

  到了1957年初,毛泽东以做结论般的语气告诉党员干部们,拿共产党的历史来说,过去的三十几年,我们仅仅做了一件事——干了个阶级斗争。[⑪]既然“仅做了一件事”,那么可以说,这一时期,党的纲领、路线和工作重点抑或工作中心基本上是重叠的。抗战前夕,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曾提出中共必须以“停止阶级斗争”,作为国共合作的条件,而中共则具体地应对之“停止推翻国民党政府的武装暴动方针”;“停止没收地主土地的政策”等等,洛甫、毛泽东致电与国民党谈判的周恩来,授以争取“在南京政府下取得合法地位,使全国各方面的工作得以开始”[⑫]的战略意图。“各方面的工作”是什么呢?在共产党人看来,其宗旨绝不可能离开阶级斗争。任弼时就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的政策转变和国共合作的前途问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言强调:“阶级斗争是历史上产生的,不是我们取消得了的,我们不仅不取消,而且要组织。”[⑬]1938年10月,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说,在抗日战争中,阶级斗争的利益必须服从于抗日战争的利益,“但是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是一个事实;有些人否认这种事实,否认阶级斗争的存在,这是错误的。企图否认阶级斗争存在的理论是完全错误的理论。我们不是否认它,而是调节它。”[⑭]由于抵制了王明等人所谓“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非阶级观点,中共“各方面的工作”得以迅速展开。随着人民力量的壮大,1940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一文中提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命题,“新”在哪里呢?新在它必须是由共产党领导的和以非资本主义(也即社会主义)为前途的革命,这正是中共进行阶级斗争所追求的目标。1949年3月,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横扫千军如卷席”之际,中共七届二中全会认定:“中国革命在全国胜利,并且解决了土地问题以后,中国还存在着两种基本的矛盾。第一种是国内的,即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第二种是国外的,即中国和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⑮]刘少奇在全会上的讲话对此做了解释性阐述:“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内部,是存在着矛盾和斗争的,这就是社会主义的因素和趋势与资本主义的因素和趋势之间的斗争,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这就是在消灭帝国主义势力及封建势力以后,新中国内部的基本矛盾”。他要求党员说:“凡啃住阶级观点、阶级立场、阶级斗争学说、唯物史观的,大都站稳了脚;反之,立场就不坚定”。[⑯]本文前面引述的毛泽东1953年关于纲举目张的谈话,也正是根据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提出的中国社会基本矛盾而言的。

  把阶级斗争作为党的纲领、路线,是基于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毛泽东1940年代回忆自己如何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时说:“记得我在一九二0年,第一次看了考茨基的《阶级斗争》,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和一个英国人作的《社会主义史》,我才知道人类自有史以来就有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初步地得到认识问题的方法论。可是这些书上,并没有中国的湖南、湖北,也没有中国的蒋介石和陈独秀。我只取了它四个字:‘阶级斗争’,老老实实地来开始研究实际的阶级斗争。”[⑰]笔者要指出的是,把马克思主义理解为是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这绝非仅仅是毛泽东个人的学习体会。

  1919年5月,北京大学教授李大钊在《新青年》杂志发表长文《我的马克思主义观》,这“标志着中国最早一批进步知识分子对马克思主义的接受和理解。”[⑱]李在文章中介绍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理论时说:

  他这三部理论,都有不可分的关系,而阶级竞争说恰如一条金线,把这三大原理从根本上联络起来。所以他的唯物史观说,“既往的历史都是阶级竞争的历史”。他的《资本论》也是首尾一贯的根据那“在今日社会组织下的资本阶级与工人阶级,被放在不得不仇视、不得不冲突的关系上”的思想立论。关于实际运动的手段,他也是主张除了诉于最后的阶级竞争,没有第二个再好的方法。[⑲]

  李大钊上述文章发表两年后,北京大学另一位教授陈独秀更加明白地指出:“马格斯底《共产党宣言》自第一页到最末页都是解释阶级战争底历史及必要的讲义”,只有主张“阶级战争 直接行动 无产阶级专政 国际运动”的俄国共产党“在名义上,在实质上,都真是马格斯主义”,他呼吁:“阶级战争的观念确是中国人应该发达的了。”[⑳]他的这番言论几乎与中共同时问世,而陈被选为党的第一任总书记。

  李大钊和陈独秀不仅是五四时代的青年导师,而且是中共创始时期的主要领袖,在他们影响下加入党的五四青年积极分子,也几乎无例外地把“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看作马克思主义的“骨髓”。留学法国的蔡和森如饥似渴地阅读马克思、列宁著作,他致信陈独秀,表示自己“极端主张:惟物史观,阶级战争,无产阶级专政。”说:“马克思的学理由三点出发:在历史上发明他的惟物史观,在经济上发明他的资本论,在政治上发明他的阶级战争说,三者一以贯之,遂成为革命的马克思主义。”[21]游学欧洲的周恩来在给国内觉悟社同志的信中检讨自己由于“天性富于调和性”,对马克思主义认清得晚些,但“主义问题,我们差不多已归一致。现在再郑重声明一句,便是:‘我们当信共产主义的原理和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两大原则’”。[22]

  中共成立后不久,便与“国民革命”的合作者国民党发生尖锐思想斗争,所争焦点即要不要在中国搞阶级斗争。瞿秋白著文驳斥国民党反共理论家戴季陶,指戴所不肯苟同的“始终是‘于国民革命中行阶级斗争,国民革命即阶级斗争’的一点。试问:中国工人农民处于现在的生活状态之下,中国社会在帝国主义侵略的经济条件之下,难道实行阶级斗争的条件还没具备?”[23]毛泽东来到国民党政治讲习班发表讲演说:“现时国内颇有些人怀疑或反对阶级斗争的,这是不了解人类进化史的缘故。马克思说:‘人类的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史。’这是事实,不能否认的。……我们向来读中国史,不注意阶级斗争的事实,其实四千多年的中国史,何尝不是一部阶级斗争史呢?”[24]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瞿秋白代理中共总书记,他继续批判国民党道:“民生主义的中国国情观,就是说中国只有大贫小贫,没有阶级没有阶级斗争。这种国情观不但不能解释最近中国的革命事实,并且不能解释中国的全部历史。”他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便是唯物史观。……中国历史上的各种斗争,无不反映平民农民反抗这种士绅地主巨商阶级的斗争。破产失业而受士绅地主阶级剥削的农民不断的起来反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也扬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列宁主义   阶级斗争   以阶级斗争为纲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069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