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也扬:唐国安与上海万国禁烟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8 次 更新时间:2019-05-10 17:07:08

进入专题: 唐国安   上海万国禁烟会  

王也扬 (进入专栏)  

  

   19世纪中叶,清政府在两次鸦片战争中连吃败仗,懵懂、屈辱地与列强签下不平等条约。毒品鸦片不仅没有禁绝,反而由走私变成合法进口的“洋药”,继续危害中国社会。但随着洋务运动的兴起,人们似乎看到了一条新路,那就是通过学习西方,与世界接轨、合作,依据国际法,最终解决鸦片问题。

  

   1872年,在国家选派第二批赴美留学的幼童中,有一个家住广东香山县(今中山市)的14岁少年,名叫唐国安,他后来进入耶鲁大学攻读法律,肄业回国在上海几家报馆任英文主笔,继而又成为外务部、学部的雇员。其时清政府开始推行“新政”,在一系列举措中包括颁布禁烟诏书,提出以十年为期,逐步在国内禁绝鸦片。外务部随即同英国展开谈判,双方达成协议:从1907年开始,英国保证每年限制其商人减少输华鸦片贸易额百分之十,直至1917年彻底归零。唐国安对此项事业极为关注和热心,他在基督教青年会认识了菲律宾美籍主教勃伦脱,这位主教也对菲律宾的鸦片问题十分忧心。唐国安就请勃伦脱给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写信,让美国政府出面推动在世界范围禁烟,这件事居然做成功了。

  

   1909年2月1日,由美、中两国共同发起,有中、美、英、法、德、俄、日、意、荷、葡、奥匈、波斯等13个国家参加的国际禁烟会议(媒体报道称“万国禁烟会”)在上海外滩汇中饭店(今和平饭店南楼)隆重开幕。这是中国近代以来第一次在自己国土上,以东道主身份,按当时国际体系的通例,就本国和世界共同关心的禁烟议题,与各国平等磋商的盛举。这样的会议能够顺利召开,说明中国八年来的现代化改革“新政”被世界所肯定,其国际地位获得了显著提高。

  

   据报道,禁烟会议会场正中悬挂中、美两国国旗,侧面墙壁则悬挂着参会各国的国旗。以两江总督端方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坐在主席台上,左右边设有记者席和旁听席。会议宣读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贺电,美、中两国代表团团长做主题发言,然后转入各国发言和讨论。会上,作为中国代表团正式代表和发言人的唐国安表现极为出色,他以娴熟的英语和丰富的国际知识与英国、荷兰代表进行论辩,既承认人们对鸦片有一个认识过程,又强调禁烟在世界范围已经刻不容缓;他于2月24日会议结束前的总结性演讲尤其成功,得到了满堂喝彩。唐国安力陈鸦片对中国社会造成的危害,强调这种危害正在向其他国家扩展,他还从世界经济利害共同的角度算了一笔账,说明鸦片对社会财富的损耗是叠加的,其一方面是吸食者的金钱耗费,另一方面是吸食者劳动能力和消费能力丧失所带来的对社会经济的破坏。他特别指出,由于鸦片危害,与中国进行贸易的国家也会连带减少收入30亿两白银!最后他引孔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圣经》“爱你邻人,如爱自己”的名句结束发言。与会各国代表都对唐国安的这一演讲印象深刻,媒体评论说唐的发言“逻辑性、说服力很强”。会议一致同意美国代表团的建议,把禁烟会议作为一个国际机构,直至达成在世界范围禁止鸦片的国际条约。

  

   三年后的1912年,第二届国际禁烟会议在海牙举行,会上终于制订了对各国都有约束力的《海牙鸦片公约》,这样世界范围的禁烟有了国际法的依据,这也标志着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禁烟努力获得了巨大胜利。唐国安从海牙归国,正赶上辛亥革命爆发,他所投身的另一项工作——庚款留美事业又遇难题:清华学堂的师生们在政治动荡中跑得一个不剩。此时他的本家兄弟唐绍仪已在民国政府位居要津,他如果托关系在政府内谋个官职并不难,但他却执着于张罗清华复校。经他奔走,前清的清华学堂改为清华学校继续办学,唐国安出任校长。然而他却劳累过度倒下,因心脏病发作在1913年溘然去世,享年55岁。

  

   中英关于禁绝鸦片贸易的协议没有因为中国的政权鼎革而受影响,1917年英国商人对华鸦片输入彻底停止。

  

   百年后,人们没有忘记唐国安,这位为中华民族进步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志士仁人。

  

   原载《同舟共进》2019年第3期

  

进入 王也扬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唐国安   上海万国禁烟会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23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