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状况

——2003年中国企业高峰会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46 次 更新时间:2004-08-30 01:18:27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陈志武 (进入专栏)  

  

  今天能够参加此次特别的会议,非常荣幸,因为时间的问题,我集中讲一下下面三点,第一点关于股市,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今天的状况到底是什么样子。第二点,为什么发展金融市场是这么困难。第三点,在目前的中国的环境之下,如果说改进改进公司治理,促进资本市场更好在中国发展起来的话,有哪些东西是目前可以做到的。

  

  第一,关于股市的状态,我主要的工作不是在中国做生意,花很多时间通过互联网了解国内热门讨论的话题,其中很有意思的话题,关于中国股市融资的能力,在中国应该发展大环境之下,到底唱台边戏还是唱主角,大家讲中国的股市是不是越来越边缘化了。关于这一点很多朋友看到统计数据,有一个学者过去两年,中国的股市通过增发股票和直接IPO,平均每个月的融资才72亿,这一个,我看到这个数字,股市的作用到底是什么?证券市场作用到底是什么?除了帮助企业融资以外是不是还有别的,即使只是考虑股市帮助企业融资的角色判断一个股市的成功还是失败的话。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后来看一下从92年到去年,美国股市融资有多少,德国股市帮助德国融资有多少,从92年到去年,美国把总的融资量跟美国DGP比率测度,美国的股市帮助美国企业融资的程度贡献有多大的话,过去十年里边,平均企业直接融资量是美国的GDP的1.6%,也就是说过去十年里边,平均每年股市的融资在美国的股市,通过发行股票是美国DGP的1.6%。同样时期里边,过去十年里边,中国的股市融资是中国每年GDP的0.86%。中国的股市给中国经济的贡献。德国是0.64%,日本是0.42%。如果按照我刚才讲的指标来看,中国股市给中国经济的贡献,按照直接融资和GDP的比率来看,仅次于美国。看到这些指标以后,大家说是,中国的股市融资能力这么差,平均每个月才融资72亿,我倒要说,中国的股市是另外一个奇迹。新闻媒体没有自由,新闻媒体环境这么差,法制不这么健全的情况下,亲戚朋友借钱贷款不太容易的情况下,整个大的社会环境之下,居然每个月还有72亿钱,愿意委托给从来不认识的上市公司的老总们管理。相比之下在新闻和法制环境这么差的情况下,居然有这么多钱投上上市公司。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大的宏观经济情况这么好,每年增长9%到10%,股市不仅不涨,反而每年往下跌,看起来似乎不可思议,由此推出来,中国股市的有效性太差了,按照我下面要讲的,看到这些现象一点不奇怪,中国的股市到目前这么旺盛,恰恰是很奇怪的地方。换句话说,如果按照正常的常理的话,中国的股市可能过去十几年不应该发展得这么好,但是还是发展这么好。

  

  整个的法制,公司治理和信息环境这么糟糕的情况之下,股市还发展这么好,其中我举一个最近的一个例子。世纪星源行院起诉财经,二审的结果大概十几天以前出来了,财经杂志在去年六月份有一篇文章就讲,世纪星源财务帐有问题,杂志一出来第二天世纪星源在深圳罗湖区法院起诉财经,去年六月财经杂志败诉了,一审法院判财经一个是侵权,因为说他们是乱下结论,诽谤实际星源的名声。法院判财经杂志赔款30万人民币,财经不服,就上诉,上诉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从去年六月上诉以后,一直到今年十月,到最近才出来有一个结果,二审还是维持原判,财经还是有侵权,财经还是要被罚30万。一方面中国的证监会很辛苦,想办法要推进公司治理,保护股东的权益。但是另一方面,法院系统又一点不合作。比如说我们讲到人大常委会通过证券法、基金法等等,推出新的法律,可能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我写一写,投一个票,通过一下,最后只是要求上市公司守规矩,要保护股东的权益,定期披露信息,经常披露信息,同时不允许任何像财经杂志这样的杂志和报纸做独立的验证,独立的监督的话,一方面证监会很辛苦,出台很多新的法规和规则,人大常委会也可以很辛苦,通过很多新的法律,但是中间没有独立的机构去验证,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到底对还是不对?证监会做的处罚到底有没有事实根据呢?没有一个独立的一方验证的话,大家两面都是喊得很辛苦,但是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到底对还是不对?鬼知道。

  

  刚才主持人也说到,我要谈新闻自由的问题。大家一听到新闻自由,政治敏感度这么高的问题,我怎么可以谈,我不是谈别的,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尤其从证券市场发展的角度来讲,到底为什么要有一个独立自由的新闻媒体?因为说到这一点,正因为我做教授的,吃了饭没事做的,整天想虚的问题。在中国,要是看看中国社会过去几百年的发展,我们可以想这个问题,退一步来讲,一个自由的新闻媒体,五十年前、一百年前、两百年前,中国社会的话,有没有自由的新闻媒体,可能并不是太重要。因为以农业为主的社会,说到底交易的大米和实物,需要自由的独立的新闻媒体做监督的程度基本上是很低。再一个,农业社会跨地区之间人口的流动,商业的往来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原来意义上,传统的社会里面,有没有一个自由的新闻媒体,更多是政治上的要求。但是,如果我们退一步向前看,工业社会。我还要强调一点,如果发展工业社会,工业经济的话,如果说以制造业为主的工业经济,对于自由的新闻媒体,对于法制的需求要求,比农业社会对法制对新闻自由的程度高了,但是还不是那么非常高。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可能很多的经济学家和学者整天想这个问题,一方面要有很好的法制,很好的法律,要有滋有的新闻媒体和其它的制度机制,要有这些东西都具备了以后,才可以具备发展好经济。但是很多人就说,中国经济过去二十年不是发展得很快?大家知道中国的新闻媒体没自由。法制也有很多改进的地方。但中国经济不是照样可以发展很好吗?最近也收集很多的数据,做一些研究。我要说明一点是什么呢,如果一个经济完全以制造实物为主,要发展制造业工业经济的话,相对来说,对新闻媒体信息自由流通和法制方面的需求,不是那么太高,可以很高,但是不是像金融经济对新闻媒体的需求这么高,要求这么高。原因是什么呢?我们知道,像椅子,如果椅子制造商不相信他说的话,你可以多花一点时间打开看看,自己验证,我们在经济学上讲,交易实物的时候,交易双方信息不对称的程度相对来说比较少,如果考虑发展以金融经济为核心的工业经济的话,情况就大不一样的,因为我们讲股票,股票现在连一张票据都没有,因为电子交易,在电脑上面记录做过这个买卖,你根本看不到你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既然买的东西是一张票据,一个金融合同的话,这时候就不像实物交易那样,打开摸一摸敲一敲打一打试一试,你根本没法做这些事情,是不是有很可靠的信息,是不是有很充分的信息。因为金融合同带来的产权是不是能够得到保护呢?对于金融交易,债券市场发展

  

  来讲就变得非常非常核心。说到这一点,实际上有一些统计数字。

  

  世界上有股市大概有六十个国家,按照72年新闻自由的程度分成三等,第一组是新闻最自由的,20个国家,第二组是新闻自由中等,第三组是新闻自由最差的国家,哪些国家的证券市场股市发展最快,比如新闻最自由的20个国家股市总市值跟国家GDP的比值大概平均是35%,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股票市场总市值跟GDP的比率差不多是16%,当然还有很多别的指标,今天因为时间的问题不去细讲了,从这些数字,我还有其它的数据,基本上说明一点,要是没有很好的制度资本,没有自由的新闻媒体,没有对产权很好的保护,换句话说,更笼统讲,没有促进市场交易的制度环境,这样的经济和社会,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发展,农业、矿业和制造业。但是如果想要通过发展制造业,创造的经济基础,让这个经济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变成是一个,在融资方面,在资源的配置上面更有效,以金融市场为核心的工业经济的话,没有别的选择,你必须把市场有利的环境制度建立起来,你要建设更可靠更有利与世长发展的制度环境的话,在中国做起来,就像我们知道的困难很大。要真正发展好很好的法制环境的话,你必须得有独立的司法,我们知道,在中国真正做到司法独立,可能难度很大。我觉得相比之下,看看香港和其它国家作为例子的话,你会发现一个国家有没有一个民主的制度,这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退一步来讲,即使有时候没有民主政府、民选政府的情况之下,只要能够让新闻媒体有足够的自由度的话,我们看到的腐败和上市公司做假和其它的违规的行为,可能马上要收敛很多。换句话说,在我们考虑今天有哪些是可行的,如果政府要是愿意的话,每天要是这样做,马上就可以立竿见影,至少财经一类的新闻媒体更进一步放开,政府不去干预的话,对于中国的证券市场的发展,市场的透明度,再一个对于上市公司也好和其它的市场参与者,披露的信息是不是很可靠?这些方面可以改进得非常多。因为大家今天谈了这么一个热门的话题,就是讲诚信,今天的中国人跟一百年前的中国人比,为什么今天的中国人这么不讲诚信,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简单,当你看到报纸和信息不一定那么可靠的情况之下,你凭什么对你周围的人给你做的许诺跟你讲的话,你凭什么相信他们。有的时候想一想,整个的社会资讯环境给我们平时日常生活中间,你碰到的朋友和做生意的生活上的朋友,社会上的朋友,是不是互相之间有足够多的可信度,有足够多的诚信的话,在很大程度上来说,跟整个的报纸和媒体所提供的环境关系是非常大的。

  

  说到这一点,我非常理解,中国证监会确实做得非常辛苦,因为只有中国证监会一家,想办法把中国的股市,中国的证券市场做好,那是很辛苦的。因为只凭他们,他们每天不睡觉,也就是几百个人,最后的话,他们不应该代替法院系统、司法系统的作用,他们也不应该代替媒体应该起到的作用。因为时间的问题,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志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8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