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见其进,未见其止——在人生体悟和学术之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615 次 更新时间:2016-04-16 10:36:08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陈志武 (进入专栏)   黎振宇  

  

   学人介绍:陈志武,爱思想网学术委员。现任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北京大学量化历史研究所联席主任等。

   访谈人:黎振宇,爱思想网副主编

  

   爱思想网原创首发,转载需取得授权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学者,经历过大量政治运动和生活苦难,多有宏大关怀和使命感,“中国向何处去”是贯穿一生的问题。“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从抽象的金融理论,到中国文化变迁乃至量化历史等的研究,我们深切感受到陈志武持续将个人怀抱、生命体验、社会关怀等融入所从事的研究领域。近十余年来,陈志武以通俗文章普及现代金融观念,在经济学者中,影响力罕有其匹。陈志武身上,有为人处世圆融,即之也温的一面;但对于违背常识的荒唐之举,其言也厉,让人看到这位湖南人身上的韧劲和坚守。

   金融为时代显学,“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其思想市场泥沙俱下,既有权力、资本的扭曲,现代金融观念的缺乏,还夹杂着转型时期的焦虑。正如科斯所言,思想市场缺乏已成为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观念足以改变历史的轨迹,以观念战胜观念,这应是当代知识人的担当所在。

  

   (一)学习金融完全是一次偶然

  

   爱思想:在考入大学之前,您一直生活在湖南茶陵县农村,这一段生活对您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陈志武:现在回想起来,我这些年做的经济金融研究,对于社会和世界历史演进的思考,可能跟小时候的经历和观察有非常大的关系。前些年,和中央电视台合作《货币》系列纪录片的时候,我讲到一些经历,以此来理解货币化对于人的自由解放到底有哪些影响。

   我举过一个例子,小时候我家正好在一条繁忙的马路边,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按原来的传统,吃饭的时候家里面的门都是不关的,既然不关,就有人可能口渴、肚子饿了来我家。每次我家吃饭时,如果有过路的陌生人在我家停一下,我母亲肯定会邀请陌生人到我家来一起吃饭。

  

   我还想到另外一个经历,我父亲当时是大队的主要干部,经常要出去开会。每次开会,他不是带上钱,而是带着米、菜,背着被子、席子等。现在回头来想,那时候中国都处于计划经济时期,整个经济与政治制度都是反货币化的,一般人可以有粮食、菜,但是基本没有钱。当你要远行的时候,你不是带钱,不是带信用卡,而是要自己带米、带菜、带被子。仔细想想,一个人要远行,要远走高飞,要自由飞翔,如果需要自己带吃的、带喝的,你能够带多少啊?就算带上两百公斤,够吃几个礼拜呢?所以你很快就必须要回家,要不然你就饿肚子了。

  

   当一个社会,货币化程度很低的时候,一个人出去远行,他带不了多少东西,这样,整个社会的风俗习惯、文化也必须相应的支持这一点。所以原来在中国,任何一家人只要在吃饭,有陌生人进来,就会邀请他一起吃饭。这必须要靠社会的一种文化和风俗,也就是大家见到陌生人饿肚子的时候愿意给他提供饭吃,否则这些人就活不下来。在没有货币化的时代,这种社会集体主义的文化,这种好客、礼尚往来的文化,都是为了弥补货币化程度很低时,人们的生存问题。这种非货币化的互助、友情、好客,给这些人提供了一种活下去的方式。

  

央视纪录片《货币》海报

  

   我后来做《货币》系列,并写过一些文章,有一篇叫《货币化和自由》,这些跟我小的时候观察到、经历过的现象应该说有很大的关系。当然,从学理上来说明货币化在多大程度上更有利于个人自由,有利于个人独立,还要更广泛的思考、搜集数据。总的来说,小时候在湖南茶陵的经历,对我这些年的学术研究和对经济、货币化、金融化的理解和帮助都是非常大的。

  

   爱思想:上世纪80年代,您先后在中南工业大学、国防科技大学、耶鲁大学学习计算机、系统工程、金融学专业,是什么机缘巧合让您转向金融研究?

  

   陈志武:从1979年读大学到1986年去美国前,我在国内学的是计算机系统工程。如果当时我在国内学的是人文社会学科,比如政治经济学,后来我可能就没有办法学金融了。因为当时国内的文科基本上学不到太多东西,意识形态化的内容比较多,也不会教人如何强化逻辑思维,学习科学方法论等。

  

   相比之下,我在国内学的是理工科,正因为理工科在逻辑性、系统性和方法论方面是非常扎实的,特别是学了很多数学,经历了严格的逻辑训练,这对1986年我去耶鲁大学学经济学、学金融的帮助是非常大的。现代金融学、经济学的理论基本上都是以数学模型为主,这正好跟我理工科的背景是非常一致的。

  

   爱思想:您在国防科大毕业后,为什么选择政治教研室?

  

   陈志武:1983年9月到1986年1月,我在国防科大读系统工程的研究生,当时的国防科大和其他国内大学一样,硕士研究生非常之少。当时我是国防科大的第三批硕士研究生,77级毕业以后招了第一批研究生,78级、79级分别是第二、第三批。那时候,国防科大自己培养的研究生非常少,再加上我是当时研究生里面英语最好的之一。所以我知道国防科大肯定会让我留校做老师,而不会让我离开学校。

  

   在我快毕业的时候,系统工程系做出一个决定,所有留校任教的年轻老师,两年之内不允许出国留学。所以我想该怎么办,当时可以申请奖学金出国,如果选择留在系统工程系,我两年之内不可以出国留学,加之我对系统工程学科兴趣已经不大,更想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社会科学的研究上,自己也阅读了很多相关的书籍、论文,做过一些研究。两者权衡下,我向学校要求分到政治教研室。当时,我是第一个有硕士学位而不是学习哲学或者政治经济学而进入政治教研室的人,在那里我工作了半年,以后就去了耶鲁读书。

  

   我没有参加托福和GRE考试,一是我很忙,再者外汇控制很严,考托福需要美元,而我一美元也搞不到。所以我直接给耶鲁负责招生的教授写信说明原因。很幸运的是,他们还是把我录取,并给了奖学金。后来我想,当时我没有考托福、GRE而能够被录取,是因为去美国留学的人没有多少读社会科学,大多数留学生是学物理、化学、工程等。我去了耶鲁大学管理学院,你们知道我后来读的是金融经济学。因为当时中国还没有金融市场,我们根本不知道金融经济学研究什么内容。在出国前两个月,我还问了崔之元,金融经济学是什么。他当时给了我一个解释,我也没有搞清楚这个解释是什么意思。

  

   到了耶鲁第一年,我不知道应该选哪个方向,起初想的是到美国之后研究数理政治学和经济学。在第一年学习结束后,我向一位朋友咨询应该选择哪个专业,他建议我选金融经济学,因为当时耶鲁大学做金融经济学研究的有两位名教授,而且金融经济学找工作的机会也很好,所以我就选了金融经济学。这就像我上大学选择计算机专业一样,完全是偶然的选择。

  

阿罗:《社会选择与个人选择》,崔之元、陈志武译,1987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爱思想:在上世纪80年代,您和崔之元老师合译过诺贝尔经济学得主阿罗的《社会选择与个人价值》,并收录在《走向未来》丛书,您现在的观点和当时有变化么?

  

   陈志武:我没有什么变化,我一直认同民主加自由市场经济,自始至终没有改变过。

  

   爱思想:在您的求学之路,受谁的影响比较大?

  

   陈志武:1986年我来到耶鲁大学,直到2001年,这中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人是我的导师斯蒂芬·罗斯(Stephen A. Ross),他是耶鲁大学的教授,后来去MIT做教授。他是一个非常天才的人物,非常聪明,他跟我们讲为什么他原来读大学时候,学的物理,后来改成学经济学,最后研究金融。

  

斯蒂芬·罗斯,著名金融学家,现任教于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因创立套利定价理论(Arbitrage Pricing Theory)而举世闻名。

  

   他说自己最喜欢两个东西,一个是数学,还有一个是钱,而金融刚好把数学和钱结合在一起。在最早改学经济学时,他并没有研究金融,因为在上世纪70年代初,金融经济学刚兴起,还在建立的过程。后来,他从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去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系做老师。在做老师的第一年,他很偶然看到,有几个人在用非常抽象的数学研究金融问题,才发现原来数学可以用来研究金融。于是,他就开始改行研究金融了。1986年,我到耶鲁大学读书后,看到数学还可以这样用来研究经济现象、金融现象,这个思路对我之后的研究经历产生了巨大影响。

  

   (二)金融实践对人性有更透彻的理解

  

   爱思想:这些年您在大陆做学术普及工作比较多,但之前您在美国的研究成就,社会大众并不熟悉,您能否简要介绍一下?

  

陈志武:我的纯学术研究包括了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方面是资本主义精神和资本市场发展关系的研究。代表论文《资本主义精神与股市价格》(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and Stock Market Prices)1996年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杂志上。现代经济学模型普遍假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志武   金融   量化历史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76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lslfk 2016-10-05 12:04:58

  Finance is the study of how people allocate scarce resources over time. Two features that distinguish financial decisions from other resource allocation decisions are that the cost and benefits of financial decisions are (1) spread out over time and (2) usually not known with certainty in advance by either the decision makers or anybody else. In deciding whether to start your own restaurant, for example, you must weigh the cost (such as the investment in fixing up the place and buying the stoves, tables, chairs, little paper umbrellas for exotic drinks, and other equipment you need) against the uncertain benefits (your future profits) that you expect to reap over several years.
  (Robert C. Merton, 2000)
  财务学是研究人们在不确定情况下如何进行资源的跨时间配置的学科。财务决策的成本和收益是在时间上分布的,而且决策者和任何其他人都无法预先明确知道的。这是财务决策区别于其他资源配置决策的两个特点。例如,在决定是否开一家自己的餐馆时,你必须权衡成本(诸如装修、购买炉子、桌子、国外饮料用的小纸伞和其他所需要的投资)和你希望在未来几年中得到的不确定收益。
   斯蒂芬·罗斯教授是纯粹的财务学家,他的著作和论文基本上与货币理论及金融学理论无关,其出版的著名大学教材Corporate Finance在我国被译成《公司理财》(吴世农、沈艺峰、王志强译),也有英文原版在我国出版。罗斯教授的Corporate Finance与我国财务管理专业的中级财务或财务管理课程至少九成内容相同或一致,而与我国的《金融学》(黄达主编)内容至少有九成内容不同。财务学主要研究资本投入产出及其配置问题,目标是投资人或利益相关者收益最大化。金融学主要研究货币流通量及其设计和调整,其目标是稳定经济秩序。金融与商品流通过程比较密切,财务与生产过程比较密切。

lslfk 2016-10-05 11:45:20

  尊敬的陈教授和各位学者:
   作为精打细算、开源节流的财务,与作为货币设计、制作和投放与回笼的金银融通业务完全不同。财务与金融,虽然均产生于我国两千年前,但其产生的根源、发展过程完全不同,属于两股道上跑的车,两门完全不同的学科。其基础范畴、研究对象和用途完全不同。
   金融学是一门研究货币流通、货币供求关系、货币政策,以及货币材料及其制造的学问,它是基础理论经济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学是货币经济学与货币管理学的合称。货币理论是金融学的核心理论。
   现在,很多大学的金融学专业都在开设财务学专业的课程。这样长期下去,真正的金融学理论和技术就可能失传。非常危险。现在,只有少量的经济学家诸如周其仁、林毅夫、张维迎、易刚等学者,其论文和著作里的金融仍然是真正的金融。而一些著名的媒体经济学家陈教授、李稻葵、许小年、巴曙松等,已将金融学与财务学混为一谈。很可惜。
   尊重知识、尊重科学,回归金典教材,是经济学家的基本职责。经济学家的服务对象是公民、企业、政府等社会成员,而不是只揣测政府某些机构和某些官员的意图发表有违科学理论的言论。

lslfk 2016-10-05 11:21:58

  在我国市场经济发展初期,金融学面临的主要工作是解释和解决货币流通量制度的设计、控制和均衡,货币供求关系规则的制订,寻找和研发国家或地区金融活动体系的最优模式,从而解决人民币升值减值与黄金储备,货币制造、投放和回笼等金融政策问题。货币功能的利用和开发,金融体系模式的研发设计,则是金融学的核心内容。

lslfk 2016-10-05 11:20:30

  政府不再直接参与企业的具体生产和管理,财政学不再具有私人产品的投资和交易职能,金融学不再直接以企业的银行借贷为研究对象,银行与市场里的其它企业一样都是公司制企业。银行的资本筹集、投放、成本支出和稀缺资源的跨期配置,以及股利分配等,都是公司财务范畴。所以,我国的金融学,本质上是金银货币融通经济学的简称,金融以货币产品研发设计和币材选择、货币流通数量和速度,以及货币供求均衡和货币政策为主要研究内容。整个社会的货币融通是通过财务系统和财务媒介来完成的,但财务系统与财务媒介并不是金融学的研究对象。斯蒂格利茨曾说,“广义地讲,一个国家的财务系统包括所有这样的机构:它们将储蓄从收入超过支出的家庭和企业转移走,交给那些倾向于支出超过其收入和流动资产限度的家庭和企业。……。美国的财务系统不仅允许消费者在没有现金的情况下购买汽车、电视机和录像机,它还允许企业投资于工厂和新机器,来提高经济的生产率,同时为进入劳动市场的人们提供工作。[6]”在这里,财务媒介(我国称为金融媒介)和信用机制发挥了关键作用。

lslfk 2016-10-05 11:20:12

  政府不再直接参与企业的具体生产和管理,财政学不再具有私人产品的投资和交易职能,金融学不再直接以企业的银行借贷为研究对象,银行与市场里的其它企业一样都是公司制企业。银行的资本筹集、投放、成本支出和稀缺资源的跨期配置,以及股利分配等,都是公司财务范畴。所以,我国的金融学,本质上是金银货币融通经济学的简称,金融以货币产品研发设计和币材选择、货币流通数量和速度,以及货币供求均衡和货币政策为主要研究内容。整个社会的货币融通是通过财务系统和财务媒介来完成的,但财务系统与财务媒介并不是金融学的研究对象。斯蒂格利茨曾说,“广义地讲,一个国家的财务系统包括所有这样的机构:它们将储蓄从收入超过支出的家庭和企业转移走,交给那些倾向于支出超过其收入和流动资产限度的家庭和企业。……。美国的财务系统不仅允许消费者在没有现金的情况下购买汽车、电视机和录像机,它还允许企业投资于工厂和新机器,来提高经济的生产率,同时为进入劳动市场的人们提供工作。[6]”在这里,财务媒介(我国称为金融媒介)和信用机制发挥了关键作用。

坚持自我 2016-06-12 19:28:41

  杨光斌:观察中国政治要有认识论上突破_爱思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091.html

罗小号 2016-05-30 22:22:53

  2015年的两件事,一个是股市救市的系列做法,再一个是汇率政策的系列做法,让国际社会180度调整他们对中国的信心。

翰宾 2016-05-01 21:46:27

  权力会扭曲学术,资本作为权力之一扭曲力同样可观。

tangriver 2016-04-22 09:29:51

  为什么中国学人出国后就会成为人才?--他们往往修有几个专业,本身天赋极高,又有语言优势(中英),他们出国后选择专业又极准,所以几年进修之后回国,就会为国内大学带回一个专业,其“价值”简直无法形容。陈志武就是这样的学人。他创立的“量化历史研究”我很赞同。
  陈志武的本业是金融,我读完本篇也确实认同他的一些看法,比如供给侧改革。当然,当下立竿见影的经济学说是没有的,万能的体制理论也没有,所以混乱是不可避免的。呵呵。

srf1809 2016-04-17 15:53:23

  我想确认一下,教育和人力资本都过剩吗?还是低层次过剩。按理人力本身可以提升需求质量。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