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就利比亚问题全国电视讲话全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16 次 更新时间:2011-03-30 14:35:35

进入专题: 中东变局   利比亚危机  

奥巴马  

  

  北京时间3月29日清晨7点30分,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利比亚局势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奥巴马在讲话中为美国领导下的多国干预利比亚军事行动进行辩护,称阻止一场潜在的大屠杀发生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他同时宣布,北约将于本周三正式接手利比亚军事干预指挥权。以下是奥巴马讲话全文:

  

  晚上好,我想在今晚就我们在利比亚所作出的国际努力向美国人民提供最新情况:我们已作了什么、我们计划采取什么措施、以及为什么它对我们很重要。

  我想在讲话开始的时候向我们的男女军人表示感谢,他们的行动再次展现了勇气、职业精神、爱国主义。他们行动的速度和力量令人难以置信。由于他们和我们外交官的专注努力,一个联盟得以组建,无数生命得以挽救。与此同时,就在我们发言的时候,我们的部队正在支援我们的盟友日本,把伊拉克交还给伊拉克人民、在阿富汗制止塔利班的攻势、在全球范围内追捕基地组织成员。作为美军总司令,我和全体美国人一起对我们的陆军士兵、海军士兵、空军士兵、海军陆战队员、海岸警卫队队员和他们的家人表示感谢。

  作为全球安全的基石和人类自由的拥护者,美国在过去数十年里一直发挥着独特的作用。考虑到军事行动的风险和费用,很自然的,我们不太愿意使用武力来解决世界面临的许多挑战。但是当我们的利益和价值遇到危险时,我们有采取行动的责任。这就是利比亚在过去六周所发生的事情。

  利比亚位于突尼斯和埃及之间,突尼斯和埃及人民站出来掌握自己命运的行动使世界受到鼓舞。在过去四十多年里,利比亚人民一直被一个暴君统治着,他就是卡扎菲。他剥夺了人民的自由,剥削他们的财富,杀害国内外的反对者、恐吓世界各地的无辜民众,其中包括被利比亚特工杀害的美国人。

  上个月,卡扎菲的恐怖统治似乎将让位于对自由的承诺。利比亚人走上全国各地城镇街头,要求获得基本人权。正如一位利比亚人所说的那样:“我们终于可以希望,我们四十年的恶梦将很快结束。这是我们第一次有这样的希望。”

  卡扎菲在遭遇反对后开始攻击自己的人民。作为总统,我立即担心的是我们公民的安全,所以我们撤离了我们的使馆工作人员和所有寻求我们帮助的美国人。我们随后在数天内采取了快速的行动以应对卡扎菲的行动。我们冻结了330多亿美元的卡扎菲政权资产。我们和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合作扩大了针对利比亚的制裁措施,对利比亚实施了武器禁运,使卡扎菲及其身边人士将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我明确表示,卡扎菲已失去了利比亚人民的信任,失去了领导的合法性。我说,他需要下台。

  在面对世界的谴责时,卡扎菲选择升级他的攻击行动,对利比亚人民采取了军事打击行动。无辜人士遭到故意杀害,医院和救护车遭到攻击,记者们遭到逮捕、性侵犯和杀害。食品和燃料的供应被切断,供应米苏拉塔数十万居民的水设施被关掉。城镇遭到炮击,清真寺被毁,公寓楼变成一片废墟。卡扎菲动用军用飞机和武装直升机来攻击那些没有办法保护自身免遭空中袭击的平民。

  在出现这种残暴的镇压,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也隐约出现的时候,我下令海军舰只进入地中海。欧洲盟国表示愿意提供资源以制止杀戮。利比亚反对派和阿拉伯联盟呼吁世界采取行动以挽救利比亚的生命。在我的指示下,美国和我们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盟国一起促使安理会通过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决议案。决议案授权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以制止卡扎菲政权从空中发动袭击,它还进一步授权采取所有必要措施以保护利比亚人民。

  在十天前,曾试图通过不动用武力来结束暴力的国际社会向卡扎菲提供了停止杀戮行动或者面临严峻后果的最后机会。卡扎菲的部队不但没有停止行动,而且还继续推进,逼近班加西。班加西有近70万男人、女人和儿童,他们试图获得免受恐惧的自由。

  在这个时刻,美国和世界面临一个选择。卡扎菲宣布,他将对自己的人民“毫不留情”。他把他们比作老鼠,威胁要挨家挨户地进行惩罚。我们在过去曾目睹他在大街上吊死平民,在一天之内就杀死了一千多人。现在,我们看到卡扎菲政府军出现在班加西郊外。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再多等待一天,在班加西-这个几乎与夏洛特面积相等的城市将会发生大屠杀事件,大屠杀事件将会对整个地区产生影响,使世界的良知蒙上污点。

  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我拒绝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在九天前,在与国会两党领导层进行磋商后,我授权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以制止杀戮,强制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第1973号决议案。我们打击了逼近班加西的卡扎菲政府军,保护了班加西和班加西的居民。我们在邻近的艾季达比耶打击了卡扎菲的部队,使反对派武装能够把他们驱逐出去。我们打击了利比亚的防空系统,为建立禁飞区铺平了道路。我们打击了一直在封锁城镇的利比亚坦克和军事目标,我们切断了卡扎菲政府军的大部分后勤供应。今晚,我可以报告称,我们已制止了卡扎菲部队的推进。

  美国不是独自进行这一努力的。相反,我们有一个强大而且不断壮大的联盟,它包括与我们关系最为密切的盟国-诸如英国、法国、加拿大、丹麦、挪威、意大利、西班牙、希腊、土耳其等国。所有这些国家在过去数十年里一直与我们并肩作战。联盟中也包括像卡塔尔和阿联酋这样的阿拉伯盟友,它们选择担负起保护利比亚人民的责任。

  让我们总结一下: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美国和我们的国际盟友就合作动员了一个范围扩大的联盟,获得了保护平民的国际授权,制止了一支正在推进的军队,防止了大屠杀,和我们的盟国和伙伴建立了禁飞区。为了让人们了解这一军事和外交行动是如此的迅速,我们可以回忆一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波斯尼亚。当波斯尼亚的人民生活在恐怖状态时,国际社会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决定动用空中力量来进行干涉以保护平民。

  此外,这些目标是与我在军事行动开始时向美国人民的承诺相一致的情况下实现的。我当时称,美国在军事行动中的作用将是有限的,我们将不会向利比亚派地面部队,我们将把我们的独特能力聚焦于行动的开始阶段,我们将向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移交责任。今晚,我们正在兑现这些承诺。

  我们最有效的联盟北约已接管了强制执行武器禁运和禁飞区任务的指挥权。北约昨晚决定进一步承担保护利比亚平民的责任。美国将于周三向北约移交指挥权。执行禁飞区、保护地面平民的主导权将转交给我们的盟国和伙伴。我完全相信,我们的联盟将加大对卡扎菲残余部队的压力。美国将在这一方面发挥支持性作用,其中包括情报、后勤支援、搜索和营救援助、干扰卡扎菲政权通讯的能力。由于行动已转交给一个更为广泛、基于北约的联盟,对于我们的军队和美国纳税人来说,军事行动的风险和费用将大大降低。

  对于那些曾怀疑我们执行这一行动能力的人,我想明确表示:美国已兑现了它的承诺。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除了我们的北约责任外,我们将继续与国际社会合作,以便向利比亚人民提供援助。饥饿的利比亚人需要食品,伤者需要得到医治。我们将确保卡扎菲政权遭冻结的330多亿美元的资金安全,以使其能够用于重建利比亚。毕竟,这笔钱不属于卡扎菲或者我们,它属于利比亚人民。我们将确保他们能得到那笔钱。

  明天,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将抵达伦敦;在那里,她将与利比亚反对派,并与超过30个国家一同商讨之后的方案。他们的会谈将聚焦对卡扎菲施压必须采取何种外交努力,同时在利比亚人民能够承受的条件下在未来平稳过渡。我们的军事任务的目标是保护平民的生命;而利比亚不属于一个独裁者,属于利比亚全体人民,所以我们将为了这一更远大的目标继续努力。

  尽管,我们在过去几周的努力获得了成功,但我知道还有一个美国人会对于我们在利比亚的努力产生疑问。卡扎菲还没有下台,而在他下台之前,利比亚将仍然面临危险。而且即使卡扎菲卸任,他长达40年的统治已经使利比亚支离破碎,缺乏强有力的公民体系。对于利比亚人民来说,合法政权的过渡将是一个艰难的任务。美国将尽我们所能提供帮助,因为这同时是国际社会的责任;而更重要的,这是利比亚人民自己的任务。

  实际上,华盛顿大多数的争论集中在针对利比亚的错误选择上。一方面,有些人质疑为什么美国应该干涉——甚至是有限的方式来干涉这个遥远的国家。他们争论,世界上有许多地方都存在类似的问题,无辜百姓面对政府的残忍暴力统治;美国不应该被期望成为“世界警察”,特别是当我们自己仍面临许多压力。

  确实,美国不可能在所有镇压发生的地方使用我们的军队;并且,考虑到武力干涉的花费和风险,我们应该总是先衡量利益而不是需要。但是,为了正确的目标而行动,永远不应该遭遇争论。在这个特殊的国家——利比亚;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我们面对的暴力已经达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我们拥有停止这种暴力的特殊能力:得到国际授权的行动,多国部队的加入,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以及利比亚人民提出的请求。同时,我们也有能力在不派出美军士兵进入利比亚的前提下,阻止卡扎菲及其部队前进的步伐。

  对美国作为一个领导者的责任置之不理,更为深远的是,对处于危险情况下的其他人所应承担的责任置之不理,将是对我们自已的背叛。也许有些国家可以对其它国家的暴行视而不见,但美国不同。作为总统,我拒绝等待,必须在出现杀戮和集体墓地之前采取行动。

  另外,防止卡扎菲过度凌驾于反对者之上,对于美国来说也有重要的战略利益。大屠杀将导致成千上万的难民越过利比亚边境,将对和平造成极大的威胁:它将对埃及和突尼斯原本脆弱的过渡产生不利,让该地区刚刚出现的民主进程被黑暗遮盖;而镇压反对意见的那些领导人们则会确信,使用暴力是稳定政权最好的策略;联合国安理会的法令也将基本成为一纸空文,不足以在未来支持全球和平和安全。所以,我不会将涉入军事行动的花费实现最小化,我深信如果在利比亚的行动失败,将对美国造成更大的影响。

  现在,在那些据理反对干涉利比亚的人之外,也有其他人建议我们扩大军事行动,将任务不仅仅局限在保护利比亚人民;尽一切所能罢免卡扎菲,开辟一个新的政府。

  当然,卡扎菲的下台对利比亚和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这是毋庸置疑的。我和许多其它国家领导人一起在努力,并将用非军事手段积极的追求这一目标。但是,为了实现政权更迭而扩大我们的军事任务将是一个错误。

  我委派美国部队的任务是保护利比亚民众远离直接的危险,在联合国授权和国际支持的条件下建立禁飞区。这也是利比亚反对派要求我们做的。如果我们试图以武力推翻卡扎菲,我们的联合将出现分裂。我们可能将不得不派美国军队进入地面,或者冒着从空中杀死许多无辜平民的风险。这对于我们的男女军人,我们的花费,以及我们接下来将分担的责任都将面临更大的危险。

  老实说,我们走了伊拉克那条路,感谢我们军队士兵的巨大牺牲和我们外交官的决心;我们可以期望伊拉克的未来。但是,政权的转变花费了长达8年的时间,损失了成千上万美国人和伊拉克人的生命,以及将近一万亿美元的代价。这不是我们能够在利比亚再次负担的事情。

  随着我们大多数军事努力逐渐减少,我们能做的,以及我们将做的,是支持利比亚人民的愿望。我们已经干涉阻止了屠杀,我们还将在伙伴的领导下共同保障民众的安全。我们将打击卡扎菲政权的武装,切断他们的资金供给;帮助反对派,协助其他国家加速卡扎菲的卸任。这也许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我们会最大程度的阻止卡扎菲把握权力的努力。但是,卡扎菲身边的人应该清楚,所有利比亚人也应该明白,历史不会在他的左右。随着我们向利比亚人民提供的时间和空间,他们将决定自己的命运。

  让我更详细的解释一下此次行动关于美国军事力量的使用,以及在我的领导下,美国在世界范围更加广阔的领导力。

  最为最高指挥官,我最大的责任便是保证这个国家的安全。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将国家的男女分派到军中服役更加令我烦恼的事。我想说明的是,当需要保护我们的人民、国土、盟国和核心利益时,我将绝对不会犹豫使用我们的军队;这也正是为什么有基地组织据点的地方就有我们士兵的足迹。这就是即便我们已经完成在伊拉克的作战任务,从那里撤出10万部队之后,还要在阿富汗继续战斗的原因。

  然而,也有很多次,我们的安全虽然并未受到直接的威胁,但我们的利益和价值遭到挑战。有时,历史的进程会形成挑战,对我们共同人类和共同安全造成威胁,例如自然灾害,或者阻止种族灭绝和维持和平。确保地区安全,维持商业的流动性。这也许不仅仅是美国独自的问题,但它们对我们非常重要;也是值得去解决的问题。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知道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东变局   利比亚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69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