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今夜,在丽江高山植物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35 次 更新时间:2010-12-19 15:35:12

进入专题: 丽江  

杨福泉 (进入专栏)  

  

  清晨的丽江,天蓝得如被太阳之神洗过一遍似的。我作为欧盟科学技术培训团的特邀专家,和来自欧盟各国来接受培训的青年学者们一起,从位于玉龙村附近雪山脚的丽江高山植物园山门处启程,去位于玉龙雪山哈勒古的高山植物园。

  丽江哈勒古,位于玉龙雪山南麓,海拔3000米,因这里有一个自然汇成的水库,又称之为哈勒古水库,这是纳西民歌和故事里常常提到的一个地名。从1993年开始,我多次到离哈勒古不远的高寒山村文海村进行田野调查,每次都要路过哈勒古。

  从2001年开始,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和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合作实施建立丽江高山植物园的项目,在2003年建成了“丽江高山植物园”。中英合作实施的这个丽江项目包括丽江高山植物园、玉龙雪山野外工作站和一个高山自然保护区。丽江高山植物园就在这个哈勒古。该项目受到了中国和英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于2004年对外宣布为英国在中国的第一个联合科学实验室。

  这个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和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合作共建的高山植物园,致力于通过保护玉龙雪山植物资源,稳定物种数量,实现对野生植物的可持续利用和有效的管理,来造福依赖生物多样性而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丽江各族人民,

  如今丽江高山植物园在雪山脚下的玉水寨附近建了一个山门,有一条台阶路直通海拔3000米的植物园驻地,我们拾阶而上,一路走一路看山景,满目葱茏,苍翠欲滴,沿途一路有各种松树、杉树、还有纳西人在祭天仪式中必用的神树——栎树。沿途一路听见各种鸟在吟唱,一路看到各种五颜六色的野花。有一条从哈勒古水库奔泻而下的山溪,在山里蜿蜒而下,一路快乐地独唱。溪流在有的地方还形成了瀑布,水珠如一片激荡飘洒的白莲绽开。

  常驻植物园的青年学者小吴一路近距离地拍摄各种植物的照片。我听他讲述了好多我原来不知的植物的名称。一只看来和植物园的工作人员混得很熟的狗,一直默默地跟着我们,似乎是在陪伴我们,又像是在保护我们。小吴说这只狗是玉龙村里的,和植物园的人很熟悉了,常常喜欢默默地跟着他们爬山。

  欧盟培训团的青年学者们爬山大都还不错。到了哈勒古,看到这个水库已经修得很规整,堤坝的一侧,用石块砌了很大的“玉龙水库”四个大字。水库里清波涟漪,倒映着青山绿树蓝天白云。水库周围的森林明显比以前茂密了,满眼郁郁葱葱。我在1993-1995年期间,常常经过这条山路去文海,那时的印象里,森林和植被都远远没有这样好,沿途还常常会碰到砍了一些小木料往回走的村民。特别在文海村附近的山路上,经常看到村民用马拉着一些碗口粗细的木料在路上走,路上扬起一阵阵尘土。那时,文海村是丽江纳西族自治县最贫困的村子之一,村民的收入主要靠烧炭和偷偷砍伐一些木料去卖,所以当时文海村周围的生态环境是比较差的,森林植被覆盖的情况远远不如现在。

  从水库旁沿着林间小径信步往植物园走去,一路上都是茂密的各种树木,很多树上挂着丝丝缕缕很好看的树衣,在微风中摇曳。从山上流淌而下的溪流唱着清亮的歌在树林里穿行,然后汇入玉龙水库里。

  高山植物园驻地是一个纳西民居式大院,拾阶而上,就到了院里,院子很宽敞。在院内的屋子里,挂着很多镶了镜框的玉龙雪山花卉照片,我认出了在上世纪80年代我爬玉龙雪山时在四千多米高处采过的雪莲花,看去有一种超凡脱俗之美。

  夜里,大家听来自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的戴维博士介绍中英联合在丽江建立高山植物园的过程和他们在这里所做的工作,各国青年学者们问了不少问题,我也根据自己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文海村等地进行人类学调研时的见闻参与了大家的讨论。之后,大家在高山植物园眺望星空,清风习习,群星灿烂,夜空如梦。从这里看满天星星都特别显得明亮,银河清楚可辨。培训团的青年学者们非常激动,七嘴八舌在谈论这如梦幻般的天上星空,在这万籁俱寂的森林之夜,看繁星闪烁的夜空,别有一番滋味和境界。记得我们在1993-1996年和国际山地协会和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进行关于玉龙山区域农村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合作项目,我们扶持建立了文海村生态旅游合作社。国际山地协会主席艾福斯先生对文海那布满明亮清晰的星辰的夜空特别感兴趣,把这里选为一个开展徒步旅游和今后美国大学生和国际山地协会会员来望星空了解天象的一个实习基地。时隔多年,旧地重游,发现这夜空的星星依旧如此明亮,没有城市烟尘和灯光的污染。心里特别感慨和欣慰。

  翻过哈勒古山头,就是灯火辉煌、满街红灯笼闪烁、红男绿女款款漫游歌舞宴乐的丽江古城,那是另外一幅因旅游而繁华绮丽的丽江夜景。而今天我在这玉龙雪山一侧茂密的森林里,却看到了丽江美丽的另一番景致,静谧祥和、安宁如水,人在这里仿佛可以和山的精灵、树的精灵和雪山之神对语。绝对的宁静与祥和,周遭是莽莽苍苍的树林、面前是如梦如烟的哈勒古水库,静静的林子里不时传来夜鸟的长吟清唱,与那条从深山里流淌而下的山溪的叮咚声相呼应,仿佛也在和雪山的神灵倾诉着什么悄悄话似的。

  我感觉到,这样的境界,是世界名城丽江的另外一种妙境,一种这个边地文化名城独有的山林境界。那满城的煌煌灯火与红灯笼、满街的灯红酒绿、满城的歌舞宴乐,只能说是当代丽江的一个侧面。而丽江的沉静安宁、丽江浩瀚纯净的夜空、深邃的雪山、森林和低吟浅唱的山泉,这是与山灵水精对话之处、是聆听高山之音的地方……有了这些,才是一个完整的丽江,一个既有目迷五色的繁华灯火,但又有能使人心静如水的天籁之境的丽江。我觉得,中英联合建立的这个玉龙山高山植物园,也是这样的一个森林净地,高山秘境,是一个能使人精神超越的场所,一个生态环境极佳的妙境。

  看着这大片苍清静谧、毫无人声喧哗的森林,我也由衷地敬佩长年工作在高山植物园的中外科学家们,他们乐在深山,每天爬山涉水,探究丽江玉龙雪山的植物之谜。这使我想起去我去年和一群“丽江环境保护志愿者”的年轻人一起去过的玉龙县高寒山区高美古天文台,在那寒凉的夜里,我认识了几个天文学工作者,他们独守深山,静对星空,怀抱科学的宁静和理性,夜夜眺望星空,探究天象之谜,探究丽江上空那渺远的神秘和美丽。

  就是因为有了这些科学的探秘、科学的严谨和坚守,才显出了当代丽江的别样深沉魅力和境界。这种内在的魅力,不事张扬,不求闻达,不施脂粉,不显浮华,但它显示了丽江高山大河那质朴深邃的一面。在二十多年的岁月里奔波在丽江等大香格里拉之地的森林和村寨的“西方纳西学之父”洛克博士、抗日战争期间在丽江促进“工业合作社”支援抗战的俄裔作家顾彼得、上世纪三十至四十年代在丽江穷究东巴文化之谜的“麼些先生”李霖灿,也是深度阅读丽江,探究丽江之谜的奇人。就是因为有了这些科学和理性的探究,才挖掘出了丽江潜藏的无穷魅力,显示了丽江自然和文化厚重的底蕴。

  于是我想到,当我们看到丽江城里那繁华似锦、灯火阑珊、仕女如云的旅游盛世景象时,当我们看到无数渲染“艳遇之都”等的商家广告时,不要忘了丽江那些沉静安详而深邃的山峦林莽,不要忘了那些在深山一偶遥望星空深究星辰、踏遍青山绿水探究丽江植物动物之谜,以及走村串寨解读丽江各民族社会人文之谜的人们,他们的默默探索耕耘,揭示出了丽江潜在的魅力和神秘,给当代丽江增添了浓郁的魅力;他们的工作和坚守,向世人展示着丽江大地沉静深厚的内蕴,使这个有着“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世界记忆名录”等美名的名城丽江,散发着令人肃然起敬的精神和内蕴。

  今夜在丽江,远离了风尘的喧哗和沉醉,远离了辉煌灯火的炫丽,我在森林环抱云涌星驰的玉龙雪山高山植物园,在满天星辰的照耀下默默欣赏丽江的另一种净地,另一种魅力。雪山的风从我眼前吹过,高原夜空明亮的繁星使我沉迷,夜幕下森林的絮语和幽幽的鸟鸣,溪流的低吟浅唱,都使我觉得我贴近了丽江大地的深处,靠近了雪山的神灵。

进入 杨福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丽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89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