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可控民主对于中国是个好东西

——人大代表法修正案草案研讨会上的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2 次 更新时间:2010-09-09 18:32:43

进入专题: 可控民主  

胡星斗  

  

  我主张可控民主。可控民主对于中国是个好东西。

  

  什么是可控民主?可控民主就是注重民主过程的可控,民主过程必须公开、有序,强调程序性,提倡室内民主,反对街头政治,也就是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网络、礼堂、教室等发表竞选演说,反对在大街、广场等开放型的场所面对不确定人群发表政见,以免引起社会的混乱和暴力场面的出现;可控民主也是协商民主,鼓励政治协商,促进不同党派不同利益集团的平等对话与谈判,加强和改革人大与政协的作用;我们更主张法治民主,认为在中国,推行法治可以优先了推行民主,反对“文革”式的无法无天的大民主、大字报、大辩论,主张制定竞选法、新闻法,依法在一定的场所、使用能够覆盖所在选区所有选民的媒体进行民主辩论;我们还倡导间接民主,建立代议制度,公民只选举产生权力机构或立法机构,然后由权力机构或立法机构通过选举及协商产生各级行政官员。

  

  中国实行可控民主的基本形式便是改革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尽管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具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如理论上政府、检察院、法院都出自于人大,而人大又听命于各级党委,这样很不利于权力的分立、制衡与监督;人大的组织原则——民主集中制也容易演变为个人专制及家长制;按照宪法,因为人大是权力机构,而不仅仅是西方式的代议机构、立法机构,因此人大代表必然需要有大量的官员代表,这样就造成了人大监督有可能演变成自我监督、人大经常成为“橡皮图章”的尴尬,但是,我认为人大制度通过改革还是可以成为中国可控民主的实现形式的。

  

  人大的职能主要在重大决策、审议财政预算、选举与罢免官员等方面,人大代表要能发挥代表民意的作用,就必须针对重大决策的可行性、财政支出的合理性、官员的履职情况进行深入的调查;尽管人大代表可以参加集体的调研,但毕竟集体的、组织的、统一的调研极容易演变成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色彩很浓的活动,其有效性、针对性很可能大打折扣,因此,人大代表的专职化或者部分专职化、人大代表的精简化及专业化、人大代表的个人调研、与选民的个人沟通等都变得十分重要,通过设立人大代表工作室、对外公布人大代表联系方式、聘用助手而使得人大代表更具专业性,这样,人大代表才能提出更具体的有利于民众的切实可行的议案,而非目前的为世人所诟病的“雷人”提案。所以,人大代表的素质和作用决定了人大职能的发挥,而人大职能的发挥决定了中国可控民主的进程,可控民主的进程又决定了中国现代化的前途和执政党的生死存亡。

  

  其实,在全国各地早就有人大代表工作室的存在。

  

  2004年3月17日,浙江省温州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周德文成立了“人大代表工作室”,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记者等10人组成。

  

  2008年2月17日,湖南省的全国人大代表刘晓武成立了“全国人大代表刘晓武工作室”。

  

  2008年3月31日,山东省淄博市人大代表杨光磊的工作室挂牌成立。

  

  另外,浙江宁波奉化市人大代表练旭华成立了网上“人大代表练旭华工作室”;金华市的全国人大代表俞学文也设立了工作室;据报道浙江省温岭市的人大代表工作站已发展到40多个;至2006年9月底,广州市海珠区的18条街道都建立了人大代表工作室。

  

  这次人大代表法修改案的草案过度强调人大代表的集体职能,否定了人大代表的专职化,也不鼓励人大代表的个人调研,甚至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在8月23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关于代表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时表示,“鉴于我国各级人大常委会的办事机构、工作机构是代表履职的集体参谋助手和服务班子,代表不设个人工作室”。这等于是将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设立工作室的尝试急于扼杀掉,使得两个月前成立的被舆论誉为“民主宪政探索的一种有益尝试”的四川罗江县人大代表李国喜的工作室只得更名为“幸福罗江促进室”,身份也从人大代表改为调解员,这样他才能继续从事调解纠纷、化解矛盾的工作。深圳市的人大代表杨剑昌近日也向媒体宣布,他开设了5年之久的人大代表接访室将撤消,不再接访。

  

  否定人大代表的专职化、否定人大代表的个人调研、否定人大代表工作室显然是一种反改革的行为。我们认为,任何人都无权将有利于发扬民主、建构和谐、完善现行制度的改革设为禁区,更无权把人民群众欢迎的改革扼杀在萌芽之中,无论谁都无权通过立法将人大制度永远定格为“花瓶”的形象。

  

  1992年,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多次强调:谁不改革,谁下台!

  

  温家宝总理最近发表讲话,表示要继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否则将是死路一条。可见,中央高层对于时局是有清醒的认识的,但是一些人又被维稳思维和既得利益所左右,眼看着社会矛盾积累越来越多,但仍然像前苏联的勃列日涅夫时代,强化特权,害怕改革,任由体制僵化、社会停滞,甚至试图开历史的倒车,将可贵的改革尝试扼杀在萌芽之中。

  

  一些人怕字当头,不敢试,不敢闯,是源于思想的不成熟、心理的不自信。如果实行可控民主,对政治体制、人大制度进行有序的改革,社会不但不会乱,而且这样做,国家会逐渐地走上长治久安的康庄大道。

  

  只有推行可控民主,中国才能实现真正的民富国强,否则,国家的经济繁荣是建立在沙滩上的,迟早有崩溃的一天。

  

   2010-9-5

    进入专题: 可控民主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9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