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英剑:女人天生不如男?!

——哈佛大学校长出言不慎 遭美国学界猛烈炮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80 次 更新时间:2010-06-24 21:14:03

进入专题: 校长  

郭英剑  

    

  两个半月以来,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遇到了他执政3年半以来最艰难的时刻。他在一次学术会议上的发言称,男女天生有别,是导致女性在科学与工程领域难以像男性那样作出突出成就的原因之一。

  此话一出,在美国学术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和强烈反弹,虽然萨默斯不乏支持者,但学术界的强烈谴责之声不绝于耳,再经过全美各大媒体跟进后,萨默斯已经难以招架。这位以心直口快、口无遮拦同时态度强硬、坚持己见而著称的铁碗人物,也不得不数次公开道歉,不断与哈佛的教工、学生座谈,当面诚恳致歉表示认错。但众人依旧不依不饶。很快,人们开始检视他执政以来针对女性与少数族裔的方针政策等,要求他下台的呼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

  那么,此次事件的前因后果是什么?这位世界最高学府的校长究竟在什么场合、什么语境下说了什么?怎么会引发如此声势浩大的口笔诛伐?萨默斯及其支持者与反对者双方争论的焦点在哪里?为什么会引发如此大的争论?这场争论的意义又何在?

  

  学术会议上,萨默斯轻言“女人天生不如男”

  

  2005年1月14日,美国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以下简称NBER)在麻省的坎布里奇召开了一次学术会议,此次会议的主题是:“科学与工程人员的多样化:妇女、未被充分代表的少数族裔及其在麻省科学与工程领域的职业”。其中的议题之一,就是为什么女性在科学等领域的高级专家人数较少。此次会议的与会者50余人。哈佛大学校长、著名的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作为主题发言人应邀作了主题演讲。

  萨默斯在会议上的发言可谓长篇大论,但集中谈到的问题是,在美国顶尖大学中,在理工学科尤其是科学与工程领域方面,女性教授所以奇缺有三大原因:一是女性很少愿意每周工作八十个小时;二是研究数据表明,男性和女性的智力分布不同。而这一不同,可能与基因有关,即天生如此。三是社会上可能有的性别歧视。而在这三个原因之中,他更倾向于第二个原因,即女人天生不如男人。

  正是他这个论点,成为了众人谴责的焦点。

  

  哈佛内外,谴责和抗议此起彼伏

  

  参加NBER会议的女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学教授南茜·霍普金斯闻听此言,当场关闭手提电脑,穿上外衣,扬长而去,以示抗议。后来她对记者说:“如果不走,我不是被气晕过去,就是会当场吐出来。”

  如果说南茜·霍普金斯教授的离席抗议,没能让萨默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么,后来事态的发展,恐怕就大大出乎萨默斯的意料了。

  随后人们对萨默斯的批评可谓铺天盖地。他接到了无数的抗议电话和电子邮件。

  “全美妇女组织”(NOW)就在萨默斯发表言论的第四天,1月20日,即发表了要求萨默斯辞去哈佛大学校长的公开信。

  该组织主席基姆·甘迪说,萨默斯的言论绝不仅仅是其个人性别歧视的例子,它诠释了自萨默斯担任哈佛校长以来女性不被完全接受与无法得到终身教职的真正原因。据报导,四年来,拿到哈佛终身教职的女性数目大幅度下降,仅以文理学院为例,在其2004年授予的32个终身教职中,女性只占4席。基姆说,“仅有道歉是不够的,萨默斯必须下台,这样哈佛才能掀开新的篇章。”

  经过媒体的跟进报道,人们虽然知道了萨默斯的主要观点,却并不了解他在会上究竟说了些什么。所以人们开始要求萨默斯公开其发言的全部内容。但这一要求遭到了萨默斯的拒绝。他虽然公开检讨、数次道歉,但不同意公开其讲话内容。

  然而,处于声讨处境的萨默斯,很快就无法抵制这种要求了。

  2月15日,萨默斯参加了一个大约有250位教师参加的见面会。据报载,此次会议场面紧张。在会议中,许多教授说,萨默斯有责任公开他的发言内容以“消除误解”。

  终于,随着事态的不断发展,在师生的进一步强烈要求下,在抵抗了大约1个月后的2月18日,萨默斯不得不公开了其在NBER学术会议上的演讲的文字稿及其会后与记者的谈话内容。但他依旧在声明中说,他并不情愿公开这个文字稿,但既然教工一致要求,同时也希望为他所任命的两个委员会展开女性问题的调查工作提供帮助,所以他才决定公开。

  一切都摊开在了阳光之下。萨默斯不得不面对人们更多的批评和指责。

  2月22日,哈佛教授特别会议举行。在会议上,人们不仅对他提出了严厉批评,指责他对女性科技能力所作的评论,更质疑他是否具备领导哈佛的能力。

  3月2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以《沉重的教训》为题,对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做了特别报道。报道中说,在上周的一次聚会上,萨默斯向在场的约500位教师表态说,“我将与你们一起,在我的工作中致力于开创新的篇章。”但教师们依旧不买帐,他们并不愿意就此宽恕萨默斯。文理学院的全体教师在商议,拟在3月中旬对萨默斯进行信任投票。

  哈佛校园无小事。

  对萨默斯言论的批评从一开始就越出了哈佛校园。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斯坦福大学校长、麻省理工学院院长全部发表声明批评萨默斯的言论。而耶鲁大学的研究生因为校长理查德·列文未及时就萨默斯事件进行表态,在耶鲁校园内组织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以示抗议。

  

  数次道歉,萨默斯在论战旋涡中挣扎

  

  事实上,萨默斯从1月14日发表演讲后,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就因为受到人们的猛烈抨击而不得不数次表示道歉。

  哈佛网站于1月19日晚些时候,公布了萨默斯的一封致歉信:“我深深地为我的言论造成的影响感到懊悔,为我没有仔细考虑(后果)而道歉。”

  而在此之前,萨默斯已经连续发表了三份致歉声明,坚持说自己的言论被曲解了。他表示,并非认可和赞成这一观点,只是想说明有研究显示了可能存在着这样的差异。在第三份、也是最为诚恳的一封致歉声明中,萨默斯说:“我错误地用那样的方式说话,无意地发出了错误的信号,让有才能的女性感到受挫。”

  面对如潮的批评,萨默斯一再辩解说,他并不相信“女人缺乏在科学和工程等高层次领域取得成就的能力”。他强调说,当他在那次会议做如是说的时候,他提供的是建立在他人研究基础上的一些引起争议的假设,并非他个人的观点。

  但哈佛的教授们却不认同他这种解释。他们说,作为一所世界知名大学的校长,就不能像一位独立的研究者那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哈佛文理学院的妇女常务委员会在一封信中说到:“很显然,一所大学的校长向来不能如个人那样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说话,特别是当这样的大学是哈佛这样的学校的时候,而摆在桌面上的事件又如此令人高度关注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而在哈佛校内,学生的抗议之声更是不绝于耳,示威游行不断。许多学生在游行中打出了十分醒目的标牌:拉利(劳伦斯的昵称)必须下台!

  而哈佛各院系也在想方设法纷纷安抚女学生。哈佛物理系主任(男)寄给本系女生一封信。信中说,她们的才能会一如既往地得到系里的赞赏。

  

  举步维艰,萨默斯获得哈佛董事会的坚挺

  

  事实上,萨默斯不乏支持者,无论是支持其学术观点还是同情其遭遇者。

  2月27日美联社发表文章说,有专家支持劳伦斯·萨默斯的观点。文章说,某些熟知男女大脑差别的业内学者相信,萨默斯的观点是有价值的。据美国加州大学洛杉叽分校医学院儿科学系的心理学教授理查德·海尔说,“在相关的研究圈内,有关这个问题的争论就没这么激烈了。因为有太多太多的研究表明,男女大脑是有差别的。”

  也有人为萨默斯面临的遭遇而忿忿不平。哈佛心理学教授史蒂文·品克说,“他已经至少道歉6次了,而且还任命了两个委员会去调查妇女问题。抗议的人们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一切,就差萨默斯的脑袋了。”

  更重要的是,萨默斯得到了哈佛董事会的强力支持。就在2月18日萨默斯的演讲文字稿公布的同时,哈佛董事会也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坚挺萨默斯。董事会的支持,对坚决不辞职的萨默斯来说意义重大,因为只有董事会才能解雇他。

  

  突起波澜,萨默斯获得教师“不信任”投票

  

  然而,风云突变、世事难料。

  当哈佛文理学院在2月底3月初说要在3月中旬进行信任投票时,并没有多少人认为他们会真的这么做,即便是这么做了,那也只是象征性地投票,没有人会觉得所谓“不信任”投票会获得通过。那时,《哈佛校报》曾经向683位教师做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显示在273位回复者种,有38%的教师表示,他们要投“不信任”票。而12%尚未决定。

  而到了3月16日,哈佛文理学院大约有400余位教师进行了投票,最终结果是以218:185,通过了对萨默斯领导哈佛的“缺乏信任”的动议。

  尽管文理学院的这一投票结果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并不会导致萨默斯就此去职,但它所带来的影响无疑很大。因为,在哈佛近400年的历史上,这样的投票及其结果都是史无前例的。

  投票后,哈佛文理学院的人类学、非洲与非裔美国学研究教授J. 罗兰德·马特里说,“这显示了哈佛教师对萨默斯校长缺乏信任的一种强烈共鸣,因此他应该辞职。此时此刻,对萨默斯来说,没有比辞职更好的选择了。”

  而萨默斯则表示,“正如我对教师们所说过的那样,在近几个月里,我已经竭尽全力在倾听所有的意见和建议,从中吸取教训,然后向前看。这就是我现在要做的。”

  应该说,萨默斯事件还在发展之中。哈佛是否会向这位校长关闭她的大门,尚需拭目以待。

  

  论战事出有因:个人、学术与政治正确

  

  一个让人似乎不解的问题是:为什么萨默斯事件会在崇尚言论自由的美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换句话说,为什么批评者对萨默斯不依不饶?

  首先,是萨默斯个人的原因。这位本科毕业于MIT,后在哈佛获得博士学位并且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者,无论在学术还是仕途上都可谓一帆风顺。但其直言不讳、口无遮拦的个性也使其不断陷入争论的中心地位。他最为人诟病的是,就在他2002年出任哈佛校长不久,就因与著名的黑人教授康乃尔·威斯特发生争吵而备受关注。威斯特因此弃哈佛而改投普林斯顿大学门下。而威斯特的转换门庭,导致哈佛失去了在非裔美国学研究方面的优势地位。人们把这一事件的责任,几乎都归咎于萨默斯的保守思想。

  其次,是学术上的原因。事实上,学术界近年来对“男女之别问题”一直有“出乎自然还是后天培养之争”。一方相信,男女在智能方面是完全平等的,社会压力和社会歧视都远远大于男女之间的生物差异,而正是社会的压力和歧视使女性失去了追求科学和工程的信心。另一方则相信,男女之间的生物性差异,真的可以解释(至少一部分)“妇女为什么在工程与其它科学领域中人数较少”的原因。但在此问题上,因为双方分歧太大,所以几乎从来不讨论这个问题。而萨默斯的演讲其实恰恰是点燃了这样一个火炮的引线。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历史文化的原因。“政治正确”的概念在欧美学界和大众生活中已经有长达四十年的历史。但它真正深入人心,流行于大学校园又走出大学校园则是1990年代的事了。这一概念是判断一个人——无论他/她是一位作家还是艺术家抑或大学校长或是教授——的社会立场的基本价值尺度。说白了,它是美国人在“人人生而平等”的基本理念下,反对一切“歧视”现象——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少数族裔受到不公正待遇等——的社会原则,就日程生活而言,它们是禁止歧视弱势群体的语言禁忌。因此,人人都避免去犯类似的“政治错误”。而萨默斯此次显然是有意无意踏入了这个“禁区”。

  

  萨默斯事件的意义

  

  无论此次事件最终会以何种方式解决,它已经远远超出了萨默斯个人的范畴,这是不争的事实。甚至它也超越了哈佛的校园。

  比如,人们在争论中就涉及到了一个问题:应该如何在美国当大学校长。现在的大学校长们都面临着各式各样的挑战。一方面,他们要使大学的各个组成部分——学生、校友、董事还有教师——都满意,另一方面,他们还必须满足主要投资人的商业要求。那么,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们究竟应该怎样去保持自己的锋芒与独立?他们是要领导一所大学还是简单地管理一所大学不同的部门?校长们还能不能就当下的重大问题自由地发言?

  美国高等教育研究者说,近30年来,大学校长已经变得非常被动、而且沉默寡言。他们很怀念哈佛历史上的一些校长,詹姆斯·科南特即是其中的一位。他在1933-1953年期间,在位哈佛校长达20年之久。当时,他坚持要把精英式的大学教育面向所有有才能者。他的这一番主张,在校内外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但他坚持己见这么做了。

  而今天的校长们则恰恰相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校长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483.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报》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