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勤:“工会”与“父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61 次 更新时间:2010-06-21 23:54:21

进入专题: 富士康   工会  

朱学勤 (进入专栏)  

  

  富士康高层人士与《财经》记者交流时,表达如下感受:“有些时候,我们感觉记者们像是把富士康看作外星球的企业,跟我们谈工会问题和集体谈判。在全中国,所谓工会的真实状况是什么样的你们不清楚吗?难道富士康的做法,和绝大多数企业一样,就不能理解吗?”

  

  当然能理解。和中国绝大多数企业一样,这家企业不是没有工会,但工会主席是跟随总裁多年的秘书、总裁办公室主任。工会经费也全部来自企业利润,而无员工的会费。要指望如此工会能出席劳方与资方的谈判,确实如指望外星人空降一样虚妄。

  

  学者去当地散发调查问卷,问工人如何提高农民工的地位?后者回答令学者惊讶:第一项是“政府应该给予公平的公共福利”,第二项“严格执行劳动法”,第三项“选出更多的农民工人大代表”,第四项“取消户籍制度”,第五项“媒体关注”。而组织自己的工会,则始终没有在其中出现。看来劳方本身对工会缺席也已习惯,以致遗忘。

  

  这倒不必惊讶。工人的指望第一是政府,第二还是政府,是政府执行它颁布的《劳动法》。他们是在祈求政府扮演“父权保护”,一旦出手,就不要撤离,而是长期驻守,经常性“在场”。这不是阶级觉悟不高,而是“中国模式”下,工会始终缺席,劳动者在给定条件下的无奈选择,也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一“临时出手”是否能变为“可持续发展”?即“父权保护”再不撤离,变为“经常性在场”?回答不乐观。须知“中国模式”之秘密,是以超国民待遇予资方,以低人权待遇对劳方,一“高”一“低”,如此“劳、资”,才创造出洋人热羡的“崛起奇迹”,甚至有英国学者渴望全世界要让“中国来统治”。一旦改变“高”“低”配置,“中国模式”将逐渐萎缩,甚至轰然倾塌。富士康在半个月内两次加薪,资方已经流露出不堪重负,撤资回台或去它国的迹象。这是“父权”不愿看见的前景,因此,指望中国的“父权”为中国的“劳方”争利,变“临时出手”为“经常性在场”,除非放弃“中国模式”,在逻辑上几为不可能。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放弃逻辑,不论“中国模式“是否倾塌,假设“父权保护”取工会而代之,始终“在场”,从此变“亲资”为“亲劳”,真成“可持续发展”。如此假设,前景又如何?回答依然不乐观。

  

  能够与中国目前状况相比的另一个国家,不是英国,不是美国,而是十九世纪后半叶德意志俾斯麦帝国。俾斯麦的另一面,是“铁血父权”。他在位时严禁社会民主党及工会活动,却代行其职责,建立起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保障体系。俾斯麦执政名言是:趁社会民主党下河洗澡,我们抱走并穿上他们的衣服。德国工人感激涕零,认同“父权保护”,放弃阶级觉悟,史称“王朝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再不“跳楼”,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穿上军装,“特别能战斗”。这个“王朝社会主义”还能“可持续发展”,一战失败,二战“崛起”,被希特勒发展为“国家社会主义”。纳粹党全称“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并不虚假,“父权保护”下,工会是被禁止了,但工人的福利却是增长了。德国工人不跳楼,二度穿军装,还是“特别能战斗”。

  

  从俾斯麦到希特勒,“王朝社会主义”发展为“国家社会主义”,有谁希望在中国重演?因此,尽管这是非逻辑的假设,我还是希望能截止这一“可持续发展”。遏止工人“跳楼”的正确做法是,“父权”及时退出,退到一边去做纠察,还工人以成立自己工会的自由,一旦劳资有纠纷,让工会代表劳动者集体,自己去谈判,而不是“父权”代行,“抱走并穿上他们的衣服”。后者即使成“模式”,那也是短期之“崛起”,长期之“灾难”,不仅是本民族的“灾难”,还是全人类的“灾难”。

进入 朱学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富士康   工会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4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