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工资集体协商是玩火游戏——顺论本田的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47 次 更新时间:2010-06-01 12:45:50

进入专题: 工资集体协商制度  

张五常 (进入专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两年多前中国推出新《劳动合同法》,把工业搞得一团糟,虽然北京的朋友反应快,放宽了监管,此法今天还在,还是余波未了。最近一些同学传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说内地打算推出工资协商制,说明是「集体」协商,西方的先进之邦说的collective bargaining是也。该报道说:「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好处尽人皆知。」不可能吧。我不知道,我认识的算得上是懂经济的学者没有一个知道。

  记得三十多年前在美国任教职时,有些大学推出工资集体协商制。一等的大学永远不用;二等的有集体协商,但不是强迫性;三等的则由教师公会强迫,个别教师没有不参与协商的自由。想当年,同事之间的意识,是在学术研究上有点成就、有点看头的教授,没有一个参与工资的集体协商。如果有教师公会强迫参与,较有成就的教授会另谋高就,转到其他大学任职。道理是简单的:集体协商一定在某程度上把工资平均化,把学术有成就的教授的收入转到学术平平的同事那边去。如此一来,学问的争取不会得到应得的酬报,而任何大学推出强迫性的集体工资协商,整间大学急走下坡在所必然。士为知己者用,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也。

  教育行业如是,工业也如是。工资集体协商会削弱个别成员力争上游的意向,对工业发展无疑是一种祸害。更严重的祸害,是工资集体协商会远为容易地导致集体罢工的出现。虽然今天内地称为「停工」,但停者,罢也,老人家看不出有什么分别。北京的朋友可能不知道,罢工这回事可以全无先兆地来得很快,其扩散速度远超「非典」,可以在几天之内瘫痪全国!没有集体协商,灾难性的罢工是不会出现的。

  工资集体协商会导致专业工会的发展,tradeunion是也。这是因为集体协商在分门别类的运作下会倍见功效。以建筑行业为例,水、电、水泥、木工、油漆等可以分门别类,可以各有各的工会,互相不能过界。这跟今天内地的建筑工人一般可掌握几门工艺很不相同。工作不能过界的严格规定不仅容易产生纠纷,不仅使成本急速提升,还有的是,只要一门工艺罢工整体会受到严重损害。

  我曾经发表「蚕食理论」,指出罢工是要在一个行业或一家机构有可观的租值存在的情况之下,工人才可以利用罢工而获得甜头的。这里说的租值是马歇尔提出的quasirent,是经济学中一个比较难以掌握的理念。简单地说几句,当一个行业或机构有可观的租值存在时,不会容易地因为工资的提升或产品的价格下降而立刻关门倒闭。例子是一家机构有发明专利,或有商业秘密,或有名牌宝号,或科技了得,或经营的方法有过人之处,或投资下了重本,等等,不会因工资提升一个可观的幅度就关门大吉的。租值不是盈利,但可看为广东人说的「油水」。一间机构有些油水可以侵夺,集体协商或罢工才会获得甜头。

  目前的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还是普及的接单工业油水甚少,对这些行业来说,罢工不会有大作为,工人于是懒得罢。然而,人望高处,水向低流,中国工业发展的前途,一定要向增加租值那方面励进才可与先进之邦一较高下。这就是胡锦涛先生提出的「科学发展观」的其中一个要点:中国要向新型工业化的道路走。可惜的是,胡先生的正确观点——在工业发展上,我翻为走增加租值的路向——与工资的集体协商及鼓励着的罢工行为是互相矛盾的。工资集体协商与罢工行为所带来的租值蚕食是区区在下发明的理论,其准确性我敢赌身家。

  虽属初阶段,那所谓「停工」的行为今天在神州开始出现了。最令人触目的是本田汽车的某零件厂罢工导致整间车厂停顿。本田汽车是名牌,车好,四十年前在国际上杀出重围,而在中国产出的质量甚为可观也。没有疑问,本田是有租值可以蚕食的。我怎样看本田这次罢工风潮呢?不少读者想知道。我没有跟进这风潮的来龙去脉,不懂。但我是个客观的经济分析专家,天下无敌久矣(一笑),一士谔谔,是个没有工会收容的孤魂,可从几个不同的角度说一下。

  角度一: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看,本田的工人不可能被老板剥削,因为他们可以另谋高就,不满意工资可以辞职不干。角度二:从工人的角度看,本田在中国设厂而赢得可观的租值,他们的贡献不可抹杀,这租值他们多多少少总应该分得一点。尤其是,本田工人的专业知识的某部分只宜用于本田,辞职转工是浪费了。角度三:从本田老板的角度看,摊分一点租值给工人无所谓,也应该做,但要有自由的合约选择才能通过奖金制或分红制来处理。然而,因为有新《劳动合同法》的存在,合约的自由选择受到约束,是以为难。凡是劳工法例约束严重的国家或行业,分红合约少见。

  目前珠三角出现「民工荒」现象,厂家叫救命之声四起。据说不少厂家打算搬迁到内陆去。北京上头推出那知名的「四万亿」工程是个小原因,大原因是两年前因为新劳动法的推出,大量工人回乡归故里后不回头。这后者发展不一定是坏事:我早就发表了《月是故乡明》,推断了中国第三阶段的工业发展是回到乡镇去。这推断是远在新劳动法之前写下的。

  最近又听到——没有读到——北京打算定下规例,工资每年上升不能低于百分之六。这是害了工人吧。目前内地工人的工资上升,每年远不止百分之六。你是老板,面对提升起码百分之六的规例,会怎么办呢?蠢到死!

  老人家说过几次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有今天的成就,主要是靠先天智慧了不起的炎黄子孙的思维与方法,无师自通也。这些日子,从西方的所谓先进之邦抄袭过来的经济政策一律不妥,而最近提出的工资集体协商制是明显不过的抄袭。君不见,欧洲不是因为工会林立,福利僵化,誓不瓦全,而走上穷途末路吗?举国罢工不是集体协商的结果吗?

  

进入 张五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工资集体协商制度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0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