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世界杯:南非第二次解放的开场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37 次 更新时间:2010-05-30 22:11

进入专题: 世界杯   南非  

陶短房  

自1991年取消种族隔离制度,曾经是“国际孤儿”的南非迅速成为非洲的代言人和国际新秩序重要的参与者,黑人的解放便如南非新国旗和南非足球队球衣上著名的“曼德勒微笑”一样,灿烂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然而微笑的眼角边,却不免带有苦涩的皱纹:曾几何时,南非号称“非洲唯一的发达国家”,科技水平、金融业和制造业冠绝全非,纺织、轻工和其它工业制品行销周边国家和欧美,在这些工厂工作的黑人,虽然饱受种族隔离的政治压迫和屈辱,但仅就收入而言,却远远高于周边任何一个邻国,以至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一方面许多非国大的仁人志士流亡邻国,寻求推翻种族主义统治,另一方面他们所去的这些黑人已获自由的国家,却有成千上万的自由黑人宁肯忍受比南非黑人更不堪的政治歧视,成群结队地跑去“沦陷区”,接受白人资本金的“剥削压迫”。

种族隔离制度的垮台,令黑人在政治上获得当家做主的“解放感”,但在经济上却是另一种概念:新政权上台后,虽然在民主和法制建设上获得巨大成就,但仅就行政效率而言却不进反退,国内治安和投资环境恶化,企业回报率低下,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最低时也高达23%,最高时有40%,个别省区(如夸祖鲁-纳塔尔省)一度高达70%,贫困人口占总人口43%。一些白人上层抱怨“黑人还没有我们当家时赚得多”,甚至许多下层黑人也认为,自己“赢得解放,却失去饭碗”。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南非国内饱尝转型苦痛之际,支撑南非制造业半壁江山的周边市场,却被新兴的洲外制造业强国,冲击得七零八落。

不仅如此,这些制造业大国还趁势攻入南非本土市场,在南非投资、设厂、开店,用南非企业难以承受的低价进行市场瓜分。

这样的局面不论南非白人或黑人、精英或草根,显然都是不能接受的。一些政治人物和派别力图将矛盾转嫁到外来资本、外国产品和外国人身上。不久前被刺的白人极端主义领袖特雷布兰奇等右翼白人声称,南非弄成这样,证明黑人的确不具备治国能力,认为出路在于确保和恢复南非白人的特殊利益;一些黑人工商界精英认为,来自亚洲的资金、产品冲击,才是南非经济问题的罪魁祸首,因此将矛头对准亚洲资本和产品,主张严格限制亚洲国家对南非投资,对亚洲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一些更激进的黑人团体则将怨气发泄到邻国来南非打工的黑人头上,在2008-2009年激起多宗针对外来务工黑人的暴力行为。

然而在南非始终不乏清醒的声音。德班工商会负责人马济布库就曾表示,如果抓住这类问题大做文章,最终只能让南非投资环境恶化,最终吃苦的只能是南非经济。在针对外国黑人劳工的暴力愈演愈烈之际,不少评论家指出,恰是由于这些黑人外劳的输入,让南非制造业成本不至于被亚洲竞争者甩得更远,将这些人驱逐出去,等于连廉价劳力带潜在市场一并拱手让人。一些欧洲分析家也指出,南非虽然“解放”,但黑人与白人间的磨合并未结束,曾经引以为傲的基础设施逐渐跟不上形势,当年的发电大户如今却成了缺电大户,黄金、钻石开采等支柱产业往往因缺电而开工不足、甚至停产,制造业的发展也被电力供应和基建不配套“卡脖子”,人们甚至一度担心,南非世界杯也将难逃停电冲击,以至于祖玛总统不得不亲自出面,以国家荣誉为担保,承诺“世界杯期间南非不会停电”。

也正是筹办世界杯,让更多南非人开始明白,“第二次解放”的动力,只能是释放南非自身的生产力,南非经济如舟,外企、外资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关键在于如何使用,如何规范。

今年5月13日,一笔总金额为2.17亿美元的中国对南非投资,却赢得了南非各方近乎一边倒的支持,这和当年中国工商银行55亿美元参股南非标准银行时的反应大相径庭。SA BC商业台的评论称,如此大金额的外资项目,允许外资持股比例超过50%,且没有遭到政治家、商会和劳工团体的异议,这本身也是颇不寻常的,甚至远在美国的《华盛顿邮报》也对此表示了关注。

这笔投资系在南非北部林波波省的年产110万吨水泥项目,由中非发展基金和冀东发展水泥有限公司联合投资,总金额2.17亿美元中,45%为股权投资,其余为商业债务,最终中方和南非方的持股比例为51%:49%,这个水泥项目,以及配套的2700千万发电等项目,都属于劳动密集型项目,且中方已承诺,90%的雇员将委托当地劳动部门招聘,充分保障当地就业。对于充斥大量失业劳力、苦于缺乏足够就业岗位满足要求的当地政府而言,此举不啻于雪中送炭。

世界杯的承办让南非建筑业得到发展良机,却也导致建材价格暴涨和供不应求,外商投资大型水泥项目,不仅可以解燃眉之急,还能纾缓因大量进口水泥而造成的交通运输压力。不仅如此,水泥制造业的发展,还可带动服务和其它相关配套产业的繁荣,给当地产业链注入良性基因,正因如此,项目受到了当地工商业界的接纳和欢迎。

水泥产业需要大量产业工人和初级劳动力,而这些正是林波波省所富余的,水泥项目一旦上马,最直接受益的,是即将在这一项目工作的劳动力及其家属,这些人多半是生活状况不佳、急需稳定收入和就业机会的贫民阶层。由于看得见实在的好处,这一项目受到当地社区和贫民的普遍欢迎,也自然在情理之中。

与中资合股的南非投资方,是当地致力于争取黑人妇女平等权利的机 构“ 妇 女 投 资 组 合 控 股 ”(W iphold),而在劳动力招聘和项目配套等方面,则充分尊重了投资所在地的法规和要求,如此一来,这一投资项目的受益方并不仅仅是两国政府和两国投资企业,当地政府、社区、工商界和普通民众,也都成为这个项目的利益共同体。

不仅如此,Wiphold的发言人指出,林波波省位于南非北部,与津巴布韦接壤,是南非贫困人口和外籍无业人员最集中的省份,且矿产等资源性开发项目,也较其它省份贫乏,当地的就业压力极大,由于失业人口多,社会不安定因素也多,给当地治安带来巨大隐患,就业形势的严峻也造成了家庭暴力的增加。大规模劳动密集型外企的引进,还可以起到化解社区不安定因素的独特作用。

和前几任黑人总统的精英面貌不同,祖玛是出名的民粹、草根总统,解决南非黑人的“二次解放”:就业、民生、发展问题,关乎其政治命运的长短,可以想见,随着南非世界杯的冲击效应,类似林波波项目的、能带来连锁发展效应的外国投资项目,将获得更多在南非生根、发芽、开花的机会。

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解放不易,“二次解放”则更加不易。或许世界杯的开场哨,会让更多的南非人对“二次解放”的道路,有更清醒、更务实的考量。

    进入专题: 世界杯   南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4003.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南方都市报评论周刊,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