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克·奥巴马:为什么要对华尔街进行彻底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2 次 更新时间:2010-05-20 12:22:24

巴拉克·奥巴马  

  

  【译者的话:美国总统奥巴马2010年4月23日在纽约库伯联合学院发表针对金融监管体系改革的演讲,本刊特将演讲的全文译出,以期对中国金融业的改革与发展有所启迪】

  

  很高兴回到纽约,也很高兴回到距华尔街几个街区远的下曼哈顿区。真的很高兴回来,因为华尔街是美国金融业的心脏。距我上次在这儿演讲已经两年了,在这两年中,我们的国家经历了艰辛的历程。超过八百万人失去了工作,无数的小企业被迫关门,上万亿美元的储蓄受到损失。这迫使年纪大的员工推迟退休,年轻人推迟毕业,企业家放弃了创业的梦想。作为一个民族,我们被迫采取前所未有的手段拯救我们的金融体系和经济。

  从我们所作决策的结果看,尽管有些还不尽如人意,但我们已看到了一些希望。经济快速萎缩的一年多前,我们平均每个月失去75万份工作,现在美国的工作岗位在逐渐增加、经济正在回升。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近三十年来最快的经济恢复速度。

  今天,尽管我们可以说已实现了技术上的恢复,但实际上,直到除了华尔街外的其他街区也可以感到经济的恢复、上千万在找工作的邻居都找到工作、工资可以平稳增长,我们才能说我们的经济真正地恢复了。我们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恢复经济的同时,把我们的经济建设得比以往更强大。我们不希望我们的经济仍有以前的缺陷,这就意味着我们首先要找到引起这场灾难和混乱的根本问题所在。

  引起这次经济萧条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本轮我们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可怕的金融危机,而造成这次危机的原因就是从华尔街到华盛顿的责任缺失。这使得世界上许多大型的金融机构陷入了困境,美国的经济也险些被拖进第二次大萧条。

  2007年,在最糟糕的危机开始之前,我来过纽约谈到了责任缺失。很遗憾,后来所发生的事件一一证实了我当时的评价。我今天再讲一遍这个问题,是因为这是我们从这次危机中得到的最本质的教训,是为了我们将来不再重复这个问题、不会再犯错误。任这些错误恣行的后果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你们所不能接受的,美国人民所不能接受的!

  就像我在两年前说的那样,我相信自由市场的力量,我相信一个强有力的金融业可以帮助人们融资、贷款以及投资。这也是美国之所以成为美国的一个原因。但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并不是一个让人为所欲为的自由执照。一些华尔街人忘记了他们用来交易或者作为杠杆交易的每一美元都是那些普通家庭用来购买住房、支付学费、储蓄养老以及创业用的资金,华尔街发生的事情直接影响了整个国家、整个经济。

  我曾讲过我们需要在21世纪建立经济发展的基石,由于金融业的重要性,华尔街的改革是这个基础的绝对的出发点。华尔街改革是必不可少的,否则美国经济就如同建在沙滩上的大厦,美国的普通家庭、商业经济以及世界经济将可能再次遭遇危机。这就是为什么我强烈感觉到,我们必须要实施一套适时的、合理的规章以确保在华尔街的问责制,并保护我们的金融体系的消费者。现在,众议院已经通过了实现这些改革的综合计划,这是一个好消息。参议院正在通过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辩论制订金融改革计划。尽管各行业的说客都竭尽全力地使这一立法符合其各自的特殊利益,但这两个法案终将使目前有缺陷的规则得到明显改善。

  我肯定,一些说客是代表金融业的利益,因为有人花钱请他们做这些事。但是我今天在这里——面对行业的巨头演讲——因为我想请你们加入我们,而不是和我们站到相反的立场上。我相信这些改革最终不仅符合我们国家的最大利益,也符合金融业的最大利益。我今天的演讲就是为了解释我们将要进行一个什么样的金融体系改革以及它的重要性。

  第一,参议员正在讨论的法案将开辟我们前所未有的道路,它在大型金融机构陷入困境时可以保护金融体系、宏观经济以及美国的纳税人。如果再发生雷曼或AIG之类的事件,我们应该如何做才不会迫使我们的纳税人买单或者使我们的整个体系受到牵连。

  如果一个普通地方银行破产,我们会通过FDIC保护存款人的利益、维护银行体系的自信,这样的机制的确很奏效。消费者和纳税人的利益得到了保护,只是企业主和管理层的所有者权益受到了损失。但是我们国家还没有这样的机制可以控制像雷曼兄弟这样的互相有业务关联的一群大型的金融企业的破产。

  这也是为什么当危机开始时,我们不得不紧急地讨论关于那些有成千上万的雇员、资产上千亿美元的世界最大的公司的重大决定一直到深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得不动用纳税人的钱去拯救整个经济于水火之中。现在,这笔钱已经被偿还了,而且政府还在敦促这些大型金融公司为此支付一笔费用以弥补所有的,甚至是一分一厘的损失,因为美国人民本来就不应该陷入那样一种境地!

  但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体系在对无辜的人民和企业造成最小危害的情况下关闭这些公司。从一开始,在大型金融企业摇摇欲坠时,我就坚持由金融业而不是由纳税人承担起这些费用。我们的目的是使纳税人不再因金融机构 “太大而不能倒闭”而承担后果。

  现在正在进行一个关于如何以最佳方式确保纳税人在这个过程中避免受到伤害的辩论。我鼓励那样一个合情合理的辩论。但是它不太合理的方面是提议鼓励未来的纳税人参与紧急援助。事实上,正是现行的体系导致了巨大的、代价昂贵的纳税人紧急援助,只有改革才能在将来避免这样的结果。换句话说,这场改革的目的应该使纳税人紧急援助成为历史,不应使任何人在这场辩论中受到愚弄。顺便说一下,这些变化应该是在该行业内建立激励机制,以确保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拖垮整个经济。

  为此,该法案也将制定沃尔克规则,这个规则以坐在前排的这位高个子先生——保罗·沃尔克的名字命名。沃尔克规则非常简单:它将对银行的规模和银行机构可以承担的风险设定一定的限制。这不仅可以使我们的体系免于危机的困扰,而且还可以使我们的体系在国内和全球市场有信心做到更强大、更有竞争力。市场依赖这种自信。引起过去这两年混乱局面的部分原因是我们缺乏这样一个清晰的规则以及正确的实践,正是由于人们不相信我们的体系对投资来说是安全的,结果使我们大家都深受其害。

  因此,通过实施这场改革,我们将确保我们的金融体系以及我们的经济继续在世界上继续领先。首先,就要确保在一个公司陷入困境时,不要把整个体系都拖垮或使纳税人被迫为紧急救助提供资金。

  第二,改革会给许多金融市场带来新的透明度。如你们所知,部分导致这场危机的原因是诸如AIG和其他作出巨大的冒险赌注的公司蔑视问责制,以及不恰当地使用衍生工具及其他复杂的金融工具。事实上,很多金融工具的应用是如此不透明、混乱和复杂,以至于企业内部的人都不懂这些,更别说那些负责监督它们的人。监管机构根本没有充分认识到这样一个巨大的赌注。难怪沃伦·巴菲特将这种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买卖这些金融衍生产品形容为“买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就是为什么改革将会确保这些交易在阳光下进行。

  目前这些改变引起了很多关注,所以我想重申:这些金融工具可以在我们的经济中起到合理的作用。它们有助于降低风险和刺激投资。有很多公司合理地使用这些工具管理波动的价格、货币以及波动的市场。例如,一个企业可能通过购买金融产品对油价上涨进行对冲,以确保稳定的燃料费用,所以航空公司可能有兴趣把价格锁定在一个理想的水平上。市场本应该是这样运转的。问题是这些市场在经济的黑暗处运转,监管机构无法监管,公众也无从监督。因此,这些鲁莽的做法一直猖獗以致风险累积威胁到我们的整个金融体系。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改革的目的是提倡合理的经济活动,但同时避免盲目冒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保证标准化的衍生金融产品在企业、投资者、监督者等的监督下公开地交易。

  令我感到鼓舞的是,本周一位共和党参议员与民主党人取得了共识,使这个问题取得了进展。这是一个好兆头。因为不采取行动,我们将在我们的金融体系中继续看到高杠杆、监测松散、危及纳税人和经济的赌博。只有那些害怕我们所提议的监督和透明度的人才不会通过这些审议。

  第三,这个计划会实施前所未有的最强的消费者金融保护。这是绝对必要的,因为这次金融危机不仅源于华尔街总统套房里作出的决定,还源于全美有抵押贷款、信用卡和汽车贷款的人们在厨房桌子周围作出的决定。虽然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贷了他们知道或应该知道他们不能负担的贷款,坦率地说,他们被精美的印刷品中有欺骗性的条款误导了。

  几家公司像强盗一样剥削他们的客户,我们的整个经济也由此变得更加脆弱。上千万的人们已经失去了家园,还有数以千万计的更多的人的家园在跌价。不管你是在亚利桑那州做建筑,在俄亥俄州出售房屋,还是在修理加利福尼亚州的房子,或者您在佛罗里达州使用您的家庭资产以启动小企业……几乎所有的经济区域都深陷其中。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在我们的金融体系中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保护和更多的权力。这不是扼杀竞争、扼杀创新,正好相反,这是为了可以有一个专门的机构设置基本的规则,守护我们的金融体系中的一般民众,我们将在消费者作出财务决策时提供明确和简洁的信息。所以,公司将以传统的方法提供更好的产品,而不是竞相提供混乱的产品。这意味着将为消费者、为企业提供更多的选择,使我们的金融体系更稳定。除非你的商业模式依赖于蒙蔽消费者,那么这些新规则没有什么可以令你担心的。

  第四,这些华尔街改革将赋予股东在金融体系的新权力。股东们会在高层管理人员的薪酬问题上有话语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在企业选举中给予股东更多的权力,让投资者和养老金持有人有权利决定由谁管理他们存放积蓄的公司。

  美国人并不嫉妒任何获得成功的人。但是我们看到以往甚至目前仍有数额巨大的总裁红利,尽管这些公司还依赖纳税人的援助、他们带来巨大风险正威胁我们整个的体系、他们的公司正做得很糟糕,这有违我们根本的价值观。

  不仅如此,我们已经看到由这些高额工资和奖金派生出的荒谬的动机,导致了风险从而导致了危机,使我们不得不严格地关注公司的下一季度的表现,关注其明年或下一个十年对公司的损害。而且这些工资和奖金还导致一种情况,即至少在这个过程中剥夺了大部分的股票和养老金持有人本应有的那一点话语权。这必须改变。

  我以上列出了一套华尔街改革的政策。这些改革将使纳税人紧急救助成为过去,这将使复杂的金融交易走出阴影,这将保护消费者,这将给予股东更多的在金融体系中的权力。但是让我们面对现实吧,我们的确也需要在华盛顿实施改革,因这些变革而引起的辩论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我是说,我们已经看到金融业的说客聚集在国会山,我们已经看到企业花费数百万美元来影响这一辩论的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了误导性的论点,这些论点不是用来改善法案,而是为了削弱或扼杀其于摇篮之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两党在这个过程中在这些力量的压力下所作出的让步,即使我们已承认大家说的都是常理,但没有一个理想的方式解决导致我们的金融部门乃至整个经济风暴的根本问题。因此,尽管我们看到华盛顿的游戏依旧,但我相信我们能够而且必须将压倒这些阻碍变革的力量。我们必须要变革。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来到这里。

  请允许我这样说,在金融部门的你们,和我们的意见难免有分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得在两个极端之间作出选择。我们不必选择没有适度的保护的自由市场或是有繁琐的规则阻碍企业和压制创新的市场。那是错误的选择。我们已经从我们刚刚历经的危机中得到了最好的例证。

  在让市场无干扰地发挥作用与政府干预以防止市场下跌之间一直存在着平衡。正是我们自建国以来一直辩论的平衡才使我们的国家跟得上不断变化的世界。继续这项辩论,可以使我们清楚如何把平凡的原则应用于每一个新时代,我们必须确保我们不偏离一条路也不会偏离另一条——我们的经济仍然像过去那样是动态的。所以,是的,这次有争议的、不断升温的辩论的最终结果将会使美国更强大,使我们能够(在新时代)适应和发展。

  我最近读了一篇《时代》周刊的报道,我觉得能说明这一点。“上周所有曼哈顿的大银行都异常惊慌,大银行家们愤怒和惊讶地互相对视,一个法案刚刚获得通过……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针对其机构的可怕制度……他们认为这样的制度不仅会剥夺他们的职业自豪感,而且会使美国银行的数量减少到最低水平。” 这是发表在1933年6月《时代》周刊上的一番话。那个造成了这么多的恐慌和关注的制度就是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它已成功地使几代的美国人受到了保障。

  最后,我们只有以基本保障来防止权力滥用、及时检查创新过度,我们的体系才会发挥作用,我们的市场才是自由的,才可能确保它按照规定获利,而不是拿体系的规则当儿戏。这正是我们已经提出的旨在实现的改革。它确保我们的经济对于消费者来说是有效的,对投资者来说是有效的,而且对金融机构来说是有效的。换句话说,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是有效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正在努力使其得到通过。

  这个教训,不仅是这场危机的,而且是美国历史的。因为最终华尔街和其他普通的街道两者之间并无分界线,我们将作为一个民族一起荣辱与共。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们所有人站到我的立场上来,和我一起推动这场改革。对于在金融业工作的你们,我希望你们,不仅为了你们行业的利益,也为了你们国家的利益和我一起努力。(本文系美国总统奥巴马2010年4月3日在纽约库珀联合学院关于金融体系改革的演讲,编者略有删节,标题系编者所加)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77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