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新世纪“国风”集大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52 次 更新时间:2004-03-06 11:41:08

王焱  

  

  凡是对当下文化现状有所思考的人不难发现,20世纪90年代以来,知识分子的蜕变和分化,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文化景观。知识分子从庞大的国家主义话语体系中分裂而出,经历剧烈的动荡和改组,分化为诸多拥有不同的价值观念、立场、利益分额以及话语方式的群体。这些变化为21世纪文化话语形态及文化批评勾勒出混乱的轮廓,也为新的话语运动的崛起提供了重要契机。

  

  当下的文化话语形态大抵可分为四类:学院官僚主义、媒体消费主义、网络游击主义、话语的“民间文本”与“独立叙事”。学院官僚主义的权力主义立场及其话语形态的主流性导致了其丧失了自身的文化批判性,媒体消费主义的市场主义立场及其话语的资讯性注定了其自身的文化速朽性,网络游击主义的江湖主义立场及其大话式言说方式决定了其自身颠覆的非原创性。学院主义利用过剩的西方学术术语和晦涩的学术语体,以期凌驾于公众之上,维系话语的权威,从而制造了大量与公众无法交流的自闭性文本。而媒体主义虽然具备足够的敞亮性,但却完全丧失了其独立性,成为某种话语势力的形象大使。网络主义则仅仅满足于在网络丛林中打一场文化游击战,在“无厘头”式的话语狂欢中获得颠覆的快感,啸聚而至,转眼又一哄而散,放弃任何重构文化批评正义体系的努力。这三种文化形态均不符合“人本主义”的文化理想。在这三者信念的支配下,新批评话语的秩序、健康的公共话语的营造,都只能是一种乌托邦的神话。

  

  而话语的“民间文本”与“独立叙事”则不然,它不依赖任何外在的话语势力,在保持了话语的原创性以及批评家个人独特风格的原创意识的同时,也比较清晰地表达了独立的非国家主义立场。这种民间文本从个人话语立场出发,在“大众——民族——国家”三位一体之外进行原创性话语的建构和“独立叙事”,并借此向真正的“人本主义”回归,确立以独立个人为“本”的“人”的话语体系和“敞亮语法”。

  

  而这次由在中国文化界久负盛名,并极具文化号召力和吸引力的朱大可和另一著名新生代批评家张闳主编的《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就堪称新世纪中国“民间”文本和“独立叙事”的集大成者。该书收集的文章,大部分都是民间话语的产物,它们显示了存在于中国民间的文本叙事的基本状态。它的出现已然成为或即将成为新世纪浓墨重彩的一次先锋文化事件。

  

  《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是2001-2002年中国内地文化成果的一部“国风”式双年展。其内容包括年度文化批评的精华文献、流行关键词及其阐释、文化事件年表等三大部分。“文化批评文选”部分囊括了文学批评、电影批评、艺术批评、音乐批评、大众文化批评等各种文化批评形态的文选。单从文选的名称和选题上,就感受到该书非同一般的新锐气质与民间品格。如“革命的‘灰姑娘’”、“狂奔的女性政治学”、“摇滚的权力、梦想与蜕化”、“你好,我是混地下的”、“作为欲望迷宫的酒吧”、“黄段子:一种以色情面貌出现的反色情材料”、“封面女郎:凝视•面容的形而上学”……“文化关键词”部分收录了2001年以来,频频亮相于大众传媒、活跃于茶前饭后的极具当下文化概括力的鲜活词组,如“Flash”、“反恐”、“韩日世界杯”、“刘嘉玲”、“《流星花园》”、“蜡笔小新”、“鸡过马路”等等,并给予这些词组以蛇打七寸、妙不可言的解释。略举一例如下:“[沈冰]央视女主持人沈冰在中央电视台二套的几档节目中打拼多年都没有挣到日韩世界杯的一刻为自己带来的风光。顶住了多家媒体‘小骂大帮忙’式的冷嘲热讽,这位新一代‘美女主持’的代言人的脱颖而出,毅然决然地把这个时代美女的神话进行到底。不管对足球而言是否是个白痴,女人最原始的资本才是关键。这一定理在文学界也屡试不爽,证明了在这个时尚的年代总还有一样挥之不去的传统”。“文化事件”部分则按编月史的体例“零叙事”地记录下自2001年以来的文学、美术、音乐、电影、电视、戏剧、建筑、媒体、时尚等事件。为从事文化学习、研究、批评、探索的读者提供了一份珍贵的文化档案。

  

  整本书的编选立场都明显倾向于民间和自由个体,力求突破传统年鉴体例,展现出更为开放和前瞻的状态,是一本民间的重大文化采风“备忘录”。正如它的名字所示,它将成为人们巡视中国文化现状的精密地图,帮助读者按图索骥,从中发现最新文化发展轨迹和成果。

  

  建构批评者敞亮的独立叙事以及自主的话语权,正是该书编撰者的基本理念。他们希图通过一种“国风”式的文本采集作业,为那些独立叙事的声音在飞速行进的历史中存档,令其成为新叙事行动的参照文本,或是为知识者的存在提供一种新的话语选择。该书今后每年一卷,旨在密切追踪中国文化流变和未来动向。

  

  《21世纪中国文化地图》,朱大可、张闳主编,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11月出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75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