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危机就在那里,你怎么可能不受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11 次 更新时间:2009-05-12 10:18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樊纲 (进入专栏)  

见底不一定到底

世界经济危机的情况,应该区分两种波动,一个是金融危机,一个是实体经济的危机。

金融危机,我个人认为应该已经见底。见底是什么含义呢?我已经看见底在哪里——不一定已经到了底,但是我知道那个底在什么地方。也就是说,金融的窟窿在什么地方,金融的窟窿大概有多大,基本是知道的。不会再有像去年雷曼兄弟、不会再有像前一段日子的AIG、花旗出现让人措手不及的感觉,我觉得那个时期已经过去了。还有就是东欧的问题有多大,大家基本也都知道。一旦你知道了就会采取措施、采取防范,就不会引起大的振荡。

也许还有一些窟窿没有看清楚,比如说美国商业地产、信用卡等等还有一些窟窿没有曝出来,但是这个规模基本上已经知道了。一些大的商业银行坏帐剥离出去,剩下的业务、好的业务、运行的业务有多少,都知道了,不好的业务剥离出来有多少,大家都知道了。政府根据已经知道的数据相应地制定一些救助计划、一些防范措施。这个意义上咱们是见底了。至于什么时候清理完?什么时候信贷萎缩能够消除?大家什么时候能够正常贷款?还不知道。

我想就金融而言,金融危机走过百分之六七十,不等于实体经济走过了百分之六七十。

世界经济不景气至少三到四年

实体经济现在在什么状况?今天早上奥巴马在白宫召集经济顾问开会,说美国最近有一点好迹象,但是他说仍然非常的脆弱,仍然不确定是不是现在就复苏了。

最乐观的说法,在出台的一系列政策、调整下,美国经济今年四季度就可以出现正增长,明年就可以出现复苏。我不太相信美国今年四季度就可以恢复正增长。

我个人认为,就世界经济而言,就美国、欧洲、日本等中心国家而言,经济衰退不能说刚刚开始,也还处在早期阶段。早期阶段什么意思?大规模的解雇还远远没有完成、大规模的工厂关闭还正在进行当中,还远远没有结束。

现在美国失业跟中国失业有一个大的差别,中国迄今为止失业基本是低端人群,民工、打工仔,高端基本没有失业。而美国这一次是高端失业,是华尔街精英们,是过去挣钱最多的、购买力最多的这个群体失业——你想想这个后果。中心国家的房地产市场已经低迷两三年了,尽管最近出现了一些恢复的迹象,譬如开工率、按揭贷款有所增加,但现在利率这么低,按揭贷款显然更具有吸引力,我觉得这些还不足以说明复苏。这三大经济体两年是负增长,今年可能深一点、明年浅一点,但是两年负增长的可能性现在是在增加,而不是在减少。过了这两年以后,这三大经济体仍然会有一段低增长时期、零增长,再有一两年时间。

美国政府的说法,是要乐观一点,要鼓气、要有信心,乐观一点。市场上极端悲观的观点,认为美国需要八到十年才能恢复,最悲观就是说还得再经历一次大萧条,甚至还有人认为,除了大萧条,我们还得打一战,像世界大战那样的。

我的基本判断是,世界经济不景气至少三到四年的时间。

“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

金融危机的大小和程度,不是以绝对规模计算,而是按照有毒证券、银行坏帐这些坏的金融资产和GDP的比例关系来衡量。1929年的时候,尽管当时也是股市泡沫、楼市泡沫,那些金融资产和GDP的比例比起现在低得多。这一次金融危机一定是历史最大的。

关于这次危机,现在大家说得多的是监管不力,缺乏监管。但为什么这一次疏于监管?美国经历了以前的危机、大萧条,过去有那么多制度防范危机,都知道衍生工具会有风险,为什么仍疏于监管?我认为这都和过去几十年美元为本位货币制度有关系。

二战结束以后,美元在布林顿森林体系下成为了中心货币——它不是本位货币,美元还是跟黄金挂钩的,其他货币不需要跟黄金挂钩,都跟美元挂钩。

美元一旦获得中心货币地位,越印越多,撒向全世界。美元越印越多,黄金比例越越小,后来美国都兑付不起黄金,最后到了1971年的8月15日,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向全世界宣布,美元跟黄金脱钩,单方面撕毁了布林顿森林体系。

布林顿森林体系崩溃,人类从此脱离了金本位,彻底脱离金本位,没有一个货币再跟黄金挂钩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元成了本位货币。

美元成了本位货币、脱离黄金意味着什么?本来是一个为私利服务的国家货币,变成了全球国际货币。以前黄金是约束它的,这个时候宣布不兑换黄金了,你们手里是一张废纸了,从此提出以美元为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美元继续当做国际货币来用,而它又不受任何约束。

你美元为本位,不受黄金约束,利率就发生变化,进入了浮动利率时代。这就产生了一系列的结果,这件事和我们现在的危机整个是相关的。这样一个制度立刻产生两个结果:

第一,美国的金融风险随着美元撒向全世界,由全世界为它分摊。不说这一次全世界金融机构买了美国有毒证券,美国资产撒向全世界,形成了这些问题;而且大家每天都在说,我们两万亿资产当中美元资产面临贬值的风险。总之,美元过多、美元流动性过剩的这些风险,全世界为它分摊。

第二,因为风险都扩散了,扩散到世界各地,美国作为金融中心国家,作为为全世界服务的金融市场,在美国自己的金融体系当中,他们感受到的风险就很小。美元撒向全世界,变成全世界老在那里出问题,出问题都是别人的问题。它老是不出问题,都是别人的问题。

比如说多印钞票,多印钞票对其他国家有什么苦果?就是通货膨胀,至少是通货膨胀。任何国家多印钞票,通货膨胀一定是自己承受的,但是美国可以让全世界为它分摊,通货膨胀可能撒向全世界,美国的通货膨胀不高,但是全世界流动性过剩,好比前两年,由于美元大量进入,我们流动性过剩,它自己感觉通货膨胀率比较小。

逆差是什么意思?你买的东西比卖的东西多,你买东西要付钱,拿什么付?人家不接受你本国货币你拿什么付?那得借钱,或者别人到你那儿投资,一些外汇来了,换成你的本币,你用这个外汇付钱。再比如,如果一个国家有连续三年的外贸逆差,会是什么情况?第一年有逆差的时候,有人借你钱;第二年,继续借你钱,你又补上了。第三年,人们就要收回贷款了,老帐收回,新帐不借你了。这个时候开始出现外资流出、储备下降等等的,你就出现金融危机、出现国际收支的危机,这就是97年韩国、泰国曾发生的事情。什么是国家破产?国家破产含义就是你这个国家还不起外债了。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有三年以上超过3%的贸易利差,否则你一定有金融危机,你一定会货币贬值。

但是这些问题美国就没有,美国永远不会有收支危机。为什么?昨天欠的债,今天印钞票还上了。所以美国可以在十几年里保持5%以上的贸易逆差而继续运转,所以美国人可以吹,“我们就是可以只花钱不存钱”。这就是美元的特殊地位。

但是你那么大的一些赤字,长期不储蓄,自然就是金融泡沫。虽然可以暂时补上,但是泡沫总有破的时候。

多印钞票总是有后果的——国内没有,国际上也有。你长期那么多的外债、长期那么多赤字,最后美元就得要贬值。

一个国家货币贬值了,会对该国家造成正反两方面的后果:贬值后贸易出口竞争力可能高一点,但相应地国际收支会更加不平衡。因为你的钱不值钱了,你自己的资产,在世界上的资产都会贬值,你要还债就要用更多的本币还债。任何国家都不愿意贬值,而美国呢?作为本位货币,货币贬值的两个好处它占到了:出口竞争力增长,货币不贬值,它的资产也不贬值。

前两年我们金融帐户迅速增长,有时候一年增长比重是两千多亿,比我们外汇储备帐户还多。那时候大家说全世界资本都跑到中国投机,其实这后面都有一个因素——美元贬值,或者说是美元升值导致的我们所持有的国际资产的价值的变化。

对我们来讲,人民币如果贬值了,人民币资产缩水,随之我们持有其他国家资产债务都升值。美元贬值、升值,美元资产变不变?美元资产不变,美元资产价格不变,感觉不到风险,但是美国所持有其他国家的资产会相应地随着美元的升值而贬值。

一个国家的货币作为本位货币导致金融不对称,在金融市场上,特别在美元金融市场上就特别使人们容易忽视风险,因为看不到价值变化后面隐藏着的那些关系。

这个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这些年美元不断贬值。现在大家都知道,印了那么多钞票、发了那么多债,美元还是贬值。它的贬值还表现为不是它的问题,而是你要升值的问题。因为它是本位货币,它不会贬的,它要贬值你就得升值,对不对?表现为你的问题,之后它对你施加压力,是你的升值才完成了它的贬值过程,而你不升值,它还认为是你的问题,你拒不升值,它说你操纵汇率。这些复杂关系,美国议员怎么能搞懂?永远都搞不懂。你不升值它贬值不了,贸易逆差就压你去升值——永远表现都是别人的问题,都不是它自己的问题。

所以,有诺贝尔一位经济学家,在说到这个事的时候就会引用当年一句名言,是美国财政部官员对法国财政部官员说的一句话。

法国财政部官员当时提出,你们造成这么多问题,你们美元怎么怎么样?

美国财政部官员回答,“是,这是我们的货币,但是它引起的问题是你们的问题。”

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导致在美国金融市场上面长期产生的风险越来越深;因为看不到有风险,它当然就疏于监管。格林斯潘们也不是不懂风险的事情,但是他们觉得怎么老是不出事,老没有问题。结果就是泡沫越鼓越大。这不是简单的美国房地产泡沫,这是美国成为本位货币之后,几十年形成一个国际金融大泡沫的一次性破灭。

在增长过程中消化问题,人类整体的痛苦会小一点

最近还有人争议,政府不救市是不是最好的?

政府救市肯定有它的问题,肯定会产生坏的副作用。但是经济学从来不讨论有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经济学只讨论在都有问题的方案当中哪一个是相对最好的。

你说救市不好,你反过来想想,现在不救市结果会是什么?不救市,你说让那些华尔街肥猪都破产?华尔街肥猪破产是什么呢?他破产了,后面是千百万无辜的低收入阶层破产、饥饿、失业。这些有罪的人犯的罪,使大量无辜的人受到牵连。这个时候先把他们托住再说。

你说一次就阵痛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大萧条给人的教训就是:你一次的阵痛可以是几千万人的失业、饥饿,然后还打了一次世界大战,死了两千万人,1954年世界经济才回复到1929年水平。说长痛不如短痛,短痛还得25年。对吧?如果把问题限制在问题本身范围里,采取措施使整个经济还能够增长,在增长的过程中消化问题,人类整体的痛苦会小一点,整个社会的痛苦会小一点。

有了各国的联手救市计划,有了一些救助计划,我相信这一次不会那么大的萧条。但也不能期望这么大的危机产生的这么大一个波动,一年、几个季度就能过去。美国说今年就能复苏,我不相信。两年的衰退,一两年的低迷,世界市场,三四年的低迷状况,我们应该做好思想准备。

危机在那里,你怎么可能不受影响

我们再讲讲中国的情况,中国到什么程度了?

我们必须理解,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是两种情况。中国经济本身,我们就在进行调整,没有世界经济危机,我们现在也在调整当中,深度没有那么深而已。而且特别重要的是,能不能恢复,很大程度取决于我们自己调整过程的表现。

调整什么呢?我们这几年防过热,07年增长速度达到了13%,历史最高是14%,应该说有了一定程度的过热。从07年四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开始实现了调整,增长速度就开始下降。到了08年,前三个季度下降了将近四个百分点,九月份的时候已经是9%了。本来还会继续往下走,但不会突然那么深,九月份雷曼兄弟破产,金融海啸恐慌期一下子来了,第四季度掉了3个百分点。

因为我们主动的采取了一些措施抑制经济过热,包括主动采取了措施防止楼市泡沫过热,也采取一些措施去挤压外贸的顺差等等。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尽管出现了经济过热,一定程度的经济过热,投资过热,过剩生产能力,但泡沫不大,房市的泡沫应该说多数地区刚刚开始鼓起来被压住了,没有像美国那样。没有大的泡沫,就不会有大危机。

本来泡沫不大,调整也比较早,其他国家市场没有恢复,我们开始恢复,这也正常。我们是不是早一点走出困境?早点走出低迷?由于我们自己主动采取一些调整,由于我们经济比例关系总的来讲还是比较正常的,由于我们的问题不多,回旋余地比较大。从比例关系来讲,应该说相对是最好的。中国经济确实是世界上最好的经济之一。

我们货币政策一直比较谨慎,流动性过剩问题不严重,我们银行体系没有受太大的冲击,我们现在坏帐率比较低,我们银行成了世界最大的银行。两年前我们谁也想不到外资银行从上面一个一个下来,我们的银行一个一个上去了。这么大的外汇储备,这么大的外储备是问题,但是危机来了,有钱总比没钱好,回旋余地也是比较大的。

现在有人说中国能够提前走出低迷,但我不同意这句话。什么叫走出危机阴影?危机在那里,你就一直在阴影里面,你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呢?应该是摆脱低迷,恢复正常增长,摆脱衰退状态,摆脱增长率下滑的状况。

就我们自己的调整,从13%降回到8%、9%,四五个百分点那是多少GDP啊,一大批产业受到冲击,一大批企业受到调整,这也是痛苦的过程。

这一次调整过程,不是一年调整能够完成的,甚至不是两年调整能够完成的,也许需要三年时间基本完成调整。我们高增长五年,13%,应该说不大不小的泡沫,调整过来,上一次我们用多长时间?七年。这一次如果用三年的时间能够调整过来,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的长期问题更多一点

大家老问,是不是有新政策出台?

已有政策还没有落实,先看看效果,你现在指望新的政策也不合适、也没有理由。

危机也总会过去,有了全世界各国的联手救市,大家共同来应对危机,这个危机比过去可能更快一点过去。真正需要思考的是长期问题了。

我们的长期问题更多一点,需要改革,进一步改革,进一步调整经济结构的问题。

长期来讲,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储蓄太高、消费太低。短期说要提高消费,太难。所以我们不得不靠政府投资刺激经济。短期投资,发一点消费债,或者家电下乡。家电下乡刺激多少需求?最近有一个调查,农民消费率是99%,那个钱都花了,很多农民钱都花了,孩子上学还没有着落了,你说你能从农民那面扣出多少需求来?真正问题是调整经济结构。

资源税问题、国有企业垄断性分红问题,所得税过高,中等收入阶层所得税过高问题,社保体制问题等等,这些体制改革,才能解决中国储蓄率过高、消费过低的根本问题,这不是短期政策能够解决的。短期政策你要花钱,花钱得有一个说法、得有一个制度。社保体制不改革,你想给农民花,怎么花?他自己帐户都没有建立。

长远来讲,中国要想再实现30年增长,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的国企垄断问题、民营经济发展的问题、包括金融市场进一步发展问题,我们这一次逃过一劫,但是逃过一劫原因之一,我们很谨慎,中国是对的,这一次是中国的谨慎得到了回报。我们没有听国际顾问、专家们的建议,马上开放市场什么的,我们非常谨慎,逐步开放、逐步改革,这是对的。但是反过来这一次危机也反衬出我们还多么的弱小、多么的不发达。

大家知道当时美联储救市第一个举措是什么?是禁止股市上面对金融机构的股票做空。

有股指期货你才能做空、做多,你才能做这个,我们连这个都做不了。我们整个经济发展,我们金融工具、我们的创新,还是很低水平的。我们这一次躲过一劫,是小孩不生大人病。因为我们慢慢长,而不是拔苗助长,所以长得更好。人家会说中国小孩长得很健康,但毕竟你还是小孩,毕竟还需要发展。

别再瞧不起实业

这一次金融危机给我们教训是回归实业,别再瞧不起实业。金融业要发展,服务业也要发展,但是它们跟实业要有一个比例关系,脱离了这个比例关系,盲目的又去搞什么高端服务业,赶超美国、赶超发达国家,那是另一个陷阱。

我们的人均GDP才两三千美元,美国是发美元国家,是为世界服务的金融市场,所以它的服务业大一点,我们的经济结构要是跟美国一样,就完蛋了。

世界上服务业所占比重最高的是冰岛——90%服务业,10%捕鱼。这一次国家破产以后,冰岛总理在电视讲话中说,我们还是多去捕一点鱼吧。我们中国这个发展阶段搞一点制造业,有什么不好?只要天下有人穿皮鞋袜子,就一定要有人制造皮鞋袜子。除非你跟我说建楼不要钢铁水泥,用电脑打出来就可以,只要有钢铁水泥的需求,就有人生产钢铁水泥。不是做电脑就好看,做皮鞋袜子不好看,皮鞋袜子意大利做得也很好看。做企业最重要不是你做什么,做企业最好看是挣钱,不挣钱就不好看。

最近《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刊载了一些文章,谈发达国家也要重视制造业,也不要盲目脱离制造业。实业倒闭破产,我卖废铜烂铁还可以卖一点钱,金融说没就没了。

实业来钱慢一点,但是稳定一点。金融来钱高一点,但是风险大一点。各行各业,只不过风险大的,当时挣得多一点,但是风险来了,损失又多一点。从逻辑上讲,都取决于你自己能不能做,会不会做,能不能比别人做得好。而经济结构也不是政府定的,也不是学者定的,经济结构,只要我们有这个要素,是市场供求决定,有怎样的供求就决定怎样的结构。

这些问题,从企业角度、经济发展角度,也是我们的教训。

(本文根据樊纲于2009年4月11日在国家会计学院国际会议中心的演讲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阅。南方周末专稿)

进入 樊纲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7142.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