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且看美国如何度过金融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59 次 更新时间:2023-03-24 15:08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乔新生  


当地时间3月21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出席美国银行家协会举办的活动发表演讲时披露,美国此次银行业出现的问题与2008年金融危机并不相同,美国银行系统比较稳健。当前的形势是,一些银行出现了挤兑风潮。这对于美国银行体系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一旦小型银行受到冲击,美国联邦政府可能有必要继续采取干预措施。

这是美国“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破产倒闭,被美国金融保险机构接管重组、美国“第一共和银行”股票价格持续下跌,美国金融行业风雨飘摇大背景下,美国财政部长作出的最新表态。

金融危机通常以支付危机表现出来。此次美国之所以爆发金融危机,是因为出现了挤兑风潮。此次金融危机与2008年金融危机何其相似乃尔。

自从上个世纪克林顿政府签署金融现代化法,允许美国组建金融超级市场以来,美国银行业两极分化。华尔街投资银行通过投资入股保险、信托、证券、评估等金融机构,形成了庞大的金融集团。金融集团下属机构环环相扣,不断从世界各地掠夺财富,支撑美国虚拟经济。而一些中小城市的中小银行,要么借助于当地企业存款,经营存贷款业务;要么承接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金融分销业务,在美国金融市场分一杯羹。

“硅谷银行”破产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这是一个主要依靠为科技企业提供存贷款服务发展起来的金融机构。“硅谷银行”出现支付危机,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盲目投资,购买大量长期债券,从而导致入不敷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硅谷科技企业创新动力不足,许多科技企业“吃老本”,从而导致存款大幅度减少,支出大幅度增加。

科技企业纷纷裁员从一个侧面说明,美国科技创新机制出现问题。为美国科技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机构在现行监管体制下,根本无法规避金融风险。假如美国经济持续低迷,美国科技创新没有出现奇迹,美国爆发大规模金融危机将会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虽然美国财政部长强调,应当“重新审视银行监管制度,并且考虑是否适合银行业所面临的风险”,但是,必须承认,美国财政部对美国金融市场改革话语权有限。决定美国金融行业发展的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国财政部长虽然曾担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有着较好的关系,但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现任主席作出决定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到联邦储备委员会作为私人金融机构的切身利益。

国际社会关注的目光集中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如果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继续提高利率,那么,这场危机可能会持续下去。虽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通过回购银行股份或者为金融机构购买债券提供资金支持等方式,尽可能避免出现系统性的金融危机,但是,大厦将倾,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自身难保。

解决美国金融行业存在的问题,必须跳出传统的思维逻辑。首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一系列货币政策,都旨在借助于价格调整,确保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自身利益不受损害。虽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依照法律规定,必须确保美国市场物价稳定,配合美国联邦财政部,促进美国经济发展,但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与美国财政部的价值目标在特定情况下可能会出现不一致的现象。

美国财政部希望通过扩大财政赤字,保持经济稳定,帮助总统竞选连任成功。可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必须放眼未来,考虑美国经济整体状况,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确保自己经营的唯一商品——美元货币继续创造财富。

当美国政府政策目标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现实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就必须考虑如何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通过降低利率,稳定金融市场,确保银行不会出现支付危机。

如果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继续提高利率,有可能会导致美国许多银行特别是大量购买美国国债的银行入不敷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必须权衡利弊,调整提高利率的节奏,以确保不会出现大规模银行倒闭浪潮。

美国财政部长的讲话,是为美国银行业撑腰打气。可是,在美国这样一个依靠金融服务业发展经济的国家,如果不能把国内经济压力转嫁给其他国家,美国银行能渡过难关吗?

其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并非没有拯救金融机构的办法。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2023年3月19日与加拿大、英国、日本、瑞士、欧洲中央银行发表联合声明,宣布通过增加“流动性”解决金融问题。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意识到,此次金融危机已经不局限于美国国内,有可能产生连锁反应。为了防止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悲剧重演,美国决定与西方战略盟友采取“协调行动”。

具体做法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通过向加拿大等金融机构提供美元,以帮助这些国家稳定市场,避免出现支付危机。而要做到这一点,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一定会增加货币的流通量。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一方面在银行之间增加货币流通量,可是另一方面却对外释放提高利率减少货币流通量的信号,这是典型的自欺欺人。

虽然从实际操作角度来看,银行之间的相互拆借,有利于避免爆发挤兑风潮,稳定金融市场。可是,西方国家中央银行获得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美元流动性支持”之后,必然会通过释放货币,应对可能或者已经出现的支付危机。这种做法与土耳其应对通货膨胀的举动极其相似。

按照西方金融学基本理论,如果出现通货膨胀,提高利率是唯一的办法。只有减少货币流通量,才能抑制通货膨胀。可是,土耳其反其道而行之,通过增加货币的流通量,实行宽松货币政策,解决土耳其通货膨胀问题。

现在看来,土耳其总统充分瞭解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以及西方发达国家的“招数”,意识到通货膨胀发生之后通过提高利率解决问题,最终很可能会让西方国家金融机构有可乘之机,他们会借助于汇率市场价格波动,坐收渔利。所以,土耳其拒绝实行通货紧缩政策,宁可采取财政补贴的方式,稳定国内日用消费品价格,也没有提高利率,使美国等西方国家金融机构从中渔利。

此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与英国等西方国家中央银行达成协议,采取协调行动,实际上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换句话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对内宣称提高利率,抑制通货膨胀,可是,与西方发达国家中央银行沆瀣一气,通过增加货币的流通量,确保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银行不会出现支付危机。

只要瞭解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操作,人们就会知道,不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是否宣布继续提高利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货币政策实际上已经发生变化。

美国财政部长知道,拯救美国中小银行,唯一的办法是增加货币的“流动性”。对外放出风声,强调美国银行经营“稳健”。可是,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建立在金融帝国之上的经济体,这样的骗局能持续多久呢?

最后,美国财政部长所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如何筹措资金,确保美国联邦政府不会关门。推迟发放养老保险金,联邦政府不再向政府各项基金投资,可以腾出一部分资金,用来维持联邦政府运转。可是,美国联邦政府已经债台高筑,美国国会共和党议员拒绝提高财政赤字的“上限”,美国财政部长该何去何从呢?

如果财政赤字问题得以解决,即使美国通货膨胀持续,美国政府仍然可以坚持到美国2024年总统大选结束。美国联邦政府无非是通过发放救济金的方式,帮助中产阶级家庭维持生计。特朗普总统在自己的任期内增加财政赤字高达8万亿美元,而拜登总统第一个任期尚未届满,增加的财政赤字已经比上届政府几乎翻一番。这说明美国民主党政府更愿意花钱。

既然美国联邦政府大手大脚,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提高利率降低通货膨胀的政策,只能是过眼云烟。对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来说,无论是回购美国银行购买的债券,还是直接承接美国联邦政府发行的债券,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倾巢之下安有完卵”,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也会破产。从这个角度来说,尽管政策目标不同,在某些情况下,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政策会发生冲突,但是,基于共同的利益,他们又紧紧地抱在一起。

总而言之,美国金融市场“山雨欲来风满楼”。要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增加货币发行量,尽可能减少美国金融机构以及美国中央银行与西方发达国家中央银行之间资金拆借的利率,要么由美国财政部出面,通过增加财政赤字拯救金融机构。

2008年,美国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财政部出面,购买美国贝尔斯登的股份,将华尔街投资银行“国有化”,帮助华尔街投资银行解决困难。如今美国财政部缺乏资金,发行债券无人问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只能承担更大的责任。


    进入专题: 金融危机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1763.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评社,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