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宽:一个活佛的回忆和念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77 次 更新时间:2009-03-17 16:31:03

进入专题: 活佛   西藏民主改革50年  

郭宇宽 (进入专栏)  

  

  这是我历时最长的一次采访,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几天和卡索活佛一起生活的收获,卡索活佛原名罗藏久美成列,今年已经77岁高龄。我在隆务寺的那几天,活佛刚从下面的寺庙做法事回来,旅途劳顿,感染了肺炎,一直在挂点滴。即使这样拜访者也依旧络绎不绝,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几乎每一刻钟就会来一拨人,没有见到他有休息的时间,最多的是前来寻求赐福的农牧民,按照礼节,他们要远远地在门外磕三个头,才能进屋,进屋后再磕三个头,才能献上哈达拜见活佛,他们还给活佛带来礼品,有得是一块可以用来裹经书的黄绢,有的是几块熬奶茶的茶砖,或者一桶自家做的酸奶,也有的献上现金作为供奉,三块五块到一两百块不等,活佛的管家会替他打理这一切,而很多供奉被活佛转送给其他需要的人,比如一个牧民父亲肝癌病危,前来求活佛赐福,活佛电话咨询了也是他徒弟的藏医后,开了一幅方子,让他去抓药,记在活佛的帐上。

  在这些藏区百姓眼中,活佛是菩萨在人间的慈悲化身,而在我面前,他更像一位和蔼豁达的长者,从早到晚,我一直陪在他身边,当有人来磕头的时候,我自觉地让到一边,当客人离开,他就抱着一只浑身乌黑的猫咪,继续娓娓道来那些过去的故事。

  我听如饥似渴地倾听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者就算听说过,如果不是从他口中说出也不敢相信的事情,离开的时候,他的徒弟宗锋告诉我,他跟师傅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到他完整地讲这些故事。

  

  我的使命是为隆务寺奉献,终生弘扬佛法

  

  郭:您是怎么成为活佛的?

  卡:这是缘分啊,我生在一个牧民家庭,小时候父母把我过继给了我的养父母,我的养父母家里比较富裕,但是没有孩子,后来听说他们曾向一个活佛问卦,这个孩子将来会怎样?活佛说这个孩子将来你们用不上。我的养父母就问,这个孩子是不是会早死呀?活佛说,他不会早死的,只是你们以后用不上他。我的养父母说,那就没关系,他们特别疼爱我。我六岁的时候,我就被选成了隆务寺老活佛的转世灵童,那时候我糊里糊涂的,从父母的态度来看,感觉是一件好事情。7岁开始我就被送到德钦寺学经,8岁回到了隆务寺(注1),除了被抓起来那一段,以后就一直在这里。

  郭:我们的印象中活佛的生活是很优越的。

  卡:也不能这么说,过去在家里我的养父母非常宠我,到了寺院里,学经是非常辛苦的,不过我挺喜欢学经。不幸的是好像有意考验我,我十三,十四岁的时候,两个管家连着都死了,只有一个老师一个徒弟和我在一起,那时候经济很困难,经常入不敷出,十六七岁才渐渐好转。

  郭:您当时一个小孩子,懂得做活佛意味着什么么?

  卡:我的上师夏日仓活佛(注2)是我一辈子最尊敬的人,他从我进寺起就教导我,我的使命是为隆务寺奉献,终生弘扬佛法,一开始也不是很明白,但后来体会越来越深。

  

  那个时候整个国家都疯掉了

  

  郭:解放前和解放后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么?

  卡:那是政治,我们出家人不管这些。

  郭:但全国解放这样一件大事,黄南不会没有动静吧?

  卡:我们这里挺平静的,但大家也挺高兴,因为过去马步芳很不好,欺压了藏人,虽然他不干涉宗教,但我们出家人也都很不喜欢他,49年大概是7月份吧,他跑掉了,我们都很高兴,我们的夏日仓活佛,是我们这里最有威望的人,当时解放军刚来青海的时候,他带领我们黄南的头人们,赶了很多牛羊去看望解放军,解放军非常高兴,他也非常高兴,回来就告诉大家,解放军是好人,大家要欢迎他们,他是特别相信共产党的,所以我们大家都听他的,也相信共产党。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解放军,是在同仁县城,只来了两个,还有一个受伤了胳膊吊着绷带,不过他们在黄南非常安全,大家都像看热闹一样,看到解放军很欢喜。

  郭:后来呢?

  卡:我们大多数和尚继续干我们出家人的事,我们不管他们,他们也不管我们,但夏日仓活佛对政府的工作非常热心,带大家帮政府做了很多事情。

  郭:那你是怎么被抓起来的?

  卡:是58年民主改革,把我们抓起来的。

  郭:是因为你们违背了当时的政策?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民主改革是怎么回事?

  卡:在此之间没人说,特别突然,58年阴历3月15日,突然来了好多解放军,大概至少好几百吧,有几十辆车,把隆务寺给围住了,一开始我们非常高兴,因为那时候,外面有时候有土匪,我们想这么多解放军肯定是来保护我们的,我们还准备东西想慰问解放军,结果第二天就发现不对劲了,解放军把大炮机关枪都架起来对着我们寺院,而且我们想出去也不许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也不让进来。而且他们把我们的夏日仓活佛叫出来,说找他到州上开会他一出来就被带走,再也没有回来,我们就更紧张了。

  郭:你们有没有组织一些保卫寺庙的举动?

  卡:没有我们出家人,不能反抗的,到了18号,一个干部拿着喇叭对寺院喊话,反复就是两句话,一句是“你们投降吧”,一句是“不要害怕”,我们很害怕,但是根本就没有抵抗过,就在这时,我看见大经堂上升起了一面红旗,大概是被解放军占领了,解放军都冲了进来,拉枪栓特别响,没有开一枪,因为我们也都没有武器,不过让我们举起手来,把我们集中赶到几个院子里,墙上架了机关枪,站了很多解放军,他们让我们面朝墙站好一排,我当时想肯定是要死了,结果过了半天他们没有开枪,把我们分别关了起来,关了三天,让我们一个个登记。后来开了一个大会,一个干部给我们训话说“我们已经掌握了,你们有反革命组织,你们要低头认罪,不相信毛主席,不相信社会主义,搞迷信绝对没有好下场,如果主动检举揭发,可以宽大处理。”

  郭:他们登记是什么意思?

  卡:他们登记以后,就给大家,特别是一些家庭出生比较贫困的阿卡(注2)做思想工作,发动徒弟来批斗师傅,发动下级阿卡们来批判活佛,谁如果不批判,谁就是同党就要倒霉,谁如果表现积极,打得狠就算立功表现。

  郭:你也被打过么?

  卡:打过很多次,不少我的徒弟都打了我,我都有思想准备,前一天干部都会教他们,明天要批判谁,怎么批判,我完全能够理解他们是没有办法,不过我卡索院的徒弟一个也没有下手打我,打我的时候他们都低着头。

  郭:怎么发展到要正式逮捕宣判你的?

  卡:把我们一些活佛和格西集中起来办学习班,生活对我们上还算比较客气,都是一些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干部给我们讲课,主要讲,我们不拥护毛主席,搞迷信,犯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错误,要我们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学习的挺认真,但也想不出来我究竟错在哪里?一天一个干部单独把我叫出来问我,“你说我们批判你,批判得对不对呀?”我说,你们批判的确实对,但我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也不能承认呀。他很生气地样子,过了几天他又问我,“你想清楚没有,现在承认就算立功表现。”我还没有承认,于是我就被他们抓走了,绑走我的时候,干部还和其他阿卡讲,你们看,这就是和人民政府顽抗到底的下场。

  郭:是不是你们寺院和政府产生了什么误会?有没有尝试和政府沟通一下?

  卡:看不出有什么误会,我们夏日仓活佛自己就是政府的干部,怎么会没有沟通呢?他是给共产党立下了很大的功劳的,当时西藏还没有解放,夏日仓活佛和另外两个青海威望最高的活佛去给西藏带信,另外两个活佛一个跑到印度去了,还有一个到西藏就不干了,只要夏日仓活佛一个人坚持了下来,那时候西藏人特别害怕共产党,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叫共产党,都叫“共产”,都在传“不得了,共产来了。”他到处宣传共产党的政策,要大家不要害怕,说共产党是好人,当时西藏人,都不叫他夏日仓活佛,叫他共产喇嘛。西藏和平解放夏日仓活佛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解放后他当了第一届黄南州的主席。他一直特别相信共产党,直到58年,别的地方,先是从四川开始有传闻,说政府要封寺院抓和尚了,他都批评那些传播消息的人,要大家相信共产党,不要相信谣言,他给一些远处的地方传去他写的条子,要大家听政府的话,相信共产党,谁想到他后来被抓进了监狱里,也是说他反党反社会主义,那些条子说是他组织反动组织,发动群众的证据,真是一点儿不讲道理。

  他还是见过毛主席的人呢,有什么用呢?共产党有很多大官还不是倒霉了,那个时候整个国家都疯掉了。

  郭:夏日仓活佛后来怎么样了?

  卡:他77年在监狱里圆寂了,还有几天就刑满了,监狱里说他发了高血压,但大家都说他是快出狱了,高兴死了。

  

  可以不让我念经,但不能不让我信佛

  

  郭:你被抓起来以后怎样?

  卡:那年我29岁,被抓了起来,先在县公安局被关了一个月,然后去西宁关了二十多天,最后以反革命罪被判了二十年,转到了海西劳改农场,我劳动态度比较好,政府对我宽大处理,改判了八年,八年以后,继续让我劳动,修路,挖硫磺矿,但是优待我,给我算工资,一个月四十多块钱。

  郭:为什么会判这么重?

  卡:我不愿意还俗啊,还俗就没事了,好多次把我捆起来,关禁闭,有一次,两个人把我手绑到后面,绑我右手的人心肠真狠啊,绑的特别紧,绑我左手的人心肠好,我能感觉到,他脸上很凶,但绑我比较松。那次以后我右手就残废了,伸不直,使不上劲。

  郭:你一个出家人害怕么?

  卡:怕什么?怕死?我不怕死,死了就解脱了,但绑着关禁闭,还有批斗真是很苦呀,我只有在心里念佛,我知道我死不了,但那个日子太难熬了。

  郭:在最痛苦的时候您想过解脱的方法么?

  卡:没有解脱的方法,只有忍受,我们出家人是不能自杀的,佛经里教训我们,无论受什么样的折磨,都要忍耐,忍辱也是我们的修行,自杀和杀人一样都是罪孽。

  佛要我们服从,不能反抗,他教导我们“打不报打,骂不报骂”。

  郭:你是怎么服从的?

  卡:比如讲,公家假如不许我念经我一定服从,否则就是违背了佛的教导,但假如公家不许我信佛,我决不能服从。

  我也作检讨,我态度很好,承认自己脑子顽固,破不了四旧,立不了四新,管教干部最后都说,他这个人态度好但思想落后,大家要多帮助他。我在劳教的时候,嘴里不能念经,嘴一动就有人检举揭发,我只好在心里念,劳动休息的时候,我就盘腿打坐,后来又有人检举,我那时年轻,狡猾的很,我干脆躺在地上,但心里照念不误。

  郭:你当时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卡:那时候我也要和大家一起向毛主席早请示,晚汇报,背诵他的语录,我们和尚还要辩论呢,但大家对毛主席的话一句都不能怀疑,谁怀疑毛主席就要消灭谁,你说那些人怎么这么迷信啊?

  

  那是众生造下的业力积成的大劫难

  

  郭:你怎么看那些还俗的活佛和和尚?

  卡:班禅大师不是都还俗了么,他们在那个时候是没有办法,不能怪他们。

  郭:这不算叛教么?

  卡:不能算,他们是被迫的不是主动,不过有个别阿卡,主动去烧佛像,打上师,来作为立功表现,有些过份。

  郭:你怎么看待这些人么?

  卡:不同的人走不同的路吧,其实这样的人自己也很可怜了。

  郭:他们后来怎么了?

  卡:他们在60年差不多全饿死了。

  郭:算是报应吧!

  卡:不是报应,那是众生的苦难呀,60年我生父和养父的两个父亲也都饿死了,那时候集体化,走社会主义道路,牲口都充公了,大家吃食堂,后来食堂吃不饱,但还得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生产队的干部看到晚上谁家冒烟,就来查私藏粮食,就批斗走资本主义道路,我们这里饿死的人相当多,他们做错了什么呀。

  郭:佛教讲因果,你并没有作恶,却遭到这样苦难的命运,怎么解释?

  卡:有果必有因,即使是佛陀也逃不了报应,有一个故事说迦牟尼佛成佛了以后,大概在线在印度那个地方的琉璃王发兵来攻打他的家乡迦毗罗国,大概是现在尼泊尔,尽管释迦牟尼已经成佛,但他还是顾念自己的亲族,就在琉璃王的必经之路上阻挡,琉璃王很尊重释迦牟尼就退兵了,第二次,琉璃王又发兵,释迦牟尼还是去阻挡,琉璃王第三次发兵,释迦牟尼说,这是不可抗拒的业力,于是不再阻挡,结果释迦族遭到了屠杀,佛陀自己也头痛了三天。为什么是释迦牟尼成佛后,还遭头痛三天果报呢?就因为因果平等,在佛经所记载,无量劫前,释迦牟尼佛曾经投胎转世在一个小村庄的人家,家门前有个很大的鱼池,全村人民眼看鱼儿长大,大伙子把池水放干了捞鱼,大家共同分发一大分,其中有个小男孩不懂事,虽然没有参与吃鱼,但他看到一只的大鱼儿,好奇又好玩的心情,用一支小木棍往大鱼儿的头部连敲三下,只看见大鱼儿在地面痛苦的挣扎一番。这个小男孩成佛以后就是释迦牟尼,他头痛三天,就是他打了大鱼三下的报应,而他的亲族被屠杀就是杀鱼的报应。

  郭:你把58年以后的那一段的极左政策也当作业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宇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活佛   西藏民主改革50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571.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