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寒冰:葡萄牙:发达地区的“发展中国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67 次 更新时间:2009-01-04 10:52

进入专题: 欧洲   西欧   葡萄牙  

孔寒冰 (进入专栏)  

对中国人来说,人口刚过1000万、国土面积只有9万平方千米多一点的葡萄牙并不陌生。差不多一个月前,何厚铧先生再次当澳门特首,而澳门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70年被葡萄牙人统治,直到1999年中国才收回主权。差不多两个月前,葡萄牙总统桑帕约为在家门口落败而只获得欧锦赛亚军的葡萄牙足球队授勋时眼含热泪的一幕也不知感动了多少球迷。几乎与此同时,葡萄牙总理巴罗佐在欧盟25国首脑会议被一致地推选为新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使得世人不得不对这个小国刮目相看。出任欧盟扩大后的第一位掌门人,些对德、英、法、意等西欧的大牌国家来说可能算不上什么,但对葡萄牙来说却非同小可,至少表明了它被认同的程度比较高。

西欧的“发展中国家”

西欧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该地区的所有国家都是发达的。同西欧的其它国家相比,葡萄牙在许多方面却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说葡萄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是相对的和形象的说法,其中主要表现在经济发展上。尽管人均GDP早在2001年就超过1万美元,在世界上也当列入比较发达国家之列,可与西欧其它国家相比,葡萄牙的确又落后一大截子。还以人均GDP为例,在扩大之前的欧盟十五国中,只葡萄牙和希腊的这项指标刚刚过1万美元。在余下的国家中,除了西班牙、英国和意大利的人均GDP在2~2.5万美元之间,其它国家都在2.5~3.8万美元之间。最近,有人根据欧盟新公布的资料对其25个新老成员的人均GDP做了比较,结果葡萄不仅在15个老成员国中是最低了,只相当于25国人均GDP平均值的75%,还不及新入盟的塞浦路斯(83%)和斯洛文尼亚(79%),在25个国家中排第19位。当然,人均GDP并不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程度的唯一指标。然而,在其它指标方面,葡萄牙的也都不高。如,在生活水平指数方面,葡萄牙只相当于欧盟国家平均水平的75%左右;再如,在由西欧、北美和大洋洲主要国家组织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葡萄牙的经济增长幅度目前是最低的。该组织预测,今年葡萄牙全年经济增长幅度不会超过8%。

面朝大海背负欧洲

葡萄牙经济发展远远不及西欧其它国家的缘由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但是,如果从宏观上看,这至少与地理环境、历史文化、政治发展的独特性有关。

翻开欧洲地图,人们就会发现,西南两面朝大西洋的葡萄牙在东北两面背负的是领土面积五倍半于它的西班牙,而坎塔布连山脉和比利牛斯山脉又将葡萄牙和西班牙所在的伊比利亚半岛与西欧腹地隔断。这样的地理环境使得葡萄牙人的目光更多地盯在海外,而不是欧洲的内陆。因此,在历史上对外交往方面,相对于西欧以外的国家,葡萄牙是强者;而相对于西欧之内的国家,它则是弱者。就前者而言,在环球航路开辟之后,葡萄牙不仅在非洲的西海岸建立了许多殖民地,而且将殖民扩张的触角伸展到了中东、南亚和东南亚以及中南美洲,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殖民帝国。有著作写道:“葡萄牙派驻殖民地的总督集中体现了殖民制度的残酷,压迫勒索,无所不为”;就后者而言,葡萄牙几乎成了内陆国家入侵者的聚集地,1580~1640年被西班牙人所统治;18世纪初又一度沦为英国的附属国;19世纪头20年,拿破化战争又迫使葡萄牙国王逃往大西洋另一边的巴西。这种对外交往格局最大的消极后果,就是葡萄牙错过了西欧大变革的时代:精神领域的宗教改革,文化领域的文艺复兴,政治领域的资产阶级革命,经济领域的工业革命。所以,与西欧其它国家宗教体现多元主义和宽容精神相对应,葡萄牙的正统天主教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与西欧其它国家的多元民主政治相对应,葡萄牙历史上占主导地位的多半是专制主义,甚至还有法西斯主义,直到20世纪70年代世界出现第三次民主化浪潮时才开始实现民主政治;与西欧其它国家高度工业化、现代化相对应的,葡萄牙的工业基础较薄弱,农业生产水平较低。能源、原材料和粮食对外依赖严重。所有这些,直到今天或多或少还在不同程度上制约或者影响着葡萄牙的社会发展。

融入欧洲的艰难历程

除了前面说到的那些“时间差”之外,葡萄牙人似乎还有种族文化上的“劣势”。比如,大多数人的身高赶不上欧洲人的平均水平,棕色的眼睛、黑色的卷发、浅黑色的肤色更表明葡萄牙有非洲人的血统。可是,葡萄牙毕竟是在伊比利亚半岛,而伊比利亚半岛毕竟在欧洲。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葡萄牙人在其它欧洲人心目中虽然被算作欧洲人,可只是高于阿尔及利亚人一等而又低于伊比利亚半岛以北的欧洲人一等的“二等公民”。

所以,当长期内部纷争结束并开始民主化进程后,葡萄牙也加快了融入西欧的步伐,这突出表现在加入欧盟的问题上。欧盟的前身叫欧洲经济共同体,成立于1957年。葡萄牙早在60年代就提出过加入的申请,但被拒绝,理由就是它国内政权是专制独裁。1974年卡埃塔诺专制独裁统治结束后,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等党开始轮流执政。应当说,这本身就增加了其它同类政党执政的西欧国家对葡萄牙的认同感。这两个党虽然是竞争对手,但在加入欧共体方面却是出奇的一致。苏亚雷斯领导的第一届社会党政府于1977年3月提出加入欧共体的申请,但又因经济落后、国家贫穷而未果。尽管如此,葡萄牙并没有放弃。1983年两党联合执政后仍把葡萄牙加入欧共体作为对外政策的首要目标,同时调整国内的经济体制以适应欧共体的要求。功夫不负苦心人,葡萄牙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1986年初成了欧共体一员。此后,葡萄牙更加致力于融入欧洲一体化,更加关心欧洲事务。1993年欧共体变成欧盟之后,葡萄牙坚决支持欧洲单一货币并有力争成为欧洲货币联盟的第一批国家。2000年上半年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葡萄牙在推动欧盟东扩、机构改革、共同防务、制定未来10年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等方面起了重要作用。巴罗佐之所以能出任欧盟下届委员会主席,除了公认他是争议最小、认同程度最大的人选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巴罗佐表现的葡萄牙人那种回归“欧洲”的执着。

海外情结

虽然融入了欧洲,但是,葡萄牙的海外情结并没有断,依旧注重与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的联系。所不同的是,殖民帝国时期,葡萄牙从这些地区主要掠夺和索取;而在全球化的今天,葡萄牙更多的是从各方面帮助它们。其一,经济援助。有资料说,1991~1998年,葡对外双边援款共计近14亿美元,其中90%的援款提供给非洲葡语国家;2002年向非洲国家提供近3亿美元的援助。这些援助主要集中在官方机构的开发和社会保障项目,目的是减少贫困、创造就业和培训专业人员。此外,葡萄牙对独立后的东帝汶、伊拉克也提供了大量的援助。其二,人员援助。比如,向非洲一些讲葡语的国家年轻教师,增开葡萄牙语文化中心,加强同这些国家的文化联系。其三,大量接受外国(特别是非洲)移民。与欧洲的其它国家不同,葡萄牙认为移民对葡萄牙的经济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恐惧感、排斥感相对而言就要小得多。与此相适应的就是,葡萄牙既坚持同美国的联盟关系,又积极参与欧洲事务,把这作为对外政策两个基石。同时,葡萄牙还坚持同世界其它地区国家(特别是讲葡萄牙语国家)的友好关系。既支持欧美主要国家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主张,又支持其它地区小国提出的利益诉求。所以,在国际舞台上,人们公认葡萄牙走的是一条“中间道路”。

进入 孔寒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欧洲   西欧   葡萄牙  

本文责编:xingwei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39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