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与太阳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5 次 更新时间:2000-06-30 12:51

进入专题: 帕斯   太阳石  

赵振江教授  

在讲座的开始,赵振江教授回顾了几年前在北大所做的相同主题讲座,他提出,帕斯在近年来的中国创作界的影响很大,拉丁文学亦是如此。例如,在中国的创作界里很少有人没有读过哥伦比业作家加西亚·马克斯的作品《百年孤独》的,而在中国的语言学术界却对于拉丁文学研究并没有达到它所应该具备的深度。

赵振江教授着重地为我们分析了拉丁文学和西班牙语的重大影响,在整个拉丁美洲,除了巴西以外,使用几乎都是西班牙语。而西班牙语也美国的第二官方语言,美国南部的大部分洲使用西班牙语十分普遍。西班牙语也是世界上中文、英语之后的第三大语种。

许多拉丁美洲的元首也都来过中国,参观过北京大学,获得过北京大学的名誉教授称号,20世纪以来,拉丁文学异军突出,在世界文坛上大放异彩。在短短的五十年内,已有5位文学家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其中包括1945获奖的智利女诗人伊特莱尔;1967年危地马拉的布拉希图利亚希也获得过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他的代表作有《玉米人》、《总统先生》;1971年智利的诗人聂鲁达;1982年哥伦比亚作家,《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以及1990年墨西哥诗人帕斯也都曾获此殊荣。在讲述了拉丁文学以及西班牙语的重要性之后,赵振江教授对于我国的对拉丁文学的研究现状感到十分担忧。相比较于英美文学以及欧洲文学而言,我国对于拉丁文学尚处于引进介绍的阶段,尚许多大师级的作品尚未得到引进,而进一步的分析与评论似乎进行的步履维艰了。而在一些欧美国家,研究拉丁文学者甚至比研究英语文学的学者还要多,接下来,赵振江教授把讲座分为介绍帕斯与太阳石两个部分。

首先是对帕斯生平的介绍。帕斯(Vctavio Ray)生于1911年,卒于1998年4月。赵振江教授以一首他的小诗《墨西哥之歌》为开场白,从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诗人对他所处的时代背景的想法。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发现诗人对于他所处的年代抱有或多或少的失望情绪。帕斯的祖父处于法国人入侵墨西哥的时代,而在驱逐法国人的时代里,是英雄辈出的。帕斯的父亲是一名出色的记者。1910-1918年墨西哥革命爆发,帕斯的父亲曾出任撒巴达---墨西哥革命的领导人之一---的驻外使节。无论是帕斯的祖父还是帕斯的父亲,他们所经历的时代是英雄与革命的时代。而帕斯却出生于一个混乱和不稳定的时代,在这种时代中,帕斯在迷失自我的状态下开始寻找自我,从封闭自我到“无我”状态。从“我”到“我们”,从“一个个人”到“全体人类”,进而达到了一种升华。帕斯在年青时,是十分激进与革命的,也就是具有强烈的左派倾向的。他参与和组建了许多学生组织,14岁时进入大学专攻法律,一直坚持写作。在上大学时曾到有玛雅文化的尤卡坦半岛给贫苦人的孩子办学校,提供给他们接受教育的机会。他还阅读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作品。总之,年轻时的帕斯是十分激进的,怀抱了远大的理想与抱负的人。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在马德里,国际纵队中各国的人民站到一起反对法西斯主义。23岁的帕斯经由聂鲁达的推荐参加了第二次世界反法西斯作家大会。在此次大会上,帕斯与另一位作家公开反对了大会关于“取消法国作家纪德与会资格”的提议,并尖锐地担出这项提议完全是受前苏联政府控制的。在此之后,帕斯的政见开始与聂鲁达的政治取向分道扬镳了。从1950年后,帕斯在外交界十分地活跃,在日本、印度、法国等地都长时间地逗留过,深受日本、印度、中国的老庄学等东方文化的影响,翻译了大量的唐诗宋词,并研究了佛教文化,而且在他以后的作品中大量采用了环形的作品结构。1968年,墨西哥的“三文化广场”爆发了受中国文化大革命和法国“红五月”运动影响的学生运动,墨西哥内政部杀死了一些学生,帕斯感到十分愤然,宣称不再与政府合作,辞退驻印度大使职务,结束了政治生涯,后致力于各大学循回演说,著书立说,并办了《回归》、《多元》等多种杂志。

纵观帕斯的一生,发生了许多重大转折性事件,而帕斯本人却似乎总处于遭人非议,引起争论的境地。帕斯的一生都在探索与求寻,人生色彩极为丰富,他总是与主流的思想和论调格格不入,与大多数人不同,他所扮演的往往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角色。当他的超前意识让他产生与他人不同的看法时,他总是被划入被动的一边。例如,他曾对尼如拉瓜的桑地诺政权提出批评,提出桑地诺政权的极左倾向,以及可能由此引起的政治腐败与民众支持的丧失。而当时的人们都指责其为“反动派”,而不久以后事实证明了帕斯的预见性的话语。又如在1937年的第二次反法西斯作家大会上,帕斯作为一个年仅23岁的代表,公开地反对提议,并与聂鲁达站到了相反的立场,以此来保持自己独立自主的人格,不苟且合作的态度。1950年,帕斯发表了他的一部散文经典性的著作《孤独的民工》,“在这部作品中自由的散文体写法,洋洋洒洒,从文化、民族、政治、经济等不同角度,讨探墨西哥民族特性及其由来,把墨西哥人即豪放又孤独,既勇敢又怯懦,既热情又冷漠,既勤劳又懒惰的矛盾品质和处事谨慎,喜欢自嘲,爱国爱民族表现得淋漓尽致”。帕斯在此书中的笔调是尖刻而犀利的,虽然书中对墨西哥人的一些描述引起了墨西哥人的不快,但是一书却成为了解墨西哥文化时必不可少的读物。

帕斯的《太阳石》作成于1957年。“太阳石”是神话中有关于太阳神的诞生和墨西哥民族的起源的典故。是帕斯的写作风格从现实主义转向超现实主义的转折点,诗人成功地站在全人类的高度,结合了历史,神话和诗人个人的经历,著成了这篇作品。在诗中,作者提及了苏格拉底,罗伯斯庇尔,林肯等等死于僵场或被谋杀的人类历史上的英雄,以此来影射当时斯大林进行文化迫害时的“托洛斯基”事件。由此可见,帕斯的超现实主义的描述手法恰恰反映了诗人对现实生活的关注。这首被称作“意识流泛滥”的作品中,作者采用了类似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把对不同画面的描述结合起来。全诗长为584行,数目等同于墨西哥“太阳石”时历中一年的天数,采用了环形的结构来组织诗句。

讲座的最后,赵振江教授为我们朗诵了《太阳石》中的截选:

“生命几时真正属于我们 我们几时真正是我们

凝眸细看 我们向来不过是空虚和玄念

尽忠的嘴脸 恐怖和呕吐

生命从来不属于我们 属于他人

生命从来不属于任何人 我们都是生命

所有的他人也就是我们

当我是我的时候 其实是另一个人

我的行动如果属于所有的人 就会更属于我

为了能够是我 我必须属于另一个人

摆脱自己 在他人中将自己找寻

……”

    进入专题: 帕斯   太阳石  

本文责编: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25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