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与《太阳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60 次 更新时间:2000-11-30 01:38

北大外国语学院   赵振江教授  

帕斯在国际上影响极大,获的奖项不计其数,但是由于拉美文学在其他学校——包括北外——很少开这门课,因为我们是以欧美文学为主。但是在国外,拉美文学是有很大影响的。比如美国,拉美文学的研究比研究美国文学的还多。19世纪之前,拉美文学主要是模仿欧洲,亦步亦趋。拉美独立之后,才有可能有拉美意识。而拉美大学反过来影响其前宗王国,则是在19世纪末。西方现代派,最早是出现在拉美。何塞·马蒂是最早的现代文学诗人。而1888年,尼加拉瓜一位诗人的《蓝》,标志着拉美现代主义文学的形成。1990年,帕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黑龙江出版社以前在《太阳石》的序言说,这是“现代主义诗歌的又一胜利。”但他们不知道,到1916年,现代主义就在拉美衰落了。1989年我就把《太阳石》译成中文了,但出版社一直不发行,因为很多人都说看不懂,帕斯得了诺贝尔奖之后,才立刻发表了。

我认为,帕斯这人是没有什么好争议的,但他却引起了很多批语。帕斯说:“我的朋友是左派,不跟右派交往,但左派往往不拿我当朋友。”他说:“我说一句话,他们就说我反革命,但明天,他们又和我说一样的话。”大概辛亥革命时,墨西哥也爆发了革命,萨巴达·维亚率农民起义军推翻了墨西哥旧政权,而帕斯之交就是萨巴达派驻美国的代表。帕斯年青时,就领导了学生运动,阅读了马列著作,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帕斯曾经给印弟安人办学校旬很激进的。1936年,聂鲁达介绍他到西班牙参加第二届反法西斯作家代表大会,他是会上最年轻的诗人,当时会议要开除法国作家纪德,反对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帕斯,当时他年仅22岁。从那时起帕斯就怀疑,批评斯大林。36年之后,帕斯与聂鲁达分道扬镳。但帕斯仍承认:聂鲁达是拉美最优秀的诗人。

下面我说一下《太阳石》是怎样的一首诗。太阳石是一块记载着阿兹特克人的历史的巨石,13世纪雕成,两条羽蛇围绕其上。阿兹特克人的历法是58个月且年,帕斯就以58千行诗的环形,结构写就了《太阳石》,全诗无开头结尾,开头与结尾连在一起;全诗无一句号,一泻千里。如果说聂鲁达的《曼戈》是献给拉美的,则帕斯的《太阳石》是献给全人类的。《曼戈》是以太阳神殿为灵感,《太阳石》以太阳石为灵感,都建筑在拉美历史的底蕴上。但帕斯以更简练的诗歌语言、更饱满的热情奠定了其在文学只上的地位。太阳石以跳跃 的思维将历史,现在,宏观、微观溶于一体。这种跳跃式的写作手法,就不是很容易就能读懂的。有一年我到丹东开会,文联主席也说他看不懂,但有一天他跟我说:“赵老师,我昨晚看了三遍,终于懂了。”因此可见,《太阳石》是很耐看的。

随着神话的展开,我们看到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大地神孕育着太阳,而此时已有四个太阳,大地神将四个太阳杀死,而大地神的女儿月亮鼓动星星等兄弟姐妹杀死即将出生的弟弟,这时,太阳神出生了,他的光芒使得月亮星星落荒而逃。阿兹特克人是太阳神的宠儿,有一天,太阳神要他们迁到南方去,于是阿兹特克人迁到了科斯特湖边,在那里繁衍生息。终于有一天,西班牙人来到了这里,毁灭了阿兹特克文明,太阳石也被深埋地下,一个没有神话的民族,只能失去自己的文化。随着历史的发展,印第安文化逐渐被发掘出来,《太阳石》就是建筑自己的根,以瞬间的爱恨为表现手法,描述了史篇式的画卷。

墨西哥在中国加入联合国起了重要作用。帕斯说:“墨西哥最有资格当驻华大使的就是我。”帕斯对东方文化向往已久,他有一本小册子就叫《老庄》,他的著作中,时不时会冒出几个梦中之蝶,或是几句王维的诗。

1968年,文革对世界上影响极大,墨西哥在新文化广场枪杀三名游行学生。帕斯时任印度大使,当即愤而辞职,拒绝与政府合作。他写了《孤独的迷宫》,类似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分析墨西哥人的民族陋根性。当时墨西哥人无法接受,但现在已成了经典,墨西哥人说:“要了解墨哥人,先看《孤独的迷宫》。”

在《太阳石》中,神话、历史、爱情界限不清,帕斯将历史打碎,又溶入诗中,在希伯来文中,水表示圣灵,光表示光明,雨表示性爱。第一个在诗中出现的神话人物是亚娜,她每周六变成蛇,被丈夫发现。波尔塞是谷物女神的女儿,一日在田野游玩时,大地裂开,冥王普路同将其劫走为后,各物女神悲伤不已,到地府去解救女儿,于是大地万物枯萎,奥林匹亚诸神享受不到供品,宙斯只好亲自出面要求普路同放人,于是达成协议:每年有三分之一时间波尔塞留在地府,于是这段时间万物枯萎,而其他时间则万物生长。于是帕斯写出了名言:生命有限,却带来永恒的悲哀。在《太阳石》中,时间、空间、人物交织,从苏格拉底、阿伽门农、阿兹特克国王到林肯,从古希腊到西班牙,人们既是征服者又是被片服者,即是神又是凡人。

西班牙内战特别悲惨,法西斯势力获胜,而佛朗哥执政直到70年代。国际纵队队员们都是诗人、作家、音乐家,以血肉之躯捍卫共和国,精神弥足可贵,聂鲁达等拉美大师也都曾在西班牙战斗,西班牙内战对帕斯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本文责编:王成刚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234.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