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推诿的冷血境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75 次 更新时间:2008-08-04 16:36:06

张鸣 (进入专栏)  

  

  官僚体系对于责任,有推诿的传统,体系中的机构喜欢推,机构中的个人也喜欢推,凡是出了事,上级未查之前,大家先玩太极推手。在清朝和民国的档案中,凡是 有事,有大事,大到上头要追查的时候,或者仗打败了,最后总结的时候,所涉及的各个机构,各方官员,各找各的借口,各说各的理由,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要 把责任推出去,小头推不掉,推掉大头也是胜利,巧舌如簧的高手,看他那奏章或者报告,不惟无罪,而且还有功。最有意思的是,有时候出了事故,死了人,但涉 及到的几个机构乃至官员,都说自己没责任,最后上级派人来查,查来查去,结论居然是谁也没责任,赔点银子给苦主了事。

  那时候,一般官员都喜欢碰上点小灾害,只要摊上有点规模的小灾,自己辖境内的所有毛病,就可以一笔勾销,全赖到灾害上去。自己的所有指标完不成,都没有关 系,禀告上司,都是灾害闹的,钱粮收不上来,官司断的一塌糊涂,境内出了乱子,都可以说是因为有灾或者救灾。把责任推给别人,比较麻烦,你会说,别人也长 着嘴,你能走关系,别人也不吃素。天降灾害,把责任推给老天,天下那里有这样合适的顶杠人,任你胡编乱造,老天都一声不响。

  说起来,地震跟其它灾害一样,也是个官员推责任的好机会,不过,跟古代不同,今人的公共建筑比较多,而且这些建筑,都是政府负责修建和督建的,即便属于私 人财产,政府也有批准监督之责。如果这些建筑正在使用期间倒了,造成了公共利益的损害乃至人命伤亡,政府和相关责任人都有责任。如果责任人比较晦气,摊上 像韩国汉江大桥和某百货公司那种毫无来由地突然倒塌,那么当年谁建的,谁审查的,抓出来就是,像推也没地方推去。但是只要有点由头,相关责任人就可以推, 比如九江大桥,被一艘拉沙船碰了一下,立即崩塌,但责任可以全都赖在那只倒霉的拉沙船上,别说拉沙船,就是一只海豚,也照样要负责任。在这个时候,就用得 上专家了,专家一到,三下五除二,连试验测定都用不着,结论便出台了。专家就是专家,无论怎么做结论,一般都是替官方推责任。

  因此,此番地震,有人,特别是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长,要追究学校垮塌是否有豆腐渣工程的责任,命里注定是件难上加难的难事。这不,成都方面已经开了专家会, 对地震垮塌的公共建筑的责任问题,似乎已经提出了权威性意见。地震专家说,理论上8级以上地震,所有建筑都可能倒塌。这个结论此前好像一位文化大师已经做 出来了,可见英雄所见略同,戏剧学出身的人,也可以讨论地震导致的建筑倒塌问题,而且跟地震专家高度一致。法律专家说,凡是多因一果的事情,都无法追究法 律责任。也是说,就算是豆腐渣,只要地震和建筑质量问题共同存在,多因一果,法律就只好干看着。也就是说,就是建了豆腐渣学校,也没事。建筑专家说,地震 倒塌的建筑,情况非常复杂,如果找不到原始图纸,就很难确定工程质量。看来,那些用铁丝代替钢筋,违规用砖墙加预制板建设的公共建筑,只要找不到原始图纸 (地震后,十有八九找不到),就只能判定,查无实据,不了了之。

  这样的有关当局,这样的有关专家,让我们说什么好呢?幸亏,这个地球上并不只有我们一个国家,更不是只有我们有地震。我们的近邻日本,就是个地震多发高发 国家,就在我们的汶川大地震发生过不久,日本也发生了一次7级以上的地震,人们要问,为什么我们的近邻,那里的房屋倒塌的如此之少,为什么那里的学校,可 以当地震时的避难所?而且同样在汶川地震中,有的学校不倒,有的学校瞬间全垮,这些现象,不是专家,用肉眼和常人的知识都可以做出判断的。当然,专家也有 专家的高招,可以推到各国国情乃至“地情”上去,据说,连同一个镇上,各处房子所经历的地震波都不一样,因此,一间房子粉碎性倒塌,而隔壁的房子安然无 恙,你不能说是因为房子质量不同,因为地震波不一样。

  我们已经见识了太多的专家和专家的专业性意见,每逢公共灾害的关键时刻,专家的意见,不知道为何,总是和人的常识相反,却又拿不出一套令人信服的程序,试 验数据,更不用说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说服公众,却毫无顾忌地一屁股坐在有关责任官员一边。这样的机构,这样的专家意见,除了替官员以及相关责任人推诿责任之 外,只有一个功能,就是扬汤止沸,火上浇油。

  推诿推到这个境地,除了冷血,我们还能说他们什么呢?

进入 张鸣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99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