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青:中国宏观经济与股票市场的一些情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18 次 更新时间:2002-03-25 08:50:00

进入专题: 股票   宋国青  

宋国青 (进入专栏)  

   时间:3月24日(周日)14:00

   地点: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万众楼

  

   主持人(卢锋教授):那我们就开始吧!其实不用我介绍,宋老师在学界的名气是很大的。今天下午,我们有幸听一下他的报告。宋老师主要从事宏观经济研究,无论从学历上、资历上都让我们敬仰。尤其他对中国的经济改革等都有很深的造诣。应该说,我多次听过他的报告,他也是我的老师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的成绩令人敬佩。照我看来,宋老师在中国经济界有非常独到的、深刻的观点。好吧,希望我们从这次报告中得到更大的知识和教育,让我们一起来听宋老师精彩的发言。

   报告正文:

   今天的题目当中有“一些情况”,确实只是“一些情况”。我主要讲我对宏观经济与股票市场的一些看法、一些情况。为什么只是“情况”呢?因为这几年虽然我确实一直关注股市行情,可是,几乎一直未对股市发表公开的看法,只是在小范围里随便说说罢了。我在公开场合,几乎不评论股市。我记得,曾经有一次,公安部、证监会等牵头签署了发布了一个公告,如果没有证监会的批准,随便点评股票市场行情算犯法。所以我对这个东西一直不敢随便说。在1993年、1994年股票跌得一塌糊涂,那时的股民见谁骂谁,所以媒体上的“股评沙龙”,每天都被骂。但是后来是谁都在说股票,也没人管。中国的事情向来是这样。虽然那里有个规定,但也没人去管。大家也都忘记了这件事。以上说的原因算是打了个叉。其实我应算一直比较活跃于股评的。中国股市的数据出来后,外国的媒体一般比较关注,当天就有相应的观察与分析。但是中国媒体,包括电视台、广播、报纸一般都是对认为是重要的就及时报道,对认为不是重要的东西则未必如此。当发布后,第二天我们能从媒体上看到,第三、第四天你抄我我抄你的消息也能相继出来了。大家认为,宏观经济对股票的影响很重要。我现在听到的消息来源基本上是第一手资料。因为路透社等媒体机构常常打电话给我,顺便我也会从他们那里问得一些重要数据。在知道的数据差不多时,我就可以向外界说一说。我向外界的点评一般能比别人块半天、一天吧。跟大家说这个事,是想说明股市没有什么意思,今天知道与明天知道没有什么区别。这是一个与外国有很大反差的东西,我们并不太重视信息。我现在说这个,可能有点过头了吧。以上也可以算是引子吧。以下算是正题:

   一、股票价格波动与宏观经济波动的一些现象

   1、股票价格变动领先于真实经济波动。

   2、股票价格变动与真实经济波动同期相关。影响因素:股票市值与GDP的比例、市场成熟程度、个人财产结构(Equity/Net Wealth)

   3、政府干预股市和上市垄断。政府干预股市与宏观经济表现不独立。

   二、关于股市与经济波动关系的理论

   美国数据研究:当前消费对股票市值弹性0.03---0.07/1-3年。其他工业化国家弹性较小,但也很显著。

   三、中国股市

   1、统计数据的问题

   结论的可靠性不高是因为数据问题。比如在1998年,中国“保八”公布的数据就与实际有比较大的出入。股价波动的大部分波动与真实经济活动无关。股价波动对真实经济活动没有明显的预示意义。目前数据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弱的预示意义。股票波动与真实经济活动具有显著的同期相关性。股价变化受真实经济表现的影响吗?中国说要加入WTO多少年了,中国真的加入WTO后,中国的前两个月的外国投资并不增加,与原来预测的完全不一样。这与后来预期的顺差相去甚远,虽然今天的顺差还是很乐观的。所以,现在也不说数据与实际有多大变化,但总之是有变化的。

   在宏观经济中,如果出现这样的数据差异问题,就如出现一些噪音一样,并不可怕。把它们从协调的音乐中去掉就行了。但更多的时候,可怕的是政府的“托市”,即政府出于好心,居于使股票市场狂跌能有所遏制与希望其上市的心理,通过种种手段,去刺激股票市场,试图打到克服股市自身的目的,而造成虚假的股市繁荣。如果股市被托得不好,在政府干预下,这样的托市会影响到理论研究。有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实中的经济很好,但股市不好。反之,现实中的经济很差,但股市一片大好。这样的反差是经常会有的。在早些年曾经有这样的情况,比如1993年那一段,有时会觉得股市点数过高,如果根据GDP那些东西参照来看,想当好,而企业利润那是表现也想当好,价格指数也是想当高的。政府干预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简单地说,就是使股市情况与现实经济关系越来越不密切,使股市情况不能很好地反映真实经济情况。比如朱镕基众里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为了遏制通货膨胀,推行紧缩政策。这主要是从治理全国经济的角度,从资金融通的角度去考虑的。这要对其作客观的思考与描述。如果完全依靠统计局的GDP去计算、分析、研究,实际上倒不如自己手工去做。当然,这样工作量会很大,有时研究成果出来了,反差也很大。但还要说服自己,试图使别人也相信自己。因为政府干预这个变量没法计算、度量。研究经济要定义一个变量,需要确定变量的值,这个行不通。而政府干预这个变量幅度太大了,根本无法估算。比如你说在5%—50%之间,该取什么呢?其他的还有一些股市背后的东西,也需要提醒大家。大家知道,咱们的题目是“中国宏观经济与股票市场的一些情况”,主要是讲宏观经济与股市的关系。提到这些关系,是想说,股市里面有这样那样的情况,出现一些差异是很正常的,而且也是少不了的。加之股市有很多别的操作情况,致使我们所获得信息有可能是虚假的,使正确的判断并不能一步到位。这主要靠再座的大家扩大知识面,增加实际的经历和经验。比如,在进行微观经济研究时,一定不要忘了宏观经济这个大背景,而股市行情的研究,也脱离不了对宏观经济情况的了解。

   股票是对未来营利的一种预期。对它的研究要早,这样也容易受益些。如果大家对股票都有一些研究,那就不会获益过多。就是说,在大家不太研究它的时候,要加强研究,对于股民来说,不要过分相信报纸上说的国家宏观经济的好坏,有时也要相信经验与自觉的。尤其有些报纸比想像中的还要过分夸大国家宏观经济情况,这是很容易造成混乱的。证券市场上有时实际与媒体所宣传的刚好相反,明明是坏的,偏偏被说得好得不得了。比如,你要在网上检索“宏观经济形势很好”,那在95年到现在都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这不是在引大家误入歧途吗?

   我今天说说算是比较正面的东西了,我很肯定我对股票市场的信心。在一年前,我对股市行情并不乐观,那时侯出现虚假数据,操纵股市的情形更多。美国的经济发展比较成熟,相对而言,股市能更正确贴切地反映经济情况,这样使得股票价格波动与真实经济波动相关较少。因此,现实中的经济情况能较块反映到股市价格中。我几年前从美国回来,真是深刻地感受到这些东西。这样说来,在股票市场上,美国比我们规范,比日本规范。我觉得中国股票市场人为因素过多,从书上学到的理论在中国的现实中简直用不上。那是完全两码事。在这个意义上说,股市一定要紧跟经济的变化而变化,它要能反映出未来的经济,对未来有一种预期。当然,中国的股票市场与显示经济是有很大关系的。这一点一定不能否定。这种关系有时只是显得隐秘罢了。大家也应该相信有这种关系的存在。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这样的情况还是比较普遍的。

   你要想股市比较真实的话,那么你也可以自己来说。因为股市有千千万万种面孔,大家所见都有不同。既然讲不明白,那么大家都会有话说。对于宏观经济来说,数据的分析要求很高,GDP年增长率是8%还是10%,那差别可是太大了。在研究时,引起的误差当然也会很大,会影响到分析的正确。而且,在1995年前并没有GDP这一说法,可以说这以前所谓GDP都是猜想的,不必十分相信。

   如果要说到股市的虚假问题,我不得不提到在宏观经济里面,有很重要的理论是:企业利润、投资份额在GDP里面是很重要的。它们的短期波动会直接影响DP的显示,GDP也是不好的。总之,利润的波动比GDP的波动要大得多。

   如果有人说中国宏观经济一直很好,那简直是骗人。中国这几年宏观经济明明白白是向坏的方向发展。不过到了去年,有回升。当然,硬要绝对地说是好是坏,这个事并不好说。经济增长和企业利润增长是两个概念。经济波动和企业利润是有关系的,而且这个关系是非常强的。

   以下说一下对股票市场的投资问题。是否可以说,“投资”与“投机”是正儿八经的同样的两个词?这都是个人操作的问题。你们说它们之间有区别吗?股市是这样的。我想我必须赚钱,股市必须能使我赚钱,这我才干。这就是想在股票市场里赌赌的心理,是一种显正值的市场预期。这事实上,就是一种投机行为。这个逻辑相信在座的能听得明白。如果大街上一定要有钱给我捡,这个逻辑可能不成立。正因为我要赚钱,如果没有赚钱的地方,让我怎么赚钱?股票市场?股票市场往往偏偏不让我赚钱。这事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不过,这事在头几年老有,看你怎么看了。你想,假定我现在买A 股,有朋友说,哎呀,你是北大的,北大方正的你怎么没买呢?因此,不能从研究学问的角度去讲。从更深的角度去说,以前没谈过这个问题。我从美国回来,一门心思想怎样弄股票啊、期货呀。但是一直忍了好几年都下不了手买股票。实在下不得呀!后来,我几年就不看股评股市了。这是真实的过去的情况。但是,还有,赚钱是不能光靠蒙的。老是蒙一把,并不是明智的。我们要赚统计学上能赚钱的东西。但是,统计有时又是靠不住的。真实令人犯难的东西。哎呀,甭研究了。如果要用理论上的话,那么股市永远是真实的。只有你不对,没有它不对。不过,从研究角度来讲,抓不住机遇肯定是自己不对,谁让你错过了。所以,我一直在考虑这个事,股票怎么会这样呢?

   如果要说影响股票市场的经济怎么就治理不好呢?怎么治理不好?经济还有治理不好的吗?在宏观经济中,其自身调节能力是非常强的。你说一个经济坏了,宏观经济照样运行,除非是1959到1961年中国那样的大困难,天灾人祸,人毫无办法了,否则不可能全部经济萎缩。假使大家都失业了,那大家不是都还要去找工作吗?随便做一个什么营生,不就又市场化了吗?这是因为市场有一个自救机制。从这个角度讲,宏观经济没有什么问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没有什么十年解决不了的问题。政府解决经济问题,可以形容为动刀子。把刀子拿起来,有人把你先干掉,因为这个社会的决策机制里面反映了各方面利益集团的争斗。因此,造成这样一种状况,在经济不好的社会情况下,有人希望举起刀子对经济动手术,但这也会使得别人先对你动手术。这毕竟是触动了一些人的根本利益,对一定的利益集团构成了威胁。比如,日本的首相小泉纯一郎,号称改革家。他要日本的经济下刀子,会有人先对他下刀子。原来小渊首相,他的下台不正说明了这个问题吗?日本的政局在过去为什么显出混乱的形势,首相一个换一个是可以理解的了。中国政府的情况,如果谁想先动手,也会有很多人会先去对付他。从去年的“国有股减持”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在形成了这么大的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的时候,是没有人能挡得住的。在这个情况下,大家会逼着政府去救市、托市,即使不要求政府去做,政府也会自己去做的。那么,居于这样一种体制结构,没有人能去救股票市场。谁想去救股市,救不了啊!什么“国有股减持”,又有什么实际效果呢?现在看来的情形不就是这样的吗?确实,我从1995年的时候觉得学问太了不起了。但我出去做报告时,有人告诉我:炒股要听党的话,我不以为然。过了三年,我才知道,这是对的。理论也需要实践上的学习啊!这几句话更深的意思是:炒股,要听大家的话,要熟悉党的政策、党的方针和党的实际。

   在中国的市场里面,无论是大家在座的短期的利益、股民的短期利益,没有人能沾上。谁想跟这个利益作对的话,并不会有好的结果。没有人能扛得住中国的证券市场,免不了总是要扛不下,撒腿就跑。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另外,一个人想扛,这个人有两个肩膀扛,他也没有劲了。因此,中国的托市并不是明智之举,肯定也不能坚持多久。当然,中国政府可以使股票市场的规则更完善些,这是无可非议的。

   报告到这大概已经显得很长了。以下讲一段有趣的故事。曾经有人问我:宋老师,你买什么股票呢?我对那个人说:你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很好。是啊,我自己是进行宏观经济研究的,又在国外呆过,现在有时高等学府北大的老师,从国外回来已经有好几年了,想必对于炒股是十分在行的,而且也赚了不少呢。那跟着我炒股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这么说吧,我买股票的时候,我向向我提问的那位介绍了三种股。他说:三个太少了,为了分散风险,就买四个吧。这样,他就买了四个。最后一个他只好随便买了。因为他比较喜欢吃山珍海味,于是就买了个“大猎人”。这个名字好,就他买得早。结果谁料到就第四个赚,我介绍的三个都赔了。你们说是不是让人哭笑不得?可以说,我对股票的研究也有一些心得,但我购买股票全都是随机式的,根本没想过说应该买哪个,我一般花在炒股上的资金并不多。赚了当然好,有新车、有大房子,这不错。但要是玩赔了,可也不好受。一、二十万还行,谁会拿身家性命去炒股票呢?在期望值上,一个人总是要权衡再三的。如果期望值是百分之一,这么少,做的人肯定不会多。

  

  

  

  

  

  

进入 宋国青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股票   宋国青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8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