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市场条件下的信誉机制(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48 次 更新时间:2001-02-18 17:30:00

进入专题: 张维迎   经济  

张维迎 (进入专栏)  

  

  张维迎:谢谢。首先我想问大家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得从我这个故事开始。想你到你们家楼下的一个小杂货店买一罐饮料,五块钱,你把五块钱交给这个杂货店老板,你要出门了。这时候,那个老板说,回来,别走了。你说,怎么回事?他说,你没有给钱。你说应该怎么办?

  有人会想,应不应该告他去,去法院告他去?但是仔细想一下,法院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是无能为力的。为什么呢?法律要解决问题,一定要使得双方当事人能够明确的事实之外,法官也能鉴别这个事实。而在这个情况下,杂货店老板说你没交钱,你说你交钱,那么这个法院是没有办法来判决谁对谁错的。

  这就是我讲的,一个社会靠法律解决问题是有局限的。

  大家可能想,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在我们一生中并没有碰到?不是绝对没有,也许你在某一个大街上买了点香蕉,本来应该出五块钱,结果你出了十块钱。为什么在杂货店里边没有碰到这样的事?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杂货店的老板在你交钱以后他说没交钱,你下次会不会再去买东西呢,你就不会买东西了,你还会告诉你的邻居,他是骗人的,你的邻居也不会去买东西了,那么这个杂货店就应该怎么?关门了。

  这就是我今天讲的主题,市场秩序的信誉基础。

  简单的说,建立一个市场经济的秩序,信誉基础是第一位的,法律可能是第二位的,我后面要讲到这两个东西在好多情况下是互补的。

  我们中国二十年前开始进行改革,已经走了二十年。但是,看看我们中国的商业秩序,确实非常混乱,我们的商业道德非常差。我们去医院看病的时候,经常怀疑我们拿的药是真的还是假的,担心别人给我们打针的针头是第一次使用还是回收的;我们去买肉的时候,也经常担心这肉是不是注水的;当我们受雇一个老板的时候,都担心他到时候会不会给我们发工资;当我们雇一个人给我们打工的时候,我们也担心他会不会把公司的东西拿走,带到自己家逃跑了;我们借给别人借钱的时候,担心他不还钱,如此等等。 可以看出,我们国家当前的情况下,商业道德、市场秩序非常不尽人意。我们可以比一下,现在是新的世纪,和一百年前比一下,和1900年相比,我想现在中国的商业道德基础可能不会比那时候更好。

  如果你们不信,请你们注意一下,我们山西票号的故事。山西票号,作为中国最初的现代银行,它们有多少坏帐;再看一看我们现在的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等等,他们有多少坏帐。所以,我想这是应该引起我们所有的政府官员、所有的大众都关注的一个问题。

  那么话又讲回来,一个市场经济一定要有良好的市场秩序,这个秩序一定要建立在一个良好的信誉机制之上。一个人的行为或者最优行为与他的生命预期有关。假如我预期我只活一个礼拜,我发财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去抢你们的钱包。抢人东西是要判刑的,但是我不担心这些事,为什么呢?法院还没有来得及开庭,我已经死了,我何必在乎法律呢?但是当我预期要活很长很长的时间,抢人就不是最好的办法。

  举这个例子也说明一个很重要……建立信誉制度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长期的预期。

  一个人的预期越长他的行为就越规范,他就愿意坚持兑现自己的承诺。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可以把信誉归结为这样一个东西,信誉就是人们为了获得长远利益而牺牲眼前利益,也许短期内我有得到好处的机会,但是我要放弃它,我不愿意这样,我不愿意赚这些小便宜,不愿意去欺骗人,因为欺骗以后我就没有了长远的利益,我就失去了长远的客户。要让一个人、一个企业重视自己的信誉,一定要让他们有一个长期预期。或者用我们现在一般讲的说,信誉是企业的生命。

  我们可以倒过来讲,为什么中国这么多企业不重视信誉?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不重视自己的生命。如何让人们重视自己的生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信誉制度是需要比法律要少的信息就可以自动实施的一种制度,是通过当事人作为自己的一个最优选择而遵守承诺的制度。相比之下,法律是要靠强制来实行的。如果一个社会的人们没有长期预期,那么法律是没有用的。

  所以,我想,我们要建立一个良好的市场秩序,重要的使我们中国的每一个公民、每一个企业都有一个长期预期。下面,我从五个角度来谈这个如何形成信誉的问题。

  第一个是产权制度。

  没有完善的产权制度的经济一定是一个不讲信誉的经济。为什么这么讲?简单的说,产权制度就是使人们有一个稳定的长期、预期的制度。能够使得你干了坏事,就一定会受到坏事后果的惩罚;如果你做了贡献,就一定能够得到回报,这就是我们讲的产权制度。

  如果没有产权制度是什么样的呢?就是你今天干的事,这个事的后果由谁承担,你不知道,可能由你承担,也可能不由你承担。这时候的,你就有积极性追求一种短期的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就可以看出,中国目前的产权制度下,欺骗、不讲信用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产权是道德的基础,一个社会毁灭了产权的时候,也就毁灭了人们追求长远利益的基础,从而也就毁灭了这个社会的道德。在早年的时候,我们很得意的我们烧掉了好多地契,我们没有想到这种行为给中国的社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所以,第一点,如果我们要有良好的信誉制度、市场秩序,我们必须有一个良好的产权制度。产权制度越不确定,政府从中干预越多,个人的预期就越不稳定,人们就越有积极性追求短期的利益。

  回到我们刚才讲的例子,如果你不是在你们家的楼下的杂货店,而是在大街上一个小摊上,那他将更可能骗你。因为他今天骗了你以后,他并不关心明天能不能见到你。但你们家楼下的杂货店要依赖你跟他的长期交易,所以他一定要重视信誉。 大家可能马上问一个问题:中国现在大量的民企、私营企业也不讲信誉,也在坑蒙拐骗,难道他不是已经有自己的产权了吗?为什么他们还不讲信用,

  这就走到我的第二个问题:要规范市场一定要规范政府行为。

  当我们将产权集中来稳定预期的时候,那么本身意味着他依赖于外部环境,如果这个企业是你的,但是政府任何时候有权利来宣布这个是违法的、那个是违法的,今天能干、明天不能干,一个私人的企业家也没有一个稳定的预期,所以他也一定会追求短期的利益。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讲政府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着个人的行为。现在中国的情况,我们的民营企业、私营企业受到好多制度上的、政府的歧视,他们对自己的未来并不充满信心,他们并不预期自己企业做大之后,做好之后,有了信誉之后可以收回果实了。所以他们和国有企业一样,也就免不了要追求短期的利益。

  尤其政府好多的政策透明度非常的低,透明度低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把真正的权力交给了执行这个政策的官员。因为政策的解释权在政府部门,一个权力的最大来源可能就是和约的不完善。由于我们的政策是模糊的,是不透明的,这样使得政府的官员本身享有了好多权力,他们可以用这些权力来去干涉企业,包括国有企业,也包括民营企业。那么由此导致民营企业本身也不会重视信誉。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大量的政府部门有任意、随意创造权力的权力,这一点就更为可怕。好比一个人有病,好比是有神经病,你跟他待在一块,如果你知道他的神经病是从晚上七点到十二点发作的话,你也不需要担心,因为你还可以白天睡个好觉,最害怕就是如果你不知道他的神经病是什么发作,那就没有办法睡觉。我想,我们政府政策行为的不规范可能对市场带来的影响同这个非常类似。 现在来看,我们在这个方面已经进入一个恶性循环:政府管得特别多,消费者、生产者都感到非常不确定,所以他们就追求短期行为,他们就坑蒙拐骗,政府马上说这么多坑蒙拐骗一定要进行管理,所以政府管得越多坑蒙拐骗就越多,坑蒙拐骗越多政府就管得越来多,我们进入这么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我提出一个说法:一定要像戒毒一样戒除政府的管制。如果不下这个决心,如果把政府管制本身当做建立市场秩序的一种灵丹妙药,我们只能面临越来越多的欺骗行为。

  当然,解决规范政府行为问题我们要有一个耐心,因为老百姓的预期,老百姓跟政府之间是一个驳议,他跟政府行为的预期要逐步形成。

  我给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在农村的时候,我们那个生产队种的树是经常长不大的,为什么呢?有的人偷着把它砍了,或者是个人放的羊给啃了。我们生产队就商量说,这不行,集体种树不行,应该分给个人。头一天晚上把树分给个人后,第二天早晨发现很多小树都被砍了。为什么树都已经成了你的了,你为什么还要砍?生产队又说,这不行,赶快乘没砍完之前收起来,然后就收起来。过了几年又不行又分,结果老百姓又砍,又收起来。这是一种思维方式。但是,你们要问老百姓为什么要砍这个树,就是因为他预期你会收的,不砍的话,结果你还真收了,对吧。所以,政府的行为刚好兑现了村民的预期,所以砍了收,收了砍,树永远也长不起来。 我想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你要砍你就砍去,因为你砍了是因为你对我没有信心,我就让你砍去;如果你不收这个树,过几年以后砍树的人他就变得后悔了,那么没砍树的人他运气好他就赚了便宜了,这样大家就说政府不会收这个树了,所以大家就都开始种树,树就会长成森林。

  我想,政府管制的时候也有类似的问题,开始放出一些政府的管制可能会出现一些混乱,但是经过一定的时机就会走上一个良性的循环。但是,假如我们按照第一种思路,一看到市场秩序有问题,就马上回过头来用政府管制的办法来解决,那我们就进入恶性循环。这一点可以和第一点结合起来。

  我有一个说法,叫破坏产权,任何随意的搅乱人们预期的政策都属于破坏产权。你今天买了一辆富康车,很高兴,你为什么买富康车,是因为你预期你可以在北京的大街上跑,但是没想到买了没有一个月,政府突然宣布富康车没有尾巴不能上长安街,那你会有什么行为?如果你办了一个饭店,如果你预期这个饭店可以永远办下去的话,你一定会讲信誉,就是你自己不办了要脱手出卖饭店之后这个饭店能卖少钱,也依赖于你的客户量有多少,但是你预期政府可能明天就要关闭你这个饭店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宰一刀? 所以,规范市场一定首先要规范政府,没有规范的政府行为不会有规范的市场行为。

进入 张维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张维迎   经济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4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