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中学教师谁不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95 次 更新时间:2008-05-05 01:00

进入专题: 教育评论  

中学教师谁不好?  

先拿自己开刀。我是教语文的,语文是最好教也最不好教。十年寒窗,汉语搞不过英语,语文老师最尴尬。

理科学不走,才去学文科,文科又名“瘟科”。其中政治如何?掺了不少私货。我佩服政治老师的心理承受能力特别强。当初考政治,不一定是想做官。政治地位最高,思想不是最先进,最没有职业成就感。高考结束,就有学生烧书,首先烧政治书,然后是历史书。这两样在眼里最没用。有个老政治老师,讲台上晃来晃去,在那头看门,在这头看窗,不管学生看不看书。几十年养成这分涵养,高,实在是高。

历史老师,讲的是历史还是政治,是真实的历史还是被宣传的历史,自己也见得醒豁。过去鼓吹“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征服自然,排压异类,改变别人,篡改历史。这种例子太多了。有则资料说的是,八国联军打进来,有中国人带路。林则徐洞察西方的制度先进、船坚炮利,中国根本打不赢,那就老老实实给皇帝说明吧,可他说的却是“民心可用”。他倒是保全住了“民族英雄”的美名,却把北洋水师推进了死亡的战场。这么一个高瞻远瞩的大政治家、学贯中西的大知识分子,也不敢说真话,怕落下“卖国贼”的恶名,遑论他人?不了解真实的西方,是一败;了解真实的西方而不敢言,又是一败。中国经得起几败?让中国的孩子“喝狼奶长大”,更难以振兴中华民族。历史老师不是狼。他们对于历史,能够说什么呢?离开历史,又有什么好说呢?

中国的数学老师是世界上最能忍受清贫的老师。一只笔,一沓纸,陈景润就摘取了数学皇冠上的明珠。今天的数学老师,在中学教师中最先富起来。家教,办班,流水席,三班倒,日进斗金。周末工会活动他们都舍不得去,真是数学脑壳啊。

我尊敬数理化。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神六”上天了,嫦娥奔月了,基础还是数理化。宇航员是老师培养出来的。我监考中央机关公务员考试,人事局长对老师们说“好好监考,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说不定就是你监考出来的。”拜托!把老师的待遇提高到公务员的水平上,那就烧了高香。

美术教师我羡慕。我能说会道,会写,但不会画。讲台上能够绘声绘色,如果再能绘上一两笔,传其意,达其神,声情俱佳,图文并茂,那我的讲课水平不摆了。“虽不能至,吾往也。”所以我再骄傲,从没在美术老师面前骄傲过。我说过化学有什么用?对服务员说“买两斤氯化纳”,人家骂你“神经病”,不就是个盐巴嘛,贵州驴子学马叫。英语外国人好,冲着卖香烟的服务员“呜呜呜”,一遍,两遍,服务员看口型,看眼神,再看手势,才明白这个老外要“三五”牌香烟,直接说汉语不就得了。还是语文好啊。

学生最喜欢体育,其次是计算机。上课就是上网,打游戏。这门课的考试没有不合格的,不到期末就让给主科复习了,计算机老师提前放假。没有高考的压力,一样拿高考“同庆奖”,乐乎?

地理课,还是“历史悠久,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吗?现在名不副实了。单是疆界就比过去少了许多,资源平均数后几名呀。教育财政支出不如非洲穷国乌干达。米价,肉价,油价涨纷纷。地理课,总不能一点不讲经济与民生吧。今天奢谈爱国者,一个方法就能检验:毕业了留在国内,不去国外,尤其不去美国。这才是自己的“地理”好啊。

“英语教师是最大的汉奸。”这不是我说的。中国学生英语考试世界第一,母语倒数第一。语文教师也有责任啊。中学生学语文有“三怕”:一怕古文,二怕作文,三怕周树人。中国目前最缺乏的就是周树人。今天不少专家学者,没学到周树人的脊梁。有的“特级教师”、“研究员”,早就变成了一只狗,一嘴毛,几根骨,书商贩子。应试教育之罪,他们罪不可没。

而大多数中学教师,是世界上最辛苦的老师。受两头夹磨,叹四面楚歌。小学生刚刚起步,个个家长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以为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不是江泽民就是温家宝,不是宋祖英就是女明星。因此舍得投资,单是周末,舞蹈、书法、跆拳道一起上。进了初中、高中,家长几年打拼下来,心思用得差不多了,孩子基本上定型了。尖子生的家长以为自己的种好,不是老师的功劳;差等生的家长只求孩子成个好人,不变成坏蛋就知足了,他们都不对老师献殷勤。反之,一旦拿住老师的丁点过错,找校长,上法庭,索赔偿。教师成了“弱势群体”啊。对学生一不能打,二不能骂,三不能单独找女生谈话,还因为女生动辄要自杀。

入错了行,嫁错了郎,找个有钱的老公就不教这破语文了。同行悲歌,师道堕落,教育不兴。戴罪之身,无力回天。呜呼!

    进入专题: 教育评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865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