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劳工局门口的德国国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70 次 更新时间:2015-11-28 17:43

进入专题: 德国   域外传真  

谢盛友 (进入专栏)  


二十年前,我骑着那辆破旧的黄色自行车到班贝克劳工局找工作。在很远的地方,我就看到劳工局门口前面的德国国徽,真是威严。我提心吊胆地走入劳工局,看门者叫我站住,问我干吗的。我说:“找工作!”

“找工作?不可以!”

“这里不是劳工局吗?”我刚到德国,自己判断,是自己的德语水平不够好,听错了。

“是,这里是德国劳工局。”看门人还不算很坏,知道我是外国学生,然后慢慢地为我解释道:“外国人在德国找工作,必须有劳工许可。一个工作位置,德国劳工局先满足德国人,再满足欧共体 (现在是欧盟)国家的人,然后才满足外国人。您是外国学生,在假期里可以打工两个月,可以直接到 Bosch这样的大公司找假期工作,这里劳工局没有您的份。”

左一个感谢右一个感谢看门人后,我懊丧地离开劳工局,再次看到那个庄严的国徽。我心里暗地发誓,德国劳工局,我终将再来,不是来找工作,而是作为老板,来要工人。

二十年后的今天,我同样骑着那辆破旧的黄色自行车到劳工局,门口照旧有那个威严的国徽。这次,我看到国徽并不提心吊胆,也无恐惧感。

不冷不热的劳工局官员接待我:“您有公司,要雇佣工人?”

“是,我要工人。”

“您要雇中国人,这里可没有什么中国人待聘。”

“不,我要雇德国人。”官员听到我这么一说,脸色又马上变了,很不高兴的样子。你这外国人,有什么这样神气,要雇佣我们德国人。官员毕竟是官员,失态只有瞬间,然后一切照章办事。

第二天,我收到一大堆申请工作的名单,然后是无穷无聊的电话。

A电话问:“您需要工人,每月给我多少钱?”

B电话问:“劳工局让我一定给您打电话,不然我拿不到失业金。”

C电话问:“如果我去与您见面,您可以给我签字吗?我必须将之交给劳工局。”

D与我见面时,直言她不愿意领取社会福利救济金,一定要工作,不管我给她多少钱,只要我录用她,她就一定来工作。

我被她的真情打动,立刻决定录用,让她试工。

试工过了三天,她请求我出具证明,证明她在我这里试工,若考试通过将被正式雇佣。这份证明她要出示给社会局看,不然她拿不到社会救济金。我出具证明的时候是星期三。本来?让她星期五再来单独干一天,再下个星期一考试。那真是黑色的星期五,不是股票惨跌,而是我一大早就盼望 D的出现,希望她今天能独当一面。我落空了。

我仍然不死心,九点半给她家打电话,没人接,十二点钟再给她打电话,她终于说话了:“很抱歉,我昨天晚上喝多,睡过头了,刚刚起床。……”

面对那威严的劳工局德国国徽,我再次落空。

进入 谢盛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德国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712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