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对民主法治的暴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63 次 更新时间:2001-09-19 16:33

进入专题: 世贸爆炸  

张问  

“杀死一个欧洲人是一石二鸟……躺下的是一个死去的人,但一个自由的人却站了起来。”

——萨特

虽然全球经济大萧条的出现为时尚早,但政治繁荣的时代伴随着911的火警声似乎已经提前到来。发生在纽约世贸中心沉重的撞击,惊醒了所有沉浸在法制社会所许诺的和平梦想中的人们。当所有的美国人都低头祷告的时候,当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额手相庆的时候,当网上近80%的国人大呼恶有恶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所有的人都是那么的害怕死亡,那么的尊敬死亡。死亡所带给一些人恐惧的时候,也成为另外一些人快乐的源泉,因为只有在死亡面前,所有的人,不分种族、民族、地位、财富才是平等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对的平等。因此,尽管美国的经济尚不足以萧条到需要所有人平等的面对死亡,但是来自外部的恐怖行动无疑将人们重新拉回到保卫“安全”的政治世界里。(http;//bbs.beida-online.com)

造化弄人,激起美国平民(这里的平民是指与国家权力享有者相对的人们的一个统称)政治热忱的两次都是灾难,而这或许是为了惩罚美国平民在一种较民主的社会里,过于消极的对待和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正如汉娜·阿伦特言,消极自由的社会必然滋生极权主义,美国人对内虽然以民主著称,但对外的政策令人不敢恭维。而对外政策由于离美国人自身的利益相去甚远,很少有美国人愿意“多管闲事”,一任美国领导人大过国内没有的专制权力的瘾。因此,美国政府对外树敌太多,必然要遭到报复。然而,如果说以往恐怖事件的暴力不过与美国国内犯罪相当,政客们还可应付。但是,这一次的撞击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突破。试想,当一个满载平民的飞机向白宫冲去的时候,是为了保护白宫击落飞机还是任由飞机撞向白宫。试问,白宫和飞机上的平民哪一个更重要呢?哪一个的损失对美国不是一个失败呢?事实上,做这样的一个设问其实暗含着一个假设,就是承认美国社会是一个民主社会,上层与下层是可以通过政治机制良性对话的。这次事件的制造者颇似一个精深的政治家,一把抓住美国政治的脉门,将美国政治置于两难困境:如果美国政府今后不能接受民众反省后的建议,美国对外所标榜的民主就是极为虚伪的;如果美国接受了民众的建议,这种建议必将是对美国对外政策的反动,接受建议无异于承认以往的错误。因此,这次恐怖主义事件与其说是向美国发动了袭击,不如说是对整个美国乃至西方所赖以建立的法制大厦提出了挑战,纽约世贸中心姊妹楼的倒塌,暗示着一种文化的即将没落。本文拟从法律的角度对这次事件带给美国推行的价值观念的挑战予以分析。(http;//bbs.beida-online.com)

一、沉默的爆破手

美国人出离愤怒了,小布什攥紧拳头,向空气出拳,但是却无处着力。与以往不同的是,爆炸发生后,没有任何组织站出来承认是自己干的。而恐怖主义分子在与飞机一起化为齑粉的时候,留给美国安全局只是一堆废墟和瓦砾。于是,小布什不依不饶的将这次行动称为“母牛行动”,大骂背后策划者为懦夫。然而,依照美国的法律规定,“罪犯不能自证其罪”,这样看来,美国法律是允许和鼓励嫌疑人保持沉默权的,恐怖主义者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不主动承认是文明法制社会所允许的,连恐怖分子都知道法律的沉默权,而作为一个自诩为高度法制的国家的总统,却只会感情用事。这不,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提出,如果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中立国对拉登进行审判的话,他们愿意交出拉登。显然,这实际上是拉登在对自诩为法制国家的美国又一次挑战,美国如果接受,就意味着可能面临更多的困难:首先是,美国不能保证找到足够的证据,依据美国刑法优势证据原则,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美国将面临败诉的危险;第二,如果给本·拉登以充分发挥的机会,难免又会产生米洛舍维奇那样的戏剧性效果,谁又敢保证,美国的民主霸权导致平民死伤会比恐怖主义导致的少呢。第三,美国只是将本·拉登列为头号嫌疑犯,但是,如果本·拉登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不是他在幕后策划的,到那时,不知小布什还有何面目继续当总统。因此,抓住了这么几点,拉登在以暴力打击了美国法制秩序之后,又继续从法制系统内部瓦解美国的法制。(http;//bbs.beida-online.com)

同样,即便美国没有接受这样的一个建议,美国可以追杀拉登,但是如果因此入侵阿富汗则将自己降低到恐怖主义者的地步,想象起来,霸权与恐怖主义如同纽约的世贸中心一样,也是一对双生子,没有全球霸权,也不会有全球恐怖主义的蔓延和盛行。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民主霸权才是民主法制真正的反动者。(http;//bbs.beida-online.com)

二、多数人的暴政

尚未从恐惧中恢复过来的人们,纷纷要求美国快速实施打击报复。他们不惜以86%高的民众支持率,希望小布什能够为他们洗雪深仇。小布什也不愿失去这样一个大好时机,向他父亲一样打一场漂亮的战役。因此,尽管现在并不知道谁是真正的敌人,整个美国的军事力量都是剑拔弩张,时刻准备好对敌人的打击。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然而,选择本·拉登作为头号嫌疑犯,其实背后自有深意,也许美国确实已经有部分证据证明是拉登主使的,但是尚不足以盖棺定论,而还有一种可能是美国并没有证据证明是拉登干的,但是拉登早已成为美国公开的敌人,即便不是为了这次事件,对其进行打击也是理所当然,死有余辜。再者,有一个敌人总比没有敌人强,这样还能有效缓解民众对政府的压力。(http;//bbs.beida-online.com)

但是,如果仅仅由于民众的压力,而失去了理性的判断,其结果就成为冤冤相报,没有终了,最终倒霉的仍然是普通平民。而这表面上看实现了民主,老百姓说了算,但实际上却是多数人的激情淹没了少数精英的理性。正所谓当局者迷,美国的朝野上下一片打声,但这个声音背后肯定有反对者,只不过被淹没了而已。而美国的盟国则一再提醒美国,如英国首相布莱尔表示将给予美国完全支持,不过也坚持任何报复行动都“必须,也将依据明确的证据”。法国国防部长里查表示,“军事行动只是回应恐怖主义的方式之一,我们真正需要的是采取一种不致引发其它不安定因素的措施,军事行动必须以不会造成进一步不安的方式来进行。” 法国总理若斯潘也表明,盟国间的团结并不能剥夺法国的自主判断。因此,多数人的盲目和武断如果被领导者滥用,则进一步陷入恐怖主义者设计的圈套,当恐怖主义引来霸权主义的时候,正是恐怖主义胜利证明自身正当性的时候。(http;//bbs.beida-online.com)

三、以眼还眼与恕道

相比起民主法制这个一度在每个国人心目中颇为新鲜的概念,炸弹这个词未免太陈旧了。前此以往的历史以铁的事实告诉我们,炸弹根本没有能力改变民主法制,因为战争一直被人们简单的划分为正义与非正义,因此,炸弹是中性的,如果是用在坚持正义一方的手里,也就成为正义的炸弹,反之则是罪恶的炸弹。而对罪恶炸弹最好的反击就是建立AMD、NMD一类的防御系统,以炸弹拦截炸弹。但是,这一次的炸弹却无法拦截,因为,恐怖主义者有了新的创意,民航炸弹,不管是被击落也好,还是找个目标撞击也好,总之只要一旦民航飞机沦为炸弹的用途,就意味着民主法制的社会输了。当初听说那架后来坠毁在匹兹堡的飞机还在空中寻找目标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美国的战斗机对其进行拦截,是任由其向空中一号撞去还是击落它,这样的一个选择究竟该如何作出,假使我们再做进一步的假设,如果战斗机的飞行员这时得知民航上的乘客仍在和恐怖分子做斗争而胜负难论,而飞机正朝着目标越来越靠近,他究竟该如何选择。(http;//bbs.beida-online.com)

其实,面对恐怖分子,民主法制从本质上就是失灵的。从根本意义上讲,法制是一个权威系统,没有权威的控制,法制就不可能完全的实现。而这种权威性的存在,是假定所有的人都必然有所忌惮,要么是经济理性,要么是生存理性,要么是荣誉理性,总之,人必然要有一个权威。超出了这个预设,法制则无能为力。正如那些恐怖分子,当他们决定和确信自己的生命相比起即将从事的行动更重要的那一刻,法制对他来讲就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这个时候所能期待的似乎只有他的良知。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就此放弃民主法制。相反,应该放弃的不是民主法制,而是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霸权主义。确切的说,恐怖主义不是民主法制的果,相反却是化解恐怖主义的良方,因为美好幸福的生活会使人留恋于生的美好而惧怕死亡。但是一国民主法制的实现必然需要霸权主义,没有通过对外霸权主义的掠夺,就不能带来国内和平的民主景象。因此,民主、霸权、恐怖主义相生相克,幻化出一幅幅冤冤相报的人类悲剧。而仅仅依靠这个铁三角组成的系统从内部寻找答案,结果只能是徒劳无功。(http;//bbs.beida-online.com)

当亨廷顿在冷战结束后提出今后世界的冲突将是一场意涵幽远的文明冲突时,从事政治的专家们难免说他好高务远,以至忽略了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的冷战思维和后殖民主义等一系列遗留问题。但是,他至少提醒我们一点,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应该是寻求理解和宽恕之道,因为从深层次讲,霸权主义不仅包装着民主法制的外衣,实际上它是民主法制(主要指制度层面的民主法制)种下的恶果,这是已经形成并可称之为美国文化的根本缺陷,世贸中心的轰然倒下,标志着我们需要对以恶制恶的法制之道重新进行反思。回想起来,在恐怖主义分子之前,曾经在纳粹德国出现过“恐怖的法官”,一种没有道德的法律的衍生物。(http;//bbs.beida-online.com)

四、是谁倒霉了——美国还是平民

美国倒霉了和伊拉克倒霉了,含义一样吗?一个是以法治国,以民主著称的美国,一个是以教治国仍然保留专制独裁的伊拉克。当二者一个遭遇恐怖袭击,一个蒙受世界霸权的地毯式轰炸,其内涵一样吗。当我读到美国宪法学者将引以为豪的叙述,美国如何实现在一个大国通过联邦制和三权分立制有效实现民主自由的文章的时候,我好生羡慕。我也读过萨达姆的传记,深知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而且,当他带领国家对外进行侵略导致全民灾难时,竟能够继续执政而不必承担任何责任时,我相信伊拉克的平民确实倒霉了,而伊拉克的独裁者未必。相反,对于美国,很多人都深信不疑他的民主性,毕竟有一套完整、成型的制度放在那里左证。而且如果这种事件发生在伊拉克国内,萨达姆定不会向小布什那样承受那么多民众的压力。而恐怖主义者意图通过对平民的袭击来实现对美国政府的打击,实际上承认了美国社会民众对政府的重大意义,而反过来民众对政府的所作所为也应当承担一份责任,因此,美国政府对外的恶行所带来的恶报施加到平民身上,从整体关系角度看,也不失为一种合理的因果关系。因此,我们可以明白无误的说,伊拉克倒霉是平民倒霉了,而美国倒霉是全体美国的不幸。(http;//bbs.beida-online.com)

但是,美国早已不是昔日天真的孩童,经过两百多年的官僚化过程,民主与法制的目标已经淹没在庞大的制度里。按照结构主义的理论,最初是为了接近民主和自由目标的法制渐渐的自成一派,成熟之后就开始以自身为系统进行独立发展,逐渐远离了昔日的目标。结构形成的日子就是民主法制衰落的开始。美国司法制度的衰落,包括此次中情局、国防部的懈怠都已进一步表明美国不仅是经济而且法制也已到了萧条期。(http;//bbs.beida-online.com)

在美国轰炸南联盟和袭击我国驻南大使馆时,我就一直在思考美国所标榜的民主法制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其对外政策。为什么舆论与媒介如此发达的美国,其民众却显得信息闭塞,他们的判断为何总是同政府保持一致,难道说美国的民主法制也不过是一面招牌而已。其实,就这次恐怖行动而言,中情局等其网络遍布全球的情报机构怎么可能一无所知呢。假使说,他们早已知情只是为了更大的国际目标如进攻阿富汗,而重施罗斯福故技,那么这次事件则完全表明美国民主法制的虚伪性。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平民对政治的远离,难道不是自己的罹难前所种下的因吗?事实上,作为帝国主义的美国,之所以能在国内经济上弥合巨大的两极分化的裂缝,是与他对外的掠夺分不开的。平民与美国政府的关系,就好象法律上规定的家庭经济主体中子女与父母的关系,尽管子女没有参与家长的经济行为,但是由于子女花的钱是家长通过经济活动挣来的,因此,法律规定这样的家庭要承担无限责任。美国的平民虽然没有参与到美国对外事务中去,但却享受了美国对外霸权的好处,因此,恐怖主义分子袭击平民虽罪不可恕,却仍然在法理之中。(http;//bbs.beida-online.com)

五、权力与暴力——一对欢喜冤家

当人类出于天性,也是为了共同对付自然界的威胁,而以群的方式组成社会的时候,权力和暴力这对双生子就取代了自然的权威成为人类罪恶的渊薮。正如前文提到的,只有在死亡面前,人与人之间才是绝对平等的,因此生存成为所有人类文化共同的价值起点。当法制穿戴着现代器物文明的外衣走到中国人面前的时候,我们惊讶于它那套以恶制恶的精巧机制。然而这个复杂精密的机器终有失灵的时候,因为,法制将人降格为物的层次,尽管最初经启蒙思想者“人是目的”的打磨和两次世界大战的磨洗,法制电镀了一层人性的光辉,但是作为一套权力体系的本质仍然难以改变。尤其是近代以来,高度社会化将人异化为单向度的人,人迷失于福柯谓之的权力的森林里,由于这个权力系统太庞大和古老了,想要在系统内更新只是一个幻想。(http;//bbs.beida-online.com)

因此,暴力手段作为打破权力体系的最经常和有效的手段,时而与权力狼狈为奸,如拉登最初就是由美国斥巨资培养出来的,时而反目成仇,权力成为暴力觊觎的目标,美国如今养虎为患,拉登不断的对美国全球权力系统进行挑战。而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恐怖主义者实施的暴力打破了法制的基本预设——生存和惧怕死亡。正如中国那句古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任何法律对恐怖分子都形同虚设。而适用于国内权力与暴力关系的理论同样适用于国际,当“小米加步枪”战胜飞机大炮在中国实现的时候,“小刀加民航”的暴力同样会征服霸权主义,只是后者的命运正如纽约世贸姊妹楼相继倒塌所预示的那样,暴力和权力这对欢喜冤家斗争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当小布什恼羞成怒的动用军队准备实施报复的时候,我想拉登一定在笑,因为他的敌人——美国霸权所表现出的武断和暴力倾向,再一次证明他所从事的活动固然缺少人性,但一点不在法律上输给坚持霸权者。(http;//bbs.beida-online.com)

六、结束语——民主法制与民主自由

911火警声为谁而鸣?是民主法制,一种代表着机械的实证的法学的制度实践,一种培育出强权和暴力的实证主义法学,一种将人降格为物的法律和文化制度。这种制度伴随着全球化的浪潮渗透至大部分国家,在二次大战不过五十来年就酝酿出新的愈发可怕的破坏力。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还有民主自由,还有很多真正爱好和平追求人道的社会良心。萨特以他高超的遣词造句指出“暴力如同阿喀琉斯的长矛,能治愈它自己造成的伤口。”(转引自汉娜·阿伦特:《论暴力》)。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人们要不断的反思。我们需要经常性的将民主法制晾出来,接受民主自由和人性的阳光。谦逊的将民主法制作为具有局限性的文化从政治经济强权中剥离出来,与其他文化平等的对话,学会宽容,懂得恕道。积极对待我们自身的自由,谨记“积极自由”是我们获得幸福生活所不得不付出的成本。(http;//bbs.beida-online.com)

我一直认为这次惊天爆炸案姊妹楼相继倒下象一个隐喻。她似乎在警示我们,不是恐怖主义在犯罪,也不简单的是霸权主义在犯罪,而是制度在犯罪,一种单纯追求以恶制恶的法制在犯罪。它并不只是美国的,也不意味着就完全是西方的,甚至其他国家领导者都不能逃避嫌疑,这是人类无意识的合谋,这是撒旦的冷笑。而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http;//bbs.beida-online.com)

    进入专题: 世贸爆炸  

本文责编: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53.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