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杰·雷德:揭露西方对新疆和加沙的虚伪行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00 次 更新时间:2024-03-12 15:00

进入专题: 新疆   巴以冲突  

阿尔杰·雷德  

 

阿尔杰·雷德(Arjae Red)美国工会活动家 。2023年5月,阿尔杰·雷德 和国际行动中心主任萨拉·弗朗德斯(Sara Flounders)一起,在中美团结网络(China-U.S. Solidarity Network)的组织下,以参加代表团的访问形式前往了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翻译::郝俊龙

原文:https://iacenter.org/2024/01/17/dismantling-western-hypocrisy-on-xinjiang-and-gaza/

在美国,对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事业的支持行动吸引了大量民众的参与。例如,据报道,1月13日有40万人在白宫前游行,这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亲巴勒斯坦示威活动。

为了对抗帝国主义世界内对巴勒斯坦支持力度的高涨态势,西方宣传者试图将民众的愤怒引向中国。他们妄想重新唤起那些不堪一击、毫无根由的“维吾尔种族灭绝”叙事,将以色列在定居点[ Israeli settler regime指的是以色列在1960s年代六日战争后占领的领土上建立的犹太定居点体系。这些定居点主要位于西岸(West Bank)、加沙地带(Gaza Strip)、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和西奈半岛(Sinai Peninsula)。大多数定居点得到了以色列政府的授权和支持,尽管并非所有定居点都是如此。这些定居点的建立引发了国际争议,因为它们被批评为违反了国际法,特别是在西岸和东耶路撒冷(East Jerusalem)的定居点,这些地区都被以色列单方面宣布为领土,但这一行为未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以色列定居点的建立有多种原因,包括恢复在1948年战争及之前冲突中失去的财产、加强以色列的安全、以及基于宗教和意识形态的动机,如寻求最大化犹太人对圣经土地的占有。这些定居点的扩张对巴勒斯坦人的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包括土地征用、资源控制和居住空间的限制。在国际法和人权的背景下,以色列定居点被视为对巴勒斯坦人权利的侵犯,特别是在西岸,这些定居点的存在使得建立一个连续的、可行的巴勒斯坦国变得复杂。在国际政治和媒体讨论中,"Israeli settler regime" 这个术语通常用来强调以色列在这些地区的政策和行动,以及这些行动对巴勒斯坦人和整个中东地区稳定的影响。]处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政策和行为,与中国政府及共产党对待维吾尔人的具体情况做了一番虚假而荒谬的比较。然而,仔细观察二者的情况,就会发现其中的巨大差异。

我们该相信谁?

自2016年开始,美国企业媒体上充斥着激烈的宣传,叫嚣“维吾尔的种族灭绝”,还引用了美国资助下的非政府组织和美国政客方面的声明。那些说辞旨在推动对中国发起严厉制裁。

然而,根据2019年伊斯兰合作组织(OIC)外长理事会代表团对该地区进行的事实调查,代表团对中国如何对待其穆斯林公民的做法表示认可和赞扬(见:hongkongfp.com,2019年3月3日)。须知,作为拥有57个成员国的组织,OIC可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之一。

去年我们访问新疆一周后,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大型代表团,包括来自16个以上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的高级官员代表,就访问了新疆。在2023年6月的一份新闻声明中,代表团赞扬说,“新疆社会和谐、经济发展,各族群众和谐共处、进步日益持久”。他们敦促“对那些抹黑甚至妖魔化新疆的国际势力要保持一定的谨慎和小心”。

大多数穆斯林国家政府不支持美国指控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身上发生的“种族灭绝”。同时,这些政府还公开批评美国支持的以色列在加沙采取的种族灭绝行径。

跨国工人的国家 vs. 犹太复国主义殖民地

对比的核心就是,给以色列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基础做对应的阶级分析。像美国一样,以色列是作为一个殖民地建立的,就建立在对土著人民的屠杀和强迫迁移、对他们土地的窃取以及欧洲人口的定居之上。

美国战略家主要将巴勒斯坦土地上的以色列国,视为美国军事和经济对西亚地区的战略立足点,因此也是世界上帝国主义统治阶级庞大利益的主要贡献者。他们认为巴勒斯坦人是妨碍他们积累巨额利润的障碍。为了实现这一征服和控制,以色列国威胁要没收或抹去巴勒斯坦文化的每一个痕迹,甚至包括巴勒斯坦的历史和食物。

以色列本质上就是一个企图彻底剥削、掠夺和压迫他国他民的国家。如果该国及其定居点居民本身奉行犹太复国主义意识形态,那这就是为了全球帝国主义统治阶级的目的服务。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不同,它是一个由多民族的工人阶级共同组成的国家,是通过推翻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统治阶级、驱逐日本和英国等帝国主义寄生力量而形成的。中国革命建立了一个以工人、农民和其他进步阶级联盟为政治统治基础的国家,由中国共产党统一领导。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其政治框架中,就确立了对曾经受压迫民族的地区自治权利,比如新疆的维吾尔族。历史悠久的维吾尔城市,比如乌鲁木齐(ürümqi),早在1755年清朝入侵后便更名为“迪化[ 据了解, 是的,"Dihua"(迪化)是乌鲁木齐市的一个旧称。这个名字来源于清朝时期,具体是在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清朝政府在今南门外修筑一座土城,成为了乌鲁木齐的雏形。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设乌鲁木齐副都统,二十五年(1760年)改设乌鲁木齐同知。后因乌鲁木齐南关一带人口激增,贸易市场扩大,南关土城不能满足需要,遂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将土城围墙增高培厚,并增建四门,修筑敌楼、角楼,挖掘护城河,增强城池防御功能,并移巴里坤提督驻城,设参将、官署、兵营、守备、巡检官等,即乌鲁木齐汉城。城建完工后,乾隆皇帝钦定城名为“迪化”,意为“启迪教化”。至于“乌鲁木齐”这个名字,它的本意是“丰美的牧场”。这个名字来源于古准噶尔语,因为乌鲁木齐地区在历史上是游牧民族的牧场,具有丰富的草原资源。这个名字反映了该地区在历史上的地理特征和经济活动。改名背后的渊源和变迁主要与清朝对新疆地区的统治和治理有关。清朝在平定新疆后,为了加强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和管理,进行了一系列的行政和文化改革,包括城市命名。"迪化"这个名字体现了清朝试图通过文化和政治手段来“启迪教化”当地居民,使其融入中央王朝的统治体系。而“乌鲁木齐”这个名字则更多地保留了当地的历史和文化特色。1950s年代,“迪化”一名被废止,恢复了原名“乌鲁木齐”,这一变化也反映了新中国在民族政策上的调整,旨在尊重和恢复各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Dihua,意味着去教化、以文化之),后才恢复了其原始的维吾尔名称。

维吾尔文化在今天的中国广泛传播并受到尊重,包括在公立学校教授维吾尔语以及该地区其他民族的语言。在中国革命之前,这些语言就曾受到压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以工人阶级的政治统治为基础,由共产党指导。其公共目标包括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维护各民族之间的社会和谐。

以色列在摧毁,中国在建设

以色列占领军无情地摧毁加沙的视频随处可见。以军轰炸并推倒了整个城市的街区,将房屋、医院和学校都夷为了平地。

几十年来,以色列对加沙实施了残酷的封锁,摧毁了巴勒斯坦的企业。现在的攻击,让当地居民缺乏食物、水、药品和电力。

其毁坏和剥削却与新疆之地完全不同,北京的政策是促进发展。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已建设住房、学校、医院和高速公共交通。这些项目胜过美国企业或政府在美国领土上所做的任何工程。

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教育和就业机会方面享受政府资助和其他平权行动计划,使他们能够建立自己蓬勃发展的企业,并充分参与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所有这些逐渐减少了中国西部新疆地区与东部沿海地区之间的贫富和发展差距,因为历史上所有重工业都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

新疆根本没有所谓的经济封锁,倒是只有美国政策施加的那种。而中国政府能确保人民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例如,在COVID-19爆发期间,中国共产党就向维吾尔社区提供食品和其他物资。

BDS抵制运动 VS. 美国对新疆的制裁

一个呼吁抵制、撤资和制裁涉及以色列企业参与巴勒斯坦人种族灭绝的全球运动崛起,这是作为施压并敦促以色列停止其蛮横行动的一种方式。BDS(boycotts, divestments, and sanctions)运动呼吁全球进步人士停止对犹太复国主义殖民项目提供财政支持。

华盛顿却利用了BDS运动中的一些进步言论,并将它充作武器来对付中国。美国官员声称对新疆的制裁是为了惩罚中国对维吾尔人的所谓种族灭绝。

然而,美国的制裁却是基于错误的假设:所有从新疆出口的产品可能都是用奴隶劳工制生产的。这意味着新疆的企业需要费尽周折来证明他们没有使用奴工。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规避制裁,进入国际市场。美国的制裁因此损害了新疆的地方经济,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维吾尔族拥有的企业和农场,许多还是小型家庭企业。

而BDS是针对施压国的企业。美国的制裁却伤害了维吾尔族的人民,还带着具有双重意图:

破坏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一带一路将本是要把新疆作为一个关键地区整合到国内外市场中;

造成当地人口经济困难,进一步加剧不平等和种族与文化上的分裂,导致政治不稳定,并且削弱了中国政府推动当地继续有效发展的威信。

巴勒斯坦的自决 VS. 美国推动的维吾尔分裂主义

巴勒斯坦自决运动是一场大规模的运动,得到了巴勒斯坦历史领土内外的广泛支持,是自发对以色列殖民占领的针对性回应。

另一方面,维吾尔分裂主义运动主要由总部设在美国的各个反华智库和NGO等非政府组织推动,它们通常获得数百万美元的美国资助,并得到美国国务院和企业媒体的全力支持。

而对于在新疆生活的数百万维吾尔人,没有证据表明,所谓的维吾尔分裂势力(主要代表寄居海外,其中许多人驻扎在华盛顿特区)代表了普罗大众的观点。也只有新疆的少数维吾尔人为所谓的分裂主义而战。这往往表现为一种反动的宗教派别,利用诸如在拥挤的公共场所爆炸和在公交车站、市场和机场进行砍杀等手段。

反帝国主义力量可以与巴勒斯坦争取主权的斗争团结一致,同时对美国试图以一种伪装成普遍自决运动的策略来破坏中国的稳定,也要保持谨慎和怀疑。然而,任何仍有疑问的人都可以比较以色列和中国政府对各自情况的不同反应。

以色列,反人民的回应

以色列宣布要摧毁哈马斯,但并未试图区分战斗人员和平民。在以色列所谓的“反恐”屠杀中,加沙的每个成年人、每个孩子都成为了目标。以色列对所有巴勒斯坦人生命的漠视在全世界广为人知,巴勒斯坦人对此可深有体会。

而中国要消除分裂势力,与对平民袭击的方式有所不同。事实上,在一段时间内,增加警力确有必要,用来防止不可预测的公共袭击。然而,政府知道,接受良好教育、有就业机会并满足基本需求的人才更不容易犯罪,也难于被分裂主义极端组织招募。

因此,中国政府采取措施创造就业机会,设立职业培训中心,并通过基础设施项目和对小企业的援助来推动该地区的发展。扶贫是解决新疆暴力问题的首要方法,而且已经取得了成效。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新疆的政治和宗教暴力几乎已经消除,新疆经济也在迅速赶上全国其他地区。

为反帝运动划定界线

世界各地反帝国主义组织和去殖民化运动支持者,对每个国家的发展及其背后的力量持有清晰而冷静的评估至关重要。我们有责任更深入地参与这些斗争,而不仅仅是表面上接受那些说辞。

指责中国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的势力,正是那些武装和资助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事实上进行种族灭绝,并从中获利的势力。无论企业媒体和CIA/NED资助的“人权”组织如何试图混淆事态,我们都无法将这一事实与现状分开。

美帝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就屠杀和强制驱逐土著人民、奴役非洲人,目前居然还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因此它毫无资格指责中国对维吾尔人施加所谓的人权虐待。华盛顿在反殖民斗争中,可从未站在历史的正义面。

我们必须继续高呼:从约旦河到地中海,要解放巴勒斯坦!而且美国,别碰中国!

    进入专题: 新疆   巴以冲突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9824.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