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传利 赵丁琪:理解党的自我革命的三重维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38 次 更新时间:2024-01-06 21:37

进入专题: 自我革命  

王传利   赵丁琪  

 

自从政党现象产生以来,活跃或曾经活跃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的大大小小的政党不计其数,但是能够保持百年的旺盛青春活力者寥若晨星。而中国共产党创造了世界政党史上的一个奇迹,历经百年风云变幻而风华正茂,由此生成一个充满研究内涵的学术话题:中国共产党何以开辟世界政党发展的新境界?其实,当年著名的延安“窑洞对”给出了“人民民主”的答案,习近平明确提出党的自我革命是“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的第二个答案”。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刻总结建党百年的历史经验,特别是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经验所作出的重大论断。自我革命既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形成的宝贵经验,是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必然要求。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道路的成功探索,不仅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而且也为世界政党建设和人类政治文明发展作出了新贡献。

一、勇于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要求

一个拥有远大理想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决心的政党,具有向任何危害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的现象做果敢斗争的决心、毅力和行动力,具有清理党内惰性因素积聚、激活党内健康力量的能力,绝对不会迁就、放任损害党的生命力和战斗力的不正之风、腐化堕落现象在党内蔓延,绝对不会允许党内产生特权阶层和利益集团蚕食党和人民的利益。中国共产党之所以有勇于自我革命的特质,是由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性质、宗旨和组织模式决定的。中国共产党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无产阶级政党。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鲜明特点,就是它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因而天然带有自我反思和自我检视的政治基因,能够勇于直面问题,勇于以刀刃向内的勇气进行自我革命,永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一)坚持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性质的必然体现

政党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在私有制出现后,社会共同体中具有不同利益的人群分裂为不同的阶级。这些利益互相对立的阶级之间展开了尖锐的斗争,政党就是为适应这种斗争需要、在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中产生出来的。要判断一个政党的阶级属性:一是要看政党的阶级构成,是不是以其所属阶级成员为主体;二是要看政党对所属阶级的态度,是不是维护所属阶级的根本利益,为所属阶级的解放和发展服务。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阶级政党以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捍卫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为核心目标。在17—19世纪的资产阶级革命时期,资产阶级曾经一度以代表人民普遍利益的面貌出现,带领人民挑战和反抗封建王权。但是,在资产阶级掌握国家权力、上升为统治阶级之后,资产阶级的特殊利益压倒了人民的普遍利益。丧失了革命性、正义性的资产阶级政党,逐渐蜕变为以维护特定小集团利益为主要目标的职业政客集团。

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在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大潮中诞生的。与代表特殊利益的资产阶级政党不同,马克思主义政党代表了全人类的普遍利益。这是马克思主义政党能够勇于进行自我革命的前提和根源。第一,无产阶级是一个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形成和发展而形成的社会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没有任何生产资料,除了自身的劳动力之外一无所有,是资本主义社会中一切压迫和矛盾的集中体现。作为被压迫最深的阶级,无产阶级自身的解放也就意味着全人类的解放。因此,无产阶级的利益与全人类的利益具有一致性,是一个代表全人类普遍利益的阶级。第二,无产阶级运动是一个能够代表社会大多数人利益的运动。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肩负着解放全人类的使命,是一个大公无私、具有最彻底的革命性的阶级。第三,马克思主义政党是无产阶级阶级利益的集中体现,是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领导者、组织者和实践者。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在科学理论的指导下,以实现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为主要目标的政党,它能够最为透彻地“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始终坚持为完全实现无产阶级的整体利益和全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作为代表全人类普遍利益的政党,马克思主义政党也具有区别于其他一切政党的根本特点,即它不是为少数人谋利益,而是为了实现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它除了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之外,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这是马克思主义政党能够勇于自我革命的前提和根源,是马克思主义政党能够刀刃向内、自我革命的勇气和底气。正因为不追求任何除了人民利益之外的其他特殊利益,无产阶级政党才有勇气和底气不断审视自身,正视自己可能存在的问题和错误,勇于以刀刃向内的勇气清除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

(二)“先锋队”的组织模式是马克思主义政党能够勇于进行自我革命的组织保障

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性质决定了其组织模式区别于资产阶级政党等其他一切政党。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就将无产阶级政党视为无产阶级的先进部队。这种先进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在无产者不同的民族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2]413;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列宁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学说,明确提出了“先锋队”的组织理论。在列宁看来,工人阶级只能自发地产生工联主义意识,社会主义意识必须由无产阶级政党从外部“灌输”给工人阶级。无产阶级政党是无产阶级从自发走向自为的中介环节,是无产阶级阶级意识的集中体现。因此,先进性和纯洁性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核心特点,而这种特点正是由“先锋队”的组织模式锻造的。

第一,马克思主义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先进部队。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二大”上,面对马尔托夫等机会主义分子试图将党组织同整个无产阶级混淆起来的错误观点,列宁明确提出要建立一个由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组成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符合马克思主义政党要求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不仅要具有较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而且要具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和为了人民群众的事业勇于牺牲奉献的道德情怀。正因如此,这个由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组成的政党,才在实际的斗争和实践中表现出了鲜明的“坚定性、彻底性和纯洁性”的特点。第二,马克思主义政党是无产阶级的“有组织的部队”。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二大”围绕党纲第一条进行讨论时,列宁反对马尔托夫那种认为“凡承认党纲,并在党的机关监督和领导下为实现党的任务而积极工作的人”就可以成为党员的错误观点。在列宁看来,马尔托夫的观点势必会导致一大批机会主义分子混入党内,从而影响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列宁认为,由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组成的党要成为无产阶级的“有组织的部队”,这个“有组织的部队”只吸收“至少能接受最低限度组织性的分子”。无产阶级政党的成员不仅要“承认党纲”并“在物质上支持党”,而且必须要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在党组织的领导下进行工作。第三,马克思主义政党实行民主集中制。作为无产阶级的“先进的”“有组织部队”,马克思主义政党是按照严格的民主集中制原则运作的。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二大”上,马尔托夫等人在组织问题上反对对党员进行严格的纪律约束,反对集中制原则,主张一种以自治制为基础的无政府主义。而在列宁看来,马尔托夫等人的主张是旧有的“小组习气”的延续,这种做法会“削弱中央机关的影响,加强党内最不坚定分子的自治”,造成机会主义在党内的蔓延。在批判这种所谓的“自治制”的过程中,列宁阐明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为建立一个集中统一的党奠定了基础。在列宁看来,无产阶级政党应该坚持和加强党的集中制,坚持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建立统一严明的纪律。这种集中制和严格的纪律是无产阶级政党先进性的集中体现,对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实现改造社会的目标具有极端重要性,“无产阶级实现无条件的集中和极严格的纪律,是战胜资产阶级的基本条件之一”。

作为无产阶级的“先进的”“有组织部队”,马克思主义政党要保证自身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就必须进行持续的、彻底的自我革命。一方面,“先锋队”的组织模式是无产阶级政党进行自我革命的必然要求。马克思主义政党要保证自身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就要不断进行自我反思和自我纠错,并对党员进行持续的教育和改造,提升党员的思想觉悟。对于一些不符合先进性要求的不合格党员,也要及时、果断地清理出党,“以健康的强有力的先进阶级作为依靠的执政党,要善于清洗自己的队伍”。另一方面,“先锋队”的组织模式是无产阶级政党进行自我革命的组织保障。对入党成员进行严格的考察和执行严格的组织程序,可以防止投机分子混入党内,从源头上保障党员质量;党组织对于党员的严格纪律要求,可以敦促党员时刻保持自我警醒,避免触犯政治错误、组织错误和作风错误,保障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三)自我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引领社会革命的内在要求

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宗旨和历史使命,是引领无产阶级及广大人民群众推翻资产阶级统治,进行深刻而广泛的社会革命,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自我革命则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对马克思主义政党来说,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是有机统一的。

一方面,社会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政治目的,但在复杂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要实现艰巨的、复杂的社会革命的目标,就离不开持续的、彻底的自我革命。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是天生的,而是在不断自我革命的过程中淬炼而成的。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看来,尽管无产阶级是代表全人类普遍利益的、代表人类发展方向的最先进阶级,但是由于无产阶级脱胎于资本主义社会,因而也不可避免地会从包围他们的资产阶级那里“沾染上某种肮脏的病症”——“处在肮脏的浑浊不堪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这是不可避免的”[8]。这些“病症”也不可避免地会渗入到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中来。在无产阶级革命的过程中,各种小资产阶级等非无产阶级思想都可能渗透到党内,引起党的思想混乱;一些投机分子也可能出于各种目的混入马克思主义政党内部,侵蚀党的肌体,并试图从内部腐蚀党、瓦解党。因此,马克思主义政党要完成社会革命的历史使命,就必须通过持续的自我革命清理自身内部的不健康因素。正是在不断自我反思、自我批判、自我纠正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政党才能不断走向成熟,成为引领社会革命的“火车头”。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政党只有在社会革命的大潮中,才能完成自我革命的使命和要求。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推翻统治阶级的那个阶级”,只有在社会革命的过程中“才能抛掉自己身上的一切陈旧的肮脏东西”,才能“胜任重建社会的工作”。同样,只有在波澜壮阔的社会革命的过程中,领导无产阶级进行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才能不断净化自身,抛弃自身所存在的一切缺点和不足。

二、坚持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向世界提供的宝贵历史经验

作为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成立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承担着引领中华民族摆脱民族压迫、实现人民解放和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使命。在百年艰辛的奋斗历程中,中国在不同历史阶段,结合不同时期的社会形势和主要任务,不断总结经验、纠正自身错误,实现了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自我革命精神的初步形成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党尚处于幼年时期,对中国的基本国情缺乏了解,并没有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犯了很多或“左”倾或右倾的历史错误。例如:党的一大在制定党纲时,忽略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基本国情,教条地照搬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结论,提出了“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的纲领。在党的二大上,基于对中国基本国情和革命任务的重新认识,中国共产党正确地分析了中国的社会性质以及革命的性质、对象、动力和前途,明确提出了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纲领。这是中国共产党自我反思、自我纠错精神在幼年时期的体现。大革命时期,陈独秀等人所犯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使党放松了对国民党内的右派力量的警惕,导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走向失败。在党和革命事业的前途命运面临严重危机的时刻,党中央在武汉召开了“八七会议”,会议总结了大革命的经验教训,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为革命斗争指明了正确方向。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纠正了李立三的“左”倾冒险主义路线后,又犯了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造成了苏区损失90%、白区损失几乎100%的严重后果。在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中国共产党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事实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在危难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长征结束到达延安后,党中央逐渐开始对土地革命时期所犯的“左”倾错误进行系统的反思和总结,并于1941年在延安开展整风运动。整风运动是一次全党范围的普遍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通过“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政党方针,清除了教条主义、主观主义、宗派主义等不正之风在党内的影响,并形成了以整风方式开展自我革命的党建模式。

(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党的自我革命精神的持续发展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面对中国共产党即将掌握全国政权的历史转折,毛泽东认识到必须使全党同志保持清醒头脑,防止在执政后出现骄傲自满、脱离群众、贪图享乐等问题。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郑重提出“两个务必”,要求全党同志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伴随着中国共产党在全国执政地位的确立,在一些干部中出现了居功自傲和贪图享受的现象,个别干部甚至贪污腐化。面对这些问题,中国共产党通过整风运动、整党运动,以及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三反”运动,处理了一大批腐化变质分子,克服和惩治了在党内出现的腐败现象,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进一步得到加强,党员素质也得以提高。与此同时,由于缺乏社会主义建设经验,党曾经也犯过一些急于求成的历史错误。例如:追求过快的发展速度,设立了一些很难实现的高指标;在特定历史时期出现了“瞎指挥”“浮夸风”;等等。面对这些问题所引发的消极后果,中国共产党在意识到这些问题时能够迅速纠偏,实事求是地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并及时调整航向,将这些错误政策所造成的消极影响降到最低,最大限度地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

(三)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自我革命精神内涵的深化

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中国共产党采取了一系列新举措,通过党的自我革命来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良好的政治支撑。通过对“文化大革命”时期所犯错误的自我剖析和纠错,党中央汲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作出了把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伟大决策,重新确立了党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忽视错误、掩盖错误是不允许的,这本身就是错误,而且将招致更多更大的错误”“我们党敢于正视和纠正自己的错误,有决心有能力防止重犯过去那样严重的错误”。与此同时,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不良风气也渗透到党内,贪污腐败、违法乱纪等现象开始在一些党员干部中蔓延。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清醒地认识到了贪污腐败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的危害,提出要把反腐败作为“一个经常的斗争,经常的工作”来做。在党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和领导下,中国共产党始终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放在突出位置,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不断增强拒腐防变能力。

(四)新时代党自我革命精神的赓续发展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到,刚刚脱胎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带有旧社会的痕迹,在这样的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党的建设难免会受到党外腐朽思想的影响。但是,在建党百余年、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七十余年以后,在中国全面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后,党的建设远离了“旧社会的痕迹”之时,有必要将党和国家权力在自身运行过程中出现的不健康因素纳入党的建设需要克服的现象之中,党的自我革命话题也就必然出场了。进入新时代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的历史高度上精准分析新形势新问题,确立了对自我革命的高度认知自觉。党的十八大前后,党内存在着一些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突出问题。例如:政治建设上,一些“两面人”混入党内,形成了严重的政治隐患;思想建设上,一些党员干部丧失了理想信仰,存在精神迷茫等问题;组织建设上,一些党组织尤其是基层党组织长期涣散;作风建设上,在党员干部中存在严重的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长期泛滥、屡禁不止,贪腐问题触目惊心。面对这些长期以来积累的顽瘴痼疾和歪风邪气,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打铁必须自身硬,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打出了一套自我革命的“组合拳”,形成了一整套自我革命制度规范体系,清除了党、国家、军队内部存在的严重隐患,探索出了一条依靠党的自我革命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成功路径。

一百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穿越风雨,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一次次绝处逢生、浴火重生,一步步由弱到强、由小到大,成为压不垮、打不倒的百年大党,其主要的历史经验就在于“坚持自我革命”。《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在全面总结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历史经验时指出:“党历经百年沧桑更加充满活力,其奥秘就在于始终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积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这一概括,不仅明确了自我革命是党百年奋斗历史经验的重要结晶,还深刻总结了党为什么能够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历经百年沧桑而更加充满活力的成功秘诀。

三、自我革命引领了世界政党的发展方向

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多年来,从一个只有50多名党员的小党,发展成为拥有9 600多万名党员、在14亿人口的国家长期执政的大党,创造了人类政党发展史上的奇迹。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在百年历史浪潮中始终屹立潮头,永葆青春活力,离不开党对自我革命的长期坚持。正是因为持续地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中国共产党才能始终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走出了一条兼具中国特色和历史普遍意义的新型政党发展道路。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道路的成功探索,不仅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而且也为世界政党建设和人类政治文明发展作出了新贡献。

(一)自我革命是避免苏联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蜕化变质的历史经验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苏联共产党曾经有过十分光辉的历史,在很长时间里引领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方向。但这个列宁亲手缔造的无产阶级政党,却在20世纪90年代迎来了亡党亡国的历史悲剧。一个拥有2000万名党员的大党、老党,在一夜之间“作鸟兽散”,留下了令人深思的历史教训。苏联共产党亡党和苏联解体的原因虽然众说纷纭,但其中一个不能忽视的重要原因是苏联共产党自身的蜕化变质。

苏联共产党的蜕化变质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思想理论上的蜕化变质。斯大林去世后,苏联共产党领导人和一些高级干部逐步丧失了共产主义信念,背弃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原则,提出了“全民国家”“全民党”等错误观点。尤其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苏联共产党公开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推行所谓的“民主化”和“公开化”,导致历史虚无主义泛滥,广大党员和群众陷入思想混乱。另一方面,组织上的蜕化变质。自勃列日涅夫时期起,党的领导人和高级干部放松了对自身的要求,官僚主义和贪污腐败现象在苏联共产党内迅速蔓延,逐渐形成了一个脱离人民群众的特权阶层。特权阶层的形成,使得人民群众丧失了对苏联共产党的信任,从而为敌对势力的渗透创造了条件。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取得过辉煌成就,但后来失败了、解体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苏联共产党脱离了人民,成为一个只维护自身利益的特权官僚集团。”

苏联共产党成败兴衰的历史,就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生动写照。在苏联共产党等社会主义政党分崩离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的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能“一枝独秀”、始终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就在于中国共产党通过持续的自我革命,不断地以刀刃向内的勇气补钙壮骨、排毒杀菌、壮士断腕、去腐生肌,避免了党自身的蜕变和腐化,使党永葆青春活力。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成功道路的探索,不仅破解了中国历史上治乱兴衰的历史周期率,也创造性地回答了马克思主义政党长期执政条件下如何始终不变质、不蜕变的重大问题,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

(二)自我革命凸显了中国共产党超越资产阶级政党的根本政治优势

资产阶级政党是西方代议民主的支柱,他们试图通过轮流竞争执政的方式,成为连接人民群众与政府之间的桥梁。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尽管资产阶级代议民主体制赋予了人民群众形式上的选举权,然而不论选举哪一个政党上台,他们执行的都是代表资本利益的政策和纲领。在这种形式上的多党制之下,民众看似有很多种选择,但实际上“别无选择”。西方民众在不同政党之间的自由选择,实际上是一种“伪选择”或“伪参与”。尤其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浪潮中,西方政党普遍接受了新自由主义的理论逻辑和政策,形成了一种新自由主义“共识政治”。在新自由主义“共识政治”的统治之下,不同资产阶级政党的政治纲领之间虽然存在一些差别,但这种差别只是具体政策上或技术上的差别,并没有超出新自由主义的范畴。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方社会的经济、政治和阶级矛盾日益尖锐,人民群众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但在这种日益深化的危机之下,西方主流资产阶级政党完全漠视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继续执行为资本利益服务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诉求无法在资本主义政党政治和代议民主的框架内得到表达,从而丧失了对主流资本主义政党的信任。资本主义政党政治陷入了深刻的“代表性危机”,日益丧失了与人民群众、与社会的有机联系。在这种状况下,西方民众转而被各种极端化的民粹主义政党所俘获,当前西方民粹主义政党的兴起和蓬勃发展,正是资本主义政党政治陷入危机的体现。

在西方资产阶级政党政治陷入危机的同时,中国共产党所建立的新型政党体制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机与活力。中国共产党开辟出的通过自我革命来加强党的建设的新路径,使得党能够始终清除自身内部的不健康因素和毒瘤,始终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有些人吹捧西方多党轮流执政、‘三权鼎立’那一套,不相信我们党能够刀刃向内、自剜腐肉。中国共产党勇于自我革命的实践给了他们响亮有力的回答。”中国共产党所创造的政党建设的新路径,超越了西方代议民主体制以政党轮替和竞争来维持政党代表性的“旧式政党文明”,引领了世界政党的发展方向。

(三)自我革命是解决百年大党独有难题的必由之路

作为这样一个有着百年历史和超大规模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必然面临着区别于其他政党的独有难题。习近平指出:“我们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大就要有大的样子,大也有大的难处。”

作为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大党、老党,中国共产党所面临的“独有难题”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一是如何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能否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关乎百年大党能否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确保自身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的根本问题。二是如何始终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行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造成的经济成分多样化,必然带来人们思想观念的多元化,党员队伍的结构也日趋复杂,利益诉求的矛盾日趋增多。在这种状况下,如何统一全党的思想、意志和行动,确保全党的团结和凝聚力,具有不小的难度。三是如何始终具备强大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和命运。如何始终保持强大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是中国共产党所面临的现实难题。四是如何始终保持干事创业的精神状态。作为一个党员数量超过9 600万名的百年大党、老党,要在长期执政的条件下始终保持创业初期的那种励精图治、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时刻保持居安思危的心态,防止“老态龙钟、疾病缠身”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情。五是如何始终能够及时发现和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拥有93年光辉历史、执政73年光辉历史的苏联共产党会在一夜之间垮台,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及时发现和解决自身存在的各种严重问题和挑战,最终积重难返。对中国共产党来说,能否汲取苏联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人亡政息”的历史教训,及时发现和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保持党的肌体的青春和健康,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习近平告诫全党:“对党的历史上走过的弯路、经历的曲折不能健忘失忆,对中外政治史上那些安于现状、死于安乐的深刻教训不能健忘失忆;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不能反应迟钝,处理动作慢腾腾、软绵绵,最终人亡政息!”六是如何始终保持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保持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是党的政治建设的基础性工作。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政治生态好,人心就顺、正气就足;政治生态不好,就会人心涣散、弊病丛生。”[12]当前,中国所面临的国内外形势空前复杂,保持政治生态的风清气正,根除腐败及其他违法乱纪行为仍然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

习近平强调:“我们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要始终赢得人民拥护、巩固长期执政地位,必须时刻保持解决大党独有难题的清醒和坚定。”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解决百年大党独有难题的底气和优势,是保持党的基业长青、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由之路。新时代新征程,必须持之以恒地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完善党的自我纠错机制,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清除一切损害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因素,使这个百年大党、老党能够始终保持健康的肌体和青春永驻的状态。

四、结语

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世界上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历经百年沧桑的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始终保持充满活力的状态,其奥秘就在于能够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始终坚持真理、纠正错误,不断进行自我革命。习近平指出:“我们党为什么能够始终走在时代前列、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党始终保持了自我革命精神,保持了承认并改正错误的勇气,一次次拿起手术刀来革除自身的病症,一次次靠自己解决了自身问题。这种能力既是我们党区别于世界上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也是我们党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所在。”自我革命既是避免苏联共产党等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蜕化变质的历史经验,也凸显了中国共产党超越资产阶级政党的根本政治优势。这条政党建设的新路径,超越了西方所标榜的“多党轮流执政”的旧式政党文明,开辟了世界政党发展的新境界。新时代新征程,面对国内外形势的一系列新变化,中国共产党要巩固长期执政地位,就要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并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不断谱写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作者简介:王传利,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赵丁琪,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20AKS022))

来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3年第6期

    进入专题: 自我革命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462.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